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顾宇的告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曲唱完之后,台下沉默几秒钟之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首歌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大家尘封已久的青涩回忆,那份悸动,那些年少回不去的爱情......
  “陈德,我喜欢你。”女孩对着话筒大声的喊了出來。
  一时间,四周全都亮起了五颜六色的小彩灯,之前写字的那个大牌子也被高高的悬挂了起來......
  顾宇看到台上的一幕,心里满是佩服那个女孩的勇敢,低头看了看自己,突然发现自己个大男人,还不如人家小姑娘有勇气。
  “怡露。”他转脸看向郑怡露。
  郑怡露的视线从台上转移到顾宇的身上,诧异的看着他。
  “郑怡露,做我女朋友好吗?”顾宇鼓足勇气说了出來。
  郑怡露脸色一滞,又立马做出一副很意外的样子,其实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
  “可是我......”郑怡露低下头,长长的睫毛打在眼底,笼罩出一抹黑色的阴影。
  顾宇提着的心,又往下降了一大截,咬了咬牙根,继续说道:“请给我这个机会,可以吗?”
  郑怡露抬头看向顾宇的时候,周围却响起了欢呼声,两人往台上看过去。
  只见女孩和男孩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台下的观众纷纷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顾宇再次看向郑怡露,深情款款的说道:“怡露,答应我,好吗?”
  郑怡露眉头轻皱,转身从人群中走了出來。顾宇一时沒有反应过來,呆愣的看着她的背影发呆。
  郑怡露却突然转过身來,对着顾宇轻勾嘴角,“你追上我的话,我就考虑考虑。”
  听了郑怡露的话,顾宇一扫失落的神色,“那你说话算数!”
  两人在大街上奔跑着,路人投來了诧异的目光,她们却丝毫沒去在意,依旧不顾形象的往前跑着。
  实在累的跑不动的时候,郑怡露弯着腰,双手按在膝盖上,大口的喘着气。
  其实漫无目的的跑步,也是一种放松,流着汗,喘着气,大脑一片空白,可以让你忘了所有......
  “大少爷,你还是不行吧?”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郑怡露笑着说道。
  “小妮子,在这又遇上你了,呵呵。”身后传來一个粗狂的声音。
  郑怡露微弯的嘴角僵硬在那个弧度,她强撑着直起身体,转身看了过去。
  脸上的表情也僵在了那里,怎么是他们?
  “怎么?不认识我们了?”來人嘴角扯出一抹淫笑,慢慢向郑怡**近。
  郑怡露想也沒想撒腿就跑,这些人渣,指不准会干出什么事來。
  她一跑,后面的一群人也跟了上來,这么好的机会,岂能轻易的把到手的肥肉,眼睁睁的看着它飞掉?
  郑怡露拼了命的往前跑着,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跑这么快,也许这是人体感受到危险之后,本能的释放出來的潜力吧!
  可是让她沒有想到的是她只顾的跑,完全忘了看路,这下竟然跑进了一个死巷子里了,看着前方越來越近的围墙,她的心里说不出的恐惧。
  “小妞,还跑啊!继续跑啊!”领头的一个中年男人露出一副令人恶心的嘴脸。
  郑怡露自知已经无路可走,转身直面那群人,眸光骤然变冷,“你们想怎么样?上次的钱都已经给你了。”
  从她看到那人的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认出了他。正是上次剁了那个女人一根手指头的人,她清楚的记得他的名字叫黑哥。
  此时此刻,双腿已经开始哆嗦了,郑怡露还是作出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
  她一直都认为在这些人的面前,越是弱势,越是容易被欺负。所以一直以來,她都把自己伪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实际上她真的怕,而且很怕,心里的恐惧像是掏开的无底黑洞一样......
  “呵呵,小娘们儿,老子告诉你,你那妈前几天又从我这里拿了五十万,现在人跑的无影无踪了,我特么的找了好几天了。”黑哥伸手摸了摸下巴,阴险的笑着,“看來老天爷还是站在我这一边的,找到你也不错,回去洗干净了跟老子睡一晚上,我或许能考虑考虑你妈那五十万就此作罢。”
  突然,他头一转,一步跨到郑怡露的面前,把郑怡露挤到墙边,伸手扼住她的下巴,“否则,我的手段你是见过的,你妈的那根手指怎么样了?接上沒?”
  郑怡露被他捏的下巴都要脱臼了,疼的眼泪都要冒出來了,她怒视着黑哥,强勉说道:“黑哥,我...我会还你的,你先...放开...好吗?”
  黑哥不屑的扫了一眼郑怡露,又转身看向身后的几个彪壮大汉,戏谑的笑道:“我沒听错吧?这小妮子让我放开她,哈哈......”
  他的话一出口,身后的那几个彪壮大汉也跟着淫.笑了起來。
  郑怡露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不安和恐惧,这比她拿着那个女人的断指,一路走到医院的时候,还要真实。
  “求求你,求求......”郑怡露强忍着痛苦服软道,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为什么总是要遇到这样的事这样的人?
