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幸福好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寒着急的在市中心的各大超市转着,却唯独找不到何雨沫说的那个牌子。
  正在他想着跟何雨沫说能不能换一个牌子的时候,手机却突然亮了起來。
  是一条短信,凌寒直接点开了。
  寒,你是不是还在穿梭在各个超市之间?傻瓜,别找了,根本就沒有那么牌子。对不起,我真的不能陪你一起回去了,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今天晚上就回汉市,回去了好好的对待尚雪,她才是最适合你的,也是你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走了,不要去找我,别逼着我刻意的去躲着你。或许有一天,那时候我已储蓄好足够的勇敢,可以站在你面前,笑着祝你幸福。忘了我,重新开始......
  看完短信之后,凌寒的大脑一片空白,想也沒想的把电话拨了过去,却传來了那熟悉的声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手机从手掌滑落下去,撞在水泥板的地面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噪音,凌寒怔怔的站在米兰的街头,身边的车水马龙,在他面前却像是停留在了这一刻。
  何雨沫被慕容琛带到别墅,她不能肯定凌寒看到她的短信一定会回汉市,但是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她不想让他为难,更不想让他成为负心汉,所以她选择了离去。
  “后悔了?现在还不晚。”慕容琛挑着眉说道。
  何雨沫淡淡的开口,“既然选择了,自然不会后悔。”
  “哈哈,果然是我喜欢的女人,有特色,够决断!”慕容琛赞叹道,又戏谑的看向何雨沫,“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该考虑考虑我了?”
  何雨沫伸手一甩,直接把手里的葡萄丢在慕容琛旁边的位置,眼睛看不见还真碍事,要不然她一定会甩在他脸上。
  “沒正经的!”
  “是啊,我是不正经,相对于你那老情人來说。”慕容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何雨沫沒好气的回道:“确实。”
  “喂!知不知道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啊?你在我家住着,还不快讨好讨好我一下?”慕容琛邪魅一笑,完全沒有照顾到何雨沫现在是个盲人,说话还是那么的得理不饶人。
  何雨沫沒心情跟他计较,早就知道他是个故意装出一副不正经的人,其实还算是个蛮好的人吧!
  “怎么?生气了啊?”看到何雨沫久久沒有说话,慕容琛继续问道。
  “我有那么容易生气吗?”
  “好吧。话说你为什么不跟你老情人回去呢?”慕容琛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何雨沫表情一僵,又敷衍的笑了笑,“我高攀不起呗!”
  幸福好短,她此刻深深的明白了那句话......
  “那你高攀我吧!要是我的话,你绝对不用高攀!”慕容琛大笑了起來。
  何雨沫无奈,“我都成瞎子了,你还不介意?”
  “沒事,我当你的眼睛!”慕容琛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何雨沫彻底无语了,见过厚脸皮的,还真沒见过如此厚脸皮的!
  凌寒当晚就回到了汉市,他知道那个女人就是那么的执拗,一旦决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來。
  正如她所说的,他越是去找她,她越是会刻意躲着他......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把眼前事处理好,尤其是尚雪和馨儿,等到那个时候再去找她,他才有资格许诺给她一世幸福。
  从莫言那里得知公司现在的状况,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片面的把业务提高了,却使艾莱依陷入了资金困境。
  “总裁,尚小姐來了。”门外传來施诗意的声音。
  凌寒揉着发疼的太阳穴,“让她进來吧!”
  尚雪从门外进來,她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职业装,看起來干练清丽,只不过凌寒已经失去了欣赏的乐趣,更不知道她为了这身装扮花了两三个小时......
  “什么事?”凌寒的双眸看向尚雪。
  尚雪一时有些失神,立马说道:“寒,我知道艾莱依现在的状况了,我可以帮你的。”
  “不用。”凌寒淡淡的回道。
  他现在对尚雪的感觉,即同情,又厌恶。
  同情她一个人带小孩,厌恶她的自私,让他和沫沫不能够在一起。
  “寒,你已经很久沒去看馨儿了。”尚雪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其实她是想说她想他了,可是无奈之下,只好说出了这句话,因为馨儿是她唯一的把柄了。
  凌寒轻叹了一口气,“我会抽时间去看馨儿的,你先回去吧!”
  “寒......”尚雪的声音里带着不舍,却换來了凌寒的冷漠,他继续低头看着文件,一副一刻都不想再看到她的样子。
  “我先走了,你要注意身体,别太累了。”尚雪转身出了门。
  凌寒再也沒有心情继续装下去了,愤怒的把桌上的文件全都推在了地上,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理解他?
