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舔衹伤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被顾宇送到医院,虽然她很讨厌这个地方,但是她却还是答应了。毕竟现在的她,也就只有待在这个地方了。
  她不想回家,那里满满的是他们的回忆,她怕一旦触及,心里又会难受的一发不可收拾。
  顾宇在接了一通电话之后,神情有些慌乱的走了进來,何雨沫知道他肯定有事,就张了张口:“顾宇,你先去忙吧!”
  “那你一个人待在这里沒事?”顾宇试探性的问道。
  何雨沫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沒事,我可以的。”
  “那好吧!我先走了,有时间再來看你。”顾宇对着何雨沫挥了挥手。
  何雨沫礼貌的点了点头,顾宇轻轻的吸了口气,往病房的门口走去。
  病房门被带上,何雨沫躺在病床上,表情呆滞的看着天花板,似乎像是做了一个很冗长的梦,现在梦醒了,一切都该结束了。
  门口传來了敲门声,何雨沫警惕的看向门口,这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何雨沫的表情有些微微愣神,忽而又扯了扯嘴角:“你也來了?”
  “沫沫,你怎么这么傻?”慕容琛走到何雨沫的病床边上坐下,一脸心疼的看向病床上虚弱的不堪一击的小人儿。
  何雨沫撇了撇嘴角,“就让我再傻一次吧!”
  “他不值得你这样。”慕容琛开口道。
  听了慕容琛的话,何雨沫的表情一下子愣住了,她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向慕容琛,“不,他值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虽然只是曾经......
  “沫沫别执迷不悟了!只要有白老夫人在,你和他就不可能。”慕容琛表情认真的说道,垂下眼眸,继续讲道:“爱情固然重要,但是亲情同样是难以割舍的。”
  “你不是自私的人,所以你做不到让他放弃他的家业,放弃他的至亲,不是吗?”慕容琛继续劝道。
  是啊,她是做不到让他放下一切,她沒那么自私,也不能那么自私。
  “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了?”何雨沫突然嘴角轻笑了一声。
  慕容琛一时沒反应过來,还以为她会大哭一场,沒想到她反倒一改之前的失神,恢复了几分平常时的样子。微愣,又笑道:“才发现啊?”
  “话说你怎么会在这里?”何雨沫试图转移了话題。
  慕容琛耸了耸肩膀,“恰巧在这里,恰巧也看到你在这里。”
  “这么多恰巧啊!”何雨沫无奈的摇了摇头。
  慕容琛则是不以为然,开口问道:“还回去吗?”
  “不回去了吧!”何雨沫摇了摇头,其实她并沒有发现一个细节,慕容琛怎么会知道她跟凌寒住在一起......
  “我家可是随时都欢迎你的哦!”慕容琛嘴角一笑,又是一脸的玩世不恭。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是个驾驭表情的高手,能在不同的场合转变的得心应手。在凌寒奶奶面前,他就是一副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的有为青年,在何雨沫的面前则就是有些孩子气又有些痞痞的大男孩。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好吧?”何雨沫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幽幽的吐出这句话來。
  慕容琛突然笑了起來,“沒事的,我保证不会不吃掉你。”
  “你去死!”何雨沫直接对着他一声大吼。
  “哈哈...能和我耍嘴皮子,说明确实不是很严重。”慕容琛一副句句在理,分析得当的样子。
  何雨沫沒好气的瞪了一眼慕容琛之后,又把脸迈了过去,故意装作看不见慕容琛。
  慕容琛撇了撇嘴,“不要这样嘛!人家会觉得很受伤的啦!”
  “好吧好吧,其实我们家也不只是我一个人啦!我妹妹也会在,所以不算是孤男寡女了吧?”慕容琛一本正经的说道。
  何雨沫垂眸,本來是不为之所动的,但是想到不能回凌寒的家,她貌似还真无家可归了,说不定慕容琛那里也算是个好去处。
  可是,非亲非故的,貌似一直在麻烦他......
  “好啦,你不用多想麻烦什么的,反正我家很大,不过沒保姆,你去了可以帮我做做饭,怎么样?”慕容琛的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
  何雨沫点了点头,慕容琛的表情变的激动,还真以为她答应的时候,何雨沫却开口说道:“知道了,我再想想吧!”
  呃,只是想想......至少还会想想,或许还是会有机会的,慕容琛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何雨沫在医院住了三天之后,在医生的建议下,她出院了。
  这三天,他一直都沒來看她......
  是真的走不开?还是心里已经沒了她......
  何雨沫不想去想这些,这几天,她沒有哭,只是觉得心里空的难受。
  有人曾说,人真的到了伤心欲绝的时候,是哭不出來的,何雨沫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到了伤心欲绝的地步,但事实是她真的哭不出來,眼睛涩涩的,很难受......
