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嫁给我好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宴席过后,陈涵跟在杨刚身后,挨个送走了宾客之后,大厅里只剩下何雨沫,。ET
  何雨沫走到杨刚的面前,认真的看着杨刚说道:“一定要照顾好涵涵,不然我第一个不放过你!”说到后面那句,何雨沫还应景的挥了挥拳头。
  杨刚点头一笑,“我一定会照顾好涵涵的,要不然顾少都要跟我抢了。”
  杨刚话一出口,气氛瞬间变的有些冷凝,郑怡露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不悦,何雨沫笑着打圆场道:“你们都累了吧!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嗯,你们呢?”杨刚问道。
  何雨沫笑了笑,“我们你就别招呼了,忙了一天,你和涵涵都还沒吃饭呢!先回去吃个饭吧!我们自己走就好。”
  杨刚歉意的挠了挠头,“那好吧!真是招待不周啊!过了这几天,等闲下來的时候,我们再请你们吃饭。”
  “等你和涵涵渡完蜜月回來再吧!哎呀呀,别啰嗦了,跟我门刻起个啥?快回去休息吧!”何雨沫说着有把陈涵拽到了杨刚的身边。
  杨刚转脸看向陈涵,“那我们先走?”
  陈涵点了点头,何雨沫对着两人说道:“快去休息休息吧!都累了一整天呢!”
  两人走后,何雨沫不想去打扰两个小情侣,就提议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好。
  郑怡露本來是不同意的,不过还是被顾宇拉走了,现在就剩下何雨沫一个人了。
  一个人走在热闹的大街上,竟然会思绪万千。无意间路过那家婚纱店,那个以前放牧斯作品的橱窗里放上了新的婚纱,想到那个时候凌寒突然出现把她拉进去试婚纱的场景,何雨沫的嘴角微微上扬。
  “笨蛋!”两个字不经意间脱口而出,何雨沫有些吃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短短的半年,经历了却经历了她这一辈都难以忘怀的事情,每一个点点滴滴,想起來都是那么的清晰,凌寒的霸道,凌寒的温柔,凌寒的多变,无论是什么样的他,她都能发了疯的思念,发了疯的喜欢。
  在米兰的时候,发给他的最后一条短信曾说或许有一天,她能鼓足勇气站在他面前,笑着祝他幸福的时候,她就会出现。
  现在看來,那天永远都不会到來了,她根本沒法让自己像沒事人一样站在他的面前,笑着说祝你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腰弯的有些酸疼了,何雨沫这才想到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立马直起腰來,手又不听使唤的摸了摸小腹,那里微微有些凸起,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小家伙真的长大了......
  走在市中心的广场上,明明是晚上八点钟,广场中心的人却很少,这让何雨沫有些奇怪,平时都很多人的,她一般都不喜欢走这里,因为人挤來挤去的,让她很不舒服。
  要不是今天想抄个近道,她也不会选择走这条路的,只是今天这里的场景确实有点奇怪,怎么会这么少的人呢?
  或许是大家都回去了吧!反正她也不喜欢人多,这下走的快多了,畅通毫无阻碍。
  正在她走到广场中心的时候,不远处的草地上放起了璀璨的烟火,何雨沫又些震惊的看着夜空中的明光,双脚不由自主的停在了原地。
  突然,她的脸上闪过一抹惊奇,双手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嘴,那些烟火在高空中散开之后,竟然呈现出一排字母:沫沫,FORGIVEME(原谅我)
  她的名字是紫色的光芒,后面的英文字母是蓝色的光芒,那些清晰耀眼......
  正在她还沉浸在震惊中的时候,身边有人正拽着她的衣服,她转脸看了过去。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朵玫瑰花,对着她说道:“姐姐,送给你。”
  还未等何雨沫说收下的时候,小女孩已经把玫瑰花送到了她的手上。紧接着身边出现了很多人,她们都手举着一朵玫瑰花,缓缓的向她走來。
  何雨沫完全沉浸在吃惊中,木讷的接过每个人手中的花。在最后一个人走过來的时候,是一个年长的老奶奶,她的手中不是一朵花,而是一个卡片。
  何雨沫接过卡片,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呆呆的读着卡片上的话:“你來过我的世界,带走了我的心,沫沫,把心还给我好吗?”
  看着上面的字体,何雨沫又好气又好笑,对着周围大喊了一声:“孩子他爸这么沒出息?都不敢來见我啊!”
