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无可奈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涵看向何雨沫的侧脸,清楚的看到了她脸颊上晶莹的泪珠,轻轻的叫道:“沫沫...”
  何雨沫惊慌失措的擦着脸上的眼泪,笑了笑,“。ET”
  “我们走吧!”陈涵拉着何雨沫往门口走去。
  而此时的尚雪也挑选好了衣服,正准备拿去付款,抬眸之间,看到了何雨沫的背影。
  “何雨沫...”
  何雨沫身体僵在原地,正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尚雪却走到了她的身边。
  “你怎么也在这里?”尚雪的表情有些慌张,却还是做出一副不把人看在眼里的样子。
  脸上的表情慢慢变的有些扭曲,难道她刚走进凌寒一步,就已经是最后一步了吗?
  何雨沫转身,轻轻抬起下颌,嘴角一勾,“怎么?我在这里让尚小姐吃惊了?”
  以前敬佩她,是因为她帮了凌寒,帮了艾莱依,然而现在她对何雨沫來说,不过是情敌而已,不,连情敌都算不上,因为她已经退出了。
  她退出不代表,她就可以在她的面前炫耀!
  尚雪收起刚刚的吃惊,嘴角挂起淡淡的笑意,“这里是童装店,看到何小姐來,所以会有些吃惊罢了。”
  “只是随便逛逛而已,我们先走了,下次再见。”何雨沫转身,正挽着陈涵的胳膊准备离开。
  “干嘛要走啊?”陈涵这个时候突然插出话,怒视着尚雪说道。
  她开始还沒有反应过來,这个沫沫口中的尚小姐是何方人士,在脑海里搜罗一边之后,她突然想到沫沫上次跟自己说过,凌寒有个叫尚雪的初恋情人。
  再加上上次的新闻她也是看了,照片中的那个女子和眼前的女人所差无几,她立马断定了这就是沫沫的情敌。
  沫沫这么客气好说话,她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儿。
  “涵涵,我们快走吧!”看到陈涵怒视着尚雪,何雨沫生怕她会闹出什么事來。
  哪知陈涵现在像是一尊大石像,任凭何雨沫如何推扯都纹丝不动。
  陈涵直接甩开了何雨沫的手,走到尚雪的面前,“尚小姐是吧?你难道不知道过去式是什么意思吗?不知道你干那些事对你有什么好处,沫沫被你害死了。ET”
  “我...那不是我做的。”尚雪装出一副娇滴滴的样子,小声说道。
  她不想服软的,但是这个时候,她只有忍,一定不能让凌寒看到何雨沫,不然她就更不可能了。
  “啪!”
  何雨沫瞪大了双眼,双手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因吃惊而张大的嘴,“涵涵......”
  郑怡露吃痛的捂着印着五根手指印的脸,正准备发火的时候,却从玻璃墙中看到凌寒正抱着馨儿往店里走,眼看着他们就要走进來了。
  尚雪顾不得继续呆在这里,急冲冲的往门外走去。
  何雨沫在此时也看到了凌寒的身影,拽住陈涵往衣服架里面钻了进去。
  陈涵因打了尚雪,还有些微微发怔,等到她反应过來的时候,何雨沫已经把她拉在了衣架后面。
  “沫沫,我要给你出口气,你拉着我干嘛?”陈涵不满的抱怨道。
  何雨沫伸出食指在嘴边示意着她,让她小声点,可是她却丝毫沒有管这些,声调依旧沒有改变,“看,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你还忍个啥!”
  现在的陈涵或许很不理解,做人干嘛要忍气吞声,以后的她深切的体会到了这四个字的内涵。
  “涵涵,你说她有什么用?根源还不是在于凌寒。”何雨沫只差沒捂住陈涵的嘴了,她可不想自己这么容易就被凌寒发现了,她实在是沒有准备好如何去面对他。
  正如她给他的短信上所说,或许在未來的某一天,她有足够的勇气,可以坦然的祝他幸福,也许只有到那个时候,她应该会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雪儿,你的脸?”凌寒正准备进服装店的时候,却被何雨沫拦在了门前,看到尚雪脸上的红印,他忍不住问道。
  “是啊是啊,妈妈,你的脸怎么了?干嘛要捂着脸啊?”馨儿伸手摸了摸尚雪捂着脸的手。
  尚雪笑着摇了摇头,故装一副什么事都沒有的样子,“沒事,我刚刚不小心撞到衣服架子了,一会儿应该就好了。”
  “妈妈抱抱。”馨儿双手伸向尚雪,娇滴滴的说道。
  尚雪二话沒说从凌寒的怀里结果馨儿,又对着凌寒说道:“我们走吧!馨儿不是要去吃麦当劳吗?”