  站在医院门外的马路上,看着车水流龙的街道,何雨沫左看看右看看,一时竟不知道要去哪。
  似乎什么事都不随她的心,手机刚振动了一下,她还未來得及接起來的时候,却一个手滑,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手机不听话的在马路上滚了几下,竟然滚到了离马路边还有一些距离的地方,何雨沫并沒有想到那已经到了马路中间,自顾自的准备过去捡,一个不留神,离自己很近的距离,突然传过來一声十分尖锐的刹车声......
  何雨沫惊慌失措的转脸,这才发现一辆大卡车正飞速的往自己靠近,她不由得被吓的闭上了眼睛。
  感觉到浑身沒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之时,她才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大卡车,何雨沫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所幸沒有撞上去。
  “怎么看路的,神马人嘛这是!”车窗被打开,露出一个脑袋的是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男孩,那眼里满满的是嫌弃的神色。
  何雨沫忙弯腰,“对不起对不起......”
  她失神落魄的捡起手机,拿着被摔的不成样子的手机,走在马路边上,脸上还是刚刚的惊魂甫定的神色。
  忽然,眼前的光线被挡住了大半,何雨沫呆滞的抬起头,慕容琛正笑意盈盈的站在她的面前。
  何雨沫愣住几秒钟之后,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她扑向慕容琛,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脑袋钻进他的怀里取暖。
  被何雨沫突然的动作吓的有些失神的慕容琛,嘴角轻轻的勾出一抹弧度,纵然知道她的心里根本就沒有自己,可是他还是那么贪恋她的温柔......
  “谢谢你。”良久之后,何雨沫缓过神,松开了慕容琛,盈盈如水的双眸看着慕容琛的脸,嘴角微微上扬。
  见何雨沫的恢复如常,慕容琛这才开口问道:“不是说好接你出院的吗?怎么一个人乱跑了?”
  “其实......”
  “什么都不要说,我们回去吧!”慕容琛带着何雨沫走向停车场。
  何雨沫看着走在前面的背影,微微怔神,其实真的不用麻烦你那么多,可是何雨沫后面的话,却被慕容琛打断了。
  和慕容琛一起來到他的家,这是一套具有强烈的欧洲建筑风格的一套大别墅,别墅的前面有一片大花园,繁花似锦。
  这个别墅的布局和凌寒的日光之爱倒是有几分相似,以至于何雨沫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是想起那个她曾经住过一段时间的地方。
  “进去吧!”慕容琛随意的说道。
  何雨沫的目光用别墅上转移到慕容琛的身上,“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你要是觉得麻烦,就帮我打扫卫生吧!我正好缺个保姆。”慕容琛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何雨沫无奈的笑了笑,“我说慕容大少爷,您怎么一直缺保姆啊?”
  记得在米兰的时候,他把她从警察局保释出來,又给她垫付医药费,他让她还钱的方式,同样也是帮他打扫卫生还债。
  听到何雨沫的称呼,慕容琛有些微怔,“你...好吧,我确实是骗了你。可是你也骗了我你的名字。”
  “我又沒说什么,就当是两清算了。”何雨沫白了他一眼。
  “进去吧!”慕容琛打开别墅的门,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何雨沫笑了笑,走到慕容琛的面前,进了别墅的门。
  一进门,何雨沫就呆在了门口,里面的布局比外观更加的奢华,和日光之爱的装饰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日光之爱的布局比较简约,贴向于温馨的感觉,而这个别墅内部的装潢更像是高调奢华,贴近于高端品质。
  “喜欢吗?”慕容琛看到何雨沫吃惊的表情,笑问道。
  何雨沫点了点头,又摇了摇摇头,慕容琛被她弄的有些迷糊,开口问道:“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何雨沫转脸看了一眼慕容琛,嘴角一勾,“我干嘛要告诉你?”
  “喂,说说呗!”慕容琛不死心的说道。
  何雨沫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见鬼的天机不可泄露!”慕容琛无奈的关上门,换了拖鞋,走到沙发上坐下,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何雨沫从鞋柜上找了双看起來小一点的拖鞋,还真沒想到换上正合适,她蹦跳着跑到离慕容琛不远处的沙发前坐下。
  不知不觉中,已到了黄昏时刻,然而两人却坐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
  “你真不会做饭?”慕容琛不敢相信的再次问道。
  何雨沫摇了摇头,“你见过我会做饭了吗?”
  “好吧,我们出去吃吧!”慕容琛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穿上拖鞋拿好车钥匙,准备出门。
  何雨沫疑惑道:“你妹妹呢?”
  “哦,她去了凌寒家,很少回來。”慕容琛随口一说。
  真是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何雨沫脸上的表情变的有些僵硬,他们,真的就在一起了,还住在一起......
  “沫沫,我沒别的意思。”看到何雨沫脸上的表情,慕容琛解释道。
  何雨沫强忍着心里的难受,笑着摇了摇头,“我沒事。”
  沒事,真的沒事,只是有些心绞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