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这样的场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晚上,何雨沫被慕容琛带到了一家西餐厅前,何雨沫真的搞不清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过生日难道不应该是和自己亲密的人或者是家人一起吗?他怎么会找自己來充数呢!
  “喂,我说,你不会就沦落到这个程度了吧?”跟在慕容琛身后的何雨沫开口问道。
  慕容琛转身,“什么?”
  “潦倒到沒有一个朋友,然后就拉着我充数?”何雨沫双手抱着胳膊,端倪着慕容琛。
  慕容琛一阵无奈,原來她是这样想自己的,索性就让她先得瑟会儿吧!
  “哎,确实啊!所以孟小姐你肯赏脸陪我过生日,我真的好...好感激的啊!”故意用袖子做出一副擦眼泪的样子。
  何雨沫瞬间被这个男人打败了,“你赢了,快收起你的眼水。”
  慕容琛笑了起來,带着何雨沫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停了下來。
  “美丽善良的孟小姐请坐。”慕容琛走到何雨沫的身后,轻轻的帮她拉出了座位。
  何雨沫用一副接近看变态的眼神看着他,还真沒发现他也有这么绅士的时候!
  “谢谢,看來我上辈子肯定做了太多好事了,竟然能得到慕晨的垂怜!小女子三生有幸啊!”何雨沫故意夸大其词的说着。
  慕容琛勾唇一笑,“过奖了!”
  随后便伸出手指打了一个响指,便有服务员走过來。
  直接推着一个餐车,餐车上放着一大束显眼的玫瑰花,“先生,您点的餐到了。”帅气的服务员小哥礼貌的说道。
  “放上面吧!”慕容琛回道。
  何雨沫被这样的场景震惊住了,这个男人要做什么?
  服务员把所有的菜都上上去之后,恭敬的弯腰说道:“请慢用!”
  何雨沫看着桌上的玫瑰花,以及满桌子的菜,一是不知道说些什么,真有点怀疑这是他在过生日吗?
  吃惊之余,又走过來了一个服务员,推着小车上的生日蛋糕,还有一个烛台,他把烛台放在餐桌的正中间,火艳的玫瑰在烛光的衬托下便的明亮艳丽。
  “你这是干嘛?”何雨沫吃惊的问道。
  却在下一秒,灯光突然关掉了,整个餐厅沉浸在黑暗中,只有生日蛋糕上和桌上的烛光还在亮着。
  “陪我一起许愿好不好?”慕容琛走到何雨沫的面前,声音低沉的说道。
  何雨沫看到慕容琛的那双乌黑明亮的双眸时,心里稍稍的扯了一下,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慕容琛看到她沒说话,就当她是默认了。拉着她走到餐桌的前面,双手握在一起,开始许愿。
  何雨沫怔怔的看着他的侧脸,这不仅仅是她第一次陪一个人过生日,同样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合。
  从进餐厅的时候,她就注意到餐厅里沒有什么人,还以为是生意不好。直到所有的灯都关掉的那一刻,她才反应过來,他肯定是把全场都包了下來。
  “好了,吹蜡烛吧!”慕容琛笑着看向何雨沫。
  何雨沫点了点头,由始到终,她都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慕容琛说什么,她就跟着做什么。
  蜡烛吹灭了之后,眼前却忽然亮了起來,她顺着光亮的地方看了过去。
  墙壁上被蜡烛围城了一个心形,上面还写着iloveyou!
  不得不说这样的场景她是第一次经历,确实有些小感动,小小的沉浸了一会儿。
  “果果,送给你,喜欢吗?”慕容琛捧起了桌上的玫瑰花,伸手递给她。
  何雨沫还在吃惊之中,看到慕容琛那认真的表情,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就在这时,所有的灯都亮了起來,周围穿着餐厅服务员衣服的人都跟着起哄:“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何雨沫这时才反应过來,正准备拒绝的时候,却被慕容琛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他的力气大到完全不给她任何反抗的余地,何雨沫抬头,随意的撇到落地窗外的马路边。
  脸上的表情立马僵硬住了,凌寒,凌寒,他來了。
  她着急的要推开慕容琛的怀抱,却始终沒有挣脱开。
  站在马路上的凌寒,眉头微皱,垂在双腿边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抓紧了不少。
  他按照约定把公司的业绩提高了百分之三,就立刻坐上飞机过來找她,却沒想到一來米兰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转身,他往前走着,留下一抹落寞的背景,正如那天他狠狠的拒绝她之后,她和莫言相拥在马路上的时候一样,心里苦涩到麻木。
  他连去质问她的勇气都沒有,真的好怕她说她爱上了别人.....
  看到凌寒离去的背影,何雨沫更加急了,张口就咬住了慕容琛的肩膀。
  慕容琛吃痛的松开手,何雨沫冷笑着开口,“够了吗?我可以走了吧?”
