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真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笨蛋,还痛不痛?”凌寒心疼的看着何雨沫被包的像个粽子似的手,嘴边有意无意的吹着气。
  何雨沫笑着摇了摇头,“不那么疼了。”“那就是还疼!”
  凌寒孩子般执拗的看着何雨沫。“我一定要查出來这到底是谁干的,绝不能放了那个罪魁祸首。这么浓的硫酸,什么人竟然对你使这么阴狠的手段!”凌寒咬牙切齿的说道。
  何雨沫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的捂在了凌寒的嘴巴上,“算了吧!不过是我不小心撞到别人了,才会溅到我手上的,我也不知道那里面装的是硫酸。”要是凌寒知道是馨儿的话,会不会很失望?她不想让他失望......
  “真的吗?”凌寒认真的看向何雨沫,一般人为什么会拿着一瓶硫酸去卫生间,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这是一场策划好的阴谋,可是主导者又是谁呢?他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一定!
  何雨沫点了点头,“好啦,现在我的手不方便,是不是可以享受凌先生亲自喂饭呢?”
  “我考虑考虑哈!”凌寒故意做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
  何雨沫急了,“我以前还喂过你呢!”
  听了何雨沫的话,凌寒的脸立马黑了大半,脑海里出现上次何雨沫喂他的场景,那只是一碗简简单单的煮泡面,重点在后面,他吃了之后竟然过敏了,长了一脸痘痘,想起來都是一把辛酸泪啊!
  “对了,救我的那个女孩子呢?”何雨沫突然想到在洗手间遇到的那个女孩,那样的身手,她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就在门口啊!”凌寒说着转身看了过去,此时的门口已经空无一人,“刚刚明明在门口站着的啊!”
  医院的另一个角落,尚雪焦急的走來走去,终于在不知道转头看了多少次之后,她才轻吐了一口气,全身得到放松。
  “馨儿,怎么样了?”尚雪激动的抓着馨儿的胳膊,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來。
  馨儿皱着眉,“妈妈,你把我的胳膊弄疼了。”
  “啊,不好意思,妈妈太紧张了。你快告诉妈妈怎么样了?”尚雪松开手,一脸急切的盯着馨儿。
  “我是把那杯水泼向阿姨,可是又來了一个阿姨,她把我的瓶子踢掉了,我还摔了一跤呢!”馨儿嘟着嘴说道。
  听了馨儿的描述尚雪有些失落,紧接着又问,“那你瓶子里的水洒在阿姨身上沒有?”
  馨儿歪着脑袋,伸出食指放在下巴上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好像撒到阿姨的手上了。”
  “手上?只是手上?”尚雪一下子又失控了起來,为什么老天爷都在帮她,那么多的浓硫酸,也不过是洒在了手上,为什么不是脸上?她倒要看看要是那个女人毁容了,凌寒还会不会一如既往的爱她。
  “妈妈,馨儿的胳膊痛痛。”馨儿嘟着粉嫩嫩的小嘴说道。
  尚雪蹲下身,看了看她的胳膊,又帮她把身上的大风衣取了下來,笑着说道:“妈妈,带你回家,一会就不痛了。”
  “那爸爸是不是就可以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了呢?”馨儿歪着脑袋问道。
  尚雪有些失神,扯了扯嘴角,“嗯,快了,爸爸就快和我们一起生活了。”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凌寒阴沉着脸,看着投影仪上播放的从医院里拿过來的监控视频,英挺的双眉微皱,放在办公桌上的手不自然的握紧。
  “寒,那天我取药出來的时候,看到过尚雪从门诊部出去,当然我也只是猜测,应该不会是她。”顾宇随意的坐在办公桌上,一条腿在半空中有意无意的晃着。
  凌寒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其实他已经猜到了,只是一时还不知道如何处理……
  沉默一会儿后,他幽幽的开口:“现在先暂停恋依的股份收购。”
  “为什么啊?不是就快成功了吗?”顾宇不解的问道。
  凌寒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沓文件,给顾宇递了过去,“这些是恋依最近的股市数据,我担心操之过急会适得其反!”
  “可是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啊!”顾宇依旧不甘心的劝道。
  “机会也是危机!艾莱依最近的业绩一直停滞不前,听说美国FC最近有意到中国区找合作人,先把这个搞定了,再去拖垮恋依不是更容易了。”凌寒耐心的解释道。
  顾宇耸了耸肩,“好吧,我相信你。对了,最近怎么沒看到莫言啊?”
