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嫉妒之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认真的看着封面上的那套婚纱,穿在模特的身上确实很好看,像是量身定制的一样。
  一个设计师最大的梦想,不过是自己的作品能够有一个展示的机会,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能够帮助别人实现梦想就好。
  尤其是设计婚纱,这本來就是一件十分神圣的事情,更是每一个女孩对爱情最美好的幻想......
  “沫沫,我就该推迟婚礼的时间。”陈涵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杂志,一脸花痴的喃喃自语道。
  何雨沫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瓜子,嗔怪道:“傻丫头,说什么呢!人生大事,还能由得你玩啊!”
  陈涵摇了摇头,“这样就可以穿你给我设计的婚纱了啊!真的好喜欢呢!”说着,她把杂志放在怀里蹭了蹭。
  听了陈涵的话,何雨沫的表情一愣,又做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劝导道:“涵涵,这个配不上你!”
  “不嘛!我就觉得这个很好看。”陈涵依旧恋恋不舍的看着杂志的封面。
  何雨沫停住脚步,认真的看着陈涵说道:“不,我的涵涵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什么婚纱都配不上。”
  听到何雨沫的话,陈涵的表情变的有些激动,这是她听过的最美的赞赏语。从來沒有想过自己在沫沫的心中是这般美好的形象,她忍不住张开怀抱,伸手抱住了何雨沫,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她不能哭,她是陈涵,陈涵怎么能这么软弱?
  何雨沫轻轻的拍了拍陈涵的肩膀,安慰道:“傻丫头,这么容易就感动了啊?那可不好,以后会被欺负的。”
  陈涵埋在何雨沫的肩头,使劲的摇了摇头,她不知道自己的路有沒有选对,但是既然已经选了,那就要好好的走下去,把那些该有的不该有全都放下......
  何雨沫轻轻的推开陈涵,抽了抽鼻子,“看看,明明是件开心的事情,怎么搞的我们都忧伤起來了。”
  “对了,涵涵,你沒收到信件之类的吗?”何雨沫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題,既然她投的这些稿子通过了,那为什么沒有人通知她呢?
  陈涵摇了摇头,诧异的回道:“沒有啊!怎么了?”
  “我只是奇怪,我的稿子既然已经通过了,那应该通知我的啊!”何雨沫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打个电话问问看。”陈涵提议道。
  何雨沫点头赞同,拿出手机,把电话拨了过去。
  手机里面响了几声嘟嘟声之后,电话被接通了,“喂,你好,我们是至善至美杂志,请问有什么事吗?”
  听到电话那头传來甜美的女孩声音之后,何雨沫礼貌的问道:“我有一些问題想问问你们,请问你们杂志社通过的稿子会有通知吗?”
  “小姐,我们杂志社要采用的稿子都会通知投稿者的。”
  “好吧,我是画你们最新一期的封面上面的那套婚纱的作者,一直沒能收到你们的通知,我还以为沒有通过呢!今天在杂志上看到我的作品在封面上,所以就过來问问你们。”何雨沫一口气说了下去。
  那边的话务员,友好的回道:“不好意思啊!给您带來了麻烦,我帮您看看好吗?”
  “嗯,好的。”
  “那您先挂了电话吧!我这边查好了再给您打过去。”
  何雨沫挂了电话,看到陈涵好奇的样子,无奈的耸了耸肩。
  耐心等了几分钟之后,何雨沫的手机响了起來,她按了接听键。
  “何小姐,我帮您查了一下,我们给你发的信件以及纪念册在上周邮寄给你了,在昨天都已经显示的被签收了,稿费我们会尽快的给你打到卡上,请您注意查收。要不您先回去看看是不是朋友帮忙签收了,可以吗?”话务员耐心的解释道。
  何雨沫点了点头,“那好吧!麻烦你了,谢谢。”
  “怎么样了?”陈涵忍不住问了出來。
  何雨沫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说寄过來的信件,昨天已经被签收了。”
  “回去问问露露吧!说不定她签收了呢!”陈涵安慰道。
  何雨沫叹了一口气,如今之计,只有回去问问露露了。实在找不到也算了,反正有稿费就行。
  两个人悠闲的走到小区前,夕阳在天边慢慢的滑落下去,地面上的两个人影被拉的长长的......
  刚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陈涵的脚步突然停住了,何雨沫疑惑的看向她,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小区门口前,顾宇正抱着郑怡露,他分明亲了一下郑怡露的额头......
  何雨沫伸手握住陈涵的手,这时才发现她的手指冰凉,她一直都知道陈涵的心意,她以为陈涵既然答应和杨刚结婚,那应该就是放下了吧!
  现在看來,她是沒有放下了,可是她又为什么要跟杨刚结婚呢?
  “涵涵...”何雨沫轻叫出口。
  陈涵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沒事。”
  而就在此时,郑怡露的视线落在了她们的身上,她笑着打招呼道:“涵涵,沫沫,你们快过來,我买了好多东西呢!”
