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得抑郁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细心的凌寒留意到何雨沫脸上的那抹哀伤,他捏了捏何雨沫的手,“傻瓜,别想那么多了。”
  何雨沫失神的点了点头,跟着凌寒出了电梯。
  “凌寒。”沒走几步,何雨沫又再次叫住了凌寒。
  凌寒转身,不解的看向她,“怎么了?”
  何雨沫收了收情绪,走到凌寒跟前,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问道:“我爸妈的车祸到底是不是人为的?”
  “......”
  凌寒沉默了,何雨沫开始变的咄咄逼人起來,“你明明知道那不是一场意外,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何雨沫发了疯一样的摇晃着凌寒的双手。
  最后一脸痛苦的看着凌寒,“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怎么去面对我爸妈?天知道我怎么还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两年了。凌寒,你怎么能这么残忍?我爸妈是冤死的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被何雨沫突然激动的情绪弄的左右不得的凌寒,只好双手抓住她的双手,让她不至于继续胡乱的拍打着自己。
  “沫沫,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我不确定,只是猜测。”凌寒解释道。
  何雨沫冷眼看向凌寒,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别骗我了,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是艾莱依的总裁凌寒啊!在汉市是多么光辉耀眼的大人物,又怎么会连区区的一个车祸都查不出來呢?”
  她的每一句话里,都带着浓浓的讽刺,他又怎么会听不出來?
  “沫沫,你先别激动,你听我解释。”凌寒的表情有些纠结,看着面前愤怒的小人儿,他多么想把他知道的全都告诉她,可是她完全不给自己机会嘛!
  何雨沫甩开凌寒将要抓住自己的手,“你不要碰我!你之所以不敢告诉我,只有一种可能!”
  说着,何雨沫往前又靠近了一步,抬起头却只能看到凌寒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说道:“除非是和你有关。”
  “沫沫,你连我不相信吗?”凌寒的语气里带着说不出的心痛,他的小女人竟然不相信他......
  “我不知道......”
  何雨沫痛苦的抱着头蹲了下去,她是真的不知道,他开始时的犹豫让她真的很不知所措,心里有无数道声音说服自己要相信他,可是同样也有无数的声音在耳边反驳自己。
  凌寒蹲下去,深深的拥住,就那样静静的陪她一起蹲在地上。
  良久之后,何雨沫抬起头,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子时,她的目光瞬间变的慌乱,他...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不在乎落过的人的看法,就那样深情款款的蹲在地上紧紧的抱住自己,本來还在对他生气,但是看到他的目光的时候,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化为乌有。
  一个男人,能够做到放下架子,放下面子,陪着你在公众场合蹲在地上,遇上这样的人之后,你就不要去质疑他不够爱你了,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更何况那个人还身世显赫,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我们回去说吧!”凌寒伸手擦掉了何雨沫眼角的泪痕,温柔的说道。
  何雨沫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她真的很心疼他......
  凌寒站起身來,又弯下腰,扶起蹲在地上的何雨沫,何雨沫虽然沒跟他继续吵下去,但还是心有芥蒂,站起身之后,她还是打掉了他捏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对不起凌寒,我做不到像沒事人一样......
  何雨沫沒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的跟着凌寒身后,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上一下,下一下的发呆。
  进了门,凌寒娴熟的打开客厅的灯,天花板上的吊灯缓慢的发出光芒,何雨沫抬头,对上凌寒高大的身体,只见他的周身都有一抹细微的光环,他像是整个人都沉浸在光芒中……
  凌寒转过身,挺拔的身子把光线遮住了大半,何雨沫微怔,又继续低下头,清秀的小脸忽明忽暗……
  他最见不得她那无辜的表情,明明她都把自己的心伤透了,她却是一副无辜的让自己都沒办法去责怪的表情。
  “沫沫,两年前的那场车祸,我曾经也觉得有些蹊跷,所以就派人去调查过一段时间,但是沒有证据能证实那场车祸是人为的。”凌寒表情认真的说道。
  听了凌寒的话,何雨沫缓缓抬起双眸,那双眸子黑的发亮,脸上的表情有些木讷,片刻之后,她开口道:“真的是这样吗?”
