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要,先回答我的问題,你们到底玩不玩?”还未等郑怡露回答,陈涵突然打破了两人的沉默,急着问道。
  何雨沫看向郑怡露,用眼神寻求她的答案。郑怡露轻咬住下唇,点了点头。
  陈涵看到两人都沒有说话,起身摇摇晃晃的从厨房又拿了两个高脚杯,走到桌前,在何雨沫和郑怡露的面前分别放了一个。
  她沒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是转身往卧室走了过去。
  沒几分钟,她又从卧室走了出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对着何雨沫和郑怡露说道:“我來洗牌,抽到大的可以像抽到最小的那个人提一个问題,回答问題的人必须如实回答,中间数字的人就喝酒,怎么样?”
  何雨沫看了郑怡露一眼,郑怡露对着她点了点头,陈涵沒等到她们回答,自己已经开始发牌了。
  第一轮,三个人的牌竟然是相同的数字,陈涵把三张牌丢到一边,洗了洗牌,又开始发了起來。
  “4”陈涵摊开自己手中的牌,抬眸看向何雨沫和郑怡露。
  “10”何雨沫也跟把手中的牌摊在桌子上。
  郑怡露最终也翻开了手中的纸牌,是5.
  这一句,陈涵的数字最小,由何雨沫向陈涵提问。
  还未等何雨沫提问,陈涵便爽快的说道:“提吧!沫沫,你想知道的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何雨沫点头沉默了一会,就在陈涵不难烦的想要提醒她的时候,她突然开口了,“涵涵,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嫁给杨刚?你真的爱他吗?”
  “不对,沫沫你犯规了,罚酒!”陈涵把何雨沫面前的酒杯倒满了,看到何雨沫脸上的疑惑,她继续解释道:“明明只能提一个问題,你都提了两个了。”
  呃,,,何雨沫一阵无奈,貌似是酱紫的,她端起桌前的红酒,一下子倒入了口中。
  陈涵又看向郑怡露,笑着说道:“露露也要喝酒。”说话之间,她已经帮郑怡露的酒杯里添上了酒。
  郑怡露端起酒杯,小抿了一口,又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
  陈哈见状,不满意了,抱怨道:“露露不讲信用!要像沫沫这样,见杯底。”
  郑怡露轻咬住下唇,做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何雨沫见状帮着郑怡露开脱道:“涵涵,露露一直都不胜酒力,我代她喝了,好吗?”说着,何雨沫已经把手伸向郑怡露的酒杯,正准备端起。ET
  陈涵起身,一把抓住了何雨沫的手腕,眼神坚定的说道:“不,不能坏了规矩。”
  郑怡露幽幽的端起酒杯,往嘴里倒着,杯中的酒顺着她的下巴流了出來,看起來竟有几分迷人。
  陈涵笑了笑,“沫沫,你不知道,露露哪有你想的那么弱!”
  何雨沫关切的问道:“露露沒事吧?”
  郑怡露摇了摇头,示意何雨沫坐下去。
  “好啦!我们再來!”
  第二局,是郑怡露最大,郑怡露对着何雨沫问道:“沫沫,我要问你。”
  看到何雨沫点了点头,郑怡露再次开口道:“沫沫,你喜欢郑世明吗?”
  听了郑怡露的话,何雨沫的表情微变,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开口道:“曾经的我爱他如生命,现在的我恨他如生命。”
  “好,现在轮到我喝酒了。”陈涵端起一满杯红酒,咕咚咕咚灌了进去。
  何雨沫看的有些心疼,但又劝不住她,她隐隐知道陈涵心里的压抑。
  第三局的时候,又是郑怡露胜了,郑怡露依旧问的是何雨沫,她眼神坚定的看着何雨沫,问道:“在你心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何雨沫笑了笑,“能和你们在一起就是我最重要的东西。”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郑怡露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第四局的时候,总算是陈涵胜出了,她激动的转了好几圈,又指着郑怡露问道:“露露,你爱他吗?”
  看出了郑怡露眼里的疑惑,陈涵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爱顾宇吗?”
  郑怡露表情一僵,缓缓的低下头,她爱他吗?其实她也不知道。
  那天,她被黑哥抓走之后,她以为他说的救她不过是开玩笑。在她开始绝望的时候,顾宇却出现了。
  他像一个骑着白马的王子,缓缓的向她走來,那场景似乎只有在梦中出现。所以她在他的耳边脱口而出一句:我答应你。
  “露露,你爱的不是莫言吗?为什么要跟顾宇在一起?”陈涵走到郑怡露的面前,咄咄逼人的问道。
  郑怡露抬起头,怔怔的看着她,想开口,却什么都沒有说出口。
  何雨沫也跟着站起來,看到这样的氛围,她故意打着圆场:“涵涵,你违规了。不是说好了只能问一个问題吗?”
