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我爱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餐厅里,何雨沫正和凌寒开心的吃着饭,她故意张开嘴巴让凌寒喂她。
  凌寒无奈的摇了摇头,加了一块藕丁递到何雨沫的口中,温声问道:“好吃吗?”
  “嗯好吃。”何雨沫笑着点了点头。
  一只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凌寒的面前,见凌寒沒有挪开脸,她便把手放在凌寒的脸上,轻轻的磨莎着,描画着他脸上的轮廓......
  “凌寒,真的是你吗?”何雨沫看着凌寒的双眸,本來还充满笑容的脸上,一下子变的哀愁起來。
  她嘴角的那抹笑容,看起來却是那么的无奈。
  “老婆,是我,我就在你面前,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凌寒握住何雨沫的小手,触碰到指尖的一丝冰凉,凌寒更加用力的握住何雨沫的手,似是要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温度都传递给她一般。
  何雨沫的手被凌寒的大手紧紧的禁锢在一起,那抹温暖來的是那么的真实,她是该有多么的留恋他掌心的温度......
  “我们回家好不好?”凌寒拉着何雨沫准备起身。
  何雨沫点了点头,任由凌寒牵着她的手,往餐厅外走去。
  宾利车驶进高档小区里,路边昏黄的灯光发出看上去有些奄奄一息的光芒,何雨沫坐在副驾驶,看着窗外熟悉的景物,心里一时觉得很暖很暖......
  一进门,凌寒就迫不及待的扼住何雨沫的手腕,把她的身体抵在门口的墙边,一只脚顺势带上了门。
  两人的脸近在咫尺,房间里沒有开灯,光线十分的昏暗,何雨沫看不清凌寒脸上的表情,却能看出他脸的轮廓,手指微动,想起她在餐厅的时候,还用手描摹了他脸上的轮廓。
  “沫沫,我爱你。”凌寒的嗓音沙哑,听起來极具磁性。
  千言万语道不尽的,最终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那三个字上面。
  何雨沫微微低下头,眸光闪动,“寒,我也......”
  后面的几个字还沒有说出口,凌寒已经倾身上前,封住了她的红唇,轻轻的啃咬着她柔软的唇瓣,那么认真,那么深情......
  何雨沫笨拙的回应着,沒多久她便吻的喘息起來,凌寒感觉到何雨沫的呼吸开始强烈的起伏起來,这才恋恋不舍的从她的唇瓣上移开。
  他转脸,把整个头都埋在她的颈项里,那里的香气还是那么的独特,如果有一天她换了模样,他应该也跟识别出她身上不一样的香味吧!
  “我想要。”良久之后,凌寒在何雨沫的脖子里小啄了一口,声音低沉的说道。
  何雨沫轻咬住下唇,点了点头,凌寒抬头,把她打横抱起。
  何雨沫本能的勾住凌寒的后颈,任由着他抱着自己。整个客厅里都是一片黑暗,但是凌寒却能准确无误的避开障碍物,轻车熟路的推开了卧室的门。
  他一直都沒有开灯,而何雨沫把脸紧靠着他的胸膛,那里有他有力的心跳声,听的让人觉得心里很踏实......
  凌寒把何雨沫轻轻的放在床上,他的身体也随着何雨沫的身体一起躺在床上。
  “你好美。”凌寒半侧着身体,从窗外窜进來的几缕月光照射在何雨沫的脸上,她的黑眸闪闪发光,像是镶嵌上去的两颗黑宝石。
  何雨沫眉眼一弯,“就你嘴贫!”
  “老婆,我饿了。”凌寒不害臊的说道。
  何雨沫小脸一迈,故意不去看他,“饿了去做饭去。”
  “不嘛!我要你喂饱我。”凌寒痞痞的把何雨沫的小脸转过來,轻轻的在她的下巴上吻了一口,然后又一副品尝了美食十分享受的样子,“嗯,很好吃。”
  “凌寒,你不害臊啊!”被凌寒的话调戏的何雨沫,脸上飞过几抹红晕,只是光线微弱,凌寒又怎么会看的到呢?
  凌寒一个翻身,把何雨沫压在身下,俯下身,慢慢的靠近那张小脸,何雨沫有些别扭的说道:“你要干嘛?”
  “明知故问。”
  凌寒话一出口,整个人都压在了何雨沫的身上,性感的薄唇停留在何雨沫的红唇上,反复的啃咬着,他宽大的舌头伸进何雨沫的口中,与那个娇小的香舌纠缠在一起,正如她们现在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一样。
  凌寒轻轻的褪下何雨沫的身上的衣服,又快速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两句身体沒有任何遮挡的交织在一起。
  凌寒,我要在你的身下,绽放成最柔软的那朵花儿......
  何雨沫勾住凌寒的后颈,随着他的节奏,一下又一下,享受着他带给她的愉悦......
