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我来到你的城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35号,何雨洁,进來复查!”正在这个时候,专家室里走出來一个护士,对着等候区叫了一声。
  “到,我在这。”何雨洁对着护士招了招手。
  护士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看了看病例夹,点头道:“快点进來。”
  “嗯,马上去。”何雨洁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收拾着东西,转身之间,她笑着对何雨沫说道:“想好再告诉你!”
  何雨沫呆呆的看着她走进专家室,良久之后才反应过來,嘴边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都沒有联系方式,还会有下次相见吗?
  令她沒有想到的是再见的时候,她冷艳的让自己都大吃一惊。
  看了看墙壁上的显示屏,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钟了,凌寒应该也快來了吧!
  何雨沫起身往自己的病房走去,糟了!病房号是多少來着?209?还是206?
  何雨沫皱着眉,站在原地犯起了难,到底是209呢?还是206?
  不管了,都去看看吧!打定念头的何雨沫,抬起头挺胸,跨着步子往前走着。
  刚來到外科诊室的时候,就听到里面穿出來的声音,何雨沫的身体僵了僵,有些质疑的往门内看了过去。
  “小雨,叫你小心点,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慕容琛责怪的看向慕容雨。
  慕容雨小声嘀咕道:“人家只是想给你做顿饭,让你惊喜一下下嘛!”
  “那还是算了吧!我沒那个口福,以后小心点,你要是伤着了,爸还不把我骂死?”慕容琛抽了抽嘴角。
  何雨沫愣愣的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表情僵在了刚路过这里时候的样子。
  慕容琛感觉到一道目光正在看着自己,他随意的转身,在看清门口站着的人时,同样是一脸的惊愕。
  “嗨,好久不见。”慕容琛从失神中反应过來,故意做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
  被慕容琛的声音拉回思绪的何雨沫,笑着走上前去:“什么时候來汉市了?”
  “沒多久,几天之前而已。”慕容琛摸了摸鼻子。
  何雨沫伸手捶了捶慕容琛的胸膛,“來了都不跟我说声,还是不是好哥们了?”
  好哥们儿?慕容琛在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明显有些不悦,却又表现出一副什么事都沒有的样子,玩味儿的说道:“看在某贤妻良母那么端庄贤惠的样子,我怎么好意思去打扰呢?”
  “又拿我开玩笑了!”何雨沫无奈的白了慕容琛一眼。
  慕容琛这个时候伸手扒开慕容琛,瞄了一眼何雨沫之后,看向慕容琛问道:“她是谁啊?”
  “一个朋友,对了,沫沫,这个是我的妹妹慕容雨。”慕容琛对着何雨沫介绍道,又转身看向慕容雨,指着何雨沫介绍道:“小雨,这个是何雨沫,哥哥的一个好朋友。”
  “咦!我怎么看你很眼熟的样子?”慕容雨歪着脑袋想着。
  何雨沫笑了笑,“我也觉得眼熟,我们应该在哪里见过吧?”
  “算了算了,记不清了!”还沒有仔细想想,慕容雨就已经不耐烦了。
  何雨沫则是抿嘴一笑,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另一个场景,她在米兰大教堂参观的时候,曾有一对小情侣让她拍照來着,后來在酒吧的时候,竟然又碰到那个男生。
  对了,叫米亚!何雨沫苦思冥想总算想了起來。
  “米亚怎么沒跟你一起來?”何雨沫笑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他?”慕容雨好奇的看着何雨沫。
  何雨沫淡淡的回道:“我那天去酒吧的时候,很巧的遇到他在调酒,也是那个时候认识你的哥哥。”
  “就知道他不是个正经的人!”慕容雨愤愤的嘟起嘴,忽而又开怀笑了出來,“不过还好,我已经跟他分手了。”
  分手?何雨沫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能把分手说的这么轻松的人,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好了好了,怎么像是在开认亲大会呢?”慕容琛不满的打断了谈的津津有味的两人。
  慕容雨看出了哥哥的心思,起身在慕容琛的肩膀上拍了拍,“老哥,我先去吃麦当劳了,不打扰你跟这位姐姐唠嗑了。”
  “去吧!小心点,注意手。”慕容琛嘱咐道。
  “知道啦!”慕容雨摆了摆手,一溜烟儿消失在了走廊里。
  慕容琛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脸看向何雨沫解释道:“我这个妹妹总是长不大。”
  “有你这么好的哥哥在身边,怎么可能长的大呢?”何雨沫对着慕容琛眨巴着眼睛。
  慕容琛笑了笑,突然想起什么,他认真的看着何雨沫问道:“你怎么会在医院?”
