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二次领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意识到怀里的小人儿有些不对劲,凌寒低头看去,恰巧对上何雨沫那张惨白的脸,他轻声对她说道:“沫沫,别怕,。ET”
  何雨沫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的嘴里,手背上咬出了一串的牙齿印,她丝毫沒有赶脚到痛,良久之后,嘴里才喃喃的说道:“凌寒,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凌寒简练的回道。
  “带我离开这里,快点!”何雨沫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脑海里还是刚刚的场景,那满地鲜红鲜红的血液,看的让人心里像是纠在了一起。
  “好可怕,好可怕......”即使已经离开了那里,何雨沫的嘴里还在不停的支吾着。
  凌寒看到何雨沫这样,紧紧的抱着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这一切一定是早就设计好的预谋,所幸他在这里,要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凌寒直接把何雨沫抱进了车里,此时的何雨沫的心情稍稍的平复了一些,她抬头看向凌寒问道:“不住院了吗?”
  “你不想回家了吗?”凌寒反问道。
  听了凌寒的话,何雨沫开心的都要跳起來了,不料头往上一顶,碰到了车顶上的扶手,她吃痛的捂着脑袋,还不忘回道:“当然啦!”
  “傻瓜,下次小心点,再受伤我会心疼的。”凌寒转脸,认真的看着何雨沫红扑扑的小脸。
  身体往她那边倾了过去,何雨沫立马警惕的抓紧衣领,“你干嘛?”
  凌寒并沒有作答,而是伸手拽出安全带,温柔的帮何雨沫系好了安全带。
  两人近在咫尺的距离,何雨沫的小心脏开始砰砰的跳个不停,不知道为什么,凌寒的每一次靠近,对她來说,都是致命的毒药,明明都相处很久了,却还是有那种恋爱开始时的面红心跳......
  路上,何雨沫看着凌寒的侧脸,犹豫再三还是问道:“恋依的事,是不是你?”
  那么大一个公司突然间就变成了那个样子,还真有点可惜!
  “你说呢?”凌寒沒有转过脸來,而是用一种淡漠的态度继续开车。
  何雨沫垂下眼眸,想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相信你。”
  凌寒身子微僵,薄唇动了动,却沒有说出一句话。
  倒是何雨沫的话題却像是说不完,她又问道:“那慕容小姐呢?”
  “什么慕容小姐?”凌寒故意问道。
  何雨沫努了努嘴:“讨厌!你明知故问嘛!”
  “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凌寒突然转过脸來,认真的看向何雨沫。
  何雨沫的双眸碰撞上凌寒那双深邃的眸子时,不禁开始慌乱起來,她说话开始变的结巴起來:“那...你奶奶......”
  “傻瓜,有沒有听过先斩后奏?”凌寒腾出一只手,揉了揉何雨沫的刘海。
  “那这也太......”话还沒有说完,凌寒伸手堵住了何雨沫的唇瓣,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何雨沫只好老老实实的坐在副驾上,只是一颗心已经紧张的不行了。
  沒多大一会儿,凌寒的车已经停在了民政局的门口,他下车绕过车头,走到另一边,十分绅士的帮何雨沫开了车门。
  何雨沫从车上下來,一眼就看到了门前大大的三个字,民政局。
  虽然已经到了这里,何雨沫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她看向凌寒问道:“你带把证都带好了?”
  凌寒点了点头,何雨沫撅起小嘴儿:“原來是早有目的!”
  凌寒不语,牵起何雨沫的手往民政局内走去。
  要说民政局里,人还真是出了奇的少,不是一般來说民政局的人很多吗?尤其是现在这个离婚率激增的时代,但是,今天真的很少,少的屈指可数......
  “你好,小姐,我们要办理结婚证。”凌寒礼貌的对着窗口里的女孩说道。
  女孩正在写字的手顿了顿,抬头白了他们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今天周末,不上班!”
  呃,听了这话,何雨沫虽有些失落,但还是尽量保持着笑脸,对着凌寒说道:“我们下次再來吧!”
  嘴上那么说,心里的想法可是很多,想起上次來民政局的时候,还沒有赶到,因为凌寒奶奶的事,又赶了回去。
  这次虽然是到了,恰巧又遇上了周末不上班,真是令人哭笑不得!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又近了一步,至少是进了民政局的门,希望下一次來的时候,能把那个价值七块钱,却代表着一个新家庭的本本也给拿上。
  “沫沫,我答应你,就一定会做到。”凌寒转脸看向何雨沫,他知道她一直都在装,明明很在意,却还要努力扯出笑脸给自己看。
  何雨沫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凌寒让何雨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自己则是一个人钻进了厨房。
  何雨沫胡乱的调着电视节目,根本就沒有一个能入的了眼的,转脸看了看在厨房里忙碌的凌寒,她伸手按了按遥控器把电视关掉了。
  起身,穿上毛茸茸的拖鞋,往厨房走去。
  看到凌寒专注的样子,她怎么舍得叫住他?只是默默的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走來走去,手中转换着不同的菜。
  “傻瓜,站着不累啊!”虽然何雨沫一直表现的沒有多少存在感,但还是被凌寒发现了。
  她撇了撇嘴,无精打采的说道:“无聊!”
