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探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市中心医院前,紧接着后面跟着來了一辆红色的宝马车,沒多大一会儿,就引來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吴海从容的从驾驶座的那边下了车,双脚一落地,他忙转过身,恭敬的打开后车门。
  只见一只黑色的皮鞋从车内露出來,紧接着是西服,最后整个人都从车里走了出來,他挺拔的身姿,不经意间的转脸,令马路边无数的花痴少女倾心不已。
  凌寒直接转身,丝毫沒有去在乎路边的目光,走到另一侧的车门,绅士的把车门打开之后,又向车内伸出一只手。
  看到凌寒那只宽大白皙的手掌,何雨沫甜甜一笑,轻轻的把小手放进了他的手心里,那里有她一直都眷恋的温度......
  何雨沫在凌寒的帮助下,轻松的从车上走了下來,路边的少女们看到这一幕场景,一片唏嘘之声,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的失落起來,原來帅哥已经名花有主了。
  正在她们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宝马车缓缓向前行驶了一段,又稳稳的停在宾利的后面,车门打开,一白一黑的身影从车上下來。
  少女们失落的神色一扫而尽,忍不住尖叫出声:“帅哥啊!”不知道是哪个胆大的女孩忍不住喊出了声。
  顾宇见怪不怪的撇了撇嘴,直奔向凌寒和何雨沫的位置,然后他身后一身黑衣的黑鹰可就沒有那么的淡定了。
  “美女,约吗?”黑鹰走到人群前,伸手勾住了一个长发女孩的下巴,一脸魅惑的说道。
  被黑鹰突然的动作吓的呆愣在原地的女孩,机械的点了点头,眼里闪发倾慕的光芒,黑鹰满意的勾了勾唇,眼角带笑的看着面前这个被自己迷的七荤八素的菇凉,性感的薄唇往前嘟了嘟。
  “黑鹰,你快点!”顾宇对着身后大吼道。
  黑鹰挫败的抽了抽嘴角,眼看着就要亲上去的时候,却被扫了兴致,实在是郁闷。
  无奈之下,他忍住心里的欲望,转身,黑着一张脸,不情愿的走开了。
  “帅哥呢?”在等待了老半天,沒有得到宠幸的女孩,睁开紧闭的双眸,看到眼前一片空旷的时候,她忍不住看了看四周问道。
  “切!”四周的人像是预先准备好了一样,异口同声的切了起來。
  “哼!”女孩生气的跺了跺脚,拔开人群,消失在了马路上。
  ......
  “喂!你们走那么快干嘛啊?”黑鹰一边加快步子,一边不满的对着前面的三人抱怨道。
  何雨沫转脸看了看身后,一张陌生的面孔映入她的眼帘,她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凌寒,疑惑的问道:“他是谁呀?”
  凌寒撇了撇嘴,一脸的随意,而走在一边的顾宇却开口了,笑道:“他可是少女杀手,你可要当心别被他秒杀了。”
  “切!”何雨沫不屑的瞪了一眼顾宇,又伸手在凌寒的脸上拍了拍,“能秒杀我的只有我家寒。”
  凌寒的脸滑过几条黑线,笨女人那样拍他的脸,怎么赶脚有些奇怪呢?
  “总算让我赶上你们了。”黑鹰夸张的喘着粗气,一副沒了半条命的攀附在顾宇的身上,无疑三道目光一下子全都转向了他。
  顾宇厌恶的推嚷了黑鹰几下,无奈某人实在是太像蛇了,根本就是越挣扎越缠的紧。
  “你们瞪着我干嘛?”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劲,黑鹰抬起脸,视线从面前的三人一一扫过,在看到何雨沫的时候,停留了一下,脸上露出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他不禁问道:“寒,这是你马子?”
  话一出口,三人的脸上同时黑了一大半,何雨沫更是恨不得站出來跟这个要死不死的男人单挑,竟然说她是马子!!!
  一定要杀无赦!
  “闭嘴!”凌寒一个字也不愿多说,冷冷的吼出了俩字,又搂住何雨沫的肩膀,转身继续往前走着。
  被凌寒的态度弄的有些懵掉的黑鹰,一脸无辜的看向顾宇,“他吃炸药了啊?”
  顾宇无语的摇了摇头,投给黑鹰一记可怜的目光,“你悠着点吧!”
  “我为啥要悠着点啊?”黑鹰像八爪鱼一样勾着顾宇的脖子,一脸茫然的问道。
  顾宇摇了摇头,“佛曰:不可说。”
  “你小子想死是吧?”黑鹰不由的分说直接赏给顾宇一个大大的脑瓜蹦。
  顾宇吃痛的捂着脑袋,伸手就要还过去,却被凌寒的一记眸光逼得收了手,嘴边不由自主撇了撇。视线不经意间扫到黑鹰,那家伙正在龇牙咧嘴的嘲笑自己,顾宇火的吹起了头发。
  寒寒,就是不公平,不公平,哼哼......
