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一起吃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什么?你说有人对沫沫不利?”顾宇一副夸张的表情看着凌寒。
  凌寒沉着一张脸,沒有要作答的意思,而是一边站着的黑鹰开口了,“轮到我了。”
  “什么啊?”对黑鹰插进來的话,顾宇一脸茫然。
  黑鹰嘟了嘟嘴,示意顾宇看过去,顾宇低头一看,啊啊啊,怎么能这样?在他刚刚慷慨激昂说话的时候,球杆一不小心把球碰了碰。
  “喂,这不算,我刚刚是无意中碰到的。”顾宇忿忿不平中。
  黑鹰勾了勾嘴角,完全不把顾宇的话放在心上,啪!一声清脆的响声,球准确无误的进了洞里。
  胜负分明,顾宇哭丧着一张脸,嘴里还在喃喃的念叨着:不公平!
  转眼,黑鹰已经站在了凌寒的面前,一本正经的问道:“你觉得会是谁?”
  “医院调的监控上面显示那个人穿着医护人员的衣服,看不清长相。”凌寒吸了一口烟,嘴边烟雾缭绕的,朦胧一片。
  黑鹰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会查清楚,要不要派两个人去保护嫂子?”
  “算了吧!我怕会吓到她。”凌寒摆了摆手,在旁边的烟缸里按灭了烟头。
  黑鹰转过身,看向顾宇,一双眸子像鹰隼般犀利,“愿赌服输。”
  “好啦!不就一顿饭嘛!”顾宇有气无力的说道。
  三人一起出了台球室,往电梯走去,下到一楼的时候,顾宇的身体微微有些僵硬。
  脑海里的某些记忆的片段出现,记得第一次和陈涵相遇的地点,就是这里,她在擦地,他踢翻了污水,她大大咧咧跟自己吵起來的样子,其实还是蛮可爱的......
  “走了。”看顾宇站在一边傻笑着,黑鹰一脸不耐烦的提醒道。
  这小子脑子抽住了吧!都要请吃饭了,还能笑得出來......
  三人一起來到一家高档的韩国料理,凌寒刚坐沒多久,就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何雨沫正趴在床前画图,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她吓了一跳,只是听到那个铃声的时候,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上扬。
  她把他的來电设置了专属的铃声......
  “喂,怎么了?”何雨沫一接了电话就问道。
  “沒什么,就是想你了。”凌寒薄唇轻动。
  话一出口,对面的两个单身贵族,就开始啃筷子了。
  听到电话里传來的凌寒的声音,何雨沫微微有些怔神,随即嘴角绽开了一抹明媚的笑容,轻声说道:“你在哪?”
  “在和顾宇他们一起吃饭。”
  此时的凌寒,更像是一个妻管严的丈夫,时刻给家里报着行踪。
  何雨沫撇了撇嘴角,“有女孩吗?”
  “你说呢?”凌寒反问道。
  何雨沫嘟囔了一声,“肯定有!”
  “真沒有!你午饭吃了吗?”凌寒关切的问道。
  何雨沫张口打了一个哈欠,“还沒呢!”
  “等我回去给你做!”凌寒温声说道。
  “我也要吃!我还沒吃过寒寒做的饭呢!”
  何雨沫从电话里都听到了在一旁唧唧咋咋的顾宇的声音,她轻笑道:“我是不是又拉仇恨了?”
  “沒有。”凌寒冷不丁的瞪了一眼顾宇,又对着电话里的何雨沫说道:“你要是饿了的话,來跟我们一起吃吧!”
  “你们在哪?”何雨沫问道。
  “尚宫日韩料理,你在家等着,我去接你。”
  “算了吧!我自己过去吧!”何雨沫推迟道。
  恰巧这个时候,顾宇也在一边抱怨道:“我们好不容易叙叙旧,现在又多出了一个家室了,真不好玩!”
  何雨沫自是从电话里听到了顾宇的抱怨,她开口道:“寒,你们好好玩吧!我在家等你。”
  “不,我去接你。”凌寒固执的说道。
  何雨沫知道凌寒一旦决定的事情,就算是十辆马车都拉不回來的,无奈之下,她只好说道:“好啦!我自己去,你先陪他们,我一会儿就到。”
  “嗯。”凌寒从鼻子里哼了一个字出來。
  顾宇无趣的撇了撇嘴,“有家眷真是任性!下次我和黑鹰也把家眷带上,我们都可以搞一个小型的家庭聚会了。”
  “别把我扯上,我可是有崇高的不婚思想的人。”黑鹰嫌弃的挪开顾宇的爪子。
  “那是你们沒有遇到那样的一个人,会为了她的开心而开心,为了她的难过而难过。”凌寒语气淡淡的说道,但是眸子中却迸发出一样的光芒。
  话一说完,黑鹰和顾宇默契的用一种接近异类的目光看向凌寒,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以前以为我喜欢怡露,可是当知道她骗了我的时候,我发现我一点都不心疼,反倒是分手了很轻松。”顾宇吐了吐舌头,端起桌上的红酒抿了抿,表情那叫一个费解啊!
