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不堪的过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此时的凌寒正在和何雨沫一起压马路,本來说坐公交回去的,但是为了考虑到总裁大人的身体承受能力,何雨沫还是决定步行回去。
  即使当凌寒听到她这个伟大的决定的时候,嘴张的下巴都要脱臼了......
  不过何雨沫却以反正汉市也不是很大,一个多小时差不多就能步行到家为理由,成功说服了她家娇生惯养的总裁大人。
  “凌寒,要是每天这样就好了。”何雨沫看着天空怔怔的说道。
  凌寒挑眉:“哪样?”
  何雨沫低头,淡然的笑了笑,“和喜欢的人一起看星星,一起压马路,就是最大的幸福。”
  “傻丫头......”凌寒宠溺的揉了揉何雨沫额前的刘海,本來还因要步行回去而窝的一肚子火,一时间竟然烟消云散了。
  “嘀嘀嘀......”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凌寒掏出手机按了接听键。
  何雨沫在一旁踢着马路上的石子,无意中抬头目睹了凌寒由轻松变的僵硬的脸,她的脸色也跟着微变,心里想着应该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顾宇出事了,我得去趟酒吧!”凌寒來不及多说什么,直接站到了马路边上去拦的士。
  何雨沫跟在他的身边,“我也去。”
  凌寒转身,看了一眼何雨沫,点了点头,“好。”
  赶到酒吧的时候,顾宇已经是醉醺醺的了,凌寒走到吧台前,拉着何雨沫一起坐在他的旁边。
  顾宇抬起头,傻笑道:“沫沫,你也來了啊?”
  “顾宇,你怎么了?喝这么多酒干嘛?”何雨沫责怪道。
  顾宇突然大笑了起來,“沫沫,你知道吗?我特么的被人当傻子一样耍來耍去的,这种感觉真不好。”
  “顾宇,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何雨沫认真的看着顾宇问道。
  顾宇零零碎碎的把事情经过讲了一边,末了,又开始骂起自己,“我特么的就是傻子,活该被骗!”
  “顾宇,我认识露露这么多年了,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你,她不是那种人。”何雨沫开口说道。
  凌寒有些惊讶的看向何雨沫,这个笨女人,自己都傻不拉唧的,还跟人家打什么保证?
  他伸手抓住何雨沫的手腕,把她往身边拽了拽,何雨沫不悦道:“凌寒,你拽我干嘛?”
  凌寒满头黑线,话还未说出口的时候,顾宇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何雨沫一脸坚定的说道:“给她打电话,问清楚!”
  ......
  顾宇拿起手机给郑怡露打了过去......
  “喂。”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沙哑,听的顾宇有些发愣,他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波涛汹涌,故作平静的问道:“怡露,睡了吗?”
  “沒呢!你有什么事吗?”
  “嗯,伯母在身边吗?”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顾都还满心郁闷的,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细心了!
  郑怡露淡淡的回道:“沒呢!”
  “哦哦。”
  一时间,两个人竟然沉默了起來,顾宇咬了咬牙,还是问了出來:“怡露,你和我哥是不是认识?”
  电话里再次死一样的寂静,不知过了多久之后,郑怡露开口,那语气冷漠至极,“他都告诉你了?”
  “你真的骗了我?”顾宇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激动。
  “是。”
  “为什么?”顾宇突然大吼了一声,又继续说道:“我哥说你是那样的女人的时候,我特么的还那么可笑的维护你,你就当我顾宇是傻子一个是吧?”那声音悲伤至极......
  何雨沫本來想上前安慰安慰顾宇的,却被凌寒拽住了胳膊,凌寒对着她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过去。
  “他是这样说我的?”
  顾宇气愤的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哈哈......”郑怡露突然发了疯一样的笑了起來,顾宇听到那疯狂的笑声,心里一阵毛躁,接着郑怡露突然停止了疯笑,声音如千年寒冰,冻的人瑟瑟发抖。
  “是他强奸了我!”
  “嘀嘀嘀......”电话被挂断了,顾宇愣愣的站在原地,四周明明很喧闹,他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郑怡露的声音还在他的脑海里回荡,是他强奸了我,是他强奸了我,是他......
  “问清楚了吧!我就知道露露不是那样的人。”何雨沫自是沒有注意到顾宇脸上错愕的表情,还以为是两人的误会解开了呢!
  哪知顾宇的表情突然变的有些狰狞,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道:“不会的,不可能,不可能......”
  “我要去找他,对,我要去找她问清楚。”顾宇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着,说着,他便不顾一切的跑开了。
  何雨沫一脸茫然的看向凌寒,“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凌寒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可奈何,嘴边轻动,“随他们吧!你就不要管那么多闲事了呗!”
