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去一个地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觉得你哥哥现在这状况能有猜的时间吗?”慕容琛挑眉看向慕容雨。
  慕容雨得瑟的笑道:“五年前我去荷兰玩的时候,认识凌奶奶的。”
  “你去年不是也去了吗?”慕容琛无奈的撇了撇嘴。
  “哎呀,五年前那是第一次遇见,去年去是顺便拜访她的。”慕容雨耐心的解释道。
  “嗯哼?听起來很有故事的样子哦!”慕容琛一边开着车门,一边阴险的看向慕容雨。
  “要不要说的这么暧昧啊!我还看你跟凌寒身边那妹纸很有故事的样子呢!”对于哥哥的调侃慕容雨早已习以为常,偶尔还会反击一下。
  “上车说吧!”慕容琛发动了车子,从车窗里看向慕容雨说道。
  慕容雨转过身,从另一边上了车......
  “喂,你还沒告诉我你跟凌寒身边那妹纸有什么故事呢?”慕容雨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慕容琛转了方向盘,随口回道:“就是她。”
  “她???”慕容雨显然有些不能接受,“沒搞错吧?”
  “什么啊!有这么夸张吗?”慕容琛有些不悦的瞪了一眼慕容雨。
  慕容雨缩了缩脖子,“我以为只有沐姐姐那样的女人才能入的了哥哥的眼呢!”
  “我以前也是那样认为的,在认识她之前。”慕容琛的嘴角露出一抹淡然的笑意,脸上的表情都跟着变的很轻松。
  这样的哥哥让慕容雨有些愣神,一直以來哥哥都是平日里嘻嘻哈哈,工作起來忙发疯的人,从來沒有看过他这么淡然的笑,她能感受的到那笑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平日里玩世不恭的笑。
  “她...真的有那么好吗?”慕容雨喃喃自语道。
  慕容琛眉眼间都是笑意,转脸看了看她,“傻丫头,等你遇到了你就知道了。”
  “是吗?”慕容雨依旧有些疑惑,见到凌寒的时候,心里砰砰跳不停的感觉,难道不是吗?
  ......
  何雨沫被凌寒拽出了酒店,现在正坐在马路上的长椅上,她转脸对上他的侧脸,思索左右后,她还是开口道:“寒,我们这样肯定会伤了你奶奶的心。”
  “沫沫,那我不这样,你就不伤心了吗?”凌寒反问道。
  何雨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用担心我,我沒事的。ET就是你奶奶年纪大了,就不要再惹她生气了吧!”
  “傻瓜,你什么时候才能多考虑考虑自己呢?”凌寒转过身,伸手捧起何雨沫的小脸,初夏的夜晚,晚风轻柔的拂过,何雨沫额前的碎发被吹到了脸上,凌寒用手指轻轻的帮她撩开,指腹在脸颊上有意无意的蹭着,一阵酥麻感传及全身。
  “凌寒,我有时候在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想啊想啊头就开始疼了起來。”何雨沫顺势依偎在凌寒的肩头,看着被灯光照亮的夜空,心里却莫名的空了起來。
  凌寒轻轻的搂住何雨沫的肩膀,“那就别想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还未等何雨沫缓过來的时候,凌寒已经拉着她走了起來,何雨沫一脸茫然的问道:“我们要去哪啊?”
  凌寒转脸,对着何雨沫笑了笑,“坐公交去一个地方。”
  “坐公交?”何雨沫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凌寒说他要做公交?
  “是啊,要是走过去的话,肯定回不來了。”凌寒解释道。
  何雨沫小跑几步跟上凌寒的步子,抬头看向凌寒,认真的问道:“你也会坐公交?”
  “那当然,我可是多才多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凌寒得瑟的说道。
  “呃......”何雨沫低下头,又忽然抬起头,一脸的不服输,“那您的意思是我啥都不会咯?”
  “有我在,你不需要会什么。”凌寒笑道。
  “那我是不是该说得夫若此,妇复何求咯?”何雨沫仰起头,不屑的看了一眼凌寒。
  “必须!”凌寒不知羞的回道。
  “真自恋!”何雨沫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嘴边早就笑开了花。
  到了公交站台,这个时候还很早,坐公交的人挺多的,凌寒紧紧的抓着何雨沫的手,往公交站牌的地方走去。
  看公交站牌的人同样很多,不过凌寒天生的身高优势,倒是让他可以越过很多人头,看清楚站牌上的站点。
  见凌寒老半天都沒有说话,何雨沫忍不住问道:“看好了吗?我们要坐哪辆公交?”
  “呃,,,”凌寒有些难为情,伸手摸了摸鼻子,表情略有些尴尬,“这个公交站牌写的真不清楚。”
  ......
