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曝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阴暗的地下停车场里,郑怡露怒视着面前一脸玩世不恭的男人,她咬紧牙板的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郑世明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尽显的痞痞的,“我想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郑怡露收回眼神,故装淡定的说道。
  郑世明转脸,斜睨着郑怡露,“妹妹,你醒醒吧!顾宇他不要你了。”
  “那又怎么样!”郑怡露依旧一副坚定立场的样子。
  想到那天自己只顾得和莫言吃饭而忘了顾宇,导致顾宇到现在都沒有理她,她的心里还是有一抹的难受,不过只是霎那间的失落。
  果然是男人的爱,來的也快,去的也快,要不然那个女人也不至于生下她之后,还是无法踏进豪门。
  既然沒有那么喜欢,又何必那么奋不顾身?郑怡露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他不理她,她也不会主动去找他的。
  任何时候在郑怡露的心中,自尊高于一切,她可以出卖一切,但不会出卖自尊......
  看到有些失神的郑怡露,郑世明嗤笑出声,他摸了摸鼻子,“只差最后一步了,你帮我做好了,以后我就不会在來找你了。”
  “你滚!我不会在帮你做任何事了。”郑怡露愤怒的转身,不想再看见郑世明。
  郑世明看着面前的背影,嘴角一勾,“郑怡露,你觉得你还能脱离的了我们吗?何雨沫的作品涉嫌抄袭的事,还不是拜你所赐?还有那场初恋和小三的娱乐报道,难道不是你的杰作吗?还有......”
  “你够了!”郑怡露突然转过身,发了疯一般的撕扯着郑世明的衣服,大喊大骂着,“你怎么不去死,你去死!”
  “你这个疯女人!!!”郑世明嫌恶的推开郑怡露,郑怡露本來就沒有多大的力气,被这样一推,她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郑世明走到她的跟前,故意做出一副好心的样子,伸出一只手放在郑怡露的面前,“妹妹,我们明明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话,你这样又是何必呢?”
  郑怡露怒视着郑世明,“够了,要不是你,我会干那么多的亏心事吗?我会落得个陷害好朋友的恶人吗?我什么都沒有了,连男朋友都失去了?”
  “你醒醒吧!你以为豪门就是那么好嫁进去的吗?沒有郑家大小姐这个身份,你永远都不可能嫁进去,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合作,只有我才能帮你。”郑世明面目狰狞的说道。
  郑怡露低头,乌黑的双眸被额前的刘海盖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來她的表情,她声音冷清的开口道:“说吧,你让我做什么?”
  “艾莱依往年到现在所有的客户资料拷过來给我。”
  “什么?”郑怡露难以置信的看向郑世明。
  郑世明拍了拍手,“对于你这个设计部总监來说,应该不是个难事吧!”
  “你这个魔鬼!你简直就是个疯子!”郑怡露大骂道。
  郑世明突然大笑了起來,“就算我是个疯子,你不还是愿意帮我吗?”
  “你放心,事成之后,我会让爸爸对外宣布你就是我们郑家失散多年的郑家大小姐,这样的话,别说是顾宇了,就是整个顾家都会转变对你的态度。”郑世明继续说道。
  坐在地上的郑怡露缓缓的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尽量掩饰住狼狈,还未等她说话,身后却穿來了一道女声。
  “郑总监,原來你才是公司的奸细,还让沫沫为你背了那么多的黑锅,你不觉得心里有愧吗?”
  郑怡露慌乱的转身,只见不远处一道身影正在慢慢的往这边走來,逆着光的方向,她的身影看的有些不清楚,不过郑怡露还是认了出來,她便是凌寒的秘书,施诗意。
  “你误会了,我沒有。”郑怡露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
  施诗意目光恶狠狠的瞪着她,“郑总监,你还有啥好装的,你们刚刚的对话我全都听到了,还......”
  话还沒说完,施诗意已经倒在了地上,郑怡露有些慌乱的看向郑世明,大吼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沒什么,只是帮你解决一个隐患。”郑世明风轻云淡的说道。
  郑怡露低头看着地上的施诗意,沒多大一会儿,施诗意的脑袋下面便流出了一大摊暗红色的鲜血。
  郑怡露大惊失色,目光灼灼的看向郑世明,“你杀人了!”
  “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不能保证别人不会把你当作凶手抓起來。”郑世明一边说着,一边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郑怡露也是被吓到了,有些失神的跟在郑世明的身后,一起上了他的车。
  而地上的施诗意艰难的睁了睁眼睛,手里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机,那里有她刚刚录下的对话......
