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只要你好好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沫沫怎么样了?”顾宇吃惊的问道,看着凌寒抱着何雨沫直接钻进了车里,他也跟着快速的坐在了驾驶座上。
  “去医院。”凌寒阴沉的声音有些沙哑,脸上的表情更是难看到了极致。
  看到这个样子的凌寒,顾宇能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心里也跟着紧张起來,碍于凌寒的心情,他也不敢在多说什么,而是尽最大的努力把车速加到最快。
  明明是在市中心,顾宇的车速却快的像是在高速上,在闯了第三个红灯之后,身后开始有一辆警车跟了上來。
  “我擦,被交警盯上了。”顾宇急不可耐,忍不住爆粗了口。
  凌寒的双眉微皱,瞳孔盯着某个地方渐渐的收紧。
  “前面的那辆车,,请停下來,出示驾驶员的证件。”紧随其后的警车内传來喇叭的声音。
  “你把车靠边停下!”凌寒冷冷的说道。
  “啥?”顾宇显然沒有反应过來,“那沫沫怎么办?”
  “先把交警解决了。”凌寒淡淡的解释道。
  顾宇撇了撇嘴,放慢了车速,把车子缓缓的停在了马路边。
  后面的警车见他们听了下來,也跟着把警车停了下來,从车上出來了两个交警,看起來來势汹汹的样子。
  顾宇站在一边翻着白眼,嘴里还忍不住骂着:“什么啊!真是麻烦!”
  却在不经意的转脸的时候,看到凌寒已经跑出了十來米,“寒寒,,,”顾宇喊了一声,却沒有得到任何的回复。
  突然想到半年前的场景,虽然转眼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但是想起來还是历历在目,他们几个人和一群**在酒吧门口打起來,那个时候他家寒寒也是像今天这样奋不顾身的保护沫沫,啧啧,看來沫沫注定是寒寒逃不过的劫数了。
  难道这就是真爱吗?顾宇忍不住低喃了一声......
  可是,为什么他却在怡露身上感受不到呢?貌似对于怡露更多的是愧疚和同情,好像爱这种东西,他天生就不会。
  对于长的漂亮的女孩,他就会喜欢,看到女孩子就想搭讪,完全是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的原因,到沒有真的是走心的去做一件事。
  “先生,请出示你的证件!”
  还在思绪中的顾宇被警察叔叔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他不耐烦的掏出身份证和驾照直接丢给了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看到身份证上的名字时,面色有些微变,立马做出一副恭维的样子,“是顾先生啊?我刚刚多有得罪请顾先生谅解。”
  顾氏建筑在汉市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公司,每年给他们警局支助的经费更是不计其数,到警局上班的第一天不是先学习规章制度,更是先把这些有來头的人物信息给背好了,见到他们违规也应该装沒看见。
  岂料他今天竟然眼拙,沒有认出來顾氏建筑的总经理顾宇,真是失策啊!也不造耽误沒耽误顾先生的时间啊!
  要是被顾先生投诉到警局的话,那他的饭碗可就要完蛋了,只能收拾铺盖回家带着老婆孩子老丈母娘一起去喝西北风了,想到这些警察叔叔的脸上早就抽了无数次了......
  “我可以走了吗?”顾宇不耐烦的扫了一眼警察叔叔,还真是巧了,在河边走过这么多次,也沒见得湿了脚,却在今天湿了一脚水,顾宇转身开着车门,看到愣愣的两位警察叔叔,他吐了一句:“你们是新來的吧?”
  “啊?”警察叔叔显然是沒有反应过來,慌忙卑躬屈膝连连的点着头:“是啊,我们俩是新來的,有眼不识泰山,望顾先生能够给我们一次机会。”
  顾宇把手从前窗外伸出,对着身后两个弯着的身体挥了挥手,又再次加快了车速,虽然他很相信寒寒的体力,但是沫沫的情况还不确定,还是要早点送去医院才行。
  沒走几分钟,顾宇从玻璃窗看到马路上奔跑着的凌寒,他慌张的把车停在前面的位置,來不及多想直接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下车就往凌寒面前跑去。
  “寒,我帮你。”顾宇伸手准备接何雨沫。
  凌寒摇了摇头,绕过他,直接往车的地方走去。
  顾宇微怔,又赶快小跑到车门前,帮凌寒开了后车门,自己又走进了驾驶座。
  启动车子的时候,他还是从后视镜里偷偷的瞄了一眼坐在后座的凌寒,天哪!他刚刚真的沒看错。
  凌寒的脸上已经被汗洗了,这个时候刚刚入夏,天气还是有些燥热的,再看他的衬衣,已经汗湿了大半。
  之所以会这么的震惊,一是因为他一直都知道凌寒是有些轻微的洁癖,能弄的这么狼狈,绝对是第一次;二是因为高冷的凌寒一下子变的这么接地气了,他真的好想拍张照片留念哇!
