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女人间的谈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和陈涵通完电话之后的顾宇,。ET
  “寒寒?”
  “什么事?”电话那头的凌寒声音里带着疲惫,他逛了一天的街,实在累的不想说话了。
  顾宇撇了撇嘴,“其实也沒什么事啦!就是想找你借个人。”
  “财务部那小丫头?”凌寒一下子就想到了陈涵,在他的印象里,貌似顾宇和那丫头的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顾宇立刻炸毛,“什么啊?你该不是以为我和她有什么吧?”
  “嗯”
  “......”
  顾宇沒一头撞在墙上,怎么寒寒也把他和粗暴女扯在一起了呢!
  “到底什么事?快说,我沒闲工夫跟你在这玩字谜的游戏。”凌寒的口气里带着明显的不耐烦。
  顾宇立马急了,“别啊!我是想向你借一下设计部的郑怡露。”
  “那可是我设计部的设计总监,你要干什么?”凌寒故意作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厉声问道。
  顾宇的小心脏一下子被这么一问,碎的稀里哗啦的,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容易会放弃的人。
  “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作为交换条件怎么样?”
  “嗯?”
  “我告诉你啊!沫沫在汉市。”顾宇得意的笑着,正想着凌寒会如何的不淡定的时候,电话那边却传來了滴滴声。
  “咦!寒,怎么挂了我电话?”顾宇疑惑的自言自语着。
  而凌寒则无奈的看了看地上的手机,还未等他开口,馨儿已经跑过來了,拉着他的胳膊撒娇道:“爸爸,馨儿不是故意的......”
  看着眼前粉嫩嫩的小人儿嘟着小嘴,一脸委屈的跟自己道歉,凌寒的心一下子软了下來,伸手抱起小肉团,温和的说道:“沒事,不怪你。”
  事实是就在顾宇说出那句话的时候,馨儿一不下心打掉了凌寒手中的手机,所以顾宇最后说的那句话,凌寒根本就沒有听到。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就是因为这么一个错过之后,错失了他和何雨沫相处的很多机会......
  又是一个周一,陈涵早早的起來上班,而何雨沫还赖在床上沉浸在美梦中。
  匆匆的整理好一切之后,陈涵对着卧室叫道:“沫沫,我去上班了,粥给你在电饭锅里温着,记得起來了吃点。”
  何雨沫嘟囔着答应了一句,其实她根本沒打算吃,一直都沒有吃早餐的习惯。
  “路上小心点。”何雨沫对着门外喊了一声,紧接着门口传來了关门的声音,应该是陈涵出去了。
  正想着继续睡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來,何雨沫皱着眉,根本就沒有看电话号码,直接就接了起來。
  “喂。”
  “喂。”
  听到那边的声音之后,何雨沫立马困意全无,紧张的坐了起來,“找我什么事?”
  “我想约你出來见个面。”
  “哦。”未等对方再次开口,何雨沫直接挂了电话。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平躺在床上,怔怔的看着天花板。
  突然意识到尚雪应该沒自己的手机号,她伸手拿起手机,发现刚刚的通话记录显示的是凌寒的号......
  她...拿的是凌寒的手机......
  下午三点,何雨沫换了一身厚厚的羽绒服,脚上穿的是平底的雪地靴。
  听很多人都说过,怀孕前三个月最容易出事,所以她做什么事都尽量考虑到孩子。
  出了小区,站在马路边上等出租车,其实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尚雪见面,但似乎又沒有什么理由去拒绝。
  想到昨天她那么怕凌寒看到自己,何雨沫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对于这次见面的目的,大致也了然了。
  先是用凌寒的手机打电话,不是因为她真的就沒有何雨沫的手机号,而是故意要用凌寒的手机,她大可以从凌寒的手机里翻出何雨沫的号,然后再打过去的,但是她沒有。
  这一点何雨沫何尝沒有看出來?但是她倒是很同情尚雪。
  好多时候她都在想,在塔斯马尼亚的时候,那个成熟大方,知性睿智,不只一次让自己自卑的女子去哪了?
  现在的尚雪更像是一个急着上位的小三,使出各种让人出其不意的手段,那些新闻,明明知道是她做的,但是何雨沫还是不想和她撕破脸皮,因为她觉得争男人的女人真的很可怜......
  下午三点,如约來到那家咖啡馆,何雨沫一进门,就看到了尚雪,她一脸淡定的走了过去。
  “真沒想到你会來,谢谢。”尚雪一副十分感激的样子看着何雨沫。
  何雨沫一怔,这表情和昨天碰到时的样子大相径庭,着实让她有点吃不消呢!
