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逼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并沒有问过凌寒他是怎么知道尚雪骗了他的,她总是觉得每个人都该有些自己的空间,既然他沒主动说,那她又何必问呢?
  半个月之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何雨沫正趴在阳台上画设计稿的时候,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她想也沒想的按了接听键,一般來说给她打电话的也沒多少人。
  “你好,请问你是何小姐吗?”
  对方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何雨沫微微皱眉,这道声音有些陌生,她疑惑的看了看手机屏幕,确实是一个陌生号码......
  “你好,你是?”何雨沫虽然心里疑惑着,但还是做出一副有礼貌的样子。
  “这里有一个您的快件请过來取一下。”
  快件?何雨沫心里的疑虑更加重了,她根本就沒有买什么东西啊?
  “不好意思,你可能是弄错了吧!我根本就沒有买过什么东西。”何雨沫说着,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那边传來的话,却让她大惊失色。
  “何小姐,你难道不想要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吗?”
  “你到底是谁?”何雨沫抑制不住对着电话大吼道。
  “东西已经给你放在小区的值班室,你自己看了就知道了。”
  “你.......”何雨沫话还沒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她顾不上收拾桌子上的绘图,直接冲出了门,这个时候也沒什么人坐电梯,所以她很快的坐上了下去的电梯。
  这套位于市区繁华地带的一套房子是凌寒特意为她准备的,那天凌寒给了她那么大的一个惊喜之后,带着她來到了这里,在她诧异的目光中,凌寒把钥匙交到了她的手中。
  何雨沫当时愣愣的看着一切,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凌寒倒是显的很淡定,一本正经的跟她说:“亲爱的老婆,这里虽然不够大,也沒有日光之爱那里的环境好,但是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精心准备的,称不上最好的,却是唯一的。”
  凌寒说完那些话,何雨沫已经忍不住激动的抱住了他。其实她在知道日光之爱是为了艾雪而建造的之后,她就不想回那里了。
  甜蜜的记忆很多,不堪的回忆也不少。新生命的到來,她只想好好跟凌寒在一起,忘掉之前的事情,重头开始。
  沒几分钟,她火速的奔到楼下的值班室,喘着粗气对着值班的大叔说道:“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这里有沒有什么人存放的东西?”
  看着何雨沫皱着眉的样子,值班大叔一脸诧异,正想让她再说一遍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开口问道:“请问你是何雨沫小姐吗?”
  “嗯嗯,。ET”何雨沫像小鸡啄食般点着头,恨不得掏出身份证证明自己的身份是多么的真实!
  值班大叔反复看了看他,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里是有你的东西。”
  大叔一边说着,一边从桌子下掏着。
  何雨沫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等着大叔,虽然不知道打这个陌生电话到底是谁,但是她关注的是那人说的那些话,难道父母的车祸真的不是意外吗?
  记得刚回国的那会儿,她无意中听到凌寒说过她父母的车祸与郑世明有关,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找到证据,她也就渐渐的把这件事给搁置了。
  “何小姐,给你。”值班大叔艰难的从桌子下面拖出了一个正方形的盒子。
  何雨沫收起思绪,接过盒子,笑着道谢,“谢谢您,麻烦你了。”
  抱着盒子走进电梯里,何雨沫一直在想这个盒子里会有什么东西。就她现在拿着的感觉,里面的东西倒是有些重量......
  回到家之后,何雨沫疲惫的坐在沙发上,虽然很迫不及待想看看里面的东西,不过她实在是沒有力气了,不得不说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真的是一点点的在消耗她的力气。
  凌寒千交代万嘱咐不让她干重活,其实她想说她想干也干不了,最近总是容易疲倦,啥事都沒做还觉得累。
  几分钟之后,何雨沫总算缓过來一点了,伸手解开桌子上的盒子,上面最外层的绳子揭开之后,沒想到里面还有个纸盒子。
  本來就沒多少的耐心,看到这个纸盒子之后,何雨沫粗鲁的解开了盒子上面的盖子。
  双眸在看到盒子里的东西的那一刻,不自然的瞪大......
  片刻之后,何雨沫沒好气的切了一声,伸手拿出盒子里的一张照片,是陈涵在艾菲尔铁塔下照的,照片中的女孩笑的阳光灿烂......
  再看盒子里的其他的一些东西,都是明信片之类的,最后目光停留在里面的一个小盒子上,她伸手拿起那个黑色的小盒子。
  打开之后,里面躺着的是一个小的金属钥匙扣,钥匙扣上还有一个银白色的小版埃菲尔铁塔,何雨沫无奈的摇了摇头,涵涵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女生了?
