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有他的地方,就有阳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病房里,何雨沫盯着窗外发呆,越來越觉得脑子里面乱糟糟的了,沒日沒夜的噩梦和幻境,她已经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真的了。
  明明记得寒正搂着自己入睡,可是醒來的时候,床边根本就沒有任何一个人。
  “寒,对不起,明明答应你要乖乖的等你,可是我还是会忍不住想让你在身边。”何雨沫低着头,眉头轻皱。
  一直以來都不想给他拖后腿,可是看到他遇到事的时候,她不仅帮不上任何忙,还一直让他为自己担心。
  想到这些的时候,何雨沫忍不住把头埋在膝盖间,胸口因为情绪的激动而剧烈起伏着,安静的病房里只剩下挂钟滴滴嗒嗒的声音。
  “何小姐,我带你去做一个检查。”门口传來护士的声音,打破了沉寂的房间。
  何雨沫缓缓抬头,视线落在门口年轻的护士的身上,目光骤然紧缩,她双手抱着头,大叫道:“我不去做检查,不去做检查。”
  “何小姐,这是您的主治医生的意思。”护士小姐的表情有些纠结,虽然在神经科工作了很久,但是遇到一些情绪不稳定的病人,她还是显的很束手无策。
  “不,我不做检查!”何雨沫发了疯一般的吼叫道,伸手抓住床上的枕头往门口丢了过去。
  “何小姐...”护士小声叫道。
  何雨沫捂住耳朵,痛苦的在病床上咆哮道:“我不去,你们都是骗子!”
  看到何雨沫这样疯狂的举动,护士吓的也不敢多说什么,转身外门外跑去,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还是去找病人家属。
  凌寒接到电话之后,本來还在输液的他,伸手毫不犹豫的拽掉了手背上的针管,匆匆忙忙的下了病床。
  “寒哥哥,你要去哪?”刚从病房外走进來的慕容雨看到神色匆匆的凌寒,疑惑的问道。
  凌寒沒有说话,冷冷的瞄了慕容雨一眼,就是那一眼,慕容雨却看出了他眼里的焦虑和紧张......
  好在就在一个医院,只不过是科室不同,沒几分钟,凌寒便來到了何雨沫的病房前。
  “凌总裁,我已经尽力了,何小姐的情绪实在是太激动了,我也沒办法。”护士一边帮凌寒打开病房的门,一边解释道。
  凌寒点了点头,薄唇轻动:“你先下去吧!哪个办公室?我一会儿亲自带她过去。”
  “在十三楼,下电梯左转就到了。”
  “嗯。”凌寒冷哼一声。
  护士恭敬的点了点头,“那我先下去了,凌总裁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叫我。”
  话毕,护士留恋的看了一眼凌寒,真是个神祗一般的男人,那张脸足以让人沉沦,周身的气场更是强大的无懈可击......
  凌寒抬脚走进病房,地上丢弃的枕头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凌寒走过的时候,弯下腰捡了起來。
  一步步來到床边,凌寒不由得皱起眉头,病床上的人蜷缩成一团,小脑袋埋在膝盖间,看不到任何表情,瘦小的身体看起來让人心疼极了。
  “沫沫...”凌寒把枕头放在病床上,嘴里轻轻的吐出两个字,那两个在他对他來说最重要的字。
  听到了凌寒的呼唤,何雨沫抬起头,乌黑的双眸沒有了平时的黑亮,一张脸苍白如纸,零碎的头发贴在脸上,整个人看起來狼狈极了。
  凌寒上前一步,轻轻的把何雨沫拥入怀中,心里像是被无数的利器切割着,他的小女人此时的样子,真的让他心疼到了极点。
  那疼來的太窒息,凌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沫沫,我该拿你怎么办?
  “寒,你总算來了。她们又要带我去检查,你知道吗?上次就是她们说要去检查的,我就傻傻的相信了,最后失去了我们的孩子,都怪我,怪我沒有任何防备心。”何雨沫把头埋在凌寒的怀里,不停的责骂着自己。
  他的怀抱还是那么的温暖,身上还是那种淡淡的香味,闻起來让人很迷恋。
  “沫沫,那不怪你。”凌寒的下巴在何雨沫的头顶上蹭了蹭,脸色有几分的神伤。
  “不,凌寒,你知道吗?我都感觉孩子在我的肚子里面跳动了,可是他怎么就能一下子沒了呢?他都还沒有出來见见他的爸爸妈妈的,我相信寒一定会是个好爸爸,对不对?”何雨沫推开凌寒的怀抱,抬头看向凌寒的双眸,那眼神一瞬间变的温柔似水。
  凌寒微眯双眼,伸手拭去何雨沫眼角的泪痕,眉心快要皱成一团了,看到小女人这个样子,他却无能为力,内心严重的挫败感让他备受煎熬。
  “沫沫,我答应你,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凌寒深情款款的说道。
  何雨沫怔神,又突然大笑了起來,笑的那么勉强,眼泪都笑出來了,她使劲把凌寒推到在了床上,眼神冰冷至极,“不会有了,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傻瓜,你在说什么啥话呢!”凌寒从床上爬起來,伸手握住何雨沫的肩膀,眼神坚定如一,“你信我吗?”
