第一百一十四章毒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对了,还沒请教你的芳名呢?”米亚一边调着酒,一边笑着看向何雨沫问道。
  何雨沫嘴角一瞥,“孟思果,你呢?”
  “米亚。”米亚干脆利落的回道,又一副深思的样子说道:“孟思果,不错,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是啊,这个名字的另一层意思是梦里反思自己的过错......
  小腹传來一阵隐痛,何雨沫警惕起來,她都忘了自己还在姨妈期间,刚刚喝了那么冰的酒,现在姨妈君开始叫嚣了。
  “我先去躺洗手间。”何雨沫有些窘迫的说道,看到米亚眼神示意等她的时候,便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
  从洗手间回來的时候,米亚已经把酒调好了,何雨沫看着高脚杯中血红色的液体,心里还是有些抵触的。
  “尝尝吧!”米亚把酒端到何雨沫的面前。
  何雨沫疑惑道:“这是.....?”
  “一帘幽梦。”
  “一帘幽梦,一帘幽梦,呵呵,繁华过后不过是梦一场。”何雨沫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着。
  毫不犹豫的端起酒杯就往嘴里灌,却在酒杯接触到唇瓣的时候,手腕被人扼住了。
  何雨沫怔怔的抬头,正好对上來人那双深邃的眸子,稍稍思索后,她笑道,“呵呵,是你啊?”
  慕容琛微微鞠躬,礼貌的回道:“我们又遇见了。”
  何雨沫的视线看向他扼在自己手腕上的大手,那只手的背面很白皙,手掌却带着轻微的茧子,因为她已经感觉到手腕被摩擦的有些生疼。
  看到何雨沫的视线停留在自己的手上,慕容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松了手。
  “不好意思,我是觉得这种酒太烈了,不适合女孩子喝。”慕容琛急忙解释道。
  何雨沫微微一笑,“买醉当然要喝烈酒了。”
  慕容琛一怔,对着米亚说道:“來两杯rlo。”
  又转身对着何雨沫说道:“失恋了?”
  看到慕容琛在跟何雨沫搭讪,米亚不情愿的转身去橱窗调酒。
  何雨沫抿嘴一笑,“买醉就一定要失恋才可以吗?”
  “那倒不一定!不过看你的样子倒是像失恋了。”慕容琛的眼里带着些玩世不恭,深邃的黑眸中掩饰着让人看不透的情绪。
  何雨沫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正在这时,米亚已经把酒调好了,沒好气的把酒推到两人的面前。
  慕容琛端起其中的一杯递到何雨沫的面前,“cheers!”
  何雨沫笑着接过酒抿了一口,这种酒的味道虽然沒有之前的那杯好喝,但喝起來的感觉也别有风味。
  “不错嘛!看來你是对酒吧的酒水很了解了。”何雨沫称赞道。
  慕容琛笑道,“一般般。”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的很投入。
  就在这时,酒吧的人群突然变的安静了不少,何雨沫疑惑的看向周围,这才发现从门口进來了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
  慕容琛的表情变的有些不自然,何雨沫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那些人高马大的警察之后,又转脸看向慕容琛,“喂,见多识广的,快给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和慕容琛认识不久,但两人谈的倒是很投机,所以何雨沫跟他说话就沒那么客气了。
  慕容琛淡淡的笑道:“经常的事,应该是查毒品吧!”
  “毒品?”何雨沫的心里倒吸一口凉气,外国的酒吧确实要比国内的乱很多。
  她转眼看着警察在人群中穿梭着,不远处从洗手间出來的一个艳妆的女子正好被警察堵在了墙边。
  何雨沫好奇的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只见那个女子一口流利的英语和警察对峙着,不时还有几句脏话冒出來。
  何雨沫在心里暗暗捏了把汗,果然是欧洲女人,那气场真够彪悍。
  沒过多久,警察便让那妖艳的女子离开了,女子离开之时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一眼警察,伸手扯了扯胸前的衣服。
  “吓到了?”慕容琛玩味儿的笑道。
  何雨沫摆了摆手,“我又沒做亏心事儿,我吓个啥!”
  “那倒是。你应该是初次來这种地方吧?”慕容琛抿了一口鸡尾酒问道。
  何雨沫收回视线,淡淡的回道:“你觉得呢?”
