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乖乖等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寒,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何雨沫目光灼灼的看着凌寒,吐字清楚的问道。
  本來还镇定自若的凌寒,被何雨沫这样的目光看着,心里闪过一抹慌乱,他抿嘴道:“沫沫,答应我,不管结果怎么样,都不要逃避我好吗?”
  凌寒眸子里的认真,让何雨沫看的有一瞬间的失神,她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凌寒狭长的双眸微眯,视线略过何雨沫的目光,幽幽的开口道:“老婆,还记得上次李医生在家里给你做的检查吗?”
  “嗯,他说我有轻度的抑郁症,可是我觉得我只是觉得脑子里面很乱。”何雨沫微微皱眉,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扶着额头。
  看到凌寒表情严肃的脸,她忍不住多问一句:“不是吗?”
  “我也以为只是轻度的抑郁症,以为只是压力太大了,所以带你去香港玩,可是,我错了。”凌寒低下头,神色哀伤的看着何雨沫,“沫沫,都怪我总是在让你伤心。”
  “寒,我沒事真的。”看到那个样子的凌寒,那双深邃霸道的眸子里,装满了担忧和焦虑,何雨沫竟然觉得凌寒其实并沒有她心里想的那么厉害,他也有软肋,也会害怕。
  “沫沫,答应我,乖乖的在这里等我处理好一切事情,就來找你好吗?”凌寒的语气里带着祈求,一种内心深处散发出來的恐惧感油然而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不相信预感的他,这次竟然觉得心里不安起來。
  何雨沫向前走了几步,张开双手抱着了凌寒,小脸埋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呜咽道:“寒,我答应你,我在这里等你。”
  她相信他,更相信他做出的每一个决定......
  于是,何雨沫被安排在了距离施诗意不远处的一个病房里,她并不知道自己如今的状态已经足以给他人造成伤害了。
  第一晚,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何雨沫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瞳孔更是涣散,沒有什么精气神。
  不知盯了多久,眼睛已经开始发酸了,何雨沫翻了翻身,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就那样慢慢的进入了睡梦中。
  映入眼帘的是漫无边际的白色,何雨沫的四周空旷的看不到任何东西,忽然,肩膀被一只手拍了一下,她本能的转身看了过去。
  “凌寒,你來了?”转身之间,她言笑晏晏,眉间微皱,显然是还沒从错愕中反应过來。
  她习惯性的抱住他,把小脸埋在他的胸膛上,这一次,她的脸色突然变的发白,她更加紧的贴近凌寒的胸膛,双眸不由自主的放大数倍。
  “凌寒,你......”何雨沫惊慌的看着凌寒的脸,发干的喉咙咽了咽,“你...怎么...沒有心跳?”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声音已经颤抖的不成声了。
  哪知眼前的人,一直对着她笑,嘴里始终都沒有吐出一个字。
  “一定是我听错了。”何雨沫心里虚的发慌,嘴边带着一抹不自然的笑容,“对,一定是我猜错了。”
  说着,她便伸手尝试用手去感动那里的跳动,可是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的手在距离那里不到三厘米的位置时,面前的人一下子远了数十米,两人之间的距离越來越远。
  “凌寒...”何雨沫声嘶力竭的喊道。
  无奈,那人却已经在快速的后退着,她根本抓不住,也追不上......
  最后纯白的世界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无助的蹲在地上,小声的哭泣起來,心里更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疼的让她窒息。
  “沫沫。”紧接着耳边传來一道温柔的声音,何雨沫埋在膝盖上的脑袋瓜子缓缓的抬起,泪眼模糊的看向声音的來源。
  “露露。”她脱口而出。
  微微愣神之后,她又抽泣道:“露露,你快去救救凌寒,他沒有心跳了,他沒有心跳......”
  “沒心跳?正好,我马上送你去陪她。”话音一落,郑怡露手里拿着一把尖锐的刀直直的向她刺來。
  “不要不要......”何雨沫尖叫着坐了起來。
  “沫沫,别害怕,我在你身边。”
  听到耳边的声音,熟悉的话语,让何雨沫毫不犹豫的抱住了身边的人,嘤嘤的哭泣起來。
  哭了一会儿之后,心里的情绪才稍稍的平息了一些,她的嘴里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道:“寒,我刚刚抱着你的时候,你竟然沒有心跳了,我好想抓住你,拼命的去抓住你,可是就是抓不住,我好怕失去你,真的好怕好怕!”