  凌寒的话一出口,何雨沫的头顶飞过一群乌鸦,原來搞了半天,他竟然看不懂公交站牌。
  “我们要到哪?”何雨沫无奈的问道。
  凌寒尴尬的笑了笑,“利济路的汉大。”
  本來还想给她个惊喜的,沒想到被这坑爹的公交站牌弄的可真是有惊无喜啊!他发誓回去要跟汉市市长好好的沟通沟通,艾莱依原因出资把全城的公交站牌都改成人看的懂的......
  “556就可以了。”何雨沫扫了一眼站台,随意的说道。
  明明就写的那么清楚好不好?看來这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男人,其实是坐不了公交的......
  “呃,你咋看出來的?”凌寒好死不死的问了出口。
  何雨沫拉着凌寒往边上站了站,对着最近的一条公交线路指道:“你看,就是这样过去,然后再这样过來的,这个是方向,方向对了,你在看站点的名字,有自己要去的地方就可以了。”何雨沫还很敬业的伸手给凌寒比划着。
  “哦,我懂了。”凌寒一本正经的回道。
  何雨沫勾唇一笑,“那我考考你试试?”
  “好。”凌寒自信满满的点了点头。
  何雨沫嘴角带笑,食指放在下巴上,沉思一会之后,她幽幽的开口道:“那要是回家的话,应该坐哪路?”
  “我去看看。”凌寒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何雨沫则是在一边偷乐着,这里根本就沒有直接回去的公交,必须要转车......
  半晌之后,凌寒从人群里走出來,一本正经的对着何雨沫说道:“我觉得34路应该可以。”
  “什么叫应该啊?你签合同的时候还能签个应该啊!”何雨沫故意调戏凌寒,天知道那个霸道狂妄的总裁大大,现在像个孩子似的模样,多么的让人想好好的蹂躏一番!嘿嘿......
  凌寒想了想,又转脸看了一眼公交站牌,点了点头,这次倒是语气坚定起來了,“是的,就是34路。”
  “你确定?不改答案了?”何雨沫挽住凌寒的胳膊,眨巴着大眼睛。
  凌寒一脸黑线,其实他心里真的沒准,记得上次,不对,应该是唯一一次坐公交还是六七年前的事了,那时候还是大学宿舍的一群好哥们打赌,才去做的公交。
  “不改了。”凌寒开口道,见鬼了!错就错呗!反正他又不是真的要坐公交回去!
  “恭喜您,打错了。”何雨沫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凌寒倒是不解了,“那你说坐什么?”
  “这里根本就沒有直达的公交,我们要转车才能回去。”
  “好吧,看來你还是很在行嘛!”凌寒赞赏道。
  何雨沫得瑟道:“那当然了,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一到周末就是坐着公交海吃海玩!”
  “和陈涵,郑怡露一起吗?”
  “当然了,还有...”何雨沫一下子反应过來,一下子停住了。
  凌寒倒是來了兴趣,“还有什么?”
  “呃,,,”何雨沫低下头,表情有些难看,良久之后,她轻声道:“还有郑世明。”
  “咳咳......”凌寒不可思议的问道:“他...也会跟你一起坐公交?”
  “很少啦!是我缠着他跟我坐的。”何雨沫一副犯错小孩的样子。
  凌寒霸道的搂住她的肩膀,“不提他了,以后我也陪你一起坐公交。”
  “真的吗?”何雨沫可怜兮兮的看向凌寒。
  凌寒坚定的点了点头,无意中的转脸,目光紧锁在后面的一辆公交上,“那个是不是556?”语气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激动。
  何雨沫探了探脖子,兴奋的叫道:“是的,准备好挤公交哦!”又阴险的看着凌寒,“你行不行啊?”
  什么叫行不行?凌寒沉着一张脸,我床上可是很行的哇!
  “來了,快上!”何雨沫拽起凌寒的手就冲向不远处的停着的一辆公交。
  凌寒有些始料未及,就这样被何雨沫拽进了公交,好在是先上去的,人还不是很多,等他们走到后面的时候,这才发现挤进來的人越來越多。
  凌寒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公交还沒有走,他就已经受不了了,这个气味以及人与人之间挨得这么近......
  “凌寒,你沒事吧?”何雨沫艰难的探出一个小脑袋问道。
  “我......”本想说还是下去吧!但是看到何雨沫脸上那抹满足的神情,凌寒还是咬了咬牙,强忍着挤出一抹笑容:“沒事。”
  公交门关上了,凌寒一只手把何雨沫搂在怀里,另一只手抓着上空的抚手,车启动的时候,一车的人挤挤压压的往后倾斜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