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说走就走的旅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寒把李医生送到电梯前,趁着电梯还沒有开门之际,李医生表情严肃的说道:“凌总,我怀疑何小姐有潜在的人格分裂。”
  本來还是随意的站在李医生身旁的凌寒,在听到李医生吐出的那句话时,整个身体都紧绷起來了。
  “何小姐应该是受到过刺激吧?”李医生开口问道。
  凌寒点了点头,自从和磨磨蹭重新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沫沫确实是受了很多罪。
  确实是他粗心大意了,他每次都是急于关注她外在的伤口,却忘了她内心的伤口。
  他的沫沫,原本是个那么单纯快乐的人,现在竟然得了这种病,他深深的自责自己沒有好好的保护她,为什么就让她经历这一切,承受这一切呢?
  “一般情况下,有这种倾向的人都是受到过不同程度的刺激造成的,这种病的潜在危险还是很大的,我给她开的都是一些镇定剂,看后续情况吧!”李医生细心的解释道。
  凌寒皱着眉,问道:“是不是找到根源了,会好的快一些?”
  “一般來说是这个样子的,不过还是要看个人情况了。”
  见凌寒沒有在说话,李医生开口问道:“凌总还有什么事吗?”
  凌寒摇了摇头,唇齿轻动,“沒了。”
  “那我先走了。凌总,再见!”李医生一边进着电梯,一边对着凌寒说道。
  凌寒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消失在了走廊里......
  回到家里,凌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再次让何雨沫失业,客厅里立马传來一声鬼哭狼叫的哀嚎。
  何雨沫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看向凌寒,故意做出一副十分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真的不可以上班了吗?”
  “真的。”凌寒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真的真的不可以吗?”
  “真的真的。”凌寒耐心的回道,又顺便继续接了一句,“真的真的真的不可以。”
  “那沒钱谁养我?”何雨沫白了凌寒一眼。
  凌寒伸手握住她的小手,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不是说过有我在吗?”
  “可是不去上班很无聊哎!”何雨沫无趣的撇了撇小嘴。
  虽然上班有太多的麻烦事要去操心,可是不上班又实在是太无聊了。
  “亲爱的,我们去旅游吧!”凌寒突然说出这句话來。
  何雨沫一刻钟的愣神,又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问道:“我沒听错吧?”
  “傻瓜,。ET”凌寒嘴角带笑。
  何雨沫哪是这么容易被打发的,她依旧不死心的说道:“我刚刚明明听见你说旅游了,不许不承认!”
  “这不是听见了吗?是哪个小骗子还问我说了什么。”凌寒挑眉,一副贱贱的表情。
  何雨沫嘿嘿的笑着,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确定你不是开玩笑?”
  “我确定我不是逗你玩的。”凌寒笑道。
  “不跟你玩了!”何雨沫气呼呼的把凌寒锤了一拳,不再去看他。
  旅游,唯一跟凌寒一起出远门的时候,还是去的坦斯马尼亚。最坑的是还遇见了所谓的前女友同志......
  “老婆别生气嘛!我说的是真的。”看到何雨沫生气了,凌寒只好跑到她的面前,开始安慰了起來。
  何雨沫嘟着小嘴,不满道:“我就是生气了!哼哼,要你管!”
  “哎呀呀,老婆你生气了可以打我,千万别气坏了自己。”凌寒抓起何雨沫的一只手就往自己的脸上打着。
  何雨沫收住手,忍不住轻笑出口,“真是沒正经样儿!”
  “怎么去旅游?你这么忙,怎么走的开?”何雨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凌寒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他拉起何雨沫,对着她的脸边吐着热气,“你相信我吗?”
  “相信。”何雨沫坚定的点了点头。
  凌寒拽着何雨沫直接出了门......
  在沒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何雨沫被凌寒拽到了机场。
  看着面前來來往往推着大行李箱的人们,何雨沫只感觉好不真实的样子,她喃喃的对着身边的凌寒说道:“你掐我一下。”
  凌寒捏住她的小鼻子,“傻瓜,这是真的。”
  “我们真的來到机场了?”
  “是啊。”
  这已经是她不知道第几次确认了,实在是太快了,她都还沒有反应过來。
  “那我们要去哪?”何雨沫疑惑的看向凌寒。
  凌寒伸手指着背面的显示屏,“最近的一班航班。”
  何雨沫顺着凌寒的手势,转过身看了看,最近的一班,香港?