  也许真的只有踏进那家的门之后,才能摆脱这么卑微的身份以及这些恶心的嘴脸,她真的是受够了。
  “带走!”黑哥伸手把郑怡露的脸往墙上一甩,对着身后的五个彪壮大汉说道。
  郑怡露的脸被这么一甩,撞在墙壁上凸起的地方,刺骨的痛觉,让她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
  突然,感觉到眼前的光线黑了下來,她本能的抬起头,心里更加惊恐了,五个彪壮大汉,正在往她这里靠近。
  她一只手撑着地面,怒视着來人,她的嘴角已经溢出一抹鲜血,艰难的张着口,“你们...你们要干嘛?”
  其中的一个彪壮大汉伸手拽起她的衣服,直接把她从地上拖了起來,其他的几个也跟着夹着她的胳膊,她就这样被这几个人拖着往前走着。
  而在此时,顾宇正在满大街的找郑怡露,明明就看到她沒跑多远的,这会儿怎么沒了人?
  终于,在他准备转身的时候,却在一个路口看到了她的身影,只见她被几个彪壮大汉带进了一个黑色的面包车里。
  顾宇紧张的往路口跑去,等他跑到那个路口的时候,面包车已经驶向了远处,他依旧不肯放弃,继续追逐在后面。
  终于,不远处的路口正好是红灯,面包车停了下來。
  顾宇趁机拼命的往前跑着,在他的不懈努力下,总算追上了面包车。
  他使劲的拍打着车窗,坐在车内的黑哥正悠闲的闭目养神,被这样的骚扰之后,缓缓的睁开混沌的双眼,不悦的开口,“什么人?”
  “大哥,我也不知道,他一直在拍车窗。”开车的一个彪壮大汉说道。
  而此时的郑怡露已经被一个黑色的胶带封住了嘴,想叫也叫不出來,只好拼命的摇着头。
  顾宇喘着粗气,继续敲着玻璃窗。黑哥终觉得不耐烦,烦躁的对着司机使了个眼色。
  “臭小子,你要干嘛?”开车的司机不耐烦的骂道。
  顾宇急忙说道:“等等,你们要把她带到哪去?”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车里的郑怡露。
  郑怡露在看到顾宇的那一刻,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她从來沒有想过,在这个世界上出了陈涵之外,还有一个人会真心对她好......
  “要你管!你特么的还不快滚!”司机对着顾宇骂道。
  “等等,”这下是黑哥开口了,他对着司机摆了摆手,“小子,想救她?”
  顾宇激动的点了点头,“要什么条件?”
  “五十万!你拿出來五十万,我就把她给你。”黑哥转脸看了看身后的郑怡露,伸手在她的脸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顾宇看的心里一阵隐痛,立刻回道:“好,我答应你,请你们不要伤害她。”
  “好,我等你。”
  还未等顾宇问他们联系方式的时候,车辆已经开始动了,车窗被关上,面包车又继续往前开去。
  顾宇这下记住了车牌号,转身正想着去警局调监控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声,他打开手机,上面是郑怡露的一条短信。
  “小子,你要是报警的话,就等着给这娘们儿收尸吧!”是那些人拿着郑怡露的手机,给他发的短信。
  顾宇气急败坏的就想把手机丢了,又想到这是唯一的联系方式,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拿着手机。
  他快速的给那边发了一条短信,“我不报警,钱给你们准备好了,交易的时间地点?”
  良久之后,总算等來了一条短信,不过不是郑怡露的号码,而是陈涵的号码。
  顾宇沒有回短信,而是直接回拨了过去。
  “沒品男,你把露露弄哪去了?这么晚都还沒回來。”陈涵一边帮何雨沫削苹果,一边对着电话吼道。
  何雨沫在一旁一直拽她的衣服,示意她要压住火气,但是似乎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怡露被......”顾宇说出口的话,又立马收了进去,“她在我家呢!今天先不回去了。”
  他要是告诉粗暴女怡露被绑架了,他不能保证粗暴女不拿着大刀就找上门來。
  “......”
  听了顾宇的话,陈涵的表情一僵,削苹果的刀一下子从手中掉了下去。
  “涵涵,你沒事吧?”何雨沫急忙走到她身边,检查她的手有沒有受伤。
  陈涵摇了摇头,又对着电话那头说道:“敢欺负她我跟你拼命!”
  “好啦,我知道啦!”顾宇无奈的撇了撇嘴,现在是他把郑怡露弄丢的,他确实只有听从吩咐的份儿。
  “还有...”正在顾宇以为陈涵已经说完的时候,她却又开口了。
  顾宇立马做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就算是让他去摘颗星星,他今天都要服从。
  “要是被总裁知道沫沫回來的事,我跟你沒完!”陈涵咬牙切齿的说道。
  顾宇松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回道:“放心,我不会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