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我累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空荡的房子安静的只有秒钟走动的声音,整个客厅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
  门外传來钥匙开门的声音,何雨沫扫了一眼身后背对着的门,又转脸淡漠的目视前方,一动也不动。
  凌寒轻声轻脚的换了鞋,打开客厅的灯,这才看到沙发上还露着一个脑袋,他径直往那边走了过去。
  “你回來了?”听到凌寒的脚步声渐渐的靠近自己,何雨沫淡淡的开口问道。
  凌寒身体一僵,走到沙发边坐下,温声道:“怎么不开灯?这么晚了,还不睡啊?都跟你说晚上要是太晚就不要等我了。”
  “我喜欢等你。”何雨沫转脸看向凌寒,嘴角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两只胳膊不受控制的勾住凌寒的脖子,整个人也往他身上蹭了过去。
  被何雨沫突然的热情吓的有些懵住了,但是又抵挡不住这个小女人的诱惑,凌寒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揽住何雨沫的腰,嘴边吐着热气,“点了火,就拿你來灭火!”
  “好啊,你來啊!”何雨沫调戏的看向凌寒。
  凌寒欺身上前,深情款款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小人儿,伸手扼住她的下巴,吻上那抹红唇......
  不得不承认凌寒的技巧是多么的高超,沒多久,何雨沫就被吻的全身都热了起來,喉咙里也变的燥热难耐。
  凌寒感觉到何雨沫身体上的变化,松开她的小嘴,弯腰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來。
  何雨沫双手本能的勾住凌寒的脖子,双眸紧紧的盯着凌寒的俊脸,目光里带着说不出的贪婪。
  凌寒,你怎么就能这么的完美?
  进了卧室之后,凌寒把何雨沫轻轻的放在宽大的床上,指腹缓慢的从她的细眉之间滑落向下,最后停留在她的唇瓣上轻轻的磨莎着。
  何雨沫的脸颊泛着诱人的红晕,眼神里带着沒有消褪的qingyu,凌寒温柔的看着她,最后俯身轻轻的在她的红唇上印上一吻,低喃道:“轻轻的就不会伤到孩子了。”
  听了凌寒的话,何雨沫的眼里滑过一抹不忍,故意装出一副沒事的样子,笑道:“放心,我会保护好我们的孩子的。”
  话落,凌寒的唇也跟着落在了何雨沫的唇瓣上,反复的吮吸着,灵巧的舌头撬开了她的贝齿,在何雨沫的口中纠缠着,汲取舌根下的芳华......
  一只大手支撑在床上,另一只手探进何雨沫的上衣里,享受着她的柔情,何雨沫终是抵不过凌寒的挑逗,轻轻的叫出了声。ET
  凌寒像是受了鼓励般,伸手褪下了何雨沫身上的睡衣,又快速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两具身体肌肤相亲,彼此之间沒有任何的距离......
  一阵翻云覆雨之后,空气里带着奢靡的味道,昏暗的灯光勾勒出健美的身体,凌寒精疲力尽的平躺在何雨沫的身边,额前的碎发浸湿了不少。
  “凌寒,你喜欢我什么?”何雨沫突然怔怔的开口,不过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怎么会问这种沒智商的问題呢?
  凌寒微愣,转脸看向何雨沫,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脸颊,“傻瓜,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沒什么。”何雨沫淡淡的扯了扯嘴角,凌寒,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不懂,你怎么就不明白......
  凌寒起身,半坐在床上,乌黑的双眸紧紧的盯着何雨沫红润的小脸,嗓音沙哑的说道:“我们明天就去领证。”
  “啊?”何雨沫惊奇的叫出了口,紧张的盯着凌寒,“你想好了吗?”
  “对,我想好了。”凌寒坚定的答道。
  何雨沫的眸子一转,脸上露出一抹失落,你明明还抱着她,却要跟我结婚!
  “我不想结婚。”何雨沫轻咬住下唇,努力说出这句话來。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一个身心不一的男人......
  “沫沫,为什么?”凌寒眉头一紧,双手不由自主的捏住了何雨沫的肩膀,手劲越來越大.....
  “沒有理由!”何雨沫目光冷冷的撇向一边,声音冷清的说道。
  凌寒的脸上滑过失落之色,沒有再说什么,温柔的抱起何雨沫下了床,往浴室走去。
  还沒到浴室门,何雨沫已经开始挣扎了,“你放开我!”
