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包身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要不要这样?怎么她遇到的男人上辈子都是葛朗台?
  何雨沫转身,看向慕容琛讪讪的笑道:“谁说的,我这个人最靠谱了,说吧!”
  慕容琛不解,“说什么?”
  “多少钱啊?”何雨沫耐心的解释道。
  听了何雨沫的话,慕容琛轻抿双唇,嘴角露出一抹阴险的笑意,“不多,也就是五十万。”
  “什么?”何雨沫惊呼出口。
  “美元。”慕容琛挑了挑眉,嘴里吐出了两个字。
  纳尼?五十万美元?何雨沫沒直接倒在马路上装死......
  “那个,你确定沒有多个零?”何雨沫伸出手指不可置信的看着慕容琛。
  慕容琛微微一笑,“我算算啊!好像.....”
  感觉到还有回转的余地,何雨沫双手合十期待的看着慕容琛,等着他说是多算了个零,只是她沒想到的是慕容琛接下來的话,足以让她气个半死。
  “小姐,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儿上,我都给你去了一个零了!”慕容琛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靠!”何雨沫还是忍不住爆粗口了,任凭她这样的“软妹子”遇到这样的事,也不能淡定了,国外的医院可真是烧钱,病不起啊啊啊!
  听到何雨沫的那句脏话,慕容琛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何雨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笑道:“我说的是医院啦!沒说你。”
  “你刚刚说多少钱來着?”何雨沫故意转移话題。
  她发誓她绝对不是那种能把脏话说的很溜的人......
  “五十万美元!”
  咳咳,,,何雨沫故装咳嗽状,“可否分期付款?”
  “不行。”慕容琛故作一副万事沒得商量的样子。
  何雨沫失落的低下头,无辜的小声问道:“那你要怎样嘛?”
  或许她自己都沒发现,她说话的语气里带着撒娇。然而这却被慕容琛看在眼里,炯炯有神的双眸微闪,“那就当我的包身工吧!怎么样?”
  在送她來医院的时候,他已经派人查了她的底细,她是两周前來的米兰,在这边貌似沒什么亲人,所以在之后的几天,他一直都很照顾这个娇弱的女孩。
  虽然不知道她在国内经历了什么事而选择出国,但从她的一颦一簇中,他能感觉到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听了慕容琛的话,何雨沫虽然不怎么赞同,但是想到自己现在也沒有工作,也许可以试试给他打工。
  “范围呢?”何雨沫笑嘻嘻的问道。
  慕容琛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敢跟我谈条件啊!是我欠你钱,还是你欠我钱?”
  “那我总要知道是干什么啊?你要是让我去犯罪怎么办?”何雨沫有条有理的分析着。
  “给我当保姆是犯罪吗?要算的话,那也是犯了引狼入室罪!”慕容琛淡淡的说道。
  何雨沫忍不住炸毛了,“靠,你竟然说我是狼?你才是狼,还是大色狼!”
  糟了,怎么又爆粗了?再次本性暴露之后,何雨沫无奈的低头,伸出食指互相对着手指,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慕容琛撇了撇嘴,“别装!”
  和这个小女人呆的这段时间,他大概已经摸清了她的脾气,有时候古灵精怪,有时候有傻的冒泡......
  “嘿嘿,那给你当保姆也要有个限度是不?”何雨沫放轻了语气,一副万事好商量的模样。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慕容琛面前总会暴露女汉纸的本性,在凌寒面前也沒有这么容易就爆粗了。
  “很简单,我周一到周五一般不在家,你只需要周末帮我打扫下卫生,做下饭就好了。”慕容琛风轻云淡的解释着。
  何雨沫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看來真是她想多了,那种保姆和男主人勾搭上的事看多了,导致她想了一大堆龌蹉的场面。
  “那要做多久?”何雨沫问道,这个工资的事必须要问清楚,不然被人坑了就來不及了。
  慕容琛趁着何雨沫不注意的时候,直接对着她的脑袋就是狠狠一敲,“一个月吧!”
  何雨沫吃痛的捂着脑袋瓜子,本來想还回去的,不过听到慕容琛说只用一个月就可以还够钱,她还是很开心滴!沒想到米兰的劳动剩余价值还是蛮高的。
  “好吧,成交!”何雨沫伸出手掌。
  慕容琛会意的和她击掌,勾唇一笑,“那就现在开始吧!”
  “现在?”何雨沫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请容许她反应迟钝,还沒有搞清楚具体的状况。
  “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周末吗?”
  好吧,不得不承认,何雨沫是彻底被打败了,这个男人绝对是葛朗台的转世!!!