  这样的几个人穿过医院的走廊,自是少不了四周的目光,端着托盘的小护士也看的呆愣在原地,黑鹰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娴熟的伸手轻轻的送上了一个飞吻,小护士的脸更加红了,娇羞的低下头。
  顾宇气愤的瞪了一眼黑鹰,快走了几步,本想着跟寒寒走在一起的,却不料一不小心撞到了沫沫的胳膊,可想而知,寒寒那杀人的目光此时又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地缝地缝,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要再出來了......
  辗转反侧,四个人來到拐角处的VIP病房,顾宇走在前面,对着里面指了指:“喏,你那小秘书就在这间病房住着。”
  凌寒看了一眼顾宇,二话不说直接进了病房,一副把他当作空气的样子,顾宇嘟着嘴嘀咕起來,“真是的,见色忘友!”
  貌似自从有了沫沫之后,再也不能从凌寒的眼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感了,欲哭无泪!
  “嘿!怎么样?遭不待见了吧?”看到凌寒和何雨沫进了病房,黑鹰走到顾宇的身边故意挖苦道。
  顾宇瞪了他一眼,愤愤的骂道:“你才遭不待见了!”
  直了直身体,昂首挺胸的往病房里走去。黑鹰看着顾宇的背影,眼底带笑。
  眼角的余光扫到黑暗处的某点,他眼底的笑意一下子变的冷凝,看來他们是要行动了......
  “叔叔,阿姨,你们好。”偌大的病房里,气氛有些冷凝,何雨沫讪讪的对着坐在病床边的一对中年夫妇说道。
  中年夫妇显然很不待见他们,继续把何雨沫的话当作耳边风,专注的看着病床上躺着的人,怜惜的帮她掖了掖被子,眼里满是疼爱。
  见状,何雨沫只好努力扯了扯凌寒的袖口,让某人不至于那么的盛气凌人。
  实在受不了小女人的啰嗦麻烦,凌寒紧抿的双唇动了动:“对于施秘书的事,我很抱歉,不过,艾莱依会负责到底的,希望你们二老能谅解。”
  “你们负责到底?”施诗意的母亲冷眼看向凌寒,停顿了一下,她又转脸看向施诗意,语气里带着抽泣:“我们女儿好好的一个姑娘,现在竟然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们负责?你们负的起责吗?”
  被施诗意的母亲连连逼问,何雨沫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小声说道:“阿姨,我相信诗意会好起來的。”
  “呵呵,你相信?你相信顶什么用?”施诗意的母亲依旧咄咄逼人。
  “老婆子,你先消消气,别这样说,人家......”
  “你闭嘴!再帮外人说话,你别跟我回家了。真是的,女儿都成这样了,你竟然还帮着外人说话,你怎么能这样?她可是我们的女儿啊!”施诗意母亲直接打断了施诗意父亲的话,一边振振有词的说着,一边掩面抹着眼泪。
  凌寒的表情有些凝重,他沉了沉声音,开口道:“对于施秘书的事我代表艾莱依向您们二老道歉,我们一定会尽全力,让她得到最好的治疗。”
  “对对,叔叔,阿姨,您们放心,我们一定会治好诗意的。”何雨沫也跟着说道。
  施诗意母亲冷眼瞄了一眼何雨沫和凌寒,沉着脸沒有再继续说话,此时站在一旁的顾宇突然开口了,“叔叔阿姨,还记得我吗?”
  听了顾宇的话,施母抬头看了一眼顾宇,眼里突然闪发出一抹惊喜的光芒,“顾宇啊,你也在啊!來來來,快坐下。”施母热情的招呼着。
  “是啊,你快來坐下吧!”施父也跟着说道。
  何雨沫看着面前突然变了态度的俩人,心里满是疑惑,而凌寒却不以为然的站在一边。
  “谢谢叔叔阿姨,您们快坐下,我站在这里就好。”顾宇笑着说道。
  看了一眼凌寒,又继续说道:“阿姨啊,你看凌总裁过來看诗意,也是一番好意,这种意外我们都无法预测,也不能把责任全都推给艾莱依是吧?您看您......”
  “顾宇,我明白了,我们听你的。”施母对着顾宇点了点头,又转脸看了一眼凌寒和何雨沫,“我和老头子先出去了,你们在这里看着,要是我们女儿再出什么事的话,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叔叔阿姨放心好了,诗意是我们的朋友,我会好好的照顾她的。”何雨沫殷勤的说道。
  她是不指望那个男人会放软态度了,所以这种事还是她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