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凌寒,我想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到酒店后,已经八点多了。不得不说慕容琛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坚持要把何雨沫送到酒店才肯离开。
  想到他在别墅给自己包扎伤口时的样子,何雨沫的心里升起一抹暖意。
  他显然和凌寒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凌寒给她包扎伤口的时候,是沉默专注的不说一句话,而慕晨则是一边说着话,一边进行着手上的动作。
  她此时并不知道,慕容琛之所以会这样是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这样她就不会感觉到那么的疼了。
  一个人坐着床边,盯着衣橱里的那件白色的婚纱发起了呆。
  脑海里满满的是那些和凌寒在一起的场景,她已经把手机关机很久了,从床头拿起手机,还是忍不住开机。
  上面是熟悉的壁纸,沒有任何的未接來电,她的心还是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很快她便意识到一个问題,貌似自己的手机已经停机了。
  拨了10086之后,确实如她所想,手机已经停机了。
  翻了翻手机,最终停留在那些短信上,她和凌寒连一张照片都沒有。
  她开始后悔起來,要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要和凌寒合照,至少能让她永远记住他的面庞。
  思念如潮水,一点点侵袭着她的身体,短信上的信息停留在那句晚安上。
  这还是他上次突然冷落自己时发的短信,也是那个时候,她决定她要争取爱情......
  何雨沫丢下手机,拿起了桌子上放着的笔记本,她想记下她对他的思念,即使知道他或许永远也看不到。
  长时间的沒有写字,她按在纸上的手还是有点颤抖,开始的几个字有些歪歪扭扭。
  索性就给撕了,又接着重写起來。
  就这样反复的撕反复的写,何雨沫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到醒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而她就趴在桌子上睡了一晚上,稍稍一抬起胳膊,就感觉到一股酸疼。
  伸了伸懒腰,又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了,明媚的阳光从玻璃中穿透进來,照在她白净的脸上,那张脸白的有些病态。
  干涩的嘴唇扯出一抹笑容,她伸手挡住了眼前的阳光。
  正想着去洗漱的时候,门铃却突然响了起來。她快步走了过去。
  “surprise!”一开门就看到慕容琛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有点古惑仔的感觉,手中还领着一个袋子。
  何雨沫无奈的嘟嘟嘴,“一大清早的,可真是“惊喜”!”她故意在后面的两个字上咬重了语气!
  慕容琛毫不矜持的走进了房间,。ET何雨沫无奈的托着步子,走到慕容琛的身边坐下。
  “这么一大早上來找我有何贵干啊?”何雨沫故意拉长了语调,一脸的不情愿。
  慕容琛伸手就揉了揉何雨沫的刘海,“哎呀呀,我起了个大早给你带早餐,沒想到还被这样的招待,真是伤心死了!”
  “好吧,我错了,您老先慢慢享受,我先去洗漱。”何雨沫不客气的说着。
  不知道为什么,慕容琛给她的感觉像是兄弟哥们儿,即使一脸邋遢的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说起话也很直接。
  慕容琛嫌恶的瞪了何雨沫一眼,“果果,你不会就这样睡了一晚上吧?”
  虽然知道她的真实名字叫何雨沫,但是他还是喜欢叫她果果。过去的她,他无法参与,就让她参与她今后的人生吧!
  “你怎么知道?”何雨沫故意做出一副你好聪明的样子。
  慕容琛无奈,“邋遢!”
  “嫌我脏还來干嘛?”
  “好了,不跟你斗嘴了,快去洗漱去,小心点,别把手上的伤口弄湿了。”慕容琛提醒道。
  何雨沫白了他一眼,直接进了洗手间。
  当她看到镜中的自己的时候,还是被小小的吓到了。突然觉得慕容琛的那两个字根本不够形容她,何止是邋遢?简直就是邋遢至极嘛!
  不过沒关系,反正他又不是她喜欢的人。要是在凌寒面前,她肯定会有些羞答答。
  二十分钟之后,何雨沫幽幽的从洗手间出來,洗漱一番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可是她一出门,就对上了某人臭的不能再臭的脸。
  “我好了。”她故意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沒有的样子。
  慕容琛的心里燃烧着怒火,“你难道不知道我也沒吃早餐吗?”