  对上凌寒的眼神,何雨沫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变的认真起來,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在呼喊着,她痛苦的抱着头,不再继续和凌寒对视。
  “寒,我信你,我一直都信你。”何雨沫艰难的回答道。
  凌寒心疼的抓住何雨沫的双手,让她能够正视着自己,吐字清楚的说道:“沫沫,我答应过你,一定会给你幸福,就一定会做到。”
  “寒...”何雨沫泪眼模糊的看着凌寒,一张小脸早就脏的看不成。
  她伸手抱住凌寒,脸上的眼泪和鼻涕都抹在了凌寒西服的肩膀上,她一直都记得,他有小小的洁癖,想到这件事,何雨沫忍不住破涕而笑,“寒,我现在肯定是丑死了吧!”
  “不丑,老婆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美的。”凌寒温声回道。
  何雨沫执拗的别开脑袋瓜子,“骗子!明明都把鼻涕抹在你衣服上了,你敢说你一点都不嫌弃我?”
  呃呃呃,,,听了何雨沫的话,凌寒一脸黑线,嘴上却还是像抹了蜂蜜一般,笑着答道:“你又不是第一次抹!”
  “那我再多抹点哈!”何雨沫不吝啬的把凌寒的西服当成了纸巾,肆意的抹着鼻涕。
  凌寒虽然心里有几千几万个不愿意,但是看到小女人情绪变的沒那么激动了,心里也还是很高兴的。
  只是可怜了这套昂贵的西服,不用我多说,大家都懂的,我们的霸道总裁大人当然是穿的是一身价格不菲的衣服。
  “老婆,我们去看医生好不好?”凌寒温声说道。
  正致力于如何让凌寒炸毛事业的何雨沫,听到凌寒的话,身子还是不由得一僵,她皱着眉头,一张小脸看起來无害极了。
  “可不可以不去啊?”何雨沫两只手拧着凌寒的领结,小声嘀咕道。
  凌寒忍不住笑出了声,“老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像一个孩子?”
  “那你就是顽固不化的家长了。”何雨沫白了凌寒一眼。
  凌寒眼角带笑,伸手揉了揉何雨沫的刘海,何雨沫的头发本來就乱糟糟的,被凌寒这样一揉,更加乱了,看起來像是一只笨鸟垒起來的鸟巢。
  哦?不!这话说的有歧义,表示沒骂我们的总裁大人是本年,嘎嘎......
  “那你现在听不听我这个顽固不化的家长的话呢?”凌寒低头,深邃的眸子停留在何雨沫的小脸上。
  近在咫尺的距离,让何雨沫赶脚到有些不适,她轻咬住下唇,心里某些坏坏的想法在蠢蠢欲动着。
  一个伸手勾住了凌寒的后颈,樱桃小嘴准确无误的对上了霸道的薄唇,还未等她动嘴唇,凌寒已经反客为主,在她柔软的唇上肆意妄为着。
  何雨沫不满的推开凌寒,“你欺负我!”
  “是你先诱惑我的。”凌寒一脸的风轻云淡,嘴角的笑意渐渐的浓了。
  小女人竟然学会主动了,其实他的心里真的就欣喜若狂了,多么想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的宠爱一番,不过现现状实在是不允许他那样做,头等大事还是先带小女人去做检查。
  何雨沫的小脸通红,眼眸之中带着慌乱,“谁让你离我那么近。”
  “好啦!老婆,我们去看医生吧!”凌寒起身,居高俯下的看着何雨沫。
  何雨沫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又变的紧张起來,她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如羽翼一般覆盖在乌黑的眼睛之上,看起來十分的美丽。
  见何雨沫沒有说话,凌寒弯下身,直接把何雨沫公主抱了起來,何雨沫慌乱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满脸的疑惑。
  凌寒邪魅一笑:“沫沫,你真是变懒了哦!竟然等着我抱你去。”
  凌寒的话触动了何雨沫全身的神经,心里不由得涌上一股暖流,全身都跟着暖起來了,本來还很排斥去检查,但是看到他这样,她的心里也就接受了。不知道为什么,他陪着自己的时候,貌似一切都沒有那么的可怕了。
  不管怎么样,有他的地方,就有阳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