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被玩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之所以会印象深刻也是有原因的。虽然已经时隔多年,但是现在想想还是那么的清晰。
  那次是一个來自香港的开发商,要说这倒也是挺普通的一个合作,只是那次的合作牵扯到上亿的投资,所以顾鑫还是上了些心。
  得知那个合作商唯一的爱好就是好色,还有一个癖好,只认处女。对于顾鑫來说,别说是找來一个女人,就算是找來一百个女人,他眼睛眨都不会眨一下。
  可是,这个开发商只要处的,这倒是让他犯起了难。现在这年头,找到一个年轻貌美还是处的女人,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说來也巧,他去洗手间的时候,正好遇上了一个中年妇女正在破口大骂着,他本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但是那次还就鬼使神差的凑了过去。
  只见那中年妇女恨不得揪住面前女孩的耳朵呵斥,“你都來这地方卖了,你还给我矜持个啥?现在的大众趋势喜欢的是御姐,御姐,懂?”
  只见那女孩怯弱的点了点头,乌黑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中年妇女又开始开骂:“你说说你就图的个一张漂亮的脸蛋,处女又怎么样?不懂情趣,怎么去伺候好金主呢?”
  听了这话,顾鑫瞬间來了兴致,他还正愁着沒地方找个处女,沒想到得來全不费工夫。
  他走到两人的面前,故装示意性的咳嗽了一下,那名中年妇女看到他的时候,双眼都放起了光,殷勤的凑到他的面前,“顾大少,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來了啊?”
  “她,我买下來了。”顾鑫沒有多余的时间去说废话,直截了当的说出了想法。
  中年妇女一愣,怯怯的笑道:“顾大少,要不我给你换一个吧!这个是才來的,太嫩了,我怕伺候不好你。”
  顾鑫摇了摇头,仍然坚持道:“开个价吧?”
  中年妇女显然有些难为情,为了不摊上事,她只好实话实说了,“顾大少,这样吧!我就跟你说清楚了,这个姑娘还是个雏儿,啥都不懂,我怕会伺候的不到位,影响了您的心情。要不我给你换个人吧?”
  “不用,我就要她。”顾鑫坚定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孩。
  女孩朝他看了一眼,又立马低下了头,就在她抬头的那一秒,他看到了她脸上那抹无辜的表情。
  就是那抹无辜的表情,让顾鑫一直以來都有一种犯罪感。所以当顾鑫再次看到郑怡露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认出了她,虽然已经时隔好几年了......
  他带着那女孩进了酒店,昏暗的贵宾套间里,暖黄的灯光洒在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扑鼻而來的是一抹淡淡的抹茶香味儿,房间里安静的可以清晰的听到表盘上时钟转动的声音。
  一刻钟之后,沉默已久的顾鑫忽然转过身來,他一直在想如何开始这场交易的开场白,毕竟眼前的女孩实在是太小了,应该高中还沒毕业吧!
  在商场上能够轻易的独当一面的他,却在这个时候,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了......
  当他完全转过身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全都僵滞在了那一刻。
  面前坐着的女孩已经将上衣悉数脱掉,光滑白嫩的酥肩暴露在空气中,那张未经粉饰的脸蛋上,还是第一眼看到时的那抹无辜,乌黑明亮的双眼在黑夜中如同两颗璀璨夺目的黑宝石。
  顾鑫的心里一紧,微微皱眉,走到她的面前,毫不犹豫的将脱下來的衣服又搭在了她的身上,郑怡露诧异的看向顾鑫,一脸的惊慌失措。
  顾宇冷冷的开口:“这些是定金,事成之后,我会派人再给你另外的十万,我相信这个价钱应该是很多人这辈子都梦寐以求的。”
  说着顾鑫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十万元人民币的钞票,伸手递给了面前的女孩,女孩双手颤抖的接下支票,乌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顾鑫,像是在质疑,又像是在试探。
  此时,顾鑫才注意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他伸手拂开挡住她半边脸的秀发,这一弄,女孩整个的脸都露了出來,那张脸并沒有看起來的那么圆润,而是很瘦削的那种,但是这却丝毫不影响那张脸蛋带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果真是个美人胚子。
  他收起思绪,自顾自的说着:“我的要求很简单,你把我的客人伺候好了就可以了,这是一份文件,只要他肯把文件签了,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顾鑫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手中的文件放在床边,端倪了一眼床上坐着的女孩,他再次开口道:“你想清楚了吗?”或许还能后悔......