  “原來你真和她有一腿儿啊?”黑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顾宇沒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能不要把话说的这么简单粗暴吗?好歹我们也是正儿八百谈恋爱啊!”
  “呵呵呵......那丫头你hold不住的。”黑鹰一连窜的冷笑,轻蔑的扫了一眼顾宇。
  顾宇气不打一处出,“你丫的什么意思!”
  “你们怎么了?”就在此时,何雨沫的声音传了过來,看着顾宇的脸从耳根红到了脸颊,她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老婆,累吗?先喝点水。”凌寒一边招呼着何雨沫坐下來,一边给她递上了橙汁。
  何雨沫笑道:“还好,我不累。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其实她还是好奇这个话題了,既然都能让顾宇红了脸,那肯定是个有分量的话題......
  “郑怡露。”黑鹰淡淡的吐出这个名字來。
  何雨沫一脸疑惑,“露露怎么了?”又转脸看向顾宇,“你是不是又欺负露露了?看我不收拾你。”说着何雨沫都要起身去“收拾”顾宇了。
  凌寒却拦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我们就不要多管闲事了好吗?”
  “可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何雨沫用眼神示意着凌寒。
  凌寒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顾宇却开口了,“我跟她早就分手了好不好?不存在欺负不欺负的问題。”
  “什么?”何雨沫刚刚喝进去的一口果汁,沒一下子又喷出來,她瞪大双眼的看向顾宇,直言不讳的问道:“为什么?”
  “沫沫,先吃饭吧!”正在这时,点的几个菜端了上來,凌寒伸手给何雨沫夹了一块鱼肉。
  何雨沫哪里有星期去吃这些,依旧不依不挠的问道:“到底是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不喜欢了就不在一起了呗!”顾宇撇了撇嘴角。
  何雨沫伸手就用筷子敲了敲顾宇的脑袋瓜子,随口说了一句:“真不知道涵涵喜欢你个什么!”
  “你说什么?”听到何雨沫的话,顾宇一本正经的看向何雨沫问道。
  何雨沫摇了摇头,“沒什么。”
  这下轮到顾宇较真起來,他恨不得一把抓住何雨沫的手,马上找她问清楚,只是鉴于寒寒还在身边,他只好抑制住内心的情绪,尽量收敛着,再次问道:“你刚刚说的是什么?”
  何雨沫无奈,白了一眼顾宇,“一切都晚了,现在说还有什么用?”
  “我想听。”顾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表情让何雨沫微怔,她只好再次说道:“其实涵涵一直都喜欢你。”
  话音一落,顾宇手中的筷子一下子掉落了下來,他慌忙拾起筷子,故意让自己看起來不是那么的狼狈。
  原來,她真的有喜欢过他......
  “你沒事吧?”何雨沫担忧的问道。
  顾宇摇了摇头,尽量扯出一抹笑容,淡淡的回道:“我沒事。”
  而在一旁的黑鹰把两个人的对话,全都记在了心上,涵涵?这个人又是谁?他这个人别的沒有,还就是好奇心十足!
  “好了,吃饭吧!”沉寂已久的凌寒突然开口说道。
  何雨沫点了点头,正准备低头吃凌寒夹过來的鱼肉时,却在闻到那股腥味的时候,胃里又是一阵难受,她慌忙起身,脸色不好的说道:“对不起,我先去趟洗手间。”
  “我陪你。”凌寒话还沒有说完的时候,何雨沫已经走开了。
  他起身,紧跟着她一起去了洗手间。
  何雨沫小跑进洗手间,趴在洗漱台上就开始干呕了起來,好一阵,她才缓过气來。
  “沫沫,沒事吧?”站在洗手间外的凌寒担忧的问道。
  何雨沫嘴角一勾,调皮的说道:“你进來不就知道了。”
  凌寒一脸黑线,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看來是真的沒事了。
  “菜不合胃口吗?”凌寒开口问道。
  何雨沫从洗手间出來,看到斜靠在墙上的凌寒,摇了摇头,“不是,我最近胃一直不太舒服。”
  看到何雨沫出來,凌寒微微皱眉,脸色明明都那么的难堪了,还说沒事!
  “我带你去看医生。”凌寒拽着何雨沫就往前走着。
  何雨沫笑了笑,“先吃完饭吧!他们都还在等着呢!”
  “沒事。”
  “我有事啊!我真的饿了。”何雨沫反驳道。
  无奈之下,凌寒只好带着何雨沫继续回到餐桌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