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过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媚的阳光穿过落地窗斑斑驳驳的洒在木制的地板上,偌大的办公室里,安静的可以听到秒钟转动的声音,凌寒双手支在办公桌上,。ET
  门口传來了敲门声,他轻皱眉头,唇嘴动了动:“进來。”
  “总裁,这是杨经理送过來的这个月的财务报告,请你过目。”南茜恭敬的说道,步履沉稳的走到凌寒的面前。
  凌寒放下弯着的胳膊,目光紧盯着南茜,“下个月与美国方面的合作,都准备好了吗?”
  南茜刚抬头,准备说出口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嗓子里,这样的位置,她能清楚的看到凌寒眸子里的红血丝,心里稍稍被触动,那个冷漠强势的总裁大人,此时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疲倦的双眼已经快要抬不起來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南茜回过神,末了,又忍不住加上一句话:“总裁,你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你先下去吧!把下个月的合作盯好了,其他的事不用操心。”凌寒淡漠的说道。
  南茜微微低下头,一向干练有主见的她,却在此时犯了愁,她小声说道:“总裁,希望你能注意好自己的身体。”
  “南茜,什么时候,你也变的这么多事了?”凌寒犀利的双眸扫向南茜净白的脸上。
  南茜的心里一下子变的紧张起來,额头上微微冒出一些冷汗丝儿,她恭敬的说道:“对不起,总裁。”
  “好了,下去吧!”凌寒摆了摆手。
  南茜识趣的点头,“是。”转身,往门口走去,时不时的偷瞄几眼凌寒,这个样子的总裁真让人心疼......
  凌寒扫了一眼桌上堆得高高的文件,正准备拿起手机的时候,门口再次传來了敲门声,他微怒,语气不好的说道:“进來。”
  正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的时候,眼前的光线突然被遮去了,他微皱眉,缓缓的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又紧绷了起來,低声问道:“你怎么來了?”
  “寒哥哥,奶奶让我來看看你。”慕容雨小嘴一张一合的说着。
  凌寒厌烦的继续看手中的文件,语气不温不愠的说道:“我现在在上班,你先回去吧!告诉她要注意身体。”
  慕容雨轻抿双唇,有些迷茫的看着凌寒,心里还有有一丝丝的小失落,她低头揉捏着手里装便当的塑料袋子。ET
  良久之后,凌寒随意的抬头,一直沒有什么动静,他还以为她早就离开了,岂料一抬头就对上了慕容雨一张无辜的脸。
  “你怎么还沒走?”凌寒开口问道,其实看到那个样子的她,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些于心不忍的。
  似乎遇上笨女人之后,他真的变的有血有肉了,偶尔还会有些同情心泛滥了,该死的,真是越來越不像自己了。
  扫了一眼凌寒阴晴不定的脸,慕容雨娇滴滴的说道:“寒哥哥生气了吗?”
  “沒有,你还有其他的事吗?”凌寒放轻了一些口气。
  慕容雨嫣然一笑,“寒哥哥,我给你做了便当,你要不要尝尝看?”
  听了慕容雨的话,凌寒放下手中的文件,扫了一眼面前站着的这个小女孩,视线停留在她双手上捏着的白色的塑料袋上。
  “寒哥哥,你尝尝看,真的很好吃的哦!”慕容雨俏皮的眨巴眨巴着大眼睛。
  凌寒板着一张脸,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也许是真的太累了,所以只是想放松一下而已。
  坐在沙发上,慕容雨小心翼翼的取出塑料袋里面装着的一个小饭盒,在凌寒的面前晃了晃,“啦啦啦,是不是很可爱?”
  凌寒疲倦的揉了揉眉心,嘴边勾起一抹苦笑,果然是小女孩,做什么事都有些幼稚。
  “來,尝尝看,是不是很好吃?”慕容雨一边说着话,一边带着一次性手套从饭盒里捏了一块寿司递到凌寒的嘴边。
  看着近在咫尺的寿司,凌寒也不好推迟,张嘴咬了一口,脸上的表情立马变的僵硬,他立马把嘴里还沒有咽下去的残物吐了出來。
  “你放了海鲜?”凌寒的一张脸已经黑的不能在黑了,表情也变的有些扭曲起來。
  慕容琛一脸茫然,“是啊,寿司肯定要用海鲜做啊!”
  “你......”凌寒话还沒有说出口,脸上已经开始痒了起來。
  看到这个样子的凌寒,慕容雨一头雾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她可是什么都沒干呢!
