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流产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病床从走廊里经过,推进了一个医用的电梯里,当领头的那个护士按下一楼的时候,何雨沫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ET
  “护士小姐,B超不是在五楼吗?我们怎么去一楼呢?”何雨沫疑惑的问道。
  领头护士的眼神有些躲闪,对着身边的人使了使眼色,何雨沫这下反应过來,这几个人并不是要带她去检查。
  “你们是谁?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何雨沫紧张的准备坐起身來,岂料站在病床两侧的身穿护士服的人紧紧的按着她的胳膊,让她挣扎不起來。
  “你们放开我!”何雨沫大声叫了起來。
  领头的忽视见状有些急了,她伸手擦了擦汗,又对着身边的两人说道:“按紧她。”
  接着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细细的注射剂针管,一点点的往何雨沫的手腕上靠近,何雨沫拼命的挣扎着,无奈力量悬殊太大,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管透明的液体注入了自己的身体里。
  紧接着,她越來越感觉到四肢开始酸软起來,全身都变的软绵绵的。
  “你......”她刚刚开口吐出了一个字,就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双眼紧紧的闭在了一起。
  醒來的时候,她的四周都是一片黑暗,何雨沫拼命的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
  啪!头顶突然射过來一道强光,何雨沫挣扎着想要坐起來,却发现她的手脚都被绑在了床上。
  “啊......”她艰难的叫了一声,却发现喉咙已经变的嘶哑,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的微弱。
  忽然,面前的光线被挡住了一半,何雨沫眨了眨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穿白大褂,带着白色口罩的人。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何雨沫惊恐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摇了摇头,拿起旁边托盘里的小刀,嘴里淡淡的吐出一句话:“放心,不会很疼,无痛人流三分钟就好了。”
  什么?人流?我什么时候要人流了?何雨沫竭力瞪大眼睛,奋力挣扎着,喉咙又干又疼,她却依旧大声嘶喊着,“你弄错了,我沒有要人流。”
  “小姐,我也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你还是老老实实配合我,这样我们大家都会好过一些。”男人瞥了一眼何雨沫说道。
  何雨沫使劲的摇着脑袋,“求求你,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我真的不能人流。”
  “小姐,那不是你我能做的了主的,对不住了。”
  不知什么时候,男人突然拿出了一管注射剂,娴熟的扎在何雨沫白嫩的皮肤上,使了使力道,那管液体全都注入进何雨沫的身体里了。
  和之前一样,何雨沫感觉到脑袋晕晕沉沉的,虽然她很不想睡过去,但是眼皮还是沉的根本就抬不起來,她再次睡了过去......
  再次醒來的时候,何雨沫只感觉脑袋像是要炸裂了一般,稍稍动一下,就会感觉到大脑皮层像是有虫在啃食一般。
  她强忍着半坐起來,这才发现之前在手脚上绑着的绳子都不见了。下一秒,她紧张的把手伸向小腹,整个人都呆住了。
  虽然只有三四个月,加之她本身比较瘦,小腹也不是很明显,但是现在摸过去的时候,直接是陷下去了......
  何雨沫只感觉整个世界像是坍塌了一般,心里落下了千斤重的大石头,她实在忍不住大声哭了起來。
  脑海里闪现着从怀孕到现在这三四个月的记忆,在她对生活绝望的时候,孩子的出现,让她有了重新站起來的勇气。
  可是,现在一切全都变了,孩子...就这样的永远离开她了。
  哭过之后,何雨沫失魂的从床上走下來,她不知道要去哪,只是看到有光亮的地方,就顺着光线走了过去。
  凌寒已经在抢救室外等了一个小时多了,终于抢救室的红灯灭了,他心急的冲向前去。
  “医生,我奶奶怎么样了?”凌寒抓住了一个刚从抢救室出來的医生问道。
  医生笑了笑,安慰道:“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以后要注意不要太劳累,尤其是飞机这样密闭的环境,还是尽量少坐。”
  “嗯,知道了,谢谢你。”
  “不谢,这是我们该做的。”
  奶奶一直都有哮喘病,年纪大了就更容易复发了,这是凌寒一直以來都很担心的一件事。但是奶奶这次一声不吭的突然回国,难道是沫沫吗?可是她上次不是已经同意了吗?
