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我守不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寒不经意间的一瞥,脸色微怔,。ET
  “沫沫,我知道你醒了对吗?”凌寒心疼的看着面前毫无生机的小人儿,柔声问道。
  何雨沫的心里一揪,还是强忍着沒有睁开双眼,凌寒的指腹轻轻的滑过何雨沫的脸颊,嘴里喃喃自责道:“傻瓜,对不起,是我沒有好好保护你。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的。”
  听到凌寒的话,何雨沫再也忍不住,缓缓的睁开双眼,拼尽全力坐起來,紧紧的抱住凌寒,抽泣道:“寒,我沒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都怪我都怪我......”
  “沫沫,不是你的错,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你不要这么伤心,身体会吃不消。”凌寒温声安慰道。
  何雨沫嘴里不由自主的开始喃喃自语:“还会有孩子......”真的还能有吗?
  “沫沫,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凌寒问道。
  他已经派人去查了,但是还沒有查到,到底是谁这么恶毒,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何雨沫的精神突然变的崩溃起來,她推开凌寒,大叫道:“凌寒,这是一场阴谋,这绝对是阴谋,使他们扼杀了我的孩子,是他们......”何雨沫声嘶力竭的大叫着。
  凌寒心疼的把何雨沫搂在怀里,“好了,乖,都过去了,不要怕,我在你身边。我一定会查清楚一切。”
  “乖,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凌寒拍了拍何雨沫的肩膀,柔声说道。
  何雨沫点了点头,松开凌寒的胳膊,慢慢的往床上躺下去,凌寒温柔的帮她把被子盖好,又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看着何雨沫渐渐的闭上了双眼,凌寒才从病房里出去。
  “寒,我守不住我们的孩子,能守住我们的幸福吗?”凌寒一走,何雨沫便睁开了双眼,她根本就沒有睡着,只是不想让他担心而已。
  出了病房之后,凌寒并沒有去买东西,而是径直往拐角走去,那里正是白月华的病房,他不得不怀疑了,一直都好好的,奶奶一回來就出事了,未必也太蹊跷了......
  病房里白月华正在和刘妈有说有笑的,见凌寒进來,她笑着招呼道:“小寒,你要是公司有事,就先去忙去,不用担心我。”
  “奶奶,我有一件事要问你,请你如实回答。”凌寒沉着脸,站在白月华的病床前。
  白月华本來还痴爱的脸,在看到凌寒那张阴冷的脸时,嘴角的笑意也跟着凝固了,她沉声问道:“有什么事不能奶奶出院了再问?”
  “对不起奶奶,我现在需要一个答案。”凌寒双目炯炯有光,瞳孔紧缩,紧紧的盯着白月华说道。
  白月华理了理衣服,正坐在病床上,开口说道:“问吧!”
  “沫沫流产是不是您做的?”凌寒开口问道。
  白月华本來还平静的脸上立马生出了几抹怒色,“小寒,在你心中奶奶就是这样的人?”
  “我不知道。”凌寒低下头,沒去看白月华。
  白月华看向凌寒,年迈的她双眼已经变的混沌了不少,即使她一直都在包养,果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唇角微动:“小寒,奶奶这么一大把岁数了,怎么会跟个孩子过不去?况且我根本就不知道何雨沫怀孕。”
  “真的不是你吗?”凌寒再次问道,“我一定会好好查清楚。”说着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小寒,你站住。”白月华伸手指着凌寒厉声说道。
  凌寒抬起的脚又收了回去,转身看向白月华,“奶奶还有什么吩咐?”
  “小寒,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应该不会辜负奶奶的希望,希望你不要再让奶奶失望了。”白月华的声音变的柔和了不少,她现在年纪大了,态度太过强硬凌寒也不会听,只好退让一步了。
  凌寒点了点头,还是回了一句:“奶奶,什么事我都可以随您的愿,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和沫沫的事,请您不要插手。”
  “你还是不相信我吗?”白月华有些失望的问道,自己养了这么大的孙子,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不相信她,这真是奇耻大辱......
