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不能将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雨看着哥哥脸上的表情,心里有一点点的被刺疼,虽然哥哥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她还是能感受到,哥哥对何雨沫是真的动心了......
  慕容雨呆了沒多久就走了,但是从那天到现在,连续好几天,慕容琛都在家里陪何雨沫,何雨沫实在是受不了了,对着面前那个正在削苹果的男人说道:“喂,你真的不用上班吗?”
  “我忘了告诉你,我放假了。”慕容琛淡定的专心于削着手中的苹果,还不忘自夸几句:“怎么样?我的手法很不错吧!看,都还沒断过一次呢!”
  何雨沫对着他吐了吐舌头,“啥时候你姓王了?”
  “啥叫姓王了?”对于一直生活在米兰的慕容琛來说,自是不太懂博大精深的汉字文化。
  何雨沫轻笑出口,“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啊!”
  “喂,性别有误好吧?我可是真爷们儿!”
  “噗!”何雨沫忍不住笑出了声,原來他的关注点在这里啊!
  看到何雨沫笑的那么开心,慕容琛也跟着笑了起來,自顾自的还在抱怨道:“有什么好笑的嘛!”
  “慕晨,你太逗了!”何雨沫捂着肚子继续笑着,她一直都在叫他慕晨,可能是觉得慕晨才是她认识的那个他吧!
  “去去去,吃苹果。”慕容琛剜了一块苹果给何雨沫递了过去。
  何雨沫努努小嘴,接过苹果全都塞进了嘴里。
  果不其然,又遭嫌弃了。只见慕容琛一脸鄙视的看着她,“何雨沫,你能不能淑女点?”
  “我干嘛要淑女!”何雨沫小脸一样,不屑的瞄了一眼慕容琛。
  其实在慕容琛的面前,她更像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妹妹,肆无忌惮的在哥哥面前撒娇争宠......
  有些人在一起一辈子,都不能成为情侣,不是缘分未到,而是他(她)更本就不属于你。还是老话说的好,一个白菜一个坑,你不是他的菜,他也不是你的坑,不管付出多少,都不可能走到一起去。(年少时候的无知,曾经为了一份悸动,奋不顾身过,这句话也是何雨沫的原型跟我说的,嘻嘻,分享给大家。)
  而慕容琛和何雨沫的关系就是那样,无论慕容琛付出多少,在何雨沫的心中,能填补那个缺陷的只有凌寒,能装进心里的也只有凌寒,其他的人都不能......
  何以琛曾说过一句话: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其他人都成为将就,而我不愿将就。
  人生在世,会经历很多事,也会遇见很多人,不如意十分常见,但是只有感情和婚姻,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将就。(呃呃呃......貌似闲话太多!)
  凌家的别墅里,凌寒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的阴沉,他已经好久沒见到笨女人了,虽然只有不到一个星期,可是却像是过了一年一样。
  白月华在慕容雨的搀扶下从房里出來,感觉到脚步声,凌寒直了直身子,站了起來,像声音的來源看了过去。
  “奶奶。”他礼貌性的叫道。
  白月华摆了摆手,“坐下吧!”
  又走到最近的沙发上坐了下去,她的腿脚明显不方便了很多,凌寒开口问道:“奶奶,你的腿好些了吗?”
  “好多了,就是还是有些疼。”白月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和慕容雨对视了一眼,表情里闪过一丝精光。
  听了白月华的话,凌寒紧张的说道:“我让李医生过來再给您看看。”
  “算了,小寒,奶奶这么大岁数了,身体早就不中用了。”白月华深深的感慨道。
  七十多的高龄老人,口齿清晰,耳朵也很好使,同龄的能像她这样的身体的已经很少了。
  “奶奶,您在家里安心静养,会慢慢的好起來的。”凌寒安慰道。
  白月华笑了笑,“傻孙子,奶奶确实是老了,不能不服老。”她又叹了一口气,神情叹惋的说道:“就是怕是看不到你的孩子出世了。”
  “奶奶,怎么会呢!在我心中您一点都不老。”凌寒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白月华的言外之意,他只是简单的以为奶奶在感慨自己的老了,而不是在催婚......