  “......”凌寒沒去理会何雨沫的抗议,继续往前走着。
  “松开!我自己走。”何雨沫皱着眉,继续反抗道。
  岂料凌寒依旧沒有理会她,情急之下,她张嘴就咬住了凌寒的胳膊,受到胳膊上的疼痛的影响,凌寒的手臂颤了颤,却依旧沒有放松。
  “凌寒,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擅作主张?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啊?”何雨沫松开嘴,对着凌寒大吼道。
  不经意间的一瞥,看到了那排深深的牙印,周围已经变成暗红色了,心里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竟然开始后悔起自己的冲动......
  “沫沫,我帮你洗身子。”凌寒忽略了何雨沫的话,轻轻的把她放在地上,转身把淋浴打开了。
  一时间,浴室里响起了哗哗的水声,何雨沫顺着水流蹲在地上,任由水流从头上流到脚底,她想让自己清醒,不要再沦陷进他的温柔陷阱里面。
  凌寒,就不要再感动我了好吗?
  凌寒见何雨沫蹲在地上,也跟着蹲在她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放在她的头上,帮她挡住打的热水。
  “沫沫,对不起,我今天回來这么晚,让你等那么久。”凌寒开口解释道。
  何雨沫低着头,不去看凌寒,也沒有说一句话。
  “沫沫,我下次再也不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这么久了,好不好?”凌寒好声好气的说道。
  何雨沫依旧沒有说话,经过一段漫长的沉默之后,何雨沫突然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凌寒,一字一句的说道:“凌寒,你今天去干嘛了?”
  凌寒想了想回道:“在公司呆了一天啊!”下班的时候碰到尚雪,一起去吃了个饭,不过他不想让沫沫多想,还是不要说了吧!
  听了凌寒的回答,何雨沫在心里冷笑着,凌寒,我努力说服自己给你一次机会解释,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
  “凌寒,我累了。”何雨沫抬眸看向凌寒,心疼的无法呼吸,但语气里却带着坚定。
  凌寒伸手抱住了何雨沫,肌肤相触,这才感觉到何雨沫的全身都在发抖,他紧紧的抱着她,似是要把她融入身体里,“老婆,你不要我了吗?”
  何雨沫再也控制不住,眼角的泪水顺着脸颊打了下來,落在凌寒的肩膀上,随着水流流了下去。
  “我好累,凌寒,你告诉我,怎样才能不累?”何雨沫抽泣道。
  凌寒心疼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宠溺的说道:“老婆,你不要任何事都自己一个人忍受,我不是说了吗?我一直都在,你为什么就是不会依靠我呢?”
  “凌寒,你带我离开吧!我想去米兰,我想到一个只有我们俩的地方,好不好?”何雨沫推开凌寒的怀抱,激动的说着。
  凌寒伸手为她擦拭着脸上的眼泪,心疼的捧着她的小脸,凑近她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不好,是只有我们三个人的地方,你不要我们的孩子了吗?”
  何雨沫垂眸,小声说道:“当然要啦!”
  “好啦!大傻瓜快点洗澡,不然感冒了的话,我们的小傻瓜就不能健健康康的了。”凌寒点了点何雨沫的鼻子,嘴角带笑的说道。
  何雨沫被逗的笑出了声,明明刚刚还在流眼泪,现在又开始笑了出來,只是那笑里却带着意味不明的苦涩......
  陈涵一个人在客厅里睡了很久很久,醒來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她动了动身体,这才感觉到全身像是断了般,疼的难以忍受。
  一边捏着肩膀,一边站起身來,昏暗的灯光下,客厅的时钟隐隐约约能看个大概,时针此时已经指在了一的位置,原來已经凌晨一点了。
  她拿起手机上了阳台,拨了那串熟悉的号码之后,焦急的等着那边的回复。
  “喂,你是谁啊?”
  电话那边传來一道娇媚的女人的声音,陈涵脸上的表情僵硬在那里,她定了定神,还是礼貌的问道:“请问杨刚在吗?”
  “沒空!”
  “嘀嘀嘀......”还未等陈涵问下去,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陈涵颓废的坐在阳台的椅子上,稍稍伸了一下腿,桌下传來了乒乒乓乓的声音,她低头往下看了过去,原來桌子下面放着几瓶红酒。
  想也沒想的拿起红酒,倒在桌上的杯子里,一个人喝了起來。
  呵呵,听妈妈的话,她选择了一个她不爱的男人闪婚,新婚期间,婆婆的不待见,老公的夜不归宿......
  不知道这条路还能走多久,她还能撑多久......
  伸手掏出了手机,反复翻了通讯录,最终拇指停留在沫沫那一行,犹豫着要不要拨出去,想到沫沫还是怀孕期间,她最后还是放弃了。
  再看了一眼通讯录,她按下了郑怡露的电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