  “我们真的要去香港?”何雨沫有些惊讶。
  凌寒转过身,笑眯眯的说道:“当然,这是老天给我们准备的。”
  “可是我还沒带东西啊?”何雨沫轻轻颦眉。
  凌寒一脸的无所谓,“把人带上就好了。”
  “真是有钱人想啊!啧啧......”何雨沫无奈摇了摇头。
  凌寒笑道:“本來就是说走就走的旅行,要是带了那么多东西,那可就沒有这个意义了。”
  “你还以为你不大啊?”何雨沫无语道。
  “即使是七老八十也要玩玩年轻人的浪漫啊!”
  ......
  到达香港的时间是晚上五点,凌寒带着何雨沫去吃东西,香港的夜生活还是很丰富的,还沒有天黑,四周的音乐和霓虹灯都亮了起來,果真是现代化大都市。
  这里要比汉市干净许多,街道上整整齐齐的,很少有乱倒垃圾的情况,因为靠海,温度也稍微比内陆要低一些。
  吃完饭的时候,凌寒并沒有带何雨沫出去逛逛,而是先带着她回了酒店。
  这个被称作是香港最大的酒店的地方,装潢果然是极其的奢华,房间里有一张半圆形的大床,床上洒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看上去就觉得赏心悦目。
  不远处还有一个大浴缸,鱼缸里面早就放好了热水,水上浮着一层花瓣,还沒有靠近就已经有一股香味扑面而來。
  吊顶是一些腾蔓状的装饰品,中间是一个很有欧洲气息的吊灯,灯内散发出淡紫色和淡蓝色的光芒,将整个房间都照射的如梦如幻。
  “好美!”何雨沫看完这一切之后,忍不住赞叹道。
  凌寒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腰,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磨莎着,嘴边更是有意无意的在她的耳边吐着热气。
  “老婆,喜欢吗?”
  何雨沫转过脸,“太美了,简直就像人间仙境。”
  听着何雨沫的形容,凌寒一脸黑线,无奈道:“你就这么容易满足啊?”
  “这难道还不满足?”何雨沫诧异。
  凌寒嗤笑出口,“果然是刘姥姥进大观园。”
  “你什么意思!!!”何雨沫暴怒。
  结果是某男被某粗暴女狂打了一顿,,,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由于前一天睡的比较晚,加上坐飞机很累,第二天两人双双睡到很晚才起來。
  何雨沫留恋的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不舍的感慨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來咯!”
  “你想來什么时候都可以!”凌寒随意的说道。
  何雨沫双眼放光的看着他,“真的吗?”
  “喂,突然发现你真的很喜欢说真的,是真的吗?”凌寒故意学何雨沫,连着用了三个真的。
  不过何雨沫心情好,并沒有去在意他说的话,这会儿正拿着手机对着房间拍照。
  “好沒?还打算出去转转呢!”看着沉浸在拍照中难以自拔的某人,凌寒忍不住提醒到。
  何雨沫对着他努了努嘴,“就好了。”
  话一说完,她便屁颠屁颠的跑到凌寒的身边,往他的怀里一蹭,对着手机摆了个笑脸。
  出了酒店,凌寒带着何雨沫去了香港街,本來还打算去迪士尼看看的,不过晚上要敢飞机,怕玩不尽兴,最后还是沒去了。
  在这个被称作为购物天堂的地方,何雨沫看着眼花缭乱的衣物,嘴边勾起一抹笑意,倒是可以学习学习这边的设计风格。
  “看什么呢?还不快走!”凌寒已经走到老前面去了,只是随意的转头,却发现何雨沫还在老远的地方,根本就沒有动。
  “......”
  被忽视的凌寒只好亲自返回了原地,他拉住何雨沫的手,二话不说往前走着。
  何雨沫被拽着前进着,嘴里还忍不住不满的抱怨道:“呀呀呀,人家都还沒有看好呢!”
  “小姐,你已经看了十五分钟了。”凌寒不耐烦的说道。
  何雨沫也故意一本正经的回道:“先生,你太有时间观念了。”说完,她就吐了吐舌头。
  看着面前这个小女人,凌寒又是无奈又是头疼的,要真是随她玩的话,那明天都走不了了,
  “先生,快过來过來。”何雨沫又停在了一家商铺门前。
  凌寒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哪料何雨沫从一个饰品架上取下了一对红色的绳子,离进才看清绳子上系着一颗红豆大小的柱子。
  “就要这个!”何雨沫转身看向凌寒。
  凌寒对着店老板问道:“能刷卡吗?”
  “不能!”说话的是一个微胖的中年妇女。
  不能刷卡?凌寒也是犯了愁,他只有随身带卡的习惯,可是沒有随身带钱的习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