  “寒哥哥,你沒事吧?”慕容雨伸手挽住凌寒的胳膊,担忧的问道。
  凌寒挣扎着起身,随手一甩,却一不小心把慕容雨推了一把,慕容雨小小的身板那里受的了这么大的外力,身体随着凌寒施过來的外力,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桌上的饭盒更是散落一地,凌寒站在一边,一只手忍不住轻轻的挠着脸上的瘙痒,他背对着慕容雨,尽量压抑着内心的火气,低吼道:“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
  “寒哥哥......”慕容雨抽泣道,这个样子的凌寒着实是吓着她了,从小到大还沒有谁对她,她怎么会受的了?
  “出去。”凌寒语气坚定的说道。
  慕容雨哀怨的看了一眼凌寒,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直滴个不停......
  “你叫谁出去?”一道庄严的声音打破了办公室死一般的沉寂,凌寒和慕容雨同时像门口看了过去。
  “奶奶?”凌寒疑惑的看向白月华。
  “奶奶,你怎么來了?”慕容雨抹了抹脸颊,尽量让自己看起來不是那么的狼狈。
  白月华绕过凌寒,走到慕容雨的面前,慈爱的扶起慕容雨,温声问道:“小雨,沒事吗?”
  慕容雨摇了摇头,“我沒事,奶奶你怎么來了?”
  “我再不來,那个臭小子还不会更加得寸进尺!”说着,白月华狠狠的瞪了一眼凌寒,又转眼看向慕容雨,继续说道:“放心,奶奶來了,就要给你做主,你先坐下來,我去教训教训那个不肖子孙。”
  “奶奶,不是寒哥哥的错,您就不要怪他了吧!”慕容雨伸手握住白月华的手,不让她过去凌寒那里。
  白月华转脸看向慕容雨,“小雨,你老老实实的坐着,奶奶我给你做主。”
  说话之间,白月华已经走到了凌寒的身边,“凌寒,你是要把我气死吗?”
  “奶奶,对不起。”凌寒背对着白月华说道。
  看到凌寒这样的态度,白月华的心里更加火大了,伸手拽住凌寒的胳膊,年迈的她显然沒有多大的力气,双腿都在发抖了。
  她吼道:“凌寒,你转过來。”
  听出了白月华声音里的愤怒,凌寒只好悠悠的转过身來,他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小孩,轻声叫道:“奶奶...”
  白月华本來还想继续呵斥的时候,却看到了凌寒脸上的异常,她紧张的看着凌寒的脸,问道:“小寒,你的脸上是怎么回事儿?”
  凌寒摸了摸脸,眉头轻皱,“我沒事。”
  “小雨,他怎么了?”知道自己孙子的倔脾气,白月华只好转移了目标,看向慕容雨问道。
  慕容雨无辜的摇了摇头,小声说道:“奶奶,我也不知道寒哥哥是怎么了,他只是吃了我做的寿司而已,然后就变成那样子了,可是寿司我尝过了,沒有什么问題的。”
  “小寒,你吃了寿司?”白月华紧张的看向凌寒,伸手抹了抹他的脸,心疼的磨莎着。
  凌寒点了点头,白月华立即对着身后的刘妈说道:“快叫救护车!”
  “奶奶,寒哥哥怎么了?”此时慕容雨也走到了白月华的身边,不解的问道。
  白月华轻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小雨,你寒哥哥一直都对海鲜过敏,从小到大都不能沾海鲜的。”
  “啊?”慕容雨不由得猛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轻叫出口,又看向凌寒,愧疚的说道:“寒哥哥,对不起,我...我真的不知道。”
  “小寒,虽然是是小雨的错,但是她也是好心好意,你怎么能那样对她呢?”白月华开口道。
  凌寒走到沙发前坐下,薄唇轻抿,“奶奶,你们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小寒,让小雨去照顾你吧!你现在的样子看起來很不好,一会救护车來了,让小雨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白月华说道。
  明明是在说话,其实语气里却是十足的命令的口吻。
  “嗯。”凌寒冷哼一声,毕竟在奶奶面前,他和慕容雨还是在订婚状态,表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做的......
  慕容雨本來还皱在一起的小脸,一下子又放松了起來,她走到凌寒的身边,乖巧的说道:“寒哥哥,我陪你一起去,毕竟是我的错,请给我个照顾你的机会。”
  凌寒轻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小女孩,他满心的不忍,订婚的事,她也算是帮了他一个忙,理应是不该这样对她的。
  况且她还只是个孩子,想到刚刚自己的态度,凌寒倒是有些后悔起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