  被慕容琛带到私人别墅的何雨沫,看着别墅内的一切,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胳膊上抚了抚。
  “慕晨,你是猪吗?”何雨沫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所想。
  慕容琛无奈的耸了耸肩,“沒办法,这就是缺少女主人的男人啊!”
  何雨沫无语至极,眼神扫到沙发上一抹亮红色的东西,她的脸上不由得红了一片。
  慕容琛看出了何雨沫的异样,随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沙发的边角上,正丢着一个红色的女人内衣。
  无所谓的解释道,“上周那个女人真是太随意了!”
  啧啧,何雨沫听了这话,胃里一阵犯呕。深深的明白了那句话,想要真正的了解一个男人,那就去他家里吧!
  “你害不害臊啊!”何雨沫起身去收拾橱窗上零零散散的厨具。
  要不是亲眼见到,她还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私生活竟然如此的糜烂。
  不得不说生活在国外的人,真是思想开放,她突然想到凌寒的别墅了,那个别墅里整齐的让人不自在,空荡的让人沒有存在感。
  “喂,在想什么?”慕容琛看着何雨沫在发呆,伸手又想敲她的脑袋,却被何雨沫一下子躲了过去。
  何雨沫沒好气的瞪着他,“别碰我!脏死了。”
  她说的是实话,她确实是蛮讨厌那些私生活很乱的男人,她真的觉得他们很脏。
  “呦呦!嫌我脏了?你去医院还是我亲手抱过去的呢!”慕容琛活动了手腕,挽起袖子准备來帮忙。
  何雨沫立马一阵犯呕,“那我可要好好的洗洗衣服了。”转身,正好对上慕容琛,“不对,我回去就把那件衣服给丢了。”
  “喂喂,要不要这样绝情啊?”慕容琛撇了撇嘴,一副孩子气。
  何雨沫认真的回答道:“有,而且是必须!”
  “那好吧!我以后不再碰其他的女人了,就碰你一个!”慕容琛拿了一个盘子放在水池里洗着,脸上闪出玩味儿的笑意。
  何雨沫端着盘子的手停在半空中,“那还是算了吧!那么大的荣宠,我怕我消受不起!”
  慕容琛嘴角带笑,“小丫头,要不要嘴这么厉害?”
  他越來越觉得这是个有趣的女孩了,更可怕的是他的心竟然会随着她的情绪而动摇。
  可是,他真的还有资格去爱一个人吗?
  “把这些盘子放进去!”看着慕容琛一直拿着抹布擦着同一个盘子,何雨沫无奈的把一堆洗好的盘子递到他的手上。
  慕容琛这才从失神中反应过來,笑道:“看我这主人好吧?还帮你***扫。”
  “那我还要感恩戴德了呢!不过,这本來就是你应该做的啊!房子是你的,又不是我的。”
  听了何雨沫的话,慕容琛笑出了声,“那我还要你干嘛?”
  “您先去把沙发上的那啥给清理一下吧!我这人有小洁癖,不喜欢碰别的女人穿过的东西。”何雨沫故意提高声音的说道。
  慕容琛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又往沙发的方向走去。
  何雨沫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到洁癖,她还是忍不住想到了凌寒。
  她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在雨中的时候,是他默默的给她一个拥抱,那温暖,她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
  也是在那次,她第一次知道了白裙子的存在,一开始在一起都不是那么纯粹,怎么会走的到最后呢?
  也许爱情真的需要时间的考验,來的太快,只会像流星一样,虽璀璨,却只是一瞬间的美丽。
  她和凌寒有着这辈子让她都无法忘怀的经历,更让她经历了刻苦铭心的感觉。但是结局却是这样,她沒有任何的不甘,也许是一早就料到了结局吧!
  本來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走到一起呢?
  啪!一声刺耳的瓷器破碎的声音,划破了别墅静谧的空气。
  何雨沫下意识的往手下看去,手中的盘子已经跌落在地上,碎片溅了一地。
  慕容琛的目光也看了过去,何雨沫慌张的说道:“不好意思,我马上清理。”
  说着,整个人也蹲了下去,完全忘了自己的手上根本沒有戴手套。
  慕容琛也赶了过去,看到蹲在地上的何雨沫,还有那双小手上已经渗出的血滴,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蹲在了何雨沫的对面。
  狭小的厨房里,一个高大的身影挡着一个瘦小的身影,两个身影在在落地窗外的日光下,重叠在一起。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慕容琛责怪着抬起何雨沫的双手。
  何雨沫略带苍白的小脸上,扯出一抹笑容,“我沒事,只不过你以后要少吃一盘菜了。”
  “说什么傻话呢!”慕容琛直接拉起了何雨沫,把她带到客厅的沙发上,自己则是去找医药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