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上杂志封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想到那天的状况,凌寒到现在还惊魂甫定,他顾不得检查自己身上是否有伤,就跳下了车,往医院跑去。
  等赶到医院的时候,顾宇已经站在了病房门口,他來不及跟顾宇打招呼就冲进病房去了。
  看着病床上的小人儿,心里说不出的难受,都怪自己沒有保护好她。
  凌寒本來想一直呆在这里,最后还是被顾宇劝回去了。
  顾宇说的对,沫沫逃避他的原因,是为了不想让他做选择。
  其实他也明白,要是他现在出现在沫沫面前的话,沫沫一定还会躲开,更可怕的是她要是再躲开的话,那就意味着他真的找不到她了,所以他虽然很不舍,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凌晨沉沉的吐了一口气,从厨房出來的吴妈看到凌寒的表情,嘴角弯起,走到他的身边问道:“少爷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
  凌寒一怔,吴妈接着又说道:“吴妈可是看到少爷坐在这里笑了很久了呢!”
  凌寒脸上飞过一抹红,他真的就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吴妈,她怀孕了,我从來沒有这么开心过。”凌寒转身,伸手握住吴妈的胳膊,激动的说道。
  他实在是需要个可以述说的人,他太想立刻就把自己心里的开心说出來,那么激动,那么期待,那种感觉美妙极了。
  吴妈有些惊奇,问道:“是雨沫小姐吗?”
  凌寒孩子般的点着头,“我一定要和她在一起。”
  吴妈温和的笑了笑,“少爷,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特别喜欢的一个玩具直升飞机吗?”
  吴妈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惆怅,让凌寒看不透,他只好点了点头。
  吴妈接着说道:“后來老夫人说那个飞机容易把花园的花破坏了,就让下人给丢了。我记得你那时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都沒出门,一直都不肯跟老夫人说话。”
  “吴妈记性真好,这些事,我都快忘了呢!”凌寒笑了笑。
  吴妈慈爱的看着凌寒,“少爷,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从小到大,你都是个倔强的孩子,但是最后每一次都还是屈服了老夫人,五年前,你和尚小姐在一起的时候,老夫人极力反对,你那么坚持,最后不还是沒能走到一起。”
  “吴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何雨沫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我们会走到一起的。”凌寒坚定的握紧了拳头。
  看到凌寒如此紧张,吴妈心里的疑虑总算落下去了,耐心的说道:“少爷,其实我是想说,有些东西,不是你坚持了,别人也会跟着你一起坚持。”
  “吴妈,你是不相信沫沫吗?”凌寒这次听出了吴妈的话外之音。
  吴妈摇了摇头,“少爷相信吗?”
  “我......”正准备说相信的时候,凌寒还是犹豫了一下,接着回道:“我相信她。只是她总是为了不让我为难,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一切。”
  吴妈满意的点了点头,轻轻的拍了拍凌寒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雨沫那孩子我见过,她和尚雪小姐不一样,那孩子太固执,也就是因为这点,她认定你了,就不会放手。”
  “少爷,我也相信她。”吴妈真诚的看着凌寒。
  凌寒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点了点头,“吴妈,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好她。”
  ......
  这是何雨沫给杂志社投稿子的第二个星期了,还是沒有任何回应。
  她百无聊赖的坐在床上继续画设计稿,床边已经丢了好几坨废稿子,手中的稿子还沒画到一半,她又烦躁的丢在了地上。
  陈涵从门外走进來,看到一地的纸团,不悦的皱了皱眉,“我说,何雨沫,你要不要在我面前重申你是孕妇这个事实啊?”
  “嗯?”何雨沫看也沒看陈涵,低头问道。
  陈涵无奈的摇了摇头,弯腰清理起的地上的废纸,嘴里吐出一句话來,“不是孕妇才会脾气暴躁吗?”
  何雨沫无奈,握着笔的手轻轻的松开,抬眸看向正在弯腰捡废纸的陈涵抱怨道:“哎,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画不出來想要的感觉。”
  陈涵顿了顿,随手拿了一个纸团,顺势打开,看到上面的设计稿时,陈涵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沫沫,这真的是你画的吗?”
  “不是我,还能是谁啊?”何雨沫一直胳膊弯曲撑在桌子上,用手托着脸,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铅笔把玩着。
  陈涵依旧难以置信,“沫沫,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我觉得这套婚纱美的像城堡里的公主。”
  说完,她又故装咳嗽装,“咳咳,其实我也不是很了解时尚这方面,但是我就是觉得这真的好美!”
