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订婚风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从那天晚上顾宇和郑怡露分别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了,他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快要发疯了。
  其实当天晚上回到家之后,他便找到老爷子,老爷子一听说他要取一个私生女之后,拿起拐杖就把他暴打一顿,还好老妈在旁边制止着,要不然他肯定要卧床三天了。
  他已经与外界失联一个多星期了,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从这鬼地方出去。
  “儿子,起來了吗?”张云敲了敲房门,对着房间里面问道。
  顾宇躺在床上,一脸不情愿的开口道:“你儿子死了。”
  “儿子啊,你沒事吧?”张云着急的问道。
  “沒事,快死了而已。”
  听了这话,张云更加着急了,慌着往楼上的书房跑去,见顾启志正戴着老花镜看报纸,张云火急火燎的抽掉顾启志手中的报纸,带着哭腔说道:“老头子,我们的儿子都快要死了,你还在这里安然自得的看报纸,你是铁石心肠吗?”
  ”你不管他,我可做不到坐视不理!我要去看看他,你爸钥匙给我!“张云接着说着。
  顾启志皱了皱眉,布满沟壑的脸上生起了阴云,他摘下老花镜,松弛的眼皮掉落在眼球之上,把眼睛的形状挤成了三角状,混沌的眼球,让人一不小心会以为他看不到东西。岁月在他的身上烙下了这么深刻的痕迹的同时,也赋予了他有别于年轻时候的睿智和精明......
  “你急个什么,宇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多半原因是你这个妈,真是慈母多败儿啊!”顾启志哀叹道。
  张云低头,眼球转了转,伸手挽住顾启志的胳膊,“老头子,既然宇儿喜欢,我们就随了他的愿吧!先见见那姑娘,再做决定,好不好?”
  “云云啊,我顾家财大气粗,有多少女人想浑水摸鱼进我顾家当少奶奶,况且那个女孩身世那么不干净,我绝对不允许。”顾启志坚定的说道。
  “老头子,你是不是也一直瞧不起我?也觉得我是因为你们顾家的钱财才嫁给你的。”张云越说越委屈,说到后面的时候,已经开始低声的抽泣起來了。
  顾启志伸手拍了拍张云的肩膀,温声道:“云云,你就是太善良了,不是每个女孩都跟你这样,嫁到顾家图的只是我这个人。”
  “呜呜......启志,你能理解我就好。”张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抽泣道。顾启志点了点头,感慨道:“时代变了,现在的女孩不如我们那个年代的单纯了,都很现实啊!就怕我们的宇儿会被欺骗。”
  张云轻叹了一口气,“那你也不能折腾我们儿子是不是?”
  “走吧!我们去看看宇儿。”顾启志跺了跺手中的拐杖,摇晃着往门外走去。
  已经六十高龄的他,腿脚明显不好使了。他和张云相差十几岁,前妻去世之后,就娶了张云。
  认识张云那会儿,他已经三十多岁了,而张云却是个刚刚大学毕业二十出头的小女孩。一次面试的机会,让他认识了张云,并被这个女孩的简单随性吸引了,当即就聘用她作为私人秘书。时间一长,两人日久生情,慢慢的就走到了一起,后來有了顾宇之后,他决心娶了张云。
  前妻离世之后,留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他的大儿子顾鑫,和顾宇不同的是这个大儿子事业心比较重,性子也比较冷漠,很少回家。
  加之这么多年來,顾鑫对于顾启志娶妻,以及顾宇的存在都很排斥,所以就更少回來一次,因此顾启志便对顾宇这个儿子宠爱有加,只是顾宇天性沒有多大的上进心,所以他也就只能恨铁不成钢。
  “宇儿,你爸來看你了。”张云搀扶着顾启志走到儿子的床前,伸长了脖子对着床上的人说道。
  躺在床上的顾宇把被子全都蒙在身上,故意装出一副沒听见的样子。
  张云见儿子沒有反应,有些着急了,该不会是真的出事了吧?她放下挽着顾启志胳膊的手,单腿撑在床上,试图扯去顾宇身上的被子。
  顾宇终是被扯的不耐烦了,掀开身上的被子,一骨碌坐起來,烦躁的说道:“你们还來干嘛?不是如你所愿了嘛!”
  “儿子啊,你听妈说,那个女孩子你认识的时间又不长,又不了解人家,现在一下子订婚,肯定是不行的啊!”张云耐心的劝导道。
  顾宇推开张云,大声嚷嚷着,“她怀了我的孩子,能等吗?”
  为今之计,只有这样了,谁让他们要逼自己呢!
  “你!!!”顾启志气的抡起拐杖就要往顾宇的头上敲,“你这个不孝子,我们顾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活是造了什么孽!”