  伸手掏出手机,拨通了那边的电话,“喂,死丫头,看你蜜月玩的很嗨啊!”
  “当然,告诉你,那边好多好吃的啊!本來我说去去米兰的,可是杨刚的假期过完了,要回公司上班了,哎!真是遗憾啊!”陈涵在电话的另一头眉飞色舞的描述着。
  “怪不得大半个月都不联系我呢!”何雨沫不满的抱怨道。
  犹记陈涵结婚那天,杨刚还说回头请她们吃饭,她当场就说度完蜜月之后再说吧!沒想到还真是度完蜜月再说了,更可恶的是陈涵都大半个月沒给她打电话了。
  “哎呀,国际漫游很贵的呢!况且我不是寄过去很多礼物给你赔罪了吗?”
  何雨沫斜看了一眼纸盒子里的“礼物”,沒好气的说道:“那都是某个人的自恋照好不好?”
  “哪有!我告诉你啊!那个银色的埃菲尔铁塔可是我好不容易买到的纪念版,你,我还有露露,三个人都有一个,上面刻着名字呢!”陈涵激动的描述着。
  何雨沫拿起铁塔端倪了一阵儿之后,总算看到了陈涵所说的刻着名字的意思,可真是刻着名字,完全是米粒刻字嘛!
  “你是不是故意考验我这个孕妇的视力啊?”何雨沫不满的抱怨道。
  “哪有哪有!对了,我干儿子怎么样了?”陈涵笑着问道,听到何雨沫说孕妇,她突然想到都大半个月沒有去看看她的干儿子了,也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何雨沫撇了撇嘴,“都不问问你干儿子的妈咋样了啊?”
  “好吧,我干儿子的妈怎么样了?”陈涵故意做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问道。
  何雨沫拖长了语气说道:“我挺好的,你呢?现在在哪?公司还是家里?”
  “我不会告诉你我还在从机场到家里的路上......”
  “陈涵,你明天过來上班!”不知什么时候,何雨沫手中的手机已经落入了凌寒的手中,凌寒惜字如金的对着电话里说了一句话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陈涵冷不丁的听到凌寒的声音之后,脸上的表情呆滞在那一刻,坐在她身边的杨刚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是...总裁。”陈涵木讷的回道。
  凌寒怎么和沫沫在一起?难道是他知道了一切了吗?看來她需要好好的脑补一下了,这才走了半个月,怎么像是走了半年一样?
  另一边,毫无预兆的被夺去手机的何雨沫怒视着凌寒,“你还我手机!”
  “以后少碰手机。”凌寒一本正经的看着何雨沫说道,还顺势把她的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兜里。
  何雨沫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解释道,“我在跟涵涵聊天,好久都沒见了呢!”
  “我知道。”
  “你知道还抢我手机?太过分了!”何雨沫别过小脑袋,气鼓鼓的吹着额前的刘海。
  看到这个样子的何雨沫,凌寒的嘴角撮起一抹笑容,走到何雨沫跟前,轻声道:“生气了?”
  “沒!”
  “不对,还是生气了。”凌寒一副若有深思的样子说道。
  何雨沫别过头,正视着凌寒,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哪敢啊!”
  “明明就是生气了。”
  何雨沫点着头,一脸的不服输,“是,我就是生气了。”
  “老婆,不要生气嘛!我是觉得手机辐射太大了,会对宝宝不好。”凌寒耐心的解释道。
  何雨沫撇了撇嘴,可怜兮兮的说,“你们都只关心宝宝,就沒人关心宝宝妈。”
  听出了何雨沫语气中的醋味,凌寒嘴角带笑,伸手捧起何雨沫的小脸蛋,轻轻的在额头上印了一下,“老婆,我怎么不关心你了?”
  “就会花言巧语,坏男人!”何雨沫捶着凌寒的胸膛,一脸的娇羞。
  凌寒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
  “滚!”何雨沫一把推开凌寒的怀抱,对着凌寒吼了一个字之后,转身进了卧室......
  被陈涵和凌寒这么一打岔,何雨沫把那个陌生的电话的事,也忘得一干二净了,话说孕妇貌似就比较健忘。
  留下呆愣在原地的凌寒,果然怀孕的女人脾气很火爆,以前的沫沫哪会这么简单粗暴的对待自己呢?
  他转身往厨房走去,今天早点回來就是想给她熬个鸡汤,每天晚上和笨女人睡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硌得难受。那么瘦,再不补补,真怕宝宝出生了,也会跟着身体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