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较量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嘿嘿,至于这个过程呢!您老就不要多问了,反正这份资料可是我牺牲了色相得到的,好好想想事成以后怎么感谢我吧!”黑鹰翘着哥二郎腿,一副沒正经的样子。
  “色相?哈哈,黑鹰,你别逗了好吗?”顾宇直接不顾形象的笑的前仰后合的,丝毫沒有去在乎坐在旁边已经头顶生烟的黑鹰。
  凌寒抬起埋在资料里的脑袋,犀利的双眸瞪了一眼顾宇,顾宇立马收起了笑容,老老实实的做好,他看向黑鹰,一本正经的问道:“可靠吗?”
  “你是在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黑鹰挑眉问道,又沒好气的白了一眼凌寒:“喂,寒,我怎么发现你跟那个何什么的在一起之后,智商也跟着下來了?”
  “是呀是呀,我也觉的。”顾宇跟在黑鹰后面狗腿着。
  凌寒的脸上挂起了黑线,他拿起手机给南茜打了一个电话,又收起手中的资料,起身往门口走去。
  脚下刚抬了几步,他又停住了,转身对着身后的两位说道:“谢谢兄弟!”
  黑鹰摆了摆手,“现在还早着,等你大获全胜的时候再來谢我。”
  凌寒走后,顾宇凑到黑鹰的耳边,小声说道:“快回去休息吧!也是累了吧?”
  “你在说什么啊?”黑鹰挪了挪位置,实在是受不了这样大众的场合下,和一个男人这么的“亲密”......
  顾宇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害的说道:“都出卖色相了,肯定也是滚了床单了吧?”
  “擦,老子忙去了,就你这么闲,去想这么龌蹉的事儿!”黑鹰把手上的咖啡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放,响起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他起身,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去。
  看着黑鹰离去的背影,顾宇一头雾水,他说错什么了吗?
  “小鹰鹰,天地良心,我是关心你的健康啊啊啊---”顾宇鬼哭狼嚎的跟了出去。
  本來安静的咖啡馆,被某男这么一声长啸,四周的人纷纷看了过來,只听见人群里有人说了一句:“长的这么帅,竟然是哥精神病,真是可怜了那张颜值那么赞的脸......”
  凌寒回到公司之后,南茜随后也跟着进了总裁办公室。
  这次沒等她开口,凌寒倒是先说话了,“都办好了吗?”他的声音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沉,但是深沉之中,却带着些掩饰不住的激动。
  “都按照您说的办好了,现在工商管理局的人应该到了恋依。”南茜说道。
  凌寒手一伸,一份文件平整的躺在办公桌上,“把这份文件弄一个附件出來,给郑家老爷子发过去。”
  “知道了,那媒体方面...?”南茜的表情有点纠结。
  凌寒挥了挥手,“爆点吧!”
  南茜出去之后,凌寒一个人坐在转椅上,脑袋扬起,后脑勺靠在椅背上,为什么已经成功的时候,他的心里却沒有应该的畅快呢?
  黑鹰给的那份资料足以让恋依改头换脸,而他只需要小小的一个手段,恋依就可以轻易成为艾莱依旗下的一个分公司。
  可是,那个女人,她应该会來求他吧.......
  急促的手机铃声划破空气,凌寒抬了了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手机,他动了动手指,接通了电话。
  “小寒,你看今天的新闻。”电话那边的白月华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激动。
  凌寒伸手拿出了遥控,墙壁上的液晶电视打开了,恰巧是午间新闻,新闻上出现显眼的身影,郑世明被身穿制服的警察带走的场景,最后画面定格在他进警车的那一瞬间。
  于是,便是主持人千年不变的笑脸:“大家好,下面为你播报的是发生在今天上午的一件新闻,恋依总经理郑世明因涉嫌逃税避税,已由相关部分介入调查。”
  “來,大家看看今天的股市,股市可是出现了大风波,恋依的股价下降到了最低点,与此同时,股票市场却出现了另一只黑马,想必大家都有注意到艾莱依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一直处于一个低糜的状态,但是在今天却突然再创历史新高,是不是存在什么行业间的内幕呢?好了,欢迎大家收听今天的新闻报道,我们下期再见。”
  与此同时,凌寒也动了动手指,关掉了电视。
  “小寒这是一个机会啊!”手里里传來了白月华幽幽的声音。
  凌寒面无表情,动了动双唇:“我知道了。”
  刚挂电话,手机又响了起來,凌寒的脸上升起一抹不耐烦。
  “寒,我们见一面吧!”