  强烈的求生意念让她挣扎着起身去找人求救,只是刚刚坐起來一半,她又倒了下去,后脑勺再次碰到了地上的那块砖头上,她的双眸也随之缓缓的闭上了......
  顾宇的车缓缓的驶进地下停车场,本來就是下班时间了,他家寒寒非让他去办公室一趟,真是个不懂风趣的人,明知道他失恋了,还不给他点时间疗疗伤。
  遇见坑友了,遭罪啊!
  虽然心里那叫一个不情愿,但是顾宇还是來了,谁让那是他家老大呢!父上大人的话可以不听,但是不可不听寒寒的话......
  下班时间,停车场并沒有多少车子,他很容易的找到了一个停车位。
  停好车之后,他从车上下來,脚尖刚刚接触到地面,鼻息间就涌过來一股血腥味儿,顾宇强忍着沒干呕出來。
  “操!谁在停车场杀人了啊!”顾宇忍不住爆粗口。
  下了车,他愤愤的把车门使劲一甩,砰!的一声关门声,他转身正准备往出口走,眼角的余光瞄到某个角落,他的步子也跟着停了下來。
  转身,他的目光往那边角落的位置扫了过去,映入眼帘的那抹殷红让他的心里一震,该不会真是现实版的停车场杀人事件吧?
  想到这里,顾宇的心里不由得开始慎得慌,他一步一步的挪着步子往那边走去......
  绕过一个私家轿车之后,顾宇离那抹殷红只有不到三米的位置,他壮了壮胆子,一个大步跨过去。
  双眸不由得瞪大数倍,尖叫声卡在嗓子里沒敢叫出來,眼前躺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女孩整个人都在鲜血中。
  顾宇忍不住捂起了鼻子,他仔细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女孩,这下才认出來,这不是凌寒的那个小秘书吗?
  “喂!醒醒?”顾宇蹲下身,晃了晃施诗意的胳膊。
  地上的施诗意沒有任何的反应,顾宇的心里慌了,他掏出手机拨打了120,又给凌寒打了一通电话。
  ......
  市中心医院里,凌寒沉静的坐在抢救室外的休息椅上,顾宇则是在凌寒的面前走來走去,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子。
  “寒寒,你怎么就不急啊?”顾宇不解的问道。
  现在这场景像是调换了身份,顾宇才是艾莱依的总裁,一个关心职员伤情的好领导......
  凌寒抬头,冷冷的瞄了一眼顾宇,开口道:“担心有用吗?我又不是医生,又不能给她治疗。”
  “那你总该聊表些关心嘛!”顾宇小声嘀咕道。
  凌寒正了正身子,随手点了一根烟,夹在手指之间,“不一定所有的关心就该说出口。”
  顾宇听的一愣一愣的,当时的他,并不能明白凌寒的这句话内在意思。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懂了那句,不是所有的关心都要说出口,以及那句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说出來。
  “好吧,你说的都在理。”顾宇讪讪的笑了笑。
  凌寒抽着烟,沒几下,嘴边的烟圈已经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氤氲之中,顾宇突然觉得这个样子的凌寒好像落寞了不少,不像以前,他即使是一个人,也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先生,这里是医院,请不要吸烟。”不一会儿,一个小护士走了过來,对着凌寒礼貌的提醒道。
  凌寒把烟头蒽灭在了旁边的花盆里,又看了一眼小护士,“不好意思。”
  “寒,你老实告诉我,你和慕容雨到底是怎么回事?”顾宇目光灼灼的看向凌寒,这件事他沒少问凌寒,但是凌寒一直都沒有告诉他。
  此时的凌寒哪有一个刚刚订婚的人的那种幸福和喜悦,明明像是一个落魄者......
  凌寒的脸上露出了复杂之色,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跟她并沒有真的订婚,算是一个约定吧!”
  “约定?”顾宇被凌寒的话,弄的一头雾水。
  凌寒抬头看向他,点头,“是的,那段时间奶奶的旧病犯了,加之艾莱依又面临庆华的那个案子,我被奶奶逼迫着和小雨订婚,我一直不同意,后來小雨说我们假订婚,就当是让奶奶先安安心。”
  “你答应了?”顾宇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凌寒。
  凌寒点了点头,顾宇却急了,“寒,你那么聪明,怎么这点事儿都看不开?这世上哪有假订婚之说?你知不知道你把沫沫伤的有多严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