  “小寒,”凌寒还在思虑中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床上的白月华开口叫道。
  听到奶奶的声音,凌寒立马收起思绪,走到白月华的床前,担忧的问道:“奶奶,你还有哪里不舒服?我帮你去叫医生。”
  白月华摇了摇头,“我现在好多了,小寒,你不用为我担心。”
  “奶奶,您怎么突然回來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凌寒的语气里带着些责怪。
  白月华扯了扯嘴角,脸上深一道浅一道的皱纹一抖一抖的,开口道:“小寒,奶奶想给你个惊喜啊!”
  确实是惊喜,好巧不巧正好在她带沫沫去领证的时候回來......
  “奶奶,那您好好休息吧!我先去忙了,公司还有一点事需要我去处理。”
  “去吧!等这阵子过去了,奶奶有一件事要跟你说。”白月华表情严肃的看着凌寒。
  凌寒点了点头:“好,那我还下去了。”
  出了病房,凌寒直奔何雨沫的病房,刚刚看到她吐的那么厉害,他一直都在担心着她。
  这不,他刚跑了沒几步,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來,凌寒随手接了手机。
  “凌先生,何小姐不知道去哪了,刚刚赵医生见她不舒服,就帮她安排了做B超,可是我们却找不到她人了。”
  “你说什么?”凌寒难以置信的怒吼道。
  电话那边的小护士被吓的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凌寒开口问道:“医院里你们都找过了吗?”
  “嗯,找过了,确定沒在医院,我们还以为是您把她带走了呢!”
  凌寒直接挂了电话,他已经沒有时间去说这些闲话。翻了翻手机,找到那个他倒背如流的号码之后,他快速的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电话里那流利标准的女声,让凌寒的心里更加紧张了,沫沫,你在哪?
  凌寒想也沒多想,一边打着顾宇的电话,一边往医院外跑去。
  有一种本能的危险感油然而生,她不可能不告而别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被别人绑架了之类的......
  凌寒顾不得去停车场开车,而是一个人跑在大街上四周寻找着那个身影。
  沒多久,顾宇的车停在了他的面前,他开了前窗,探出头來,对着凌寒叫道:“上车!”
  凌寒动作利落的上了他的车,顾宇看着凌寒脸上的汗水,在心里吃惊着。
  也就只有沫沫能让寒寒失控了,他可是很少见他也有这么紧张的样子......
  “寒寒,你别着急,说不定她只是出去转转,一会就回來了呢!”顾宇安慰道。
  凌寒一只手撑在窗沿上,愁眉不展,冷冷的说道:“不会的,她不会不接我的电话。”
  说话期间,还不时的往窗外看着,忽然,凌寒的双眸停留在人行道的一个身影上,那身病人服和那个小身板,在众人之中是那么的显眼。
  “顾宇,停车。”凌寒着急的叫道。
  顾宇一转方向盘,车子稳稳的停在了路旁边,“怎么了?这里停车可是违规的。”
  凌寒沒有去在意顾宇的话,也顾不上看红绿灯,直接从马路中间跑了过去,马路上立马传來几道刺耳的刹车声。
  凌寒快步跑向何雨沫的方向,此时的何雨沫单薄的随时都有可能倒下,脸上惨白的沒有一丝的血色,身下一阵阵的疼痛传來,不过她已经感觉不到了,因为心更痛......
  “沫沫。”凌寒一边跑着,一边叫着何雨沫。
  何雨沫却依旧往前走着,步子朗朗跄跄的,她不是故意不理凌寒的,她是真的沒有听见,她明明看到周围的人都在张嘴说些什么,但是她听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她的世界像是一下子停止了一样。
  “沫沫,你怎么自己一个人跑出來了?我担心死了。”凌寒抓住何雨沫的手,把她抱在怀里。
  当接触到何雨沫的身体的时候,凌寒一下子怔住了,她全身都在发抖,手心更是冰冷的可怕。
  “怎么了?”凌寒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何雨沫张了张嘴,却发现根本就发不出声來,她尝试着啊了几声,这才确定嗓子还能发出声音。
  “凌寒,凌寒,孩子沒了。”何雨沫话一说完,整个人都倒在了凌寒的怀里,她实在是太累了,不知道走了多久了......
  “沫沫......”凌寒大声叫喊着。
  无论他如何的叫她,怀中的人再也沒有任何反应了,凌寒抱起何雨沫就往顾宇的车上跑去,心里一直默念着:沫沫,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