  何雨沫沒好气的瞪了凌寒一眼,“顾宇还是不是你兄弟啊?”
  “是,当然是。”凌寒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那兄弟有难,是不是该帮?”
  “言之有理。”凌寒像模像样的点了点头,又正言道:“但是不代表就可以管别人的私事啊!”
  “凌寒...”何雨沫气氛的吼叫道。
  凌寒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是是是,老婆大人有何吩咐?”
  “你就是故意的!”何雨沫气鼓鼓的翻着白眼。
  凌寒一手揽住何雨沫的肩膀,在某女不情不愿,忸忸怩怩中把她揽入怀中,性感的薄唇准确无误的凑到她的耳边,唇齿轻动,“老婆,我错了。”
  “骗子!”何雨沫愤怒的骂道。
  凌寒轻轻的含住她的耳垂,“才沒有!”
  “凌寒,我不理你了!”何雨沫别过脸,不去看凌寒。
  然而就在转脸的时候,眼神一向很好的她,轻易就发现了角落里的那个身影,她怎么也在这里?何雨沫的脸上立马覆盖上了一层寒冰。
  “怎么了?”感觉到何雨沫的异常,凌寒好奇的问道。
  何雨沫摇了摇头,表情有些紧张的说道:“我们走吧!”
  “好吧。”凌寒跟在何雨沫的身后,往酒店的门口走去。
  从吧台到门口还是有一段较长的距离,穿过拥挤的人群时,凌寒总是把何雨沫紧紧的护在怀里。
  好巧不巧,就在此时,坐在角落里的尚雪,无意中的一瞥,正好撞上了凌寒的背影,她激动的把手中的酒杯随意一放,就朝着人群中走了过來。
  凌寒只顾得保护好何雨沫不受到伤害,并沒有注意到一个人影正在慢慢的靠近自己。
  “凌寒。”就在相距不到一米的位置,尚雪站在了那里,大声叫道。
  凌寒顾不得身后的叫声,他只是觉得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但是现在的状况不允许他回头,于是,他继续专注的护着何雨沫在人群中穿梭着。
  尚雪呆愣的站在原地,他沒有理她......
  身体被众人挤來挤去的,她失去了重心,看到凌寒那么专心的把何雨沫揽在怀里的时候,她的双眼被刺痛,心里更像是被掏空了一块一样,空荡荡的,冷飕飕的风吹进身体里。
  穿过人群之后,何雨沫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凌寒把她包裹的严严实实,不然的话,她肯定会被挤的不轻。
  “喂,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绅士了?”何雨沫眨巴着眼睛斜视凌寒。
  凌寒无奈,说的像他之前好不绅士一样,他挑了挑眉,“是你沒有发现美的眼睛。”对于之前的那道叫声,他早就忘的一干二净......
  “我们回家吧!”何雨沫笑眯眯的说道。
  凌寒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手,何雨沫有些发愣,凌寒嘟了嘟嘴,示意她把手放上去。
  何雨沫会意的笑了笑,慢慢的把手放进了那个大手掌中,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蕴含着说不尽道不明的幸福。
  一直都觉得最美的爱情,并不是从始到终都是轰轰烈烈,浪漫至极。毕竟我们都是凡人,生活是必不可少的,再刻骨铭心的感情,最终都要回归平淡,所以一直都羡慕在平常的生活中,偶尔添油加醋的小感动。
  而凌寒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霸道,他张狂,他有着让所有女人都迷恋的一张脸,但是在她的面前,他温柔,他细心,他做着一个普通的男人对心爱的女人所做的事......
  和凌寒回去之后,折腾了一天了,何雨沫实在是太累了,早早的躺在了床上。
  而某个欲.求.不满的生物,今天晚上似乎也不是那么闹腾,老老实实的躺在何雨沫的身旁,陪着她一起看着天花板发呆。
  正在何雨沫还在受宠若惊的时候,事实再次证明她又想多了,肚子上爬上來的那只手,伸进她的睡衣,抚摸着她的腰肢,呼吸声变的有些急促,何雨沫累的动也不想动,任凭凌寒随意的占她的便宜。
  那一夜,何雨沫觉得很短暂,她却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中凌寒的奶奶怒眼瞪着她,大吼道:“你这个坏心的女人,你是要让我们凌家绝后吗?我死了以后,如何面对我凌家的列祖列宗?何雨沫,你放过我们家凌寒,放过我们凌家......”
  后來又梦到了爸爸,他还是那么的爱笑,他慈爱的看着自己,“沫沫,放手吧!我们只是个普通人家,怎么能配得上凌家呢?”
  妈妈还是一如既往的唠叨道:“沫沫,看你又瘦了,让你多吃点,天天嚷嚷着什么减肥减肥的,再瘦下去,以后会被婆婆说的。”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