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玩够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嗨!美女。”
  南茜正抱着会议资料往前走着的时候,听到身后的那道声音时,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呃,他这么快就來了?可真是好效率......(之前两百零四章少写一千字,我给补上去了,这里接着的是那里的,所以大家要是觉得有些突兀的话,可以去看看那一章的后面内容就可以接上去了,祝大家读文愉快,每天好心情。)
  昨天总裁让她联系黑鹰的,真沒想到他今天一大早就來了,传言他形影不定,來去匆匆,传言很少有人见过他,传言他......很好色......
  “美女,不认识我了?”南茜的传言还沒有想完的时候,左边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的身体又是随之一僵。
  转脸,讪讪的看着來人,“总裁在办公室,我先走了,还有事。”
  话一说完,她立马以秒速离开了黑鹰的视线。这个平时遇事不惊的女人,在这个男人的面前,竟然会如此仓惶的逃跑,可见这男人有多么的不一般。
  看到一溜烟就不见影子的南茜,黑鹰的嘴角勾起一抹无趣的笑容,怕什么怕,他黑鹰虽然是很喜欢美女,但是绝对不是这种成熟的职业性女性,而是......
  “哈哈,來了。”黑鹰的嘴角撮起一抹笑意,锁定目标之后,他跨着步子横冲直撞的往目标转移。
  眼看着就要得手的时候,一边脸颊却传來了火辣辣的疼,他伸手摸了摸脸,还未來得及看清楚面前的美人,另一边脸又被耍了一巴掌。
  郑怡露气的嘴角抽搐,掌心里火辣辣的疼,她怒视着黑鹰,看起來弱弱小小的身体,此时却是爆发力十足。
  “色狼,流氓!”郑怡露骂着,又扬起手准备挥舞过去。
  所幸这次黑鹰有了防备,及时把放在脸上的手伸过去,接住了郑怡露的巴掌。
  “美女,这可是你的不对了,初次见面,你就是这样给我见面礼的吗?”黑鹰挑眉看向郑怡露。
  郑怡露扭曲着一张脸,二话不说又用另一只手挥了过來,这次黑鹰一个低头,快速的用嘴咬住了她的手,那速度快的有些惊人......
  “你...流氓!”郑怡露气的快要说不出來话了,胸前剧烈的起伏着。
  黑鹰笑了笑,“我那里流氓了?”
  郑怡露的脸颊憋的通红,她的视线看向黑鹰的另一只手,示意他也看过去。
  黑鹰翻了翻眼,随着郑怡露的视线看了过去,擦,怪不得刚刚就赶脚到手里软绵绵的,他还以为是摸着了类似于包子之类的东西呢?由于过度专注于和郑怡露争执,而完全忽略了他的一只手在不偏不正的按在郑怡露的胸前,手掌的大小和那里,敲到好处的吻合,啧啧。
  “松手!”看到黑鹰一直盯着自己的胸看,郑怡露实在是受不了了,竭尽权力的大吼道。
  黑鹰仰了仰脸,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嗯,手感还不错,就是不知道色泽如何?要不看看?”黑鹰自言自语之间,又邪魅的看向郑怡露。
  正在郑怡露左右不知如何做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來,她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黑鹰,放了她。”顾宇从门外走进來。
  听到顾宇的声音,黑鹰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他沒转身,而是对着身后说道:“怎么?你也看上她了?”
  “切!谁跟你一样沒眼光!”顾宇不屑一顾。
  黑鹰的脸立马黑了下來,心里燃起了熊熊烈火,他气愤的松手,转脸看向顾宇,“好久不见,你小子真是出息了不少。”
  “好久不见,你也老了不少,大叔。”顾宇故意玩笑道。
  郑怡露见两人聊的正欢,伸手整了整衣服,有些失落的转身,顾宇的那句话,还是有些刺疼她。
  不,郑怡露,你何必去在乎那些你并不在乎的人的看法呢!
  谈话期间,黑鹰不经意间的转身,身边早已经空空的了,他不悦的瞪了一眼顾宇,“说吧!为什么帮她?”
  “就是想帮呗!还需要理由啊?”顾宇满不在乎的说道。
  黑鹰笑了笑,“这可不像你哦!”
  “当然不像我!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早就跟你不一样了,好不好?”顾宇抖了抖西装外套,在原地转了一圈。
  黑鹰一副打量的样子,“啧啧,你小子着了什么道了?怎么改过自新了?”
  “啥时候回來?衣服随时给你准备着。”黑鹰接着说道。
  顾宇撇了撇嘴,打量了一眼黑鹰,他一身黑色,上衣是皮夹克,下面穿着皮裤,脚上是马丁靴。
  再看看面部,乌黑的眉毛,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双唇,下巴周围略有些胡茬,耳垂上带着亮晶晶的耳钉,整个人看起來有种欧美街头混混的赶脚。
  “还是算了吧!”顾宇摆了摆手。
  黑鹰却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怎么?玩够了?”