  尚雪的手因为要抱着馨儿,所以沒有手再去捂住脸,脸上的红印赫然暴露在外,凌寒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双眼微眯,扫了一眼童装店,沒发生什么异样,他转身,和尚雪并肩往前走着。
  看到凌寒远去的背影,何雨沫这才松了一口气,轻轻的松开捂着陈涵嘴巴的手。
  陈涵微微喘息着,不解的看向何雨沫,“沫沫,你为什么不骂她?明明是她干的,为什么不揭穿她啊?”
  何雨沫淡然的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吐出一句话,“有用吗?”
  陈涵一时竟然失语,又不甘心的说道:“你现在也有总裁的孩子啊!她的孩子有爸爸了,那你的呢?”
  “以后宝贝问你爸爸呢?你怎么回答?”陈涵气急败坏的看着何雨沫。
  何雨沫低下头,乌黑的双眸垂下,看不出什么情绪。
  就在陈涵等的要放弃的时候,何雨沫突然开口了,“我们不合适,我...我配不上他。”
  “......”
  这次陈涵沒有再多说什么,挽住何雨沫的手,出了服装店。
  有多少暗恋因为一句配不上,而选择了放弃?
  也许这个世界本來就很残忍,一开始就被定义了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出身等级,即使相爱又怎么样?最终不还是转身为路人......
  这一点,她倒是觉得自己很庆幸,至少她的只是暗恋,沒有太多的回忆。而沫沫和凌寒经历了那么多的分分合合,一下子要放下,实在是太难了。
  很多时候,她都不能明白,为什么沫沫能那么坦然的选择放手?她想,要是她的话,为一个人默默付出那么多,一定会不甘心。
  也许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别吧!她还好沒对顾宇付出太多的感情......
  两人走在大街上,却心事各不同,所以一直都在沉默着,沒有说一句话。
  “涵涵,答应我,以后别这么冲动了好吗?”何雨沫突然开口,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陈涵停住脚步,“沫沫,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明明就是她的错,干嘛还要给她好脸色啊?”
  “涵涵,过去的就过去吧!你说她是过去式,我现在又何尝不是过去式呢?”何雨沫无可奈何的轻叹了一口气。
  陈涵沉默不语,片刻之后,开口道,“好了好了,你别生气嘛!我刚刚是扣不遮拦,我们快去吃东西吧!早就饿死了。”
  何雨沫笑了笑,“吃什么啊?”
  “街角那边的麻辣鸡翅还不错,还有前面的那个新开的西餐厅我也想去吃,还有我们以前常去的那家餐厅的鱼香茄子......”陈涵一下子说了很多。
  何雨沫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总是一谈到吃的就根本停不下來。不过她不仅仅是个会吃的,还是个会做的,这点是她一直都望尘莫及的。
  最终两人一起來到了一家新开的西餐厅,何雨沫一边走着,一边调侃道:“宝宝啊,这干妈选的餐厅这么高级,妈妈可沒那么多钱啊?”
  “沒事,我请宝宝吃。”陈涵笑着看向何雨沫的肚子,虽然那里平平的,但是孕育着一个小生命,这点是她一直都觉得很神奇的事情。
  听了陈涵的话,何雨沫不干了,执拗的抬起头,“只请宝宝,那宝宝妈呢?”
  听出了何雨沫话里的醋味儿,陈涵讪讪的笑了笑,“哎呀,请宝宝吃,和请宝宝妈不都是一样的嘛!”
  低头看着菜单,点了几道何雨沫爱吃的菜之后,便把菜单递给了服务员。
  何雨沫好奇的问道:“涵涵,你怎么不点你爱吃的?”
  其实认识陈涵这么久,她真的还不知道陈涵喜欢吃的东西。以前一起出去玩,从來都是她和露露在点菜,陈涵都是随着她们的性子吃,好像沒什么特别喜欢的或者特别讨厌的东西。
  “哈哈,你爱吃的我也爱吃。”陈涵笑着给何雨沫倒了一杯红酒,嘴里还在喃喃着,“不知道能不能喝酒,改天买个母婴书回來看看。”
  “瞧你!啥时候我们家涵涵变的这么细心了?”何雨沫故意挑眉看向陈涵。
  其实她的心里还是很感动的,陈涵明明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汉纸,现在因为她,却变的这么细心,这让她挺愧疚的。
  陈涵刚准备说话,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身体微僵,久久不敢转身看过去。
  “服务员,还有空位吗?”
  何雨沫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是他,脸上立马变了颜色,真是冤家路窄,送走了一个凌寒,又來了这么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