  尚雪准备下楼的时候,正好碰上郑怡露拿着设计稿从李莉的办公室出來。
  郑怡露看到她的那一刻,脸色一滞,“导师?”
  尚雪点了点头,“有沒有时间?我们去喝个咖啡。”
  “嗯,好。”郑怡露答应了,放下手中的文件,跟着尚雪一起下楼。
  离艾莱依不远处的一家咖啡馆里,郑怡露和尚雪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
  “好久不见!记得我们见面也是一年前了吧!”尚雪略有些叹惋的说道。
  郑怡露笑着点头,“是啊,您怎么回汉市了呢?”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尚雪嘴角一勾,慢慢的抿了抿杯中的卡布奇诺。
  郑怡露的神情有些慌张,却又立马恢复了平常,“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啊!”
  “怡露,在我面前,你还需要继续装下去吗?”尚雪目光犀利的看着郑怡露。
  郑怡露一时心虚了起來,声音有些颤抖,“我...我真的不知道......”
  “怡露,你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尚雪继续追问道。
  那些新闻一出來之后,她也找人查了,却一直沒有进展。
  想來她只和郑怡露说过和凌寒的事情,那个时候是郑怡露去坦斯马尼亚做交换生,而她又应邀去大学当导师,因此结识了郑怡露。
  当时年龄也相差不大,郑怡露经常去她家,也就看到了她卧室的照片,以及馨儿,然后她就告诉她和凌寒的一些事。
  为了不让郑怡露有别的想法,她就告诉郑怡露,馨儿就是凌寒的孩子,所以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郑怡露一个人。
  在她今天碰到郑怡露的时候,立马就想到了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
  郑怡露也是实在装不下去了,只好坦言,“导师,我就觉得您才适合总裁,况且我在艾莱依的这段时间,也感觉到总裁对你还有感情的。何雨沫不过是你的替身而已。”
  “难道就仅仅这样吗?”尚雪完全不相信她会这么帮着自己,毕竟她们交集也不多,算是半个陌生人吧!
  也是想到以后也不会遇见,她才把和凌寒的一些事跟她说了,谁知竟然会弄出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凌寒可是讨厌死她了,还一直认定这件事就是她做的......
  郑怡露心里一阵紧张,笑着解释道:“其实也有我自己的私心了。要是何雨沫不离开艾莱依,我现在也不能坐上设计总监的位置,不是吗?”
  总算说到重点上了,尚雪勾唇一笑,“那我岂不是要感谢你了,现在我可是被所有人都认为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导师,怎么会呢!大家都很支持你呢!本來就是你先遇上总裁的,她何雨沫算个啥啊!况且她两年前都当过恋依总裁的情妇,高尚不到哪去!”郑怡露一副虚与委蛇的样子,完全沒有平时的那副娇娇弱弱的样子。
  尚雪想了想,再次开口,“好自为之吧!”
  说完,她转身出了咖啡馆......
  郑怡露怔怔的坐在原座,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不能回头了......
  正在她准备起身的时候,眼前的光线被遮挡住了。
  抬头,正好对上顾宇那张玩世不恭的脸,心里还是小小的吃惊了一下,他不会听到自己说的话了吧?
  “嗨,美女,我们真有缘啊!”顾宇嬉皮笑脸的打着招呼。
  郑怡露轻轻的笑了笑,“你什么时候來的啊?刚刚怎么沒看到你?”
  顾宇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刚刚去公司找你,发现你沒在,然后出來走走的时候,看到你一个人坐在咖啡馆很落寞的样子,所以我就來英雄救美了。”
  “谢谢你。”郑怡露礼貌的回道。
  “哎,你什么时候能对我不要这么客气啊?”顾宇叹了一口气抱怨道。
  他这么明显的心意,她难道看不出來吗?她每次都是在找借口跟她见面,而她每次都是笑着跟他很客气的说谢谢。
  听了顾宇的话,郑怡露低下头,咬了咬下唇。
  顾宇无奈道:“你们家那个粗暴女呢?”
  “你是说涵涵吗?”
  “是啊!”
  “涵涵还在上班吧!”郑怡露淡淡的说道。
  顾宇又是无语,“小姐,你看看现在的时间,早就下班了好吧?”
  “我怎么发现你有点怪怪的啊?”还未等郑怡露说话,顾宇再次开口道。
  郑怡露一下子把咖啡里的汤匙掉进了杯中,有些慌乱的说道:“有吗?”
  “好啦!跟你开玩笑的!”顾宇耸了耸肩,端起服务员送过來的咖啡,喝了起來。
  郑怡露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还好沒有被他发现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