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兄妹情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了慕容琛的回答,慕容雨的表情有些难堪,想到之前看到的场景,她跑到慕容琛的面前,一脚横在他的面前,小脸涨的红彤彤的,一脸执拗的看着慕容琛说道:“哥,不许去。”
  “为什么?”慕容琛显然沒有弄明白慕容雨要干什么,疑惑的看着举止怪异的妹妹。
  慕容雨小嘴一瞥,有些不自然的笑道:“哥,我饿了,你请我吃饭吧!”
  “可是现在才刚到下午啊?”慕容琛不解,明明是刚过了吃饭的时间,这个傻丫头怎么又要吃饭了,天天还在叫着要减肥,其实是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嘴。
  “我饿了嘛!哥,你是不是不疼爱你天真可爱,美丽大方的妹妹了?”慕容雨别过小脸,故意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慕容琛把手轻轻的放在慕容雨的肩膀上,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道:“傻丫头,哥哥最疼你了。”
  “疼我就现在立刻马上请我吃饭。”
  慕容雨一脸的执拗,慕容琛也是拿她沒办法,只好欣然的同意了。
  看着慕容琛转变的方向,慕容雨的悬空的心总算落了下來,还好把哥哥拉过來了。
  她真的不想让哥哥看到寒哥哥和何雨沫那么亲密的样子,她怕哥哥会伤心......
  慕容雨和慕容琛來到路边的一家KFC,虽然从小到大都在国外生活,但是慕容雨还是喜欢这些不是那么营养的快餐。
  “哥,你尝尝。”她伸手拿了一根薯条,给慕容琛递了过去。
  慕容琛摇了摇头,不屑道:“小孩子一样!”
  “我已经二十了,是大人了好不好?”慕容雨一本正经的说道。
  慕容琛嗤之以鼻,“才二十而已,沒长大!”
  “对了,哥,爸那边怎么样了?”慕容雨收起一脸的随意,一本正经的看向慕容琛问道。
  慕容琛耸了耸肩,“什么怎么样?”
  “他沒有催婚吗?”慕容雨试探性的说道。
  慕容琛摇了摇头,玩味儿的看向慕容雨,“难道你这么着急的想嫁出去啊?”
  “那是当然的了!寒哥哥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我当然不想错过。”话一说完,慕容雨立马意识到了不对,怎么能夸哥哥的情敌是优秀的男人呢!
  她慌忙解释道:“当然啦!我哥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
  “这么多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啊!”慕容琛一脸黑线的看着慕容雨。
  慕容雨对着她傻笑着,一如小时候,他带着她去游乐场玩的时候,她也是那样对着他傻笑着,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沒有变的笑容,想到这里的时候,慕容琛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笑意。
  只是想到昨晚的场景,他的脸色又骤然变的难看了起來,他接到老头子的电话,电话里一顿劈头盖脑的痛骂,老头子在责问小雨和凌寒的婚事问題......
  “哥,我吃饱了。”慕容雨小猫般的舔了舔手指,拿起托盘上的纸,擦了擦嘴,看向慕容琛说道。
  慕容琛起身,“那就走吧!”
  “呃,,,哥,你一定要去吗?”慕容雨的表情有些难为情。
  慕容琛转脸,用一种接近异类的目光看着慕容雨,“小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啊?”慕容雨的脸色一阵慌乱,讪讪的笑道:“哥,你想多了,我沒有啊!”
  “好了,小雨,说吧!看你说谎的样子好假呢!”慕容琛宠溺的捏了捏慕容雨的小脸蛋。
  慕容雨的脸蛋被捏的红一块白一块的,她皱眉微怒道:“老哥,我都长大了,能不要做这么幼稚的事儿嘛!”
  “不能!还有,就是不要再转移话題了,老实交待,你把我支开有什么预谋?”慕容琛故装严肃的问道。
  慕容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还能干嘛啊!只不过是怕你会暴走而已。”
  “暴走?我干嘛要暴走?”
  “怕你看到寒哥哥和何雨沫在一起的样子,你会很不淡定。”慕容雨转了转眼珠子。
  听了慕容雨的话,慕容琛微怔,心里莫名的升起一抹暖意,原來小丫头是怕自己会想多啊!
  真的是长大了呢!不再是小时候那个喜欢哭鼻子的小丫头了。
  “走吧!”慕容琛走在前面,对着身后发呆的慕容雨说道。
  “啊?”慕容雨有些吃惊,看到慕容琛已经走远,她收回思绪,对着慕容琛的背影叫道:“等等我啊!”
  “快点小笨猪!”慕容琛唇嘴微动,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哥哥竟然叫她小笨猪!士可杀不可辱,爆炸吧!小宇宙!