  在经过一场翻云覆雨之后,凌寒喘着粗气躺在何雨沫的身边,空气里带着奢靡的味道,何雨沫转过脸看向凌寒,嘴边怔怔的说道:“要是我们能有个孩子就好了。”
  凌寒翻过身,窗外皎洁的月光打在何雨沫的小脸上,她的双眸闪发着耀眼的光芒,视线向下,她光滑如雪的肌肤在月光的笼罩下的晶莹剔透。
  凌寒的喉咙一热,身体里又蹿出來一阵骚动,他再次把何雨沫压住,嗓音沙哑的说道:“会有的,我们会有孩子的。”
  话一说完,他又俯身,在何雨沫的肌肤上印下深深浅浅的吻......
  那一夜,他们俩个都沒有睡,凌寒一次有一次的拥有她,而她也是竭尽全力的让他能得到最大的愉悦。
  凌晨时分,凌寒起身,抱起浑身湿沓沓的何雨沫往浴室走去。
  何雨沫这次沒有阻拦,也沒有觉得很害羞,任由凌寒抱着自己。
  她想,他们之间,亲密的再也沒有任何距离......
  凌寒温柔的帮着何雨沫擦拭着身体,看着她光滑的皮肤上被他印上的深深浅浅的痕迹,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心里却是充满了成就感。
  她是他的女人,她的一切都该是他的。
  “笑什么?”从布满氤氲雾气的镜子里,何雨沫还是留意到凌寒嘴角的那抹笑意。
  凌寒摇了摇头,伸手取了一些沐浴露,帮何雨沫洗着后背。
  对凌寒无声的沉默,何雨沫沒好气的努了努嘴,就喜欢在她的面前耍帅!
  反正他也在帮自己洗澡,索性何雨沫便自顾自的玩了起來。她伸手在镜子上抹了一把,镜子上的水雾被擦去了不少,这下变的清晰了起來。
  “啊---”何雨沫看着镜子的自己,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凌寒被何雨沫突然的声音吓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何雨沫转身,怒视着凌寒,指着自己的身体:“你都干了什么?”
  镜中的自己,虽然只能看到锁骨以上的部位,但是仅仅就那么一点点的地方,都已经布满了红豆豆。
  “老婆,你别生气嘛!”凌寒好声好气的安慰道。
  何雨沫炸毛,“我不生气?又不是在你身上,你肯定这样说。”
  “那要不你也咬满我的全身?”凌寒邪魅一笑。
  何雨沫双手掐腰,大吼道:“凌寒,我恨你!”
  “好啦好啦!老婆,你先消消气嘛!我來帮你洗澡澡。”凌寒孩子般的哄着何雨沫。
  何雨沫继续怒视着这么狗腿的凌寒,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洗浴完之后,何雨沫被凌寒用厚厚的浴巾裹了起來,她起身走到窗子前,稍微拉开了一些窗帘,窗外只有些暗暗的光线。
  凌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双手伸向她的腰间,从身后抱住了她。
  “还早着呢!我们继续去休息吧!”凌寒在何雨沫的耳边有意无意的吐着热气。
  何雨沫转身,走向大床前,重重的倒了下去,折腾一夜,她真的累了。
  凌寒走上前,轻轻的把她的身体挪正,把床边的毛毯盖在她的身上,自己又蹑手蹑脚的钻进被窝里。
  他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抱着何雨沫的身体,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何雨沫往他的怀里蹭了蹭,安静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窗帘已经明显遮不住强烈的太阳光,中间的缝隙里透进來的阳光洒在毛毯上,何雨沫伸手遮了遮自己的眼睛,习惯性的伸了伸懒腰。
  却一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东西,随即,凌寒紧闭的双眸突然睁开,一张脸早就变成了酱色。
  何雨沫惊慌失措的看着凌寒,凌寒幽幽的吐出一句话,“老婆,你是要让我断子绝孙吗?”
  呃......何雨沫的小脸烫红,像是要滴出血一样,她尴尬的微皱起半边眉,“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凌寒故意问道。
  “不知道...。”
  看到何雨沫有些难看的脸色,凌寒坏笑道:“不知道就帮我揉揉,你可是踹疼了我。”
  “啊?”何雨沫瞪大惊恐的双眸,难以置信的看着凌寒。
  还在犹豫着的时候,凌寒的手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把她的手挪到了他的下身上。
  虽然和凌寒睡过很多次,但是确实沒有用手去碰过他的那个东西,准确的说她根本就沒有仔细观察过男人的那个东西。
  手上传來的感觉,让何雨沫的心里一惊,本能的又收回了手。
  凌寒看到何雨沫那副难为情的样子,只好也沒在继续强求她,“算了,今天就放过你,下次可不保证会让你干嘛了哦!”
  “龌蹉!”何雨沫白了凌寒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