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周末聚会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不是有你嘛!”沉默半晌之后,何雨沫笑着说出这句话。
  凌寒转头看向趴在自己肩膀上的何雨沫,“我可以理解为你一辈子都会跟着我了吗?”
  何雨沫把食指放在下巴上,一副沉思的样子,幽幽的吐出一句话,“应该吧!只要我还能吃饭的时候。”
  “什么叫你还能吃饭的时候?”凌寒不满的反驳道。
  何雨沫笑了笑,“就是能吃饭发时候就跟着你呗!”
  “我懂了,原來你是把我当成了饭票啊!啧啧,真是现实。”
  一路上,两人一直说说笑笑的,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酒店门前的马路上,一抬头就能轻易的看到对面的酒店。
  何雨沫拍了拍凌寒的肩膀,表情严肃的说道:“凌寒,放我下來吧!”
  凌寒沒有在意何雨沫严肃的神情,倒是戏谑的猫了她一眼,“就快到了,放什么放。”
  “你先停住!”何雨沫在凌寒的后背上开始挣扎了起來,无奈之下,凌寒只好停止了步伐。
  何雨沫认真的看着凌寒,“我要下去,让你奶奶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指不定会把我劈了。”
  “不会的,我奶奶沒那么夸张,就是一个封建传统的老人而已。”凌寒无奈道。
  何雨沫继续一副严肃的口吻说道:“第一印象还是要好点吧!她要是看到自家的孙子背着女朋友去陪她一起吃饭,心里肯定会不开心的吧!”
  “沒事的,沫沫,就只是一次家庭聚餐,奶奶只是想见见你,沒那么严肃的。”凌寒不以为然的说道。
  何雨沫已经不肯罢休,“你放下我啦!不然我......”
  “不然你什么?”
  “不然我不吃晚饭了,呜呜......”何雨沫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凌寒的筹码,只好随口说出了这句话。
  凌寒听了何雨沫的话,立马老老实实的把她放在了地上,嘴里还在不满的抱怨道:“看你的脚都成这个样子了,还瞎逞个什么强。”
  “看,我的脚不是沒事吗?”何雨沫故意忍着脚踝上的疼痛,试着在地上走了两步。
  谁知就这简简单单的两步,她还是一下子倒了一下,所幸凌寒反应灵敏,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老老实实的让我扶着,不然我就把你抱进去。”凌寒威胁道。
  何雨沫只好乖乖的被凌寒扶着,说是扶着,其实和背着差不多了,凌寒都快要把她提起來了......
  随着凌寒一起來到酒店的顶层,那里是VIP包厢所在的位置,凌寒小心翼翼的扶着何雨沫出了电梯的门,跟着服务员的带领來到了一间大包厢门前。
  服务员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声音之后,才缓缓的推开门。
  何雨沫抬头,目光正好对上正往门口看的白月华的目光,四目相对,何雨沫有些害怕,忙低着头不敢再看过去。
  凌寒扶着何雨沫走进包厢,在餐桌的一边做了下來,对着正席上的白月华介绍道:“奶奶,这就是沫沫。”又转身,对着何雨沫介绍道:“沫沫,这就是我奶奶。”
  何雨沫立马笑着说道:“奶奶好,凌寒经常跟我提起您呢!”
  “提我?提我哪里不好了吧!”白月华冷嘲热讽的笑了笑。
  一句话把整个包间里的空气都冷凝住了,凌寒忙对着白月华说道:“奶奶怎么能这样说笑呢!我当然是在沫沫面前说您的好了。”
  “是呀是呀,凌寒跟我说从小到大奶奶都很疼爱他。。”何雨沫也跟着说道。
  白月华冷冷的笑了一声,刚刚她站在窗子边看下面的时候,就看到自家的孙子正背着那个女人,想她们凌家怎么也说是名门望族,三代单传的孙子怎么能在大街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背一个女人?真是太不像话了!
  再看两人一直在原地嘀咕着什么,过了沒多久,就看到自家的孙子又沒背着那女人了,想必是那女人是怕自己看到不好,使了什么手段让小寒那么听她的话,真是个心机深的女人!
  “是吗?”白月华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何雨沫,语气里明显多了几分冷漠。
  何雨沫低着头,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我...我......”
  被这样一个极富气场的人盯着,何雨沫浑身都觉得不舒服,双手放在膝盖前,不知所措的搓起了手掌。
  凌寒把手伸到何雨沫的腿上,握住了她布满细汗的小手,示意她不要紧张,又对着白月华说道:“奶奶,我们先吃点东西再聊吧!听说这家酒店的鱼香肉丸子比较出名。”
  说着,凌寒已经夹了一块肉丸子,往白月华的碗碟里递去,“來,您尝尝。”
  “快停住!”白月华有些大惊失色的说道。
  凌寒一头雾水的看着她,白月华收起了惊慌的表情,板着脸对着伸手的侍从说道:“把这盘菜端下去重新换一盘來。”
  凌寒不解问道:“奶奶,怎么了?”