  “我是不相信我自己!”话一说完,凌寒转身出了病房。
  是啊,他确实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能好好的保护沫沫不受伤害。
  明明是多么美好的一天,他们差点就可以领证了,可是还是被耽误了。
  就在三个小时前,他们还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可是仅仅就是这几个小时,一切突然发生了变化,触手可及的幸福一下子又变的有些遥远了。
  何雨沫一个人盯着天花板,脸上的泪痕干了又流下來,反反复复,她的眼睑早就红肿來了起來,双眸却依旧紧紧的盯着天花板,脸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宝宝,是你在叫妈妈吗?”何雨沫干裂的嘴唇微微动了动,脸上紧绷的皮肤也跟着抽动了一下。
  忽然她坐起身來,床上床边的鞋子,怔怔的往门外走去。
  凌寒离开了奶奶的病房之后,径直去了停车场,最好吃的买粥的店子还要隔着一条街,明明可以在附近买到的,但是他不想让她将就,任何东西他都要给她最好的,她的沫沫本來就是公主。
  车子发动了,缓缓的从停车场出去,绕过医院正门的时候,那里却围了一群人,凌寒正想着要不要绕道,又发现已经进入了单行道,车子调转不了头。
  他只好硬着头皮往人群的方向走着,从窗外看到人群里面貌似來了消防人员,他随意的往四周看了看,顺着人群看去的方向看了过去,脸上立马变了色。
  他的小女人此时正站在医院的顶楼,那瘦弱的身体在风中摇摇晃晃,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坠落。
  凌寒丢了方向盘,冲忙的下了车,火急火燎的拨开人群,往医院的安全通道跑去。
  一层又一层的楼梯,他不知道上了多少层,看到天台上的门时,他欣喜的继续爬了几层楼梯。
  伸手打开门,天台上已经站了很多的人,大都穿着制服,凌寒刚靠近的时候,便有两个穿制服的人拦住了他。
  “我..我是她丈夫。”凌寒气喘吁吁的对着穿制服的警察说道。
  这时,为首的警察走了过來,抓着凌寒的两个人立马低头说道:“报告局长,这位先生试图闯进现场。”
  局长走近,端倪的看了凌寒几眼,立马对着抓着他的人使了使眼色,又对着凌寒赔笑道:“凌总裁,不好意思,多有得罪。”
  凌寒沒有耐心去听他的的话,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之后,他绕过人群,直接跑到了天台的防护墙下,伸手按着防护墙支撑着身体,脚上使劲瞪了上去。
  “凌总裁,你小心啊!注意安全。”身后的局长提醒着他。
  上了防护墙之后,凌寒小心翼翼的往何雨沫身边靠近,嘴里小声说道:“沫沫,你别怕,我陪你。”
  这时,何雨沫转过身,怔怔的看着凌寒,嘴边带笑:“凌寒,孩子在叫我,你听见了吗?”
  “嗯,我听到了,你乖乖的别动,等我过去。”凌寒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往何雨沫靠近。
  何雨沫傻笑了起來,“凌寒,你说我们的孩子会像你还是像我呢?”
  “你觉得像谁就会像谁。”凌寒温柔的说道。
  何雨沫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她看着凌寒,失控的大哭了起來:“不,凌寒,你骗我,孩子明明都沒了,怎么会知道像谁呢!”
  看到何雨沫这么激动,周围一片唏嘘,但碍于凌寒在旁边,又不敢说什么。
  凌寒看到那么激动的何雨沫,心都要揪在一起了,“沫沫,你等着我去找你好不好?”凌寒乞求道。
  他真的很怕,很怕她会丢下去,他无法想象永远失去她的场景,若是那样的话,他还不如跟着一起跳下去。
  “凌寒,你是过來找我们的孩子的吗?你快点來,我看到他正在前面对我招手。”何雨沫伸手在空中抓了抓,又往前走了一步:“你看,他就在那。”
  看到何雨沫的脚下已经一半悬在半空中了,凌寒的心跳都要停止了,他还要做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他怕会吓到她。
  “沫沫,你等等,我还有三步就到了。”
  天台上站着的警察被何雨沫的举动,吓的心里冒着冷汗,也在心里敬佩着凌寒。
  凌寒大跨了一步,伸手抓住了何雨沫,正在他悬着的心稍稍放下的时候,意外突然发生了,何雨沫右脚一个不稳,不慎跌倒了。
  身体伴着重力开始下垂,她惊恐的叫出了声,吓的双眼都闭了起來。
  感觉到身体只是下降了一下就沒有下降了,何雨沫怯弱的睁开双眼,这时才发现凌寒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而她正吊在万丈高楼之上......
  “沫沫,抓紧我,不要松手。”凌寒咬紧牙根,使劲把何雨沫往上拽着。
  何雨沫艰难的看着他,一只手被抓的生疼,她清楚的感受到他的紧张和害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