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心病还须心药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主任看着眼前腻歪的两人,老脸都红了大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害臊啊!
  “咳咳,那,何小姐,我们开始吧!”主任有些尴尬的打断了两人的深情对望。
  何雨沫转脸看向主任,点了点头,“嗯,好。”
  “何小姐,现在请你端坐好,慢慢的闭上双眼,什么都不要想,尽量让放空大脑。”主任声音温和的说着,看到何雨沫缓缓的闭上眼睛后,他又接着说道:“现在,想象你处在一片草地上,你的面前是平静的湖面,湖面上有嬉戏的水鸟,远处是连绵不绝的青山,白云在山峰之间穿梭,蔚蓝的天空看不见边缘。”
  何雨沫的表情由之前的焦虑便的越來越放松了,主任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继续说道:“你的四周是诱人的花香,空气里夹杂着淡淡的青草香,你缓缓的坐下平躺在草地上,什么都不要想,跟着心出发......”
  主任的话还沒有说完,何雨沫的身体已经倒在了椅背上,凌寒急忙走了过來,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却被主任制止了。
  “凌总裁,我已经将何小姐催眠了,你先带她下去休息一下吧!何小姐的心静不下來,情绪自然就稳定不下來。”主任看着凌寒语重心长的说着。
  凌寒点了点头,抱起何雨沫转身的时候,他还是看了一眼主任,低声问道:“她什么时候可以痊愈?”
  主任笑了笑,“凌总裁,不瞒你说,我遇到了这样的病人不下于千于名了,她们有的來治疗一次就好了,现在生活都很美满。也有的治疗了好几年了,现在都还在來我这里。俗话说心病还得心药医,一般这样的人都是受到过不同程度的刺激,才导致对外界充满着不安全感,所以一般來说,多给她们一些关注的话,应该会好的快一些。”
  “嗯。”凌寒冷哼一声,抬脚出了办公室。
  看着怀里熟睡的小人儿,凌寒的心里一下子变的乱糟糟的,一切都不重要,她才是最重要的......
  凌寒走到病房里,轻轻的把何雨沫放在病床上,又帮她掖好了被子,眷恋的看着床上的小人儿,他的眉头至始至终都在紧皱着。
  “寒哥哥,你去休息吧!我帮你看着沫沫姐。”身后传來慕容雨稚嫩的声音。
  凌寒微微侧了侧脸,嗓音沙哑的回道:“不用了我在这里看着就够了。”
  “寒哥哥,你不能这样不注意你自己的身体呀!要是沫沫姐醒來了,看到你这样不爱惜自己,。ET”慕容雨担忧的看向凌寒,小脸上布满了着急的神色。
  追根究底,寒哥哥的过敏也是因为自己,她怎么能忍心看着他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凌寒背对着慕容雨,沒有立马作答,沉默片刻后,慕容雨准备再开口的时候,床上的何雨沫却动了动。
  “寒,寒......”嘴边吐字不清的低喃着。
  凌寒见状,立马走到何雨沫的病床前坐下,伸手抚摸着何雨沫的脸蛋,嘴里不停的说着:“沫沫,我在,我在这。”
  何雨沫闭着眼睛,在床上翻了翻身,又翻了过來,嘴边一直在不停的呓语着。
  凌寒见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小女人肯定是做了噩梦了。
  “沫沫,沫沫,你醒醒。”凌寒轻轻的摇晃着何雨沫的肩膀,尝试着叫醒她,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她如此痛苦的样子。
  “啊---”何雨沫尖叫着坐了起來,双眸骤然放大数倍,看起來有些狰狞,额头上被汗水浸的湿漉漉的,“寒,凌寒......”她大叫着。
  凌寒立马伸手紧紧的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轻的吐气道:“沫沫,我在这,我一直都在。”
  听了凌寒的话,何雨沫的情绪稍稍的平息了一些,她抽泣道:“凌寒,我梦见你突然就不认识我了,我一直喊着你,可是你就是不理我,还厌恶的看着我......”
  “沫沫,那都是梦,梦都是假的。”凌寒安慰道。
  何雨沫喃喃的回道:“是吗?”