  看到自己傻孙子还是沒听明白她的话,她伸手握住慕容雨的手,又把凌寒的手拿了过來,两只手放在一起,“小寒,小雨,我希望看到你们结婚生子,其他的就不奢求什么了。”
  看到眼前的奶奶,凌寒一时觉得很心疼,这么近的距离,他看到的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女强人,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
  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深一道浅一道的,记得小时候她缠着奶奶买玩具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她,精致的妆容,看上去都能当自己的妈妈了,。
  然而,时光飞逝,过去的这十几年,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尤其是爸爸去世那段日子,奶奶的头发一下子白了大半,过了这几年,他竟然发现在奶奶的头上已经找不到黑丝了......
  “奶奶...”凌寒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声音。
  抬头看了一眼慕容雨,投给她一记感激的眼光,不仅仅是感激这些天她陪着奶奶,更是感激她能陪自己演这出戏......
  “嘀嘀嘀......”口袋里的手机传來一声急促的铃声,把这副温馨美好的画面打乱。
  凌寒起身从口袋里抽出了手机,看也沒看的按了接听键。
  “总裁,关于庆华的那个案子,我们已经查出來了。”电话那头是南茜一如既往镇定自若的声音。
  凌寒眉头一皱,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字的音來,“嗯?”
  “是财务部的陈涵和庆华的高层串通,所以才导致了我们这次的亏损。”
  “等我回去。”凌寒冷冷的吐出四个字來。
  转身走向白月华的面前,恭敬的说道:“奶奶,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是不是庆华那案子?”白月华开口问道。
  凌寒点了点头,白月华抬头看向他,“虽然损失不大,但却是让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周折,一定要严惩。”
  “是,我知道了。”
  说话之间,凌寒已经走到了门口,忽然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转身看向慕容雨,“小雨,帮我照顾好奶奶。”
  慕容雨对着她点了点头,留恋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她也是第一次会为了一个男人做这么多。
  之前的男朋友都是能合在一起就在一起了,不合了就利索的分手......
  凌寒回到公司的时候,公司里的气氛阴沉到了极致,大家都像是满怀心事一样。
  凌寒坐在办公室,一只手放在办公桌上,不自然的敲着桌面。
  沒多大一会儿,门口传來了敲门声,他对着门口应了一声。
  陈涵缓缓的走进办公室,手里正拿着一个信封,凌寒看了她一眼,开口问道:“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
  “双倍的工资。”陈涵木讷的回答道。
  虽然对于陈涵,凌寒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是那个笨女人的好朋友......
  “你难道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吗?我完全可以起诉你。”凌寒冷冷的说道。
  陈涵抬起头,微微一笑,“总裁,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请您原谅。”
  说着,她便弯下腰,鞠上深深的一躬。
  “这是辞职信,我对不住你,对不住艾莱依,至于你起诉不起诉我,是您的自由。”
  陈涵把手中的辞职信放在了凌寒的办公桌上,未等凌寒说话,她已经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到这个态度的陈涵,凌寒的脸是黑了大半,他不过是想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沒想到她脾气还不小。
  真是笨女人的好朋友啊!使性子倒是如出一辙的一样......
  从总裁办公室出來的陈涵,恰巧遇到了郑怡露,她匆匆的看了她一眼,径直往前走着。
  “涵涵.....”郑怡露在身后叫道。
  陈涵停住脚下的步子,却沒有转身,郑怡露小跑了一段,站在陈涵的身边说道:“我相信你。”
  “已经沒有任何意义了。”陈涵冷冷的吐出一句话,继续往前走着。
  郑怡露站在后面,对着她的背影说道:“你可以跟总裁解释清楚的。”
  陈涵并沒有去理会她,那道身影渐渐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郑怡露的嘴角轻扬,勾起一抹嘲讽的味道,是你自己傻,还能怨的了别人?
  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郑怡露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晚上和顾宇约好了要一起吃饭的,眼看着沒多少时间了,她还沒來得及补妆呢!
  刚刚一转身,一不小心碰在了一个怀抱里,郑怡露皱着眉抬头,眼神却停留在了那张脸上。
  “莫言,不好意思啊!”郑怡露尴尬的笑了笑。
  莫言耸了耸肩膀,一脸的随意,“你沒事吧?”
  “沒,沒事。”郑怡露低下头,轻咬住下唇。
  莫言笑道:“可否赏脸让我请你吃顿饭?”
  “好啊!”郑怡露不假思索的回道。
  莫言唇角微动:“那我在楼下等你,你先去忙吧!”
  “好。”郑怡露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对着莫言笑了笑,心里早把和顾宇吃饭的事全都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