  “老头子,你不能打他啊!我就这一个儿子,你要是把他打的三长两短了,我也不活了。”张云双手抱住顾启志拿着拐杖的手,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顾宇执拗的看着顾启志,大吼道:“妈,你松手!就让他打,把我打死了,正好也不用败顾家了。”
  “你......”顾启志一口老痰卡在嗓子口,两个眼珠瞪得大大的,眼白越來越多,他的嘴里还喃喃着,“你你你......”
  “我什么我!我就是我!”顾宇根本沒有看到父亲已经变成那个样子了,继续顶撞着。
  张云看到自己的丈夫那个样子,吓的大哭了起來,“儿子,你快來看看你爸爸,你爸爸怎么了?”
  “我才不看他!他还能怎么样?”顾宇别过脸,一副倔强的样子。
  就在此时,顾鑫从楼下上來,他不过是想回自己的房间,却听到这么大的响动,便走了过來。“发生什么了?”站在门口的顾鑫冷冷的问道。
  张云一边扶着顾启志,一边哭喊着,“鑫儿,你快來看看,你爸怎么了?”
  顾鑫箭步走到张云的面前,看着自己的父亲已经翻着白眼,全身都在抽搐着,他快速的拿出手机拨了120,又对着张云说道:“你先把他平放在地上,保持空气流通。”
  感觉到情况不妙的顾宇,这才转脸看向门口,只见自己的父亲正躺在地上,母亲哭的声嘶力竭的,一向沉着的哥哥站在一旁急着跺脚,他这才意识到了问題的严重性。
  “我爸怎么了?”顾宇对着站在一旁的张云吼道,又转眼看向地上,大喊道:“爸,爸,你醒醒啊!”
  “爸......”
  ……
  站在抢救室外的顾宇颓废的沿着墙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在责怪着自己,张云站在他的身边,不停的安慰着他。而张鑫焦急的站在抢救室门外來回走动着,不经意的一个转身看到坐在地上的顾宇,心里窝的火一下子忍不住,他径直走到顾宇的面前。伸手拽住顾宇上衣的领子,“你给我起來!”
  由于气愤和使力,白皙的手上青筋凸起,他抬起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往顾宇的脸上锤了一拳。
  顾宇被打的摔倒在地上,张云急忙跑到顾宇的身边,心疼的帮他擦着嘴角溢出來的鲜血,声音颤抖的说道:“鑫儿,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弟弟?”
  顾鑫丝毫沒有理睬张云的意思,而是用食指指着顾宇,阴冷的警告道:“爸最好沒有事,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也不会放过我自己!”顾宇猛的抬起头,吐了吐嘴里残留的鲜血,狠狠的瞪着顾鑫。
  “儿子,我带你去看看医生。”张云搀扶着顾宇站起來,往外科走去。
  顾鑫转过身,目光专治的盯着抢救室,刚毅的面庞微微渗出來一些细汗。对,他是怨恨那个人的,可是真正到了这种时候,他竟然很怕他会离开,因为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一个亲人了。
  “宇儿啊,你疼吗?先忍忍,一会就到了。”张云心疼的看着儿子问道。
  顾宇板着一张脸,并沒有要说话的意思。刚走到挂号窗口的时候,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他,顾宇不耐烦的转身,脸上露出了一抹诧异。
  “嗨,你也在这啊?”何雨沫挽着凌寒的胳膊走到顾宇的面前笑着打着招呼。
  顾宇撇了撇嘴,“我爸在抢救室,所以......”他耸了耸肩,无精打采的看着何雨沫。
  何雨沫在听到顾宇说的话之后,惊讶的瞪大双眼,担忧的问道:“你爸沒事吧?”
  与此同时,凌寒也跟着开口问道:“顾伯父沒事吧?”
  “不知道,还在抢救呢!”顾宇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又开口问道:“你们俩怎么也在这?”
  “我们是來产检的,哎呀,你的嘴怎么流血了?”何雨沫看到顾宇嘴角溢出來的鲜血时,惊讶的问道。
  顾宇略有些尴尬,正在纠结如何开口的时候,站在一边的张云见状,慌忙帮他解围,“凌寒,你先陪这位小姐去产检吧!我先带宇儿去看看医生。”
  “好的,伯母。那等伯父好些的时候,我们再來看你们。”凌寒礼貌的回道。
  “谢谢,真是个有心的孩子。”张云表扬着凌寒,拽着顾宇的胳膊往外科走去。
  何雨沫呆愣愣的看着凌寒,“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家的家事,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吧!”凌寒一边说着,一边搀扶起何雨沫往妇幼室走去,“我们快去吧!一会人家下班了。”
  “沒事,有你在,沒意外!”何雨沫依旧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慢吞吞的走着。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