  “你干嘛不吃啊?我又沒让你不吃!”何雨沫一副欠扁的样子。
  慕容琛二话不说,直接在她的脑袋瓜子上敲了一下。何雨沫这次可不会那么乖乖的不反抗了,也凑过去要敲回來。
  只是慕容琛那会那么容易让她得逞,看到她要凑过來的时候,身体往后一躲。
  何雨沫來不及收起的力道,整个身体向前倾了过去,直直的倒在了慕容琛的身上。
  两张脸一下子贴到了一起,何雨沫的表情有些僵硬,挣扎的爬起來。
  却被慕容琛突然按住了脑袋瓜子,慕容琛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小人儿,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她的唇。
  双唇碰到的那一刻,何雨沫身上一阵酥麻,怔住几秒之后,她立马使劲的推开慕容琛。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打了过去。
  慕容琛的嘴角流出了一抹猩红,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嘴边又挂起了习惯的笑容。
  房间里的气氛变的有些冷凝,何雨沫背过身去,不去看慕容琛。
  “不管是孟思果,还是何雨沫,你之前的一切,我都不想知道。能不能让我陪你走下面的路?”慕容琛的双眸里闪出一抹别样的光芒,表情十分认真的看着何雨沫。
  何雨沫沉默不语,几分钟之后,她一下子爆发出來,拽着慕容琛就把他往门外赶去。
  “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的钱,我会还完的。”说完这句话,何雨沫狠狠的关了房门。
  她使劲的擦着嘴唇,似是要擦出血來,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看到桌上摆着的早餐,瞬间沒有了吃下去的欲望,直接把桌上的袋子打翻在地上。
  她一个人颓然的坐在地上,双腿弯曲,抱着膝盖哭了起來。
  “凌寒,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何雨沫一边哭着,一边喃喃自语着。
  这段时间以來,她总是装作一副沒事的样子,一到晚上就再也伪装不起來。
  他在她的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了,根本无法放下。
  再次见到慕容琛的时候,是两周之后的一个下午,何雨沫一个人坐在公园的草地上发呆。
  慕容琛从阳光照过來的方向走來,她看到他的时候,放佛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装,金黄的头发染成了酒红色,整个人看起來清爽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每次看慕容琛的时候,何雨沫都会觉得他的身上带着一份颓废的气息,但是现在看到他,却是阳光健康的样子。
  “嗨!好久不见!”慕容琛笑着对何雨沫打招呼。
  何雨沫淡淡一笑,“沒想到你也有这么小清新的时候啊!”
  “怎么?之前我都很腹黑吗?”慕容琛反问道。
  何雨沫想了想,回道:“貌似是这样子的,不仅腹黑,还很颓废的感觉。”
  “好吧,原來我之前给你的印象这么差啊!”慕容琛故作生气装。
  何雨沫嘟了嘟嘴,抬头,看向天空,沉思了一下道:“嗯,确实是这样子的。”
  “好吧,美女,你好,我叫慕晨,很高兴认识你。”慕晨从草地上站起來,一脸认真的说着,还伸出一只手要跟何雨沫握手。
  “你怎么了?发烧了吧!”何雨沫疑惑的看着他。
  慕容琛邪魅一笑,把手放进口袋,又坐在何雨沫的身旁,抱怨道:“你不是说对我之前的印象很差吗?我这不是重新认识一下嘛!”
  看着慕容琛一副受气媳妇的样子,何雨沫笑出了声,拍了拍慕容琛的肩膀,一脸正经的说道:“慕晨先生你好,我是孟思果,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哈哈,谢谢美女垂怜!”
  何雨沫沒好气的白了慕容琛一眼,真是得了便宜就卖乖的典型代表。
  她不想再去理会他,不顾形象的倒在了草地上,静静的享受着属于大自然的安静祥和。
  阳光暖暖的,让她瞬间有了睡意。
  慕容琛邪魅的笑道:“这么放心啊?”
  “要不然呢?”何雨沫闭着眼睛回道道。
  “就不怕我狼变扑到你?”
  “你敢!”何雨沫猛的睁开双眼,狠狠的盯着慕容琛。
  慕容琛做折服的样子,“好吧,大小姐,我确实不敢!”
  说着他也跟着躺在了何雨沫的身边,低头对上何雨沫眯着眼睛的侧脸,恬静而美好。
  他微微怔了一下,开口道:“今天我生日哩!”
  “那又怎么样?”何雨沫淡淡的回道。
  慕容琛委屈道:“你就不想表示表示吗?”
  “例如呢?”
  慕容琛无趣的闭了嘴,这个女人总是说起话來,一针见血。真不知道之前是受了什么刺激!
  感觉到慕容琛有些不对劲,何雨沫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问道:“难道今天是红色侍寝?”
  “什么红色?”慕容琛不解。
  “哦,你家里那红色内衣的主人啊!”何雨沫嘴角勾起,这个男人笨起來还是蛮可爱滴!
  慕容琛无奈,就知道她主动跟自己说话,准沒有好事儿。
  “请你吃饭!”
  “什么?”何雨沫还沒來得及去消化清楚慕容琛的话时,他已经走的很远了。
  背对着何雨沫,把手机举到肩头甩了甩,“到时候电话联系!”
  何雨沫无奈的撇了撇嘴,真是个难琢磨的男人。
  转脸继续闭着眼睛晒太阳,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不知道国内怎么样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