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简单的幸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不吃意大利面嘛!”。ET
  凌寒转过身,温柔的看着她,“那你想吃什么?先说好,除了零食之外都可以!”
  “不嘛!我就想吃零食而已,这么小小的心愿你都不愿意满足我吗?”何雨沫又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其实早在几秒钟之前,她已经掩面,偷偷的把嘴里的某种液体往眼角抹了不少......
  凌寒的双眸停留在货架里的食材上,并沒有去看何雨沫深情绘色的表演,随手拿了一瓶料酒放在购物车里,又推着购物车继续往前走,完全把何雨沫的话当成了空气。
  “亲爱的,你等等我啊!”何雨沫一边喊着,一边在后面追着凌寒。
  然而就在货架的另一排,慕容雨好奇的看着身边表情呆滞的哥哥,继续叫道:“哥,买点牛奶回去吧!”
  慕容琛依旧僵硬的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的双眸透过货架方格间的缝隙,目光紧紧的落在另一边正对着凌寒撒娇的何雨沫身上。
  “哥?我说话你有沒有再听啊?”慕容雨推了推慕容琛的胳膊,再次开口问道。
  “啊?你刚刚说什么?”慕容琛从失神中反应过來,疑惑的看着慕容雨问道。
  慕容雨无奈的撇了撇嘴,小声抱怨道:“哥,你怎么漫不经心的样子?跟我逛超市就这么无聊吗?”
  “不是的,哥刚刚在想事情呢!你说买牛奶对吗?那就买吧!”慕容琛敷衍的笑了笑,目光还是时不时的看向何雨沫和凌寒的方向。
  沫沫,我想过我们会再次遇见,可是真沒想过会是这样的场景!明明都看到你过的那么幸福,可是为什么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來呢?
  慕容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眸底深藏一抹深不见底的忧伤,转眼看到慕容雨正在搬牛奶箱子,他赶忙跑过去帮她搬了下來。
  路过零食区的时候,何雨沫偷偷瞄了一眼走在前面推着购物车的凌寒,心里默念着不要转过身,不要转身......
  然而她的手已经伸向了不远处的一盒薯片那里,悄无声息的把薯片拿在手上,又小跑到凌寒的面前,“脸上有东西!”见凌寒走神的时间,何雨沫迅速的把薯片放进了购物车,又笑嘻嘻的说道:“掉了,现在沒了。”
  凌寒推起购物车继续往前走着,嘴边荡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这个笨女人的小手段,他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何雨沫上前快走一步,伸手挽住了凌寒的胳膊,装作什么事都沒有的样子,指着货架上的东西说道:“凌寒,那是什么?”
  “鱼子酱!”凌寒唇角微动,冷冷的解释道。在何雨沫准备继续问的时候,凌寒幽幽的开口道:“果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
  “嘿嘿,你沾不就可以了嘛!”何雨沫阴险的笑着,斜瞄了一眼凌寒,看到那张脸上早已露出了满腹鄙夷的表情之后,她又慌忙解释道:“以前在家里的时候,都是我爸做饭,我和我妈负责吃饭就可以了。”
  本是一句不经意的话,却一下子戳到了何雨沫的痛点,她深呼了一口气,停住了步伐,认真的看向凌寒,开口问道:“凌寒,你告诉我,我爸妈的车祸是不是跟郑世明有关?”
  凌寒眉头微皱,半晌沒有说出一句话,就在何雨沫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凌寒却突然开口了,他淡漠的点了点头,从鼻息间嗯了一声。
  “王八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何雨沫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骂着。
  凌寒转身走到何雨沫的跟前,紧紧的把她拥入怀抱,轻轻的在她的耳边吐着热气,“沫沫,相信我,他的舒心日子也快到头了。”
  何雨沫用下巴蹭了蹭凌寒的肩膀,坚定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而在不远处的慕容琛看到这一幕时,垂下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成拳,表情也开始变的有些狰狞。
  “哥,你跑到这里來干嘛?我还沒有选好呢!”慕容雨推着购物车跑到慕容琛的面前,不满的抱怨着。
  “嘿!这两个杯子你喜欢哪个?”慕容雨从购物车里拿出两个陶瓷杯子,放在慕容琛的面前摇晃着。慕容琛非但沒有回答他,而是急着把她的手推嚷过去。
  慕容雨见状,气的跺了跺脚,“哥,你到底在沒在听我说话嘛!”见慕容琛沒有作答,慕容雨生气的吹了吹额前的齐刘海,察觉到慕容琛的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那对情侣身上的时候,她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哥,你该不是想通了?”
  “想通什么?”慕容琛开口问道,眼神还是停留在何雨沫和凌寒的身上。
  那样的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阳光,周身围绕着的光晕,让慕容琛不敢靠近,就怕玷污了那一地的纯白......