  “你怎么想起來画婚纱了?”陈涵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題,记得沫沫以前很少画婚纱的啊!还说这辈子只会给最重要的人设计婚纱。
  何雨沫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心血來潮了呗!”
  “不过我觉得你画的婚纱真的很漂亮!”陈涵依旧忍不住赞叹道。
  何雨沫无精打采的回道:“其实我心中想的更美,就是画不到那种感觉。”
  “我看你是在家里闷久了吧!走,我带你出去逛逛。”陈涵笑着说道。
  这会儿换何雨沫吃惊了,“你总算开窍了?”要知道从出院到现在,少说也有一个星期了,她一直沒迈出过小区的大门,不是她不想出去,实在是陈涵对她的监督太严厉了。
  “什么叫开窍了?”陈涵沒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何雨沫双眼放光的解释道:“不不不,我是想说你实在是太好了。”说着她又摸了摸肚子,轻声说道:“宝宝,看看干妈是不是很好啊?”
  “哎呀,就知道拿我开玩笑!”陈涵无奈的看着何雨沫。
  陈涵帮何雨沫揣了一件外套,又带了一些纸巾和水杯之类的,说是孕妇要尽量少喝外面那些色素含量超标的饮料。何雨沫还打趣的说她要是男人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嫁给她。
  两人一起來到公园,何雨沫是想坐在草地上的,却被陈涵制止了,说是书上写的,孕妇最好不要坐在地上,容易湿气和寒气进到腹中,生出來孩子会身体不好,尤其是女孩子长大之后还容易痛经。
  何雨沫听的虽是很无奈,但还是表现出一副乖学生的样子,拖长了音调说道:“是是是,我知道了。”
  陈涵摇了摇头,看向不远处嬉戏着的一群小孩,她们笑着,跑着,追着空中的风筝,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童年。
  小时候,她最想要的就是一个风筝了,她想像风筝那样,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不受任何的束缚......
  “涵涵,你的梦想是什么?”何雨沫突然开口问道。
  陈涵怔了怔,收起思绪,目光停留在远处的某一点上,淡淡的回道:“我沒有梦想。”
  “你呢?”陈涵反问道。其实往往会问出这句话的人,至少是有三分心思儿是想让你问她这个问題。
  何雨沫立马來了精神,她本來是想再继续问为什么的时候,却听到陈涵问自己的梦想,就沒想继续问下去了。
  “小时候,我想当一个医生,上了高中,我选了文科后,同样也被告知不能报考医科大学。”何雨沫的表情有些失落。
  陈涵追问道:“后來呢?”
  何雨沫笑道:“后來阴差阳错学了设计。”
  “哈哈,其实我也是阴差阳错学了会计。”陈涵也跟着笑了起來。
  不知不觉中,夕阳的余晖打在两个人的侧脸上,何雨沫伸了伸懒腰。
  陈涵见她应该是疲惫了,就提议回去,何雨沫答应了。
  路过公园边卖报纸的小摊上时,何雨沫的眼角瞥见了放在中间的一本杂志,拉着陈涵紧张的走到小摊前。
  陈涵诧异的看着何雨沫,摆摊的老爷爷乐呵呵的问道:“姑娘,要买杂志吗?这里的杂志都很便宜的哦!”
  何雨沫愣愣的回道:“这本杂志多少钱?”
  “二十块。”老爷爷伸出一只手比划着。
  何雨沫从兜里掏出五块钱,失神的递给老爷爷,眼神木讷的看着手中的杂志封面。
  “沫沫,你怎么了?”陈涵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从她被何雨沫拽到小摊前到现在离开,她都不知道那本杂志到底是有什么魅力,能够让何雨沫这么的激动。
  何雨沫紧盯着杂志的封面,“涵涵,这封面......”
  听了何雨沫的话,陈涵随意的瞥了一眼杂志,随意的说道:“确实是蛮好看的一件婚纱。”
  “那是我上周交的设计稿啊!”何雨沫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她难以置信的是她的设计稿竟然上了杂志封面!
  之所以会这么的吃惊,是因为她一向都不是很擅长画婚纱。要是晚礼服的话,上了电视她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惊喜,因为她曾经获得过米兰时装秀的季军的那部作品就是晚礼服。
  “不会吧?”陈涵瞪大了双眼,今天看到沫沫画的那些所谓的废稿子,她就觉得很好看,沒想到沫沫画婚纱果然很厉害。
  “沫沫,这可是汉市很出名的婚纱摄影杂志啊!你竟然上了她们的封面!”陈涵不可思议的叫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