  “啪!”何雨沫话一说完,陈涵直接给了郑怡露一巴掌。
  郑怡露瞥眼看向陈涵,眼神里带着怒气,“我爱他,我就是爱他。”
  郑怡露像是发了疯一样,大声吼着。
  看到郑怡露这个样子,陈涵也沒有要退让的意思,吼道:“郑怡露,我自认为我对你不赖吧?你明知道我喜欢顾宇,为什么要跟我抢?”
  “露露,涵涵她心情不好,你消消气,先回卧室去。我來劝劝她。”何雨沫横在两人之间,对着郑怡露说道。
  郑怡露也在气头上,哪里听的下去她的话,“沫沫,我做错什么了?”
  听了郑怡露的话,陈涵冷笑一声,“你沒错,那全都是我的错喽!”
  “涵涵,你醉了,别激动。”何雨沫又转身,伸手挽着陈涵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陈涵哪里听的进去,伸手甩开了何雨沫的手,对着何雨沫吼道:“沫沫,你走开,要是伤到孩子了,可别怪我!”
  何雨沫被陈涵甩到了一边,看着两人僵硬的氛围,她也不敢再走过去了,她要保护好孩子。
  郑怡露听到陈涵那样说,对着她骂道:“陈涵,你发什么疯,你以为你就沒错吗?你说你喜欢顾宇,那你干嘛要跟杨刚订婚?你都已经订婚了,凭啥不让我跟顾宇交往?”
  陈涵气的失去理智,一只手再次扬了起來,却被郑怡露扼住了手腕,郑怡露使劲一甩,陈涵收到惯性的作用,加之又喝的醉了,自然沒什么平衡力,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陈涵,顾宇喜欢的是我,你再喜欢他又能怎么样?”郑怡露依旧得理不饶人。
  何雨沫看着失控的俩人,头皮一阵发麻,胃里也跟疼起來,她缓缓的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肚子,只是疼痛还是沒有减轻。
  陈涵趴在地上,手掌被撞出了一块淤青,她已经忘了疼,正要开口的时候,却撇到蹲在地上的何雨沫,她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沫沫,沫沫怎么了?”
  听到陈涵的话,郑怡露也看了过去,此时的何雨沫已经躺在了地上,表情十分痛苦的样子。
  陈涵和郑怡露慌张的跑到何雨沫的面前,这才发现她的脸色苍白如纸,额头上还渗出许多细细的汗水。
  陈涵急着拿出手机,打了120.......
  何雨沫再次醒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天气很好,窗外的阳光照进病房里,她还沒动一下,就感觉到胃绞痛。
  正在此时,陈涵从外面走了进來,看到何雨沫醒了,她放下手中的开水瓶,惊喜的跑到何雨沫的面前。
  “沫沫,对不起,是我害了你。”陈涵低下头,看起來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
  何雨沫嘴角一勾,摇了摇头,“沒事。”突然意识到她还在怀孕期间,她又紧张的问道:“孩子还在吗?我是怎么了?”
  “沫沫,你别急,孩子还在。”看到何雨沫那么激动,陈涵伸手放在她的手上安慰道。
  “医生说是胃穿孔,应该是喝酒导致的。”陈涵又解释道。
  何雨沫微微皱眉,她都忘了,上次在米兰的时候,还酒精中毒了,医生都告诫过她,以后不能再沾酒了。
  “沫沫,都是我的错,害的你和宝宝都受罪。”陈涵愧疚的低下头,“还好沒事,要不然我这辈子都不想原谅自己了。”
  “傻丫头,沒事,我不怪你,宝宝也不会怪你的,对不对宝宝?”何雨沫拍了拍陈涵的脑袋,又看向自己的肚子。
  陈涵把头埋在何雨沫的被子上,轻声哭泣了起來,何雨沫惊讶的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的陈涵。
  印象中陈涵沒怎么在她面前哭过......
  “涵涵,我真的沒事,你不要自责。”何雨沫试着安慰道。
  陈涵依旧沒有反应,何雨沫伸手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抚摸着,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了,她一直都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人......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涵缓缓的抬起头,双眼已经发红,她怔怔的看着何雨沫,开口道:“沫沫,我好累,在别人的眼里,我不是应该开心吗?可是我真的不开心,我不想结婚。”
  听了陈涵的话,何雨沫震惊的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涵,问道:“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