  顾宇摇了摇头,嘴角滑过一抹苦笑,“沒你那么潇洒。”
  “什么叫沒我这么潇洒?想当年我们在美国可是顶级的赛车手组合,不知道秒杀了多少正规的F2赛车手呢!那么风光的日子,我不相信你不留念。”黑鹰坚定的说道。
  谈到这些的时候,他的双眸闪发着雄鹰一般犀利的光芒,脸上的表情更是丰富了不少,那段辉煌日子,他怎么也不会忘记。
  只是现在这个昔日里的故友,却像是变了很多一样,真不知道他回国这一年多经历了些什么。
  顾宇摇了摇头,笑道:“再说吧!先去见寒吧!他不是有急事找吗?”
  “好吧,那我们走吧!艾莱依这些年改变还真不小啊!我从飞机场过來的时候,还以为走错了地儿呢!”黑鹰乐此不疲的跟顾宇讲诉着。
  不知不觉中,两人來到了凌寒的办公室,凌寒绕过办公桌,带着黑鹰和顾宇一起坐到办公室的偏厅。
  屁股还沒落地,黑鹰便忍不住了,“寒总裁啊,好久不见,十分想念!”
  “这么多年了,也该改改你那性子了。”凌寒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改不改,山野之人,随性惯了。看看你和顾宇,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一副老态横秋的样子,沒有一点活力。”黑鹰翘着二郎腿,一脸不屑的说道。
  “寒,你别跟他说了,他已经沒救了。”顾宇插话道。
  凌寒同意的点了点头,又表情认真的看向黑鹰说道:“这次请你回來,又要麻烦你了。”
  “这说的什么话?好兄弟,不说这么见外的话。”黑鹰拍了拍凌寒的肩膀,又调侃道:“其实我早就想回來看看了,只是一直沒时间。”
  “你就扯吧!看你是怕惹麻烦吧!汉市这边你可是得罪了那么多人呢!”顾宇撇了撇嘴,白了黑鹰一眼。
  黑鹰一脸黑线,压低了嗓音,对着顾宇说道:“还能不能一起快乐的玩耍了?就不能不拆我的台吗?”
  “嘿嘿,都是小事儿!”顾宇讪讪的笑道。
  凌寒微皱眉头,“黑鹰,你要小心点,我会派人保护你。”
  “寒,你这说的什么话,看我这么像是來送死的人吗?放心,汉市这边有我的势力,别担心。”黑鹰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凌寒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下,幽幽的开口道:“这次的事有些棘手,我实在是沒有时间,要不然也不会來麻烦你了。”
  “好啦!客套话就不要说了,直奔主題吧!”黑鹰故意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明明那么好的关系了,说这些客气话,实在是伤感情......
  “目前艾莱依的局势又有些动荡不安了,加之我又被一些琐事缠身。”凌寒开口道。
  “琐事?什么琐事?莫不是?”黑鹰一脸坏笑,自顾自的猜测道。
  凌寒一脸黑线,找他來是帮他解决公司的事的,沒想到他的关注重点都脱离了主流。
  “黑鹰,我跟你说啊,你信不信我们家寒寒现在成了家庭主男?”见凌寒沒有说话,顾宇十分殷切的跟黑鹰说了起來。
  “家庭主男?”黑鹰歪着脑袋看向故意,一脸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啊?”
  顾宇故作神秘道:“你猜猜看。”
  “喂,你们俩还有完沒完啊!”凌寒实在是忍受不了,黑着一张脸叫道。
  “沒完!”
  两道声音默契十足,顾宇和黑鹰相视而笑,伸手像对方击了一掌。
  “打住!”看到两人一聊不可收拾的样子,凌寒忍不住怒吼道。
  都乱成这个样子了,他们还乱上加乱......
  “好,你说。”两人立马停止的私语,一本正经的看向凌寒。
  凌寒极力压制住内心的火气,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现在交给你们两个事情去办。”
  “黑鹰,你就负责查一下艾莱依的内部人员,我怀疑公司里面有人被收买了。”凌寒脸色凝重的说道。
  黑鹰点了点头,“好,不过我要來艾莱依上班,随便一个什么保安之类的都可以,我需要深入进來打探。”
  其实是更方便看美女,不过,这个小九九,他才不会傻不拉唧的告诉凌寒......
  “嗯,做我的秘书可以吗?施秘书刚好正在住院。”凌寒随口说道,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顾宇问道:“施秘书怎么样了?”
  顾宇耸了耸肩,“你这总裁可真是狠心,员工都成那样了,你还不去看望看望,竟然问我这个外人怎么样了。”
  凌寒无奈,“她到底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中......”顾宇答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