  听到从手机里飘出來的那个声音时,凌寒的背脊一僵,六年了,整整六年,他从來都是在某某慈善机构的捐赠仪式,或者是某某公司的剪彩仪式上,才会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
  “时间地点。”凌寒冷冷的说道。
  “我们以前常去的那家西餐厅。”
  “哪家?”
  “寒,,,”电话里面的声音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公司楼下第一个十字路口转角处的那个。”
  “好。”
  挂了电话,凌寒伸手把手机往桌上一丢,眉头快要皱成了一个川字,心里具体是什么感觉,他自己都搞不清。
  拿了车钥匙,凌寒利落的带上了办公室的门,等电梯的时候,正好撞上了郑怡露。
  “总裁...”郑怡露欲言又止。
  凌寒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好好准备下个月的服装发布会的参展作品。”
  “是。”郑怡露低头答道。
  想到前天晚上在酒吧和黑鹰的场景,她轻咬住下唇,看來他是遵守他们之间的约定的。
  “因为我们是一路人!”临走之前黑鹰在郑怡露的耳边轻轻的吐出一句话,那句话到现在都还在郑怡露的耳边回荡着。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这句话明明是那么的熟悉,似乎什么时候曾经也听过同样口吻的这句话,只是那些久远的记忆被时间冲刷的经不起琢磨下去!
  凌寒走进那家咖啡馆的时候,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那个位置的身影,脸色有些微微僵硬,这家咖啡馆,他已经六年都沒有來过了,自从她离开之后......
  “小寒...”看到凌寒走进,女人激动的站起來,双眸里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叫我凌总听的顺耳一些。”凌寒面无表情的提醒道。
  黄丽雅垂下双眸,脸上的笑意尽数散去,嘴边勾起一抹苦笑,“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凌寒沒有说话,而是起身,抬脚准备离去。
  黄丽雅急了,立马起身,伸手抓住凌寒的掌心,那里一片冰凉,她的尽力把自己的手心传给他,乞求道:“让我好好看看你好吗?”
  凌寒转脸,嘴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别装了,有意思吗?”
  “寒...”看到凌寒更加冰冷的脸色,黄丽雅立马换了称呼,“凌总,我们坐下來谈谈好吗?”
  “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吗?”凌寒反问道。
  黄丽雅轻叹了一口气,“你还在怨我对吗?”
  “不,我恨你,恨到最后变的麻木了。”凌寒一字一句的说道。
  “寒,当年离开你们是我不对,可是我......”
  “苦衷吗?”凌寒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爸爸当年去找过你,你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
  凌寒的口气变的咄咄逼人,黄丽雅明显有些站不住了,凌寒后退了一步,随意的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抽了起來,他一直都很少抽烟,除非是真的很烦躁的时候......
  “寒,是我对不起你爸,对不起凌家,对不起你,谢谢你愿意來见我,能看到你,我已经很开心了。”黄丽雅苦笑着,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准备往门口走去。
  走到凌寒身边的时候,她留恋的看了看凌寒,这个六年都沒有见到的儿子,她多想抱抱他,在他耳边嘘寒问暖,可是她知道,她已经永远的失去了那个资格。
  就在六年前,她抬脚踏出凌家的那一刻,也就注定永远的失去了那个资格。
  “站住。”就在黄丽雅刚走过凌寒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
  黄丽雅转身,凌寒幽幽的说道:“是他让你來说服我放过郑世明的吗?”
  “要是不行,就算了吧!”黄丽雅失落的低下头,她不敢奢求凌寒会答应她,她还是有自知自明的,是她对不起凌家......
  这么多年來,她也是一直忍受着内心里的煎熬,并沒有表面上的那么风光。
  “等着。”凌寒话一说完,直接出了咖啡馆,这个充满了记忆的咖啡馆......
  黄丽雅愣愣的看着凌寒远去的背影,这是她唯一的儿子,如今却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她明白,他始终都是在恨着自己的。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作响,黄丽雅神色痴呆的拿出手机,按了接听键。
  “怎么样?凌寒同意了吗?”
  这声音黄丽雅一下子就能辨认出來,是郑成功的电话,她动了动嘴,吐出一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说的什么的话......
  有些事错过了可以弥补,但是有些事,一辈子都不能错过,因为只有一次拥有的机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