  话一出完,还未等何雨沫反应过來,小嘴已经被封住,那熟悉的味道让她沒有半点反抗的余地,她享受着他霸道而温柔的吻,迷恋于他给的温柔。
  刹那,何雨沫猛的睁开双眼,双手推开凌寒的怀抱,她怎么这么沒有抵抗力?明明都说好要离开他......
  何雨沫转身,径直往前走着,她怕一转头,就会舍不得。
  凌寒呆愣在原地,片刻反应过來之后,对着何雨沫的背景叫道:“沫沫,你到底要躲我多久?”
  何雨沫依旧沒有转身,继续往前走着,她刚刚是疯掉了吗?明明知道是他了,竟然还把他叫出來了。
  他有自己的家庭,自己这样又算什么呢?第三者?
  凌寒看到何雨沫沒有听自己的,只好追了过去,“沫沫,我不要你离开我。”他从后面抱住何雨沫的腰,在她的耳边低喃道。
  何雨沫心一紧,挣扎着要离开,却无奈力量悬殊过大,她的挣扎丝毫沒有让凌寒松下手上的劲。
  “沫沫,原谅我好吗?”凌寒的声音低沉,有些沙哑,却听的很有磁性。
  何雨沫身体一僵,那熟悉的气息扑鼻而來,那温暖的怀抱,是在梦中才会出现的,现在却真真实实的在身边,这感觉好真实又好不真实。
  她紧咬着牙板,沒有发出任何声音。凌寒见何雨沫沒有说话,继续说道:“沫沫,请不要在放弃我们的爱情,放弃我们的孩子拥有爸爸的权力,好吗?”
  凌寒的每一句话在何雨沫的心里都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一点点的在削着她的心脏,那种痛苦,无法言语......
  忽然,凌寒的手背上传來一丝冰凉,他抬起手,这才看清,落在上面的一滴眼泪。
  他紧张的转开何雨沫的身体,让她正对着自己。
  “沫沫,我在,我一直都在。”凌寒把何雨沫的小身体紧紧的搂在怀里,像是一件珍宝一样的疼惜。
  何雨沫在他的怀里大哭了起來,明明想了好多话要告诉他,的,现在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好想告诉他,他们的孩子三个月了,那个小生命是多么神奇的一件事情!可是,真正见到他的时候,他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沫沫,你什么都不要说,先陪我看完一个短片好吗?”凌寒在何雨沫的耳边轻轻的开口道。
  何雨沫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低头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随着凌寒说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才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大大的LED显示屏,上面出现了一排字幕:致我最爱的沫沫小姐,是你让我寻回了自己的心。
  “沫沫,晚上就可以到米兰了,天知道我是怎么了?一坐上飞机就在激动,我想像着我们会是以什么方式遇见。五年了,我从來沒有过像今天这样的期待又害怕的纠结心情,还有半个小时,飞机就到米兰了,你一定要等我,等我陪你一起过生日。”
  画面定格在凌寒那张笑的不自然的脸上,不得不承认,不爱笑的人还是不要勉强了......
  下一幕场景是一个天寒地冻的雪天,画面由远及近,渐渐的出现了两个人。
  “嫁给我好吗?”画面中的凌寒单膝跪在何雨沫的面前。
  何雨沫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心里的激动难以述说,那是她失明的时候,让凌寒带她去医院的公园,凌寒跟他求婚时的场景。
  那个时候的自己根本看不到,现在再次看到那个场景,何雨沫倒是有些害羞,脸上莫名的飞过几抹红晕。
  “沫沫,嫁给我好吗?”凌寒故意做出那个时候的口吻在何雨沫的耳边吐着热气,何雨沫嗔怪着捶着他的胸膛。
  “我要是知道你那个时候是这样跟我求婚的,我肯定不会带戒指。”何雨沫嘟着小嘴,不屑的瞥了凌寒一眼。
  凌寒抓住她的小手,温声道:“所以我欠你一场告白,欠你一场求婚,现在一起还你。”
  凌寒脸上的表情那么认真,看的让何雨沫一瞬间的失神,差点又掉进他的温柔陷阱......
  抬头继续看着屏幕上的画面,脸上立马变了色,那是她上次住院时的场景,原來守着她一晚上的是凌寒......
  转脸,她震惊的看着凌寒的脸,语气有些颤抖,“你...你早就知道我回來了?”
  “嗯,看到你在至善至美上的的作品了,竟然把作者名写成忘寒,看我不好好惩罚你。”说着凌寒便在何雨沫的额头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何雨沫害羞的捂着脑袋门,小声嘀咕道:“害的我还那么辛苦的躲着你。”
  话一说完,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何雨沫猛的抬起头,对着凌寒大喊道:“你是不是故意看我出糗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