  何雨沫晃了晃包扎的像个粽子的手,无奈的撇了撇嘴,“烫伤了。”
  “我沒听错吧?沫沫还会下厨?”慕容琛一副吃惊的表情,其实心里早就心疼死了。
  何雨沫沒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果然是了解我的人,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不过这不是做饭烫伤的啦!”
  “哪是?”
  “不提了,说说你,怎么会在这?”何雨沫把话題转移到了慕容琛的身上。
  慕容琛笑了笑,“你不來我的城市,那我就只好來到你的城市啊!”
  “受宠若惊啊!那我岂不是要感恩戴德咯?”
  “我要求不多,要不就亲我一下?”慕容琛一副痞痞的样子,脸还伸到了何雨沫的面前。
  何雨沫伸手就揪住了他的脸颊,“沒正经的,看你下次还敢这么说不!”
  “沒事,打是情骂是爱!我乐意!”
  “喂,话说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是喝了多少蜂蜜啊?沒见得皮肤变好,倒是说话这么甜腻腻了。”何雨沫故作一本正经的看着慕容琛说道。
  慕容琛拍了拍双手,一副顺杆子就往上爬的样子,“你们女人不都是喜欢甜言蜜语的男人嘛!”
  “油嘴滑舌不是好男人!”何雨沫愤愤的说道。
  慕容琛勾唇一笑,“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怎么?有沒有考虑一下爱我这个坏男人试试?”
  “我不理你了!”何雨沫无语的瞪了一眼慕容琛,一转身,却愣在了原地:“寒?”
  “你啥时候來的?我刚刚找不到病房了,还好你來了。”何雨沫开心的跑到凌寒的身边,伸手握住他的手。
  “然后就來找他了?”凌寒目光灼灼的盯着慕容琛,双眸里燃起了火花。
  何雨沫紧张的解释道:“不,寒,你误会了,我不过是碰巧遇见了。”
  “又碰巧被我看到了?”
  被凌寒这么一反问,何雨沫本來还放松的脸立马紧绷了起來,她抬头认真的看着凌寒,一字一句的问道:“你...你不相信我?”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凌寒冷冷的说道,垂下去的手松开了何雨沫的手。
  何雨沫呆呆的看着自己悬在半空中的手,空气中带着些许的风,吹的她的手心凉凉的。
  “见鬼的相信你的眼睛去吧!”何雨沫吼了一声,随便找了一条路就跑开了。
  记得上次这么不顾凌寒的想法,一味的跑开的时候是在坦斯马尼亚,他在旧情人面前含情脉脉,却极力摆脱与她的关系的时候,那是无助的不想在留在那里继续自取其辱......
  而这次,他竟然不相信她?难道在一起这么久了,就连这么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吗?
  看到何雨沫跑开之后,慕容琛准备追过去,却被凌寒伸出的一只胳膊挡住了去路。
  “凌寒,你真的误会她了。”慕容琛有些着急的说道。
  以前和何雨沫在一起的时候,何雨沫在他面前从來都是嘻嘻哈哈口齿很伶俐,从來沒有见过她会有这么不知所措的仓皇跑开的样子,他想,若不是真的动心了,又怎么会如此的在乎?
  凌寒薄唇轻抿,幽幽的吐出一句话:“她是我的,请你最好远离。”
  “真是你的,我也抢不走!”慕容琛迎上凌寒的目光,坚定的说道。
  “事实会证明一切!”凌寒转身,往何雨沫离开的方向追去。
  从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就有一种本能的抗拒感,尤其是上次去米兰,他风尘仆仆的跑过去,想要给沫沫过生日,却被那人捷足先登的时候,他就觉得他会抢走他的沫沫,所以他不喜欢那人,更不喜欢笨女人和那人走的很近。
  就在刚刚,他看到他们俩在一起有说有笑打打闹闹,他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窜了上來。
  何雨沫一个人跑到楼道里,坐在楼梯上埋头大哭了起來,他每次在跟她说,相信我的时候,他却一点也不相信她......
  “沫沫,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跟你说话。”凌寒慌乱的跑到楼梯口,看着坐在阶梯上的某背影,柔声说道。
  何雨沫依旧把头埋的低低的,沒有去理会凌寒的话,凭什么他的话,她就一定要理会,她偏偏就不理不理不理......
  凌寒走到何雨沫的身边,也跟着坐了下去,尽量压低声音说道:“沫沫,,我刚刚是太紧张你了,我怕再次失去你。”
  “沫沫你原谅我好不好?别生气了嘛!生气了对宝宝不好。”凌寒温声说道。
  何雨沫猛的抬起头,在凌寒还沒有看清她的脸的时候,她已经勾住了他的脖子,眼泪鼻涕全都抹在了凌寒那身昂贵的西装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