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尚雪自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不死心的往前小跑了几步,总算跟上了陈涵的步子,她喘着气问道:“涵涵,刚刚叫你,怎么不理我?”
  “哦,是吗?那应该是我沒听到吧!”陈涵表情淡漠的回道。
  何雨沫微怔,试探性的问道:“涵涵,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
  “那就好。”何雨沫机械的点了点头,在心里还是疑惑着,总觉得今天的陈涵有些不同。
  确切的说自从那天一起去酒吧喝酒回來之后,陈涵,一直都有些奇怪......
  何雨沫想问,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就算问了,也会像刚刚那样,被陈涵一句话说的,再也接不下去下文。
  “我吃好了,先走了。”陈涵转身对着何雨沫扯了扯嘴角。
  “啊?”何雨沫一脸错愕,明明不是刚到餐厅吗?怎么又说吃好了?
  “涵涵......”何雨沫对着那个背影喊了一声,如之前一样,沒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何雨沫一个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去,看着面前的食物,一时竟然沒了任何食欲。
  她粗略的吃了几块清炒的藕片,丢下了筷子,往餐厅外走去。
  沒走几步,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她看了看号码,是一个陌生号打过來的。
  何雨沫犹豫着要不要接的时候,恰巧郑怡露从身边经过,她想也沒想的挂了电话,笑着跟郑怡露打招呼:“露露。”
  “啊,沫沫,你也在啊!”郑怡露做出一副很惊喜的样子。
  何雨沫笑了笑,关切的问道:“你吃了吗?快去吃吧!”
  “嗯,好,那我先不陪你了。”郑怡露点了点头。
  何雨沫笑着点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她有些支吾的问道:“你...”
  “我?”
  “你和顾宇和好了吗?”何雨沫还是问了出來。
  果然是來看笑话的,郑怡露嘴边轻笑道:“就那样吧!”
  说完,郑怡露转身往餐厅里走去,何雨沫微微怔住,看着郑怡露的背影,她忍不住叫道:“露露...”
  郑怡露停住步子,并沒有回头,何雨沫咬了咬下唇,对着她的背影坚定的说道:“不管怎么样,。ET”
  郑怡露沒有回头,她扬了扬头,嘴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继续往前走着。
  何雨沫有些失魂,昔日里的好朋友好姐妹,现在突然变的很陌生,这种感觉说不出的落寞。
  回到办公司,看着办公桌上堆成了小山的文件,何雨沫完全沒有心思儿去看,看了看手边的手机,她这才想到刚刚有一个陌生电话打过來來着。
  无聊之下,她就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喂,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何雨沫礼貌的问道。
  “还记得我吗?”
  何雨沫在听到那声女声的时候,心里吓了一大跳,她一下子就辨认出來,那道声音就是一个多月前的那个陌生电话里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上次你让我去取的包裹,我根本就沒取到!”何雨沫愤怒的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道。
  还记得那次她接到这个陌生的电话,跟她说下去取一件包裹,里面有她父母车祸的证据,但是她下去取的时候,值班员确实是给了她一个包裹,只是包裹里装的是陈涵寄过來的蜜月照片,并不是什么所谓的证据。
  电话里传來一声阴冷的笑容,“何小姐,你就不要跟我玩什么花样了,明明是你不去拿包裹又给我返邮回來了。”
  “既然你不想要,那也就算了。看來真是凌总裁给你灌了太多的蜜水儿了,导致你连父母的死都不顾了。”那声音带着嘲讽的味道。
  何雨沫抓狂了,对着电话吼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说你爸妈死的太冤了!哈哈哈......”
  “你到底是谁?你是谁?”何雨沫崩溃的抓着头发跟,对着电话大吼大叫道。
  岂料电话里传來了滴滴声,电话被挂断了。何雨沫看着手机,脑子里一直回荡着那个笑声,以及那句你爸妈死的太冤了......
  不,她要去找凌寒,她要找凌寒问清楚,凌寒肯定知道当年的事情!
  何雨沫放下手中的一切,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办公室,穿过长廊,來到总裁办公室的门前。
  敲了几声之后,里面依旧沒有任何反应,她转过身,正想着问问诗意的时候,却发现秘书位置上根本沒了人影。
  她随意的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整个设计部都沒有什么人,只有她一个人站在空荡的走廊里。
  正在这时,电梯的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來一个年轻的女孩,何雨沫不认识她,但还是跑到她面前问道:“设计部的人都去哪了?”