  顾鑫自己都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她要是反悔了,那合同岂不是签不上了?可是,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想让她退缩的,毕竟她看上去也就只是个孩子。
  “我还有想的余地吗?”女孩猛然抬起头,眼神冰冷的看向他,忽而嘴角又绽放出一抹笑意,“放心,我会完成任务。”
  “最好是那样,我先走了,过一会儿客人会來。”被那抹绝望却又带着忧伤的眼神那么一看,顾鑫的心里毛躁躁的,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
  那一幕幕的场景顾鑫现在想起來,都还是那么的历历在目,他从橱窗里拿了一瓶威士忌进了卧室,心里莫名的堵得慌......
  顾鑫走后,顾宇把卧室里能摔的东西全都摔了个遍,如果说怡露是那种女人的话,那上次他醉酒和她发生关系的事,岂不是不成立?因为他分明记得床上有那么一抹落红......
  难道是被她设计了?不不不,顾宇的脑海里出现了郑怡露温柔可人的笑脸,那么天真无邪,怎么也不像是会设计人的人?
  可是,平白无故的哥哥也不会乱说话,他和顾鑫的关系虽然不是很和谐,但是也不会到了阴对方的地步。
  因此哥哥的话,应该也不会有假。
  顾宇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边是喜欢的女孩,一边是血缘的哥哥,他到底该相信哪个?
  不经意间的一瞥,看到不远处被顾鑫丢下的那张名片,他不顾形象的爬了过去,捡起那张名片,心里却是出了奇的乱,到底打还是不打,这是现在面对的最主要问題。
  再三思索之后,顾宇决定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电话那头的声音如期而至,“喂?”
  顾宇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他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电话那头嘈杂一片,“喂喂???到底有人在听吗?”
  电话那边的声音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顾宇从愣神中反应过來,努力吐出一句话,“请问一下,你认不认识郑怡露小姐啊?”
  “哪个?”电话那头传來女人粗暴的声音。
  顾宇无奈,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请问你认不认识郑怡露小姐?”
  “郑怡露?郑怡露是谁啊?”电话那头的回答让顾宇悬着的心稍稍放轻松了一些,他就觉得怡露不是那样的人,肯定是哥哥误会她了。
  “郑怡露你忘了啊?当初还是跟着你哩!來的时候还是个雏儿,现在能找个处,真是不容易啊!那个小**好像就干了一次再也沒出现了吧!”这是一道男人的声音,听了这话,顾宇的心一下子沉入了万丈深渊。
  “是吗?哦哦哦,我想起來了,你还别说,那小**长的还真是好看......”
  后面的对话顾宇再也听不下去了,未等那电话那边的人回话,他气愤的挂了电话,随手将手机扔的老远。
  他被骗了,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玩的团团转,呵呵,可真是可笑啊!
  顾宇颓然的坐在床边的地板上,一边脸上的光线被挡住了,致使他整张脸看起來忽明忽暗的,说不出的低沉。
  半个小时之后,顾宇放在膝盖上的手指,轻轻的颤动了几下,他起身,动作利索的穿上了西装外套,对着镜子喷了些发胶,拿上了车钥匙和手机,甩门离去......
  喧嚣的酒吧,震耳欲聋的DJ歌曲,疯狂热舞的人群,身材火辣的舞女,低迷而奢侈的氛围,顾宇看着眼前这些熟悉的场景,曾几何时他是那么疯狂的迷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他竟然突生了几抹厌恶。
  他穿过舞动的人群,平时从这里走的时候,看到身材火辣点的美女,他都会趁机好好的凯凯油,或者是抛抛媚眼。但是这一次沒有,他仅仅想快点走过去,仅此而已。
  顾宇心不在焉的坐在吧台上,让调酒师调了杯酒,伸手端起來,毫不犹豫的灌进了喉咙里,凉凉的,滑滑的,一瞬间很舒服的感觉,只是这感觉消纵即逝......
  突然后背上多出了一只纤纤玉手,顾宇顺着手臂的方向看了过去。
  “顾少爷,好久不见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往顾宇身上蹭了蹭。
  顾宇厌恶的甩掉肩膀上的那只手,沉声道:“我们认识吗?”
  “顾少忘了吗?你可是最喜欢看人家穿粉色的内衣呢!”女人故意有意无意的用那两坨肉包子往顾宇的胸前蹭,那条深深的事业线,在顾宇的眼底暴露无遗。
  顾宇厌恶的起身,低吼了一句:“滚!”
  沒有得到预期的效果,还被顾宇这样训斥,浓妆女人也不是那么的不识趣,沒好气的白了一眼顾宇之后,扭摆着水蛇腰往人群中走了过去。
  顾宇从吧台上又端起了一杯酒,再一次灌进了嗓子里,他突然爱上了酒水流入喉咙里时短暂的感觉。
  又喝了好一阵儿,顾宇的脑袋开始变的昏昏沉沉的,他掏出出被摔过无数多次还依旧完好无损的手机,娴熟的拨了那个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