  “等忙完这阵子,我们去度蜜月吧!”凌寒一边切着菜,一边说道。
  “啊?”显然何雨沫的思维还是慢了半拍,“去哪啊?”
  “你决定。”凌寒看了一眼何雨沫,眼睛里装满了柔情。
  何雨沫歪着脑袋,耸拉着肩膀,一副深思熟虑之后,她开口道:“不如去西藏吧?”
  又接着补充道:“听说那里高原反应很强烈,我很好奇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凌寒直接放下刀和菜,对着何雨沫竖起了鄙视的手势,“人家度蜜月都是去欧洲,去马尔代夫,合着你度蜜月要去西藏找虐啊?”
  “哎呀呀,我这不是为了给你省钱嘛!去国外的话,还不得花销很多。”何雨沫振振有词的说着。
  凌寒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幽幽的吐出一句话:“放心,你老公我沒那么抠门。”
  “哎呀,不是你抠门,是我抠门啦!”何雨沫市井的笑着。
  凌寒摇了摇头,真拿她沒办法,何雨沫走上前一步,双手背在身后,一副领导视察的样子,“嗯,不错不错。”
  “不错个屁啊!”凌寒直接把菜上沾的水珠甩了何雨沫一脸,看着小人儿皱眉擦着水珠,凌寒忍不住笑出了口。
  何雨沫把脸上的水擦的差不多了,沒好气的瞪着凌寒,“故意报复!你这个嫉恶如仇的男人,不跟你玩了!哼哼......”
  “生气了?”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凌寒问道。
  何雨沫一甩头:“谁跟你那么小气啊!”
  “沒生气就过來帮我。”凌寒说道。
  听了凌寒的话,何雨沫又退了回來,看着不同的食材,她一阵头疼,“不如放到一起做个大杂烩吧!”
  “也真有你的!”凌寒又是一记鄙视的眼光赏给何雨沫。
  何雨沫撇了撇嘴,“好啦!需要我做什么呀?凌先森。”
  “把海鲜酱给我拿过來。”凌寒一边炒着菜,一边说道。
  何雨沫低头,往放调料的地方找去,摸索了半天,也木有找到传言中的海鲜酱,她不禁开口问道:“海鲜酱在呢?”
  凌寒瞄了一眼身后,无语道:“你左手边上的那个就是!”
  何雨沫转换了视线,看到左手边上的一罐不明物体,反复盯了几遍,总算在包装罐上看到了那三个字,海鲜酱。
  “凌寒,我决定好一件事了。”何雨沫把海鲜酱给凌寒递了过去,一本正经的说道。
  凌寒随意的问道:“想通啥了?不去西藏吗?”
  “不是。”何雨沫摇着头,一脸严肃的说道:“我想跟你学厨艺。”
  “求之不得!”
  凌寒的话一出口,何雨沫的拳头已经揣在了他的胸膛上,愤怒的瞪着凌寒说道:“你就这么不想做饭啊?”
  “不是。”凌寒否认,转身,一边把锅里的菜放到盘子里,一边看了一眼何雨沫说道:“我想吃你做的菜。”
  凭着这一句话,何雨沫已经感动的稀里啪啦的,当场就拍脑子决策,要跟着凌寒学艺,还是从现在就开始。
  看到何雨沫如此高昂的学习热情,凌寒也不好打击她,就教她最简单的酸辣土豆丝。
  本來说让她切土豆丝,凌寒炒其他的菜的,何雨沫一句沒切过菜,凌寒只好帮她把土豆丝切好。
  当何雨沫说不会切菜的时候,凌寒是百分之二百的相信,犹记她才回国时,他中午回到家里,只是想吃顿饭,结果她沒把自己的厨房给掀翻,最后的结果还是他进去做的饭。
  “先放油!”凌寒在一边指挥者。
  何雨沫老老实实的听着他的指挥,油,佐料,土豆丝,盐,调料......
  做完这一系列之后,何雨沫把土豆丝放入了盘子,看起來色泽还不错的样子,她忍不住得瑟起來:“看,我还是很有做饭天赋的吧!”
  凌寒伸手从盘子里面捏了一根土豆条,刚入口,舌头便抽了一下,确定这不是从盐罐子里面捞出來的?
  不过沒办法,他还是使劲的扯了扯嘴角,“确实...很好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