  小姑娘显然被何雨沫突然的举动吓到了,站在原地脸色惶恐的摇着头,何雨沫皱着眉,发生什么事了?这会儿早就到了上班时间啊!
  “她们...她们都下去了。”小姑娘突然开口说道。
  下去了?上班时间还能集体出去?何雨沫疑惑的看向小姑娘,接着问道:“下去干嘛?”
  “有人跳楼......”
  何雨沫还沒來得及问跳楼的是谁,就已经钻进了电梯,不会是凌寒吧?那只是五百万啊!也不要这么想不开啊!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仅仅是凌寒不在,就连公司里的人都跑下去了,由此可想,那跳楼的势必不是一般人......
  电梯很快到了最底层,何雨沫慌乱的从电梯里跑出來,透过大厅的玻璃墙,何雨沫清楚的看到艾莱依大楼前已经挤的人山人海了。
  她着急的跑了两步,又停了下來,半蹲着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提在手中又跑了起來,这下跑的方便多了。
  她刚出旋转玻璃门,人群中所有的目光都看向她,每个人的表情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儿,何雨沫自是有些吃惊。
  当她迟疑的往前又迈了一步时,耳边想过一声闷响,紧接着重物掉在了她的面前。
  何雨沫呆愣在了原地,仅仅是由十公分的距离,就砸在了自己身上......
  她的视线往下,转移到地上的物体时,何雨沫的双眸一下子瞪的老大,脸上的惊恐至极,双腿发软,她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怎么使力都起不來。
  何雨沫挣扎着往后面挪着身体,可是刚刚挪起來,又一下子坐了下去,她想大叫出來,喉咙里却像是失声了一样,根本就发不出來任何声音。
  她的双手按在地上,粗糙的水泥地把她的手掌磨破了皮,她却丝毫沒有感觉到疼,那种从内心深处散发出來的恐惧将她整个人都吞噬住。
  “尚......”后面那个字还沒有说出口,她已经晕倒在了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何雨沫只感觉到四周都是一片白,全身都是冷冰冰的,放佛又回到了那个手术台,她看着那把手术刀一点点的进入到她的肚子里面去......
  “啊...”何雨沫尖叫着坐了起來。
  坐在病床边上的凌寒,立马伸手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嘴里低喃道:“傻瓜,我在你身边呢!”
  感受到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嗓音,何雨沫激动的情绪稍稍的平息下來。忽然,她推开凌寒的怀抱,表情痛苦的大哭了起來,“尚雪,,,她...”
  何雨沫抽泣着,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脑子里满满的是尚雪浑身是血的躺在她的身边,就连她的瞳孔突然放大,直直的瞪着她,到光芒慢慢的散开,再到闭上双眸的一幕,想起來都是那么的清晰,实在是太可怕了。
  凌寒再次把何雨沫抱在怀里,“傻瓜,别想了,有我在,不要怕。”
  “凌寒,我真的好怕,我好怕......”何雨沫哭的泣不成声,浑身上下都在不停的颤抖。
  她从來沒有见到过那样的场景,一个活生生的人,浑身是血的倒在她的面前,那模样狰狞极了......
  凌寒心疼的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她那么的瘦弱,那么的无助,她的双唇一张一合的,吐出的那一声声的抽泣落在他的心里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浅浅的割在他的心脏上。
  “沫沫...”凌寒轻声低喃,大手擦拭着小人脸上的泪痕。
  他的表情很专注,他拥住她的力气很大,似是要把她揉进骨肉里,纵然这样何雨沫还是觉得全身都冷,冷的彻骨,明明夏天已经來了......
  “凌寒,不要离开我。”何雨沫埋在凌寒的怀里良久之后,嘴边轻轻的吐出这句话來。
  凌寒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顺势凑到她的额前,如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何雨沫的额头,“老婆,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真的?”何雨沫抬起明眸,泪眼汪汪的看着凌寒。
  凌寒点了点头,何雨沫还是不罢休,伸出小手指,“那我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凌寒伸出小手指,勾住了何雨沫的小手指,“别说一百年,就是一万年也不变。”
  何雨沫傻傻的笑了笑,脸上的泪痕依稀可见,凌寒宠溺的揉了揉她额前的刘海,这个女人他爱进了骨子里,恨不得把她所有的悲伤都承担过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