  他一直以为何雨沫是一个让他能感受到阳光和健康的女孩子,当他今天目睹这样的场景之后,他突然觉得何雨沫不是一个能带來阳光的人,而是真正的阳光。
  “放下那个她,重新谈恋爱啊!”慕容雨脱口而出。
  慕容琛突然转身,宠溺的揉了揉慕容雨额前的刘海,调侃道:“你还是好好操心操心你的事吧!老爷子下个月应该会公布你的婚事。”
  “不,哥,你帮我跟爸爸说说,我真的不想结婚,更不想跟那个连见面都沒有见过的男人订婚,你知道的,itsunbelievable!”慕容雨抓狂的对着慕容琛吼道。
  慕容琛好笑的看着她,“谁让你跟你那小男朋友做出那么过分的事?要不然老爷子也不会这么快就要把你嫁出去。”
  “stop!哥,你这是在取笑我吗?人家都失恋了,你竟然还幸灾乐祸!”慕容雨沒好气的白了一眼慕容琛,气呼呼的推着购物车往别处走去。
  慕容琛站在原地,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看了看刚刚两人相拥的地方。此时,那里已经沒了人。他苦笑着转身,跟在慕容雨的身后。沫沫,等等我!就一个月,只有一个月......
  “亲爱的,我告诉你一件事。”何雨沫叫住正在排队付款的凌寒,心虚的低着头不敢正视他。凌寒转身,看到何雨沫那般摸样,笑着说道:“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多拿了一盒薯片啊?”
  听到凌寒的话,何雨沫双眼放光的看着他,脑袋瓜子点的像是小鸡啄米,接着又露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拽住凌寒西服的下衣角,小声说道:“就一次嘛!好不好?好不好嘛?”
  看到何雨沫这般模样,凌寒好笑的看向她,回道:“不可以!”
  “不要!你不能虐待孕妇啊!”
  都已经放软态度,死缠烂打了,沒想到还是这样的结果,何雨沫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不过何雨沫的话一出口,便吸引了四周的目光,凌寒的脸再次黑了大半,“请不要胡乱用词,你的语文老师是不是教体育的?”
  本來还理直气壮的何雨沫,在被四周异样的目光扫射之后,立马泄了气,低着头无辜的说道:“谁让你不满足人家小小的心愿!”
  “小姐,麻烦把这个放在一起付。”凌寒沒去看何雨沫,而是把购物车里放着的那盒孤零零的薯片拿了起來,和其他的东西放在一起付钱。
  “好的,先生。”收银员礼貌的对着凌寒笑道。
  看到凌寒把薯片拿过去之后,本來还失落万分的何雨沫,瞬间心情好到爆,她激动的抱住凌寒,又是蹦又是跳的。
  凌寒不悦的皱眉,伸手制止了她的动作,责怪道:“当心我们的宝宝。”
  “哦,对了,我都忘了,宝宝,你不会怪妈妈吧!”何雨沫笑嘻嘻的对着肚子自言自语道。
  凌寒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笨女人,至于吗?不就是一包薯片吗?又不是一条价值不菲的珠宝项链,竟然高兴成那个样子。不过,喜欢她,难道不就是因为她的天真质朴,容易满足吗?要是她是喜欢珍珠项链的人,也许他也不会这么牢牢的被她吸引住。
  “喂,想什么呢!”何雨沫见凌寒表情呆愣,看着某个方向发呆,好奇的开口问道。
  凌寒摇了摇头,伸手结果收银员递过來的银行卡,又把柜台上装好了的东西提在手上,另一只手又牵起何雨沫的手,温柔的说道:“在想晚上给你做什么好吃的。”
  “你这是要把我养成猪的节奏吗?”何雨沫沒好气的白了凌寒一眼。
  凌寒唇角上扬,邪魅一笑,“这样就沒人要你了,我就不用防着外敌侵入。”
  “果然是好计谋!那我晚上不吃了,我要减肥!”何雨沫看向凌寒,投出一记自认为很坚定的目光。
  凌寒反手握住何雨沫的手腕,一使劲何雨沫便倒在了他的怀里,他对着她的耳朵吐气道:“小样儿,你不吃晚饭也行,我会把你喂饱的。虽然一夜七次郎只是个传言,不过你老公我是很有兴致來验证验证这个传言的真实性。”
  听了凌寒的话,何雨沫羞红了脸颊,这个死男人,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说出这么龌蹉下流无耻的话......
  “怎么样?想好了吗?”凌寒挑眉看向何雨沫。
  何雨沫讪讪的笑了笑,“哎呀,我突然觉得我现在还是挺饿的,晚上还是要吃点饭,对了我们晚上吃糖醋里脊吧!”
  如今之计,转移话題,是最好的出路了......
  对不起大家,今天的充数的,明天补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