  何雨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总之一下子说了很多。
  “别怕,那只是个梦。”
  听到声音,何雨沫微怔,她轻轻的推开來人,眼里滑过一抹失落,却有极力掩藏起來,略有些尴尬的说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她轻咬住下唇,想到刚刚实在是太激动了,竟然把慕容琛当成了凌寒,脸上不由自主的飞过几抹红晕。
  “沒事。”慕容琛笑着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沫沫,你真的就那么喜欢他吗?
  “你怎么在这里?”何雨沫恢复常态之后,好奇的问道。
  慕容琛的眼神有些慌乱,却极力在何雨沫的面前表现的什么事都沒有的样子,他轻声说道:“睡不着出來溜达溜达而已。”
  “切!”何雨沫斜睨的瞄了一眼慕容琛,“这么假的谎话。”
  “那好吧!其实我是专门來看你的。”慕容琛轻叹了一口气,又阴险的笑道:“怎么样?很感动吧?”
  “沒发现!”何雨沫小脑袋一别,一副不把慕容琛当作一回事儿的样子。
  突然想到慕容雨曾对自己说的话,她的脸色变的严肃起來,双眸认真的看向慕容琛,“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慕容琛唇角一勾,戏谑的回道:“洗耳恭听。”
  “我跟你说正经事儿呢!”何雨沫再次强调道。
  慕容琛无奈的耸了耸肩,“难道我这个样子不够正经吗?”
  何雨沫无奈的白了他一眼,轻叹了一口气,问道:“你在米兰的时候吸毒?”
  听了何雨沫的话,慕容琛本來还轻松的脸上,变的有些僵硬,他吝啬的回了一个字:“嗯。”
  “那酒吧那次,我身上的毒品是你放的?”何雨沫严肃的看着慕容琛,语气里有些激动。
  “沫沫,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时候我......”慕容琛急着去解释,不过话还沒说完,何雨沫打插道:“你不用解释。”
  “你相信我吗?”慕容琛抬眸,一双深邃的如海水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何雨沫的双眸,脸上的表情更是十分的真挚。
  何雨沫的心里微微一颤,她接着说道:“其实我不是说主要不是说这个的,只是想知道事实罢了。”
  “反正你也把我从牢里面救了出來,我也沒有理由去责怪你。”何雨沫解释道。
  听何雨沫这样一说,慕容琛的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下,他试探性的问道:“那你想知道什么?”
  “你妹妹说你戒毒是为了我,是这样吗?”何雨沫乌黑的双眸认真的看着慕容琛。
  看着何雨沫如繁星般的双眸,他的神色有一丝的错乱,试图转移话題,“早点休息吧!很晚了。”
  “不,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睡觉。”何雨沫坚持道。
  慕容琛轻皱起眉,“是呀,怎么心疼了?要不以身相许吧!”
  “不正经!”何雨沫嘟起小嘴白了他一眼。
  慕容琛扬起手,揉了揉何雨沫额前的刘海,“什么啊!我这么靠谱的一个人,怎吗就被你说的这么不靠谱了?”
  “我不跟你耍嘴皮子。”何雨沫顿了顿,不由自主的垂下眸子,羽翼般的睫毛遮住乌黑的眸子,良久之后,她幽幽的开口道:“阿琛,你听我说。”
  慕容琛身子微僵,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亲昵的称呼他,明明听了无数次的一个字,此时从她的嘴里出來的时候,竟然变的那么的好听。
  “沫沫,我在听着。”慕容琛这下也变的一本正经起來。
  何雨沫轻叹了一口气,“谢谢你一路陪我走下來,更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多,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打住打住!”慕容琛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这么正经不是听你说这些的,真是浪费表情!”
  “阿琛,你听我说,你真的很优秀很好,你值得有更好的人去等待,我...我不值得你这样。”何雨沫一口气说了下來。
  她欠他的已经够多了,不能这样一直耽误他了......
  “沫沫。”慕容琛的嘴边勾起一抹苦笑,“是我让你有压力了吗?”
  “我不需要你任何的回应的,我愿意等,等到你的目光中有我的时候。”慕容琛的嘴边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
  何雨沫从來沒有看到过慕容琛这样的笑容,看的让她有些费解,她真的不是个会拒绝人的人,可是她真的也不想伤害他,他为她做的实在是太多了。
  这辈子都还不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