  慕容雨以百米赛跑的速度,一下子追上了慕容琛,伸手就拧住了他的耳朵,泼辣的像个泼妇。
  來到医院之后,慕容琛娴熟的走向那个熟悉的病房,站在病房外的他,却有些犹豫了......
  “哥,要不明天再來吧!”慕容雨偷偷的瞄了一眼慕容琛,又解释道:“寒哥哥明天就出院了。”
  “你把你哥想的就这么怂吗?”慕容琛的脸上横出三条黑线。
  “呃......”难道不是吗?慕容雨无奈的低下头,一张小脸埋的低低的......
  慕容琛伸手敲了几下门,屋内并沒有任何反应,他伸手拧了拧门把手,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屋内的场景却是让两个人的表情都僵硬在了那里。
  根本就沒人!!!
  “呃,貌似我庸人自扰了。”慕容雨低头,小声嘀咕了一句。
  慕容琛笑道:“傻妹妹,谢谢你为哥哥做的一切,哥沒你想的那么脆弱。”
  “哥,我真是越來越佩服你了呢!”
  听了慕容雨的话,慕容琛一脸黑线,伸手就回了一个爆栗过去,“那么假!”
  “我刚刚出去的时候,他们还在病房的。”慕容雨开口说道。
  慕容琛摇了摇头,“算了,我先回公司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这么快啊?”慕容雨不舍的看向慕容琛,小嘴一撅,抱怨道:“我们都好几天沒见了,都快忘了哥的样子了。”
  “那我可要伤心死了,我给你的印象就这么的不深刻啊!”慕容琛笑着看着眼前的慕容雨,真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慕容雨媚眼一瞪,“快走吧!走吧!不想再见到你。”
  “呦!生气了啊?”慕容琛笑道。
  “是呀,我生气了,很生气,非常生气!”慕容雨仰着小脸,故意不去看慕容琛。
  慕容琛无奈的摇了摇头,正准备说话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不远处的一个身影,他诧异道:“沫沫?”
  何雨沫走近,尴尬的笑了笑:“打扰到你们了吧!”
  “沒有呢!你怎么沒在房里歇息?”慕容琛担忧的问道。
  何雨沫甜甜一笑,对着慕容琛眨了眨眼睛,“我还沒病到那个程度啦!”
  “寒哥哥呢?”找了半天都沒有看到凌寒的身影,慕容雨不禁开口问道。
  “他去帮我买东西了。”
  “什么?”听了何雨沫的话,慕容雨一下子变的激动起來,柳眉微皱,“他是病人,你怎么能这么折腾他?”
  “小雨,你怎么能这样跟沫沫说话?”站在一旁的慕容琛皱起眉头,一直都知道小雨对沫沫有一些偏见,但是这样的关系,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哥?”慕容雨有些失落的叫道,为什么要向着她?只是后面那句话,她沒有问出口。
  气氛变的有些微妙,何雨沫忙笑了笑:“阿琛,我沒事。”
  “人家都说沒事了,你嚷我什么呀!”慕容雨白了慕容琛一眼,转身离开。
  “小雨......”
  慕容琛的身影在走廊里回荡着,慕容雨一直往前走着,并沒有回头。
  “沫沫,我扶你进病房。”
  何雨沫摇了摇头:“阿琛,我们去看看诗意吧!”
  “嗯。”慕容琛点头。
  沒多久,两人便來到了施诗意的病房前,施诗意的爸爸给他们开的门何雨沫笑着打招呼:“叔叔,我是诗意的朋友,上次还來看过示意的,您还记得我吗?”
  施父的表情有些纠结,片刻又舒展开來,笑道:“我想起來了,你们快进來吧!”
  “诗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來。”看着床上躺着的女儿,施父忍不住湿了眼角,一大把年纪了,最大的心愿不过是儿女能够果断好,如今唯一的女儿也变成这个样子了,生活一下子变的沒有盼头了。
  看到施父感伤的样子,何雨沫心里一紧,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叔叔,您别难受,我相信诗意很快就会醒过來的。”何雨沫安慰道。
  施父点了点头,“希望如此吧!”
  “对了,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阿姨呢?”何雨沫询问道。
  施父叹了一口气,“家里开着一个小店,我们两个人轮流來照顾诗意。”
  “叔叔,诗意我來照顾好了,你可以回去帮阿姨。”
  何雨沫话一说完,慕容琛便推了推她的胳膊,“说什么傻话呢!自己都还是哥病人,怎么照顾别人啊!”
  “我真的沒事,你们怎么都不相信我?”何雨沫皱着小脸反驳道。
  看到两人争论之后,施父立马打断道:“何小姐,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真的不用麻烦你了。”
  “好吧。”见施父这样说,何雨沫也沒在多说什么。
  “何小姐,你们坐,我去给打点热水过來。”
  说着,施父便往门外走去,留下何雨沫和慕容琛两个人在病房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