  说完,头也不会的转身离去,留下慕容琛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
  她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他呢?两周之前,他觉得自己沒有资格去爱一个人,现在他重新找回自信的时候,她依旧是狠狠的拒绝了自己。
  “果果,你可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出了餐厅,何雨沫便在大街上疯跑着,她只知道自己一刻也不能停下來,因为她怕真的就找不到凌寒了。
  寒冷的夜空中下起了雪花,随着何雨沫的奔跑,雪越來越大,路面上很快就积淀了一层薄薄的雪花。
  路上的行人都把帽子盖在了头上,何雨沫却不顾迎面扑來的雪花,继续奔跑着。
  夜空开始被鹅毛大雪覆盖住了,前方的视线越來越模糊了,她根本就看不清那个熟悉的身影了。
  突然,脚下一滑,她一下子甩在了湿滑的路面上。
  膝盖骨撞击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她却忘了痛。
  何雨沫颓然的抓起一把雪,狠狠的锤了一下地面,她在做什么?
  一瘸一拐的回到酒店,何雨沫坐在床边的地毯上,嘤嘤的哭了起來。
  明明他都那样对自己了,她还是那么的执迷不悟。
  他们一家团聚了,不该是最好的结局吗?他为什么还要來米兰?
  她一直以为只要不去触碰,疤上结出來的珈就不会痛,谁知当伤疤暴露出來的时候,那种痛却是撕心裂肺的。
  拿起床头的酒,直接对着瓶口就灌了起來,一瓶接着一瓶......
  她一直都在房间里放着些酒,为的是助睡眠。但是今天却不一样了,她只想一醉。
  “不是说酒可以消愁吗?为什么喝了这么多,还是会心疼?”何雨沫一边灌着酒,一边自言自语着。
  凌寒一个人走在大街上,黑色的风衣上覆盖了一层白色的雪,他尽量赶在今天來,也是想着为她过个生日而已,沒想到她已经有了他的陪伴。
  大雪丝毫沒有减弱的趋势,凌寒的头发上已经堆了厚厚的一层,他双手插着口袋里,看着來來往往的行人,一时竟不知道何去何从。
  抬头看向十字路口的对面,大大的显示频上正播报着新闻。
  忽然他的目光一紧,脸色变的难看起來。
  “据最新消息报告,一名中国籍女子在酒店饮酒过度,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现在正在中心医院抢救.....”
  之后的话,凌寒再也听不下去了,只是镜头上的那个身影,让他的心冷到了极点!
  何雨沫,你千万不能有事,你要等着我,等我.....
  凌寒赶到医院的时候,何雨沫刚从抢救室里出來。
  凌寒紧张的拽住一起出來的医生,“医生,她沒事吧?”
  “暂时沒有生命危险了,中度酒精中毒,醒來的时候,才能确认有沒有后遗症。”
  听了医生的话,凌寒直接呆愣在了当场,后遗症?他的脑皮一阵发麻,沫沫,你不能有事。
  “先生,你是她的什么人?”站在一边的护士突然开口了。
  凌寒回过神,疑惑的看着那个护士:“我是她的男朋友。”
  护士小姐点了点头,“那就好了。”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对着凌寒说道:“她一直抓着这个本子,我想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凌寒接过本子,走进病房,看着那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他的心疼到了极点。
  他开始后悔自己沒有及时出现在她的身边。
  坐在何雨沫的病床边,凌寒翻起了那个小笔记本。
  最先吸引到他的是夹在第一页的那张小纸条:凌寒,我多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要是能死在一起,我想那也是一种幸福。
  凌寒幽深的眸子微微一颤,她记得那个纸条的纸,是他们上次去坦斯马尼亚的时候,空中遇险,空姐给每一个人发的小字条。
  他的那张,什么也沒写。
  真沒想到,她写的竟然是这些。
  “笨蛋!”凌寒忍不住轻骂出口。
  翻过第一页之后,第二页上写着:
  12月1号晴
  寒,我们已经两个多星期沒见了,今天躺在公园的草地上,好喜欢以那种方式去享受大自然,全身心的放松。我多么希望你能躺在我的身边,我不停的睁开眼睛,幻想着你就在我身边对我笑,可是始终都沒有看到你的身影。
  12月10号阴
  心情不好!看到番茄蛋汤的时候,想起你做的番茄蛋汤,那应该是你第一次为我做饭吧!虽然脸色很臭,但是做的真的很好吃。听说圣诞节要來了,寒,你会陪我过圣诞节吗?
  12月14号晴
  寒,你过的好吗?我还是会忍不住想你,每个被噩梦惊醒的深夜,面对着总是永无边际的黑暗,好想你就在我的身边。我沒那么坚强,强颜欢笑真的很不好受......
  ......
  翻到最后一篇的时候,显示的日期是昨天,上面只是写了个日期,还未來得及写内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