  “小姐,请出示你的身份证。”还未等慕容琛回答,身边已经站了个警察,伸手对着何雨沫说道。
  何雨沫被这突如其來的声音吓的一怔,随后又拿出自己的包,准备拿证件。
  却不料一个手滑,手提包掉在了地上,慕容琛立马蹲下去帮她捡起來。
  “谢谢。”何雨沫感激的说道,伸手往包里拿证件。
  “给你。”沒一会儿,她已经把自己的身份证和签证拿了出來。
  白人警察拿着证件看了看之后,又对比了何雨沫的面貌特征,这才放心了。
  “可以了。”说着,白人警察就把证件交给了何雨沫。
  又转身对着慕容琛说道:“先生,麻烦出示你的证件。”
  慕容琛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暂住证,不耐烦的递了过去。
  白人警察看了看,又把证件递给了他,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却被一个身穿警服的女警察叫住了。
  “吉姆,等一下。”女警察对着那个白人警察说道,又转身对着何雨沫说道:“小姐,麻烦把你的包给我检查一遍。”
  反正包里又沒有什么东西,何雨沫自然沒有什么不乐意的,直接把包递给了女警察。
  女警察把何雨沫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在了酒吧的柜台上,何雨沫站在一旁对着女警察说道:“这下可以了吧?”
  女警察并沒有看她,而是对着吉姆说道:“把她带回警局调查。”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何雨沫的脑子里一片混沌,“我做错什么了?我沒有毒品啊?”
  “小姐,请您配合我们的调查。”女警察面无表情的说道。
  何雨沫就这样被那个叫做吉姆的拽着胳膊带出了酒吧,慕容琛始终都沒有说一句话。
  何雨沫顿时觉得很心寒,原本以为他会帮自己开脱,沒想到他竟然一句话都沒说。
  只能说世态炎凉,非亲非故谁又会帮你呢!
  此时此刻,她突然想到了凌寒,两年前,同样是非亲非故,凌寒却帮了她那么多。
  在她一度认为活不下去的时候,凌寒却伸出一只手把她从谷底拉了起來。
  坐进警车的那一刻,何雨沫想了很多,她突然意识到这两年來,似乎遇到什么事,都是凌寒在帮她出头。
  现在凌寒不在了,她貌似什么都搞定不了。连进个酒吧,都能被莫名其妙的弄去调查。
  沒过多久,警车停在了警局前,何雨沫被吉姆带下了车。
  看着面前的警局,何雨沫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这是她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被带进警局。
  进去后,警局里的灯光有些强,照的何雨沫双眼睁不开,女警察带着她到旁边的一个房间里做笔录。
  “小姐,我是Lisa,这是从你的包里面发现的卡洛因,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女警察直奔主題的问道。
  听了那个叫丽萨的女警官的话,何雨沫大脑一阵眩晕,卡洛因?她的包里?
  这怎么可能呢?她又不吸毒,怎么会有那些玩意儿!
  “我不知道,警官,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不吸毒的。”何雨沫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丽萨显然对她的解释并沒有多么的相信,继续说道:“从你的证件中來看,你是五天前來的米兰,之前曾在米兰居住过两年,对吗?”
  “嗯,是的,但是我从來都不吸毒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包里会有卡洛因。”何雨沫慌着去解释,本來就很紧张了,又面对一个这样的冷面女郎,她更加紧张了,说出的话都沒有经过大脑。
  丽萨收了收手中的文件夹,淡淡的说道:“请尽快联系你的家人,至于你有沒有吸毒,不是你说的算,也不是我说的算,就等明天的化验报告了。”
  她起身往门外走去,沒走几步又转身,对着何雨沫道:“等下吉姆带你去检查。”
  何雨沫颤抖的点了点头,到现在她的脑子还沒有转过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包一直在她的手中,怎么会有卡洛因?她一直在反复想着在酒吧的场景。
  她记得她去过一次洗手间,包包放在洗手台上过,难道是那个时候被人塞了毒品?
  想到这里何雨沫的脑皮一阵发麻,真不知道自己头脑发热來什么酒吧!人品差的时候,喝口凉水都会卡嗓子。
  沒几分钟,吉姆从门外进來,带着何雨沫去了检验室。
  检查完之后,何雨沫便被带到了一个狭窄的房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监狱吗?
  何雨沫看着四周灰暗的墙壁,从心里升起一抹恐惧,刚刚从吉姆的口中得知,就算是明天的报告出來沒问題,她也需要一个人來担保,这样才能出去。
  可是在这里,她根本就不认识一个人,有谁会给她担保呢?
  她浑身发抖的蜷缩在角落里,脑子里快速的想着接下來该怎么办,前后思索之后,她掏出口袋中的手机,犹豫着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