  到了中心医院的马路边,顾宇缓缓的停了车,车子刚刚停住,还沒有停稳当的时候,凌寒已经推开了车门,抱着何雨沫就往急诊跑去。
  顾宇把车子开进了停车场,他现在可是担任着临时司机,可不能像某人那么的潇洒,直接下车什么都不用考虑。
  凌寒站在诊断室外,焦急的等待着里面的结果。
  沒几分钟,医生从诊断室内走出來,对着凌寒说道:“小伙子,咱们身为男人做什么事都该有分寸,既然做了,就要对女孩负责。”
  凌寒被医生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这到底是怎么样了?是來看病的,又不是去打官司,还该不该承担责任上了!
  “医生,她怎么样了?”凌寒冷冷的问道,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急切。
  医生摇了摇头,“怕是以后不容易再怀孕了。”
  “什么?你说什么?”凌寒粗暴的抓起医生的领子,把医生抵在了墙上。
  见凌寒这么激动的情绪,医生也有些害怕了,“好好说话,你先放开我。”
  “她明明怀孕四个月了,怎么会...怎么会怀不了了呢?”凌寒说起话來变的有些结巴,这对他來说实在是太不能接受了。
  明明都要当爸爸了,却一下子告诉他,永远也不能当爸爸了。
  医生对凌寒的问題显然有些不理解,他疑惑的问道:“她刚刚做了流产手术了啊!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总归是一个新的生命,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不要了呢?”
  听了医生的话,凌寒的手慢慢的放松,他突然想到才找到沫沫的时候,沫沫虚弱的跟他说了一句话,她说,孩子沒了。
  原來是真的,真的就这样沒了。
  “先生,这位小姐只是很虚弱,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起來。”医生见凌寒沒那么激动了,开口讲道。
  凌寒突然冷眸瞪向医生,声音凌厉的问道:“她只是流产了,为什么你说她以后可能会怀不了孩子?”
  被凌寒那样犀利的目光一瞪,医生心里又是一惊,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來历,但是面前的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让人畏惧的气息,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气场吧!
  “先生,这位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本身就很大了,你也是知道的四个月了,做流产手术必定要比两个月的时候受到的伤害要大很多,加上消毒的不到位以及设备问題,我刚刚给这位小姐做初步检查的时候,发现她的**受到创伤,恐怕是很难恢复了。”医生唯唯诺诺的说着,说完的时候,还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
  凌寒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孩子很大了...他们都期待了那么久,一直以來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结果所有的希望一下子全都幻灭了。
  身体的某个地方像是被掏空一样,全身上下都感觉到风在呼呼的吹着,他久久的站在原地,高大的身体明明很挺拔坚固,却在这个时候变的不堪一击。
  医生看到这个样子的凌寒,吓的立马开溜,他可真怕再继续待下去,小命有可能不保。
  这可是他看病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奇怪的病人家属,明明是他不负责任带着人家女孩去做流产,现在出事了,后悔有个什么用!
  片刻之后,顾宇也赶到了,老远他就感觉到凌寒的不对劲,他慢慢的走近,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寒,沫沫还需要你。”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能安慰他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听到顾宇说沫沫,凌寒像发了疯一样,慌张的冲进诊断室,看到床上躺着的小人儿时,他才稍稍的安心,还好她还不知道......
  他就怕又会向上次那样,他在外面跟医生说她的情况,一下子被她听到了,他真的怕她会再次离开他。
  其实孩子要不要都可以,实在想要的话,以他这样的家境条件,领养一个也是很容易的,他就怕沫沫想不开。
  “沫沫,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凌寒伸手握住何雨沫放在床沿的手,轻轻的放在唇边吻了吻。
  躺在床上的何雨沫眼皮微微颤动了几下,一直在控制自己不要流泪,可是还是忍不住,那冰凉的液体从眼角滑落,悄悄的打在雪白的床单上。
  其实,她全都听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