  “我让他去欧洲考察了。”
  “哎呀,这么好的事怎么不让我去呢?听说欧洲的美女都是胸大屁股大的,货真价实的有料啊!”顾宇一副口若悬河的样子,双眼放着红心。
  凌寒无语,“要订婚的人了,还不好好的收敛收敛。”
  “啊哈哈,就是要订婚了才要抓紧时间,好好的风流风流才对哇!”顾宇夸张的比划着。
  凌寒彻底无语,无奈的瞄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沒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对了,谢谢你,哥们儿!”顾宇突然变的正经起來,伸手拍了拍凌寒的肩膀。
  “谢什么?”凌寒有意无意的问着。
  顾宇故意做出一副惊天地泣鬼神的样子,真情流露之时把眼角抹了几把口水,深情款款的看着凌寒说道:“要不是你和沫沫的帮忙,我家老头子怎么可能答应见怡露。”
  “哥们儿,你说吧!我什么都答应你。”顾宇又做出英勇就义的样子。凌寒瞥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说道:“别跟我抢沫沫,就这一个要求!”
  “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兔子不吃窝边草好不好?沫沫那颗白菜不是我这个坑里面的。”顾宇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凌寒的脸一下子黑了一大半,他?是兔子?呸呸,在想些什么......
  “沒有其他的事的话,你可以走了。”凌寒淡淡的开口。
  顾宇眨巴着眼睛:“寒寒,这么快就要赶我走?”
  “少废话!”
  “好吧!我走了,你不要太想我哦!”顾宇一副心碎了几百遍的样子,脚下踩着凌波微步,像游魂般往门口飘去。
  “顾经理好。”一出了总裁办公室,施诗意礼貌的跟他打着招呼。
  嘿嘿,看來自己的女生缘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哇!索性一个转身,他凑在了施诗意的桌前,嘴角勾着邪魅的笑意:“诗意,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顾经理,我......”被顾宇突然这样一问,施诗意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害羞的低着头。
  “呦!沒品男,还色心不改啊?”陈涵本來是來把这个月的财务报表拿过來给总裁过目,好巧不巧的让她遇到了这一幕。
  听到陈涵的声音,顾宇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转身,立马覆上笑脸:“我当是谁呢!原來是我们的陈大会计师啊!”
  “多谢顾经理夸奖,小女担当不起。”陈涵一边说着,一边绕过顾宇,往凌寒的办公室走去。
  顾宇无趣的摇了摇头,“粗暴女,有空吗?去喝个咖啡?”
  “不好意思,我沒空。”陈涵背对着顾宇,举高手中的文件夹,对着身后摇了摇。
  顾宇失落的低下头,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陈涵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他总是觉得不舒服,具体是哪里,他自己都不知道。
  “顾经理?”施诗意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啊?”顾宇从失神中反应过來。
  施诗意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哦!最近公司加班,我也沒时间。”
  “好吧,沒事,我走了,你好好工作。”顾宇一边挥着手,一边说着。
  “嗯,顾经理,您路上小心。”施诗意礼貌的笑了笑。
  顾宇一走,郑怡露便走了过來,“刚刚是谁啊?”
  “哦,是顾经理。”施诗意解释道。
  “他啊!”郑怡露有些失神的点了点头,又压低了声音问道:“他啥时候來的?”
  “大约两个小时之前吧!”施诗意翻了翻行程表,抬头看向郑怡露说道。
  郑怡露点了点头,又突然问道:“总裁现在忙吗?我有事找他。”
  “不好意思郑总监,陈会计刚刚进去,要不您先等等?”
  “好吧,那我先回去,一会儿再來。”郑怡露有些呆愣的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顾宇找凌寒会是什么事?难道艾莱依和顾氏建筑之间还有生意上的往來吗?算了,何必去多想这些,她只需要做好她该做的就可以了。
  顾宇來了怎么都不告诉自己一声?那刚刚应该也和涵涵见面了吧!不行,她好不容易抓住的金主,绝对不能让煮熟的鸭子一下子就飞了。
  “喂,在吗?”郑怡露掏出了手机,给顾宇拨了过去。
  “嗯,我刚刚去你们公司了,怕影响你上班,所以就沒去找你。”
  “现在在哪?”郑怡露柔声问道。“我还在你们公司楼下,你什么时候下班,我去接你吧!顺便一起吃个中午饭,我有事要跟你说。”
  “好。”挂了电话,郑怡露颓然的坐在转椅上,说起來顾宇对她也算是很好的,可是她的心中还有爱吗?还有力气去爱吗?
  “嘀嘀嘀......”桌上的手机再次振动了起來。
  郑怡露不耐烦的接了起來,“喂。”“露露啊,是你吗?”
  “你又怎么了?”郑怡露的语气变的很冷。
  “露露啊,你这次一定要救救妈妈啊!他们要杀了我啊!”电话里传來刘静华杀猪般的嚎叫。
  郑怡露冷不丁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淡淡的对着电话讲道:“那你就去死吧!”
  “不要啊!露露,我是你妈妈,你不能......”一阵嘈杂声之后,电话被挂断了。
  郑怡露呆呆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明明是那么纯白,为什么在她看來却是黑的见不到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