  她像是在问自己,也像是在问凌寒……
  “傻瓜,别想那么多了!去看会儿电视,我先去做饭。”凌寒伸手拍了拍何雨沫的肩膀,把她推到沙发前坐下。
  何雨沫点了点头,僵硬的坐在沙发上,脑子里面还是刚刚的那些问題,凌寒走到桌前,随手把遥控器拿起來,打开了电视。
  屋内并沒有那么安静了,电视里放着的是什么节目,何雨沫根本沒心情去看,就在此时,厨房传來清脆的切菜声,节奏沉稳有力,何雨沫的心沉了下來,突然感觉到耳边的声音很嘈杂。
  有小孩的哭声,女人间的争吵声,男人间的谩骂声,最后伴随着凌寒的切菜声全都传进了何雨沫的耳朵里。
  那声音越來越大,像是要穿透双耳,何雨沫的表情变的难看起來。
  “啊……”最终她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抱着双耳,从沙发上滑坐在地上。
  闻声,凌寒放下手中的刀,紧张的冲到客厅,视线扫到何雨沫所在的地方,他蹲在何她的面前,担忧的叫道:“沫沫,沫沫......”
  何雨沫缓缓的抬起小脑袋,拧紧眉头,“凌寒,我头疼……”
  “我们去医院!”凌寒一本正经的说道。
  “噗!”何雨沫突然笑了出來,强忍着痛,开口说道:“笨蛋,刚从医院回來,现在又去啊?”
  “那我给李医生打个电话,让他來家里给你做个检查。”凌寒建议道。
  何雨沫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吧!太麻烦了。”
  “傻瓜,我一个月给他的工资是固定的,不多找他几次,那我还不是太亏了。”凌寒半开着玩笑说道。
  何雨沫伸手捂住了凌寒的嘴上,脸上带着担忧,“笨蛋,不许这样说!我还不希望你多去找他呢!”
  “好啦!那我去给他打电话,你先喝点水。”凌寒把何雨沫扶了起來,又端起桌上的水杯给她递了过去。
  何雨沫略显苍白的脸上,微微扯出一抹笑意,接过凌寒手中的水杯,喝了几口,心里的畏惧感却沒有下降,她,是真的太怕医生这种生物了......
  半个小时之后,预料中的敲门声响了起來,何雨沫准备起身去开门的时候,凌寒却抢先一步去开了门。
  “;李医生,您好。”凌
  “凌总,您好。”李医生礼貌的答道。
  凌寒侧过身,对着李医生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李医生走进來,看到何雨沫的时候,笑着打招呼:“何小姐,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何雨沫嘴边带笑,心里却想着最好永远不见......
  “你先躺下,我给你做一个全身检查。”李医生直奔主題,继而又走到何雨沫的面前。
  见状,凌寒忙走过來,帮着何雨沫在沙发上躺好,何雨沫对着他笑了笑,明明自己都很怕,但还是不想让凌寒担心她。
  李医生在何雨沫的身上倒腾了十來分钟之后,眉头轻皱,他轻声问道:“何小姐最近有沒有觉得哪里和以前不一样的?”
  “哪里和以前不一样?”何雨沫歪头想了一下,开口道:“我就是觉得记性变差了,然后容易做噩梦,有时候脾气有些火爆!”
  “那我给你开点调气的药吧!”听了何雨沫的描述,李医生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何雨沫疑惑的问道:“医生,我这是怎么了?”
  李医生看了看凌寒,开口道:“沒什么大问題,就是以后最好保持心情愉快。”
  “可是你的表情看上去很不好啊!”何雨沫不死心的问道,又转脸看向凌寒,“我想听。”
  凌寒点了点头,对着李医生说道:“李医生,你有话直说。”
  “其实何小姐患的是抑郁症。”
  李医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凌寒和何雨沫都有些吃惊,李医生又继续解释道:“其实这种病说轻了也不算病,说重了也是蛮严重的。”
  “现代人生活节奏比较快,所以多多少少都有些这种心理病。所以何小姐不用担心,只要把心情调整好,病自然就沒了。”
  “谢谢医生。”何雨沫笑着道谢,尽量表现出一副看的很开的样子。
  “不谢不谢,你要注意好休息。”李医生嘱托道。
  凌寒开口道:“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凌总,那我先走了。”李医生一边收拾着医药箱,一边对着凌寒说道。
  凌寒也沒做什么挽留,点了点头,“我送你。”
  “何小姐,再见!”李医生提起医药箱往门口走去。
  何雨沫笑着摆了摆手,凌寒跟着李医生一起往门口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