  陈涵极力勾出一抹笑意,挽着何雨沫走了过去。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个样子的陈涵,何雨沫的心里很难受,陈涵的心里明明有事,却还要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沒有的样子,这让她真的很心疼她。
  “嗨,沫沫,粗暴女,你们去干嘛了?”顾宇一副沒事人的样子笑着跟陈涵和何雨沫打着招呼。
  “嗨,露露,顾宇。”何雨沫笑着叫道。
  “咦!粗暴女,怎么看你不开心的样子呢?”顾宇疑惑的看着陈涵问道。
  陈涵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转身,直接往小区里走去,留下错愕的三人。
  “她又怎么了?这下可不怪我哦!”顾宇指了指陈涵的背影,语气里带着责怪。
  而沒有走远的陈涵,也听到了他的声音,心里滑过一抹苦涩,她的心,他不懂,那她又何必要坚持下去呢!
  “好了,你也少说一句。”郑怡露不满的责怪道。
  顾宇立马做了住嘴状,老老实实的把东西递给郑怡露,又把另外的两袋拿给何雨沫,“喏,这是给你的。”
  何雨沫轻笑出口,“呦呵!啥时候对我这么好了?”
  “我这不是巴结你嘛!现在你可要在怡露面前多给我美言几句啊!”顾宇阴险的笑着。
  何雨沫无奈,“就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哎呀呀,我也是关心你啦!顺便是献殷勤,嘿嘿。”
  “好吧,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就给你多多美言了。”说完话,何雨沫转身看向郑怡露,故意拉长了语调,“露露,顾宇让我在你面前美言他几句。”
  听了何雨沫的话,顾宇的俊脸黑成了一团,伸出拳头作势要收拾何雨沫,何雨沫故意把脸伸到他面前,“你打你打啊!让露露看看你有多么沒品。”
  “好啦!我不跟孕妇计较!”顾宇沒好气的瞪了何雨沫一眼,在她面前,他一直都沒有赢过,现在也是,只有甘拜下风的份儿。
  转身看向郑怡露,温柔的说道:“先回去吧!我们明天见。”
  郑怡露点了点头,“嗯嗯,路上小心。”
  “知道了,晚安。”
  顾宇上了车,又摇开了车窗对着何雨沫说道:“好好的养胎,不然我可要替我家寒寒收拾你了。”
  何雨沫对着顾宇吐了吐舌头,“好啦!你路上小心,不送!”
  送完顾宇之后,何雨沫和郑怡露一起拎着大包小包往公寓走去。
  开门之后,客厅的灯正亮着,陈涵一个人拿着酒杯坐在餐桌上喝酒。
  何雨沫急忙跑了过去,伸手夺掉了陈涵手中的酒杯,陈涵对着何雨沫傻笑,又看向郑怡露开口道,“我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何雨沫知道陈涵的心里不舒服,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导她,两边都是自己的朋友,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见两人沒有什么反应,陈涵再次开口,“玩不玩嘛?”
  “涵涵,你喝醉了。”何雨沫说着从陈涵的手中夺着酒瓶,陈涵死死的抓住酒瓶,力气大的让何雨沫沒有办法夺下來。
  “要么陪我喝酒,要么玩!你们选。”
  “涵涵,沫沫怀孕了,怎么陪你喝酒啊?”郑怡露也走过來劝着。
  陈涵认真的看着郑怡露,一字一句的问道:“露露,你说,你喜不喜欢他?”
  闻言,郑怡露低下头,乌黑的刘海遮住了双眼,脸上忽明忽暗的,看不出來什么表情。
  感觉到氛围的尴尬,何雨沫插话道:“涵涵,先让我问露露一个问題,好吗?”
  “你问吧!”陈涵爽快的说道。
  何雨沫看着郑怡露,开口道:“露露,你有沒有收到信函之类的啊?”
  这是她本來就打算抽个时间问郑怡露的事,沒想到陈涵现在这个样子,她只好赶快找个话題來转移她的注意力了......
  郑怡露的眼色有些慌乱,脸上的表情微变,想到昨天她回家的时候,门口有个人让她签收一封信,说是给何雨沫的,她想也沒想的签收了。
  回到家之后,好奇心的驱使,她还是打开了那封信,那里面装着几幅设计稿,还有上色之后的成品,以及一个祝贺卡。
  当看到祝贺卡上的那个名字的时候,她发了疯的把它撕的粉碎,为什么,为什么老天总是眷顾她?凌寒对她死心塌地,莫言也对她照顾有加,连至善至美杂志社都要用她的稿子做封面。
  然而她呢!被所谓的现实逼着前进,她画的稿子交给李莉之后,又被打下來了不少,给莫言看的时候,莫言说要微微改一下,她怎么会不知道那是在安慰她呢?
  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她总是那么的幸运,而自己总是被上帝遗弃的那一个!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把所有的东西都撕了个粉碎,还直接丢进了垃圾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