  “尚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何雨沫直奔主題,她觉得她们现在这个身份应该沒有什么话題好说的吧!
  尚雪淡然的笑了笑,“我也沒什么事,昨天碰巧遇到你,真的蛮惊奇的。”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听寒说你不是在米兰吗?”
  听了尚雪的话,何雨沫在心底冷笑几声,她在米兰?呵呵,还不都是你的杰作,现在又故意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來问她,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呵呵,尚小姐不是在坦斯马尼亚吗?那又为什么会來汉市呢?”何雨沫也作出一副无害的笑容,紧紧的盯着尚雪的脸。
  比装?呵呵,她何雨沫也不是傻子,跟你奉陪到底!
  见尚雪很久沒有说出话,脸颊涨的微微发红,何雨沫勾唇一笑,“尚小姐,我原本就打算來跟你道歉。”
  “啊?”尚雪猛的抬头,疑惑的看着何雨沫。
  只见何雨沫神态自若的端起桌上的咖啡,小抿了一口,“为我朋友昨天的那一巴掌道歉,希望尚小姐不要介意,我那个朋友心直口快,绝对沒什么恶意。”
  尚雪的双眸里染上一抹愤怒,又立马用笑容隐去,提起昨天被那个黄毛丫头扇了一巴掌的事,她就特别的火大,此仇不报,她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待下去?
  “呵呵,我早就忘了,沒事沒事。”尚雪故装淡然的笑了笑。
  何雨沫嘴角一勾,她怎么会看不出來尚雪那笑的是多么的不情愿!
  对于陈涵昨天扇尚雪的那一巴掌,其实她是真的蛮愧疚的,不过想到她炒作那些新闻的时候,她又很愤怒。
  也许那句话说的很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那沒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谢谢尚小姐的咖啡。”何雨沫说着便要起身。
  谁知这个时候,尚雪却突然站了起來,伸手抓住了何雨沫的手腕。
  何雨沫疑惑的低头看向尚雪抓住自己手腕的手,再抬头看向尚雪,“怎么了?”
  尚雪突然哭了起來,眼泪刷刷的都落在了何雨沫的手上。
  何雨沫怔住了,虽然不了解尚雪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在一个不熟悉的人面前能哭成这样,想必不是轻易能装的出來的吧!
  “尚小姐,你到底有什么事?”何雨沫把手抽离,又坐回了位置上。
  尚雪也坐了下來,拿着桌上的纸巾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何小姐,我和凌寒五年前的事,你都知道吗?”
  何雨沫点了点头,“凌寒跟我说过一些。”
  “他...他这些都跟你说了......”
  何雨沫不知道尚雪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自己说话,她静静的看着她,沒有作答。
  “愿不愿意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尚雪抽泣着看着何雨沫。
  看到一个这样的尚雪,心里难免有些同情,沉默片刻之后,还是点了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晚风徐徐,何雨沫虽然已经穿的很厚,还是感觉到寒气入骨,尚雪把五年前的事全都告诉她了,甚至为什么会离开也都一一说了。
  何雨沫突然觉得那样的一个女子,真的很伟大,她对凌寒的付出,不亚于自己对郑世明的付出。
  就连遭遇也是如此的相同,尚雪和凌寒的爱情,让尚雪一无所有,但至少她得到了凌寒的心,还是五年那么久。
  而她对郑世明的付出,得到的是看清一个男人的真面目!
  如果看清一个男人需要付出那么多的话,那她宁愿不去看清,不去经历。
  “五年前,我不想离开寒,可是遭到父母的反对,以及寒的奶奶的逼迫。寒的奶奶要挟我,让我必须离开凌寒,我不答应。但是,沒过多久,我母亲重病住院,父亲的公司破产,根本无力支付昂贵的医药费。然而,这个时候寒的奶奶拿出五百万,让我离开凌寒,无奈之下,我只好离开了。”
  想到尚雪跟自己说的话,何雨沫的心里空的难受,尚雪还告诉她,她的母亲虽然做了手术,最后还是过世了,父亲受不了打击也跟着走了,正在她也想结束生命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怀孕了,为了孩子她才活到现在......
  想到这些,何雨沫的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当她犹豫着要不要做手术的时候,同样是孩子给了她莫大的勇气,所幸手术成功,她的眼睛得以重见光明,所以她非常理解尚雪当时的感受。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自己很喜欢的一件东西,突然发现另一个人比你更喜欢。
  你自认为的付出,相比之下变的微不足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