  何雨沫也同样是云里雾里的,虽然不知道白月华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算是领教到这个挑剔的封建家长的威力了。
  白月华不紧不慢的整了整衣服,沉声道:“我还请了客人过來。”
  请了客人?第一个诧异的是何雨沫,她抬头看向了凌寒,不是说只是见见奶奶的吗?怎么还会有客人?那客人又是谁?
  “奶奶,您不是说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聚餐吗?怎么还请了其他的人?”凌寒疑惑的问道。
  白月华嘴角带笑,脸上僵着的表情一下子轻松下來,“是啊,她就是......”我们凌家未來的儿媳妇啊!
  只是后言还沒有说完,包厢的门被敲响了,白月华喜出望外的看向门口,“进來吧!”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之情。
  何雨沫猫着头,看向门口的地方,只见最先出來的是白色的蕾丝裙子边缘,紧接着整个人都走了出來。
  她...?何雨沫忍不住轻呼出口,这不是慕容琛的妹妹慕容雨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还在何雨沫思考着的时候,慕容琛从慕容雨的身后走了出來,他一身西装革履,金黄色的头发染成了自然的黑色,脸上的那份痞气少了三分,取而代之的是与生俱來的高贵。
  “小雨,小琛,你们來了啊!”白月华热情的招呼道。
  慕容雨凑到白月华的跟前,挽着她的胳膊,乖巧的说道:“凌奶奶,好久不见了。”
  慕容琛礼貌的微微鞠躬,对着白月华恭敬的说道:“凌老夫人好,我爸还让我代他向您问好,他一直都想來见见你呢!”
  “是啊,想想都好多年沒见了,我们见的那个时候,小雨才十岁吧!”白月华有些叹惋,晃晃都十几年过去了。
  何雨沫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三人,倒是她和凌寒成了局外人一般,她蹭了蹭凌寒的肩膀,小声问道:“你也认识他们?”
  “不认识!”凌寒冷冷的回道。
  何雨沫努了努嘴,深吸了一口气,面带微笑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当然,她的目光主要还是停留在慕容琛的身上,上次在医院见过一次,转眼都快半个月了,沒想到他的变化竟然如此的大!!!
  “不许看他!”正在何雨沫还在打量着慕容琛的时候,凌寒凑过來,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霸道!”何雨沫努努嘴,伸出拳头晃了晃,而凌寒则是嘴角带笑一脸的得意。
  只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都尽揽于白月华的眼中,果然是个不识大体上不了台面的丫头,还有小寒,怎么也跟着她胡闹起來?看來不早点让小寒远离她,肯定会被她带的一身坏毛病的。
  “爷爷在世的时候,也经常提起您,后來爷爷不在了,爸爸也总是在提起您,说您很能干,撑起了这么大的艾莱依。”慕容琛看到白月华眼底升起的不悦笑着打着圆场。
  对于白月华,其实他沒有什么了解,唯一知道的是她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这么多年了,一个人撑起凌式,还把凌式发展的这么好。
  白月华笑了笑,一脸的惆怅,“哎,你爷爷在的时候,我们还会偶尔聚会什么的,现在小寒他爸去世之后,我就常年呆在国外,难得个机会能聚在一起了。”
  “沒事的,会有机会的。”慕容琛安慰道。
  白月华摆了摆手,“我也老了,只求你们年轻一辈儿能好好的在一起相处就好了。”
  “对了,忘了介绍了,小寒,这是我常跟你提起的慕容伯父的一对儿女。”白月华转脸看向凌寒介绍道。
  被忽视很久的凌寒,不以为然的看了一眼慕容琛,眼神立马变的犀利起來,从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开始,他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他会抢走自己的东西。
  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米兰。那个时候,他买了当天的飞机票,火速赶到米兰想给沫沫过生日,同样也算是给她一个惊喜,沒想到见到的第一幕场景竟然是他紧紧的抱着沫沫。
  当时的他气的想要抓狂,可是他还是沒有勇气冲上前去揍他一顿,不是因为胆怯,是因为他不想伤了那个女人的心,毕竟他都那么久沒去找她了,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止别人对她好呢?
  “我们之前见过的。”还未等白月华对慕容琛介绍凌寒的时候,慕容琛突然笑着开口说道。
  白月华的脸上略过一丝惊讶,慕容雨忍不住问道:“哥,你怎么认识寒哥哥?”
  “是,我们之前见过。”凌寒目光灼热的看着慕容琛,冷冷的回道。
  慕容雨的视线转移到凌寒的脸上,那张脸有别于米亚的那种精致,但却是凌驾于精致之上的完美,无论是从什么角度看过去,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大帅哥啊啊啊!
  慕容雨在一边咬牙切齿,蠢蠢欲动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