  “傻瓜,你不信我的话了吗?”凌寒轻轻的拍了拍何雨沫的后背。
  何雨沫像小鸡啄米般拼命的点着头,“我信,我只信你一个人。”
  站在一边的慕容雨看着两人相拥的场景,一阵发呆,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默默的转身,从病房里走了出去。
  人声鼎沸的大街上,慕容雨一个人默默低头踢着马路上的石子。
  “雨,你真的这么狠心吗?一点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吗?”米亚突然出现在慕容雨的身后,眉头紧紧的皱在一块。
  慕容雨身子微僵,停顿片刻之后,她并沒有回头,而是继续往前走着。
  米亚不死心的跟在慕容雨的身后,声音有些沙哑的叫道:“雨,我真的很爱你。”
  “呵呵,你跟那个女人上床的时候,想沒想过你现在会这样來祈求我?”慕容雨转身,冷笑道。
  从前,她一直以为她的男人,只有她不要的份儿,从來都沒有会背叛她的时候,米亚却是当了这么一个第一人。
  “雨,我是有苦衷的......”米亚一脸的纠结,上前一步抓住慕容雨的手腕。
  慕容雨转身,目光冷漠的瞪了他一眼,伸手甩开了他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一脸嫌弃的吼道:“别碰我!我嫌你脏。”
  “雨,你听我解释。”米亚依旧不死心。
  慕容雨语气十分坚定的说道:“够了!别特么的用你那些对其他女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來欺骗我,滚回你的米兰去!我,慕容雨,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说到后面的时候,慕容雨几乎是咬紧牙根在吐出每一个字。
  “雨......”
  “滚!不要再來骚扰我妹妹,沒看到她很厌烦吗?”正在米亚还沒把话说完的时候,慕容琛出现在两人之间,伸手把慕容雨拽到自己的身后,语气冷漠的对着米亚说道。
  米亚丝毫沒有在意慕容琛的态度,而是继续用一种祈求的语气对着慕容雨说道:“求你相信我好吗?我真的不能沒有你。”
  “米亚,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至少现在是。”慕容雨依旧态度坚决。
  见状慕容琛脸色不好的瞪向米亚,“小子,我妹妹说了不想见到你,你就有多远滚多远,不然我不保证会干出什么让你后悔的事儿。”
  说话之间,慕容琛已经做出一副要打架的阵势。
  慕容雨深知哥哥的脾气,她有些担忧的看向米亚,“你走吧!不然我哥哥真的会打你了。”
  “雨,我会一直等着你的。”米亚神色落寞的转身,渐渐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慕容琛转眼看向慕容雨,担忧的问道:“小雨,那小子沒欺负你吧?”
  慕容雨摇了摇头,“沒有。”看到哥哥脸上的担忧,她感动的说道:“谢谢哥哥。”
  “傻丫头,我是你哥哥,本來就应该保护你。”慕容琛宠溺的揉了揉慕容雨额前的刘海。
  突然想到这里是医院的门口,他又诧异的问道:“小雨,你怎么会在这里?”
  慕容雨眨巴着大眼睛,阴险的笑道:“你为什么最在这里,我也是为了什么在这里的。”
  听了慕容雨的话,慕容琛的脸色变的凝重起來,慕容雨见状,接着说道:“现在的形势可不好啊!寒哥哥肯定会被何雨沫给迷惑住。”在慕容琛的面前,她毋须装的多么单纯,直呼何雨沫的名字,而不是叫沫沫姐......
  话闭,慕容雨偷偷的看了一眼慕容琛,看到那人已经黑了大半的脸,她在心里窃喜着,若是哥哥能把何雨沫那女人搞定,那她和寒哥哥也就指日可待了。
  “他们本來就是一对。”良久之后,慕容琛的嘴里喃喃的吐出这句话來。
  沒有得到预想答案的慕容雨,心里有些失落,但很快就消失了,要是这么容易就得到的话,她应该也不会这么喜欢,越是高难度,自然就越是有意思。
  “哥,你就甘心放弃?”慕容雨斜睨了慕容琛一眼。
  身为妹妹的她,在一定程度上还是了解她哥哥的脾性的,从小到大,任何一样东西,他都不会轻言放弃,更何况是一个这么喜欢的女人咩?
  慕容琛的身子微僵,神情变的有些落寞,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她的心不在我这里,争取了又能怎么样?”
  “哥,你不了解女人,女人的心是柔软的,更注重感动,所以沒有追不上的女人,只有你用沒用心。”慕容雨坚定的看着慕容琛,一本正经的说道。
  慕容雨双眸微眯,正在慕容雨以为哥哥要答应自己的时候,慕容琛却伸手给了慕容雨一个爆栗,“小丫头家家的,脑袋瓜子里面在想些什么?”
  “哥,我说的是真的。”看着慕容琛走在前面的背影,慕容雨大喊道。
  无奈,慕容琛根本沒有要回头看的意思,慕容雨不甘心的继续喊道:“哥,你要干嘛?”
  “看看我生病住院的未來妹夫。”慕容琛沒有转身,只是对着身后留下了一句话。
  慕容雨听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來哥哥并不是表面的那么淡定嘛!
  哥,就算我得不到幸福,我也要让你得到幸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