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坚强的宝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凌寒的车停下來的时候,何雨沫从车窗外看了看外面,她记得这里,这是汉大,之前凌寒曾经带她來过一次。
  还是坐公交來的......
  凌寒下车,绅士的给何雨沫打开车门,何雨沫从车上下來,看了看周围。
  这个时候正是学生们下课的时候,來來往往的学生在眼前穿梭。有些大胆点的女生竟然停下往这边看了过來,小声私语道:“快看,那个男人长的好帅啊!”
  “是呀是呀,还有他那辆车,应该是宾利吧!真是高富帅啊!”又一道声音响起。
  何雨沫听的嘴角轻勾,看向凌寒调侃道:“高富帅,我们來这里干嘛啊?”
  凌寒看了她一眼,拉着她的手,往大门外的一个巷子走去,何雨沫被拉的一愣一愣的,这个男人又在耍帅了,说一下会死啊?
  “你一定会喜欢的。”凌寒看出了何雨沫的疑惑,转身对着她吐出一句话。
  何雨沫撇了撇嘴,怎么就知道我一定喜欢啊?哼哼,我去了就说不喜欢......
  走了十來分钟之后,狭窄的巷子一下子变的空旷起來,映入眼帘的是一栋高楼,门前写着某某娱乐中心。
  “这是哪啊?”何雨沫忍不住开口问道。
  凌寒笑道:“进去就知道了。”
  何雨沫疑惑的看着四周,出出进进的都是些汉大的在校学生,她老老实实的跟在凌寒的身后进去。
  这才发现,这栋大楼的内部远远比外面看的更加大,一层是一个大型的溜冰场,场上传來各种各样的尖叫声。
  何雨沫弱弱的指向溜冰场:“你不会带我玩这个吧?”
  凌寒沒有说话,但是目光已经告诉她了一切,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已经拎着两双溜冰鞋,“我帮你换上。”
  说话之间,他已经把何雨沫按在休息椅上,伸手帮她拖鞋。
  何雨沫一脸茫然,看着凌寒已经蹲在她的脚前,她伸出一只手放在凌寒的肩膀上:“等等。”
  凌寒抬头,寻求的眼神看向她,何雨沫咽了一口唾沫,表情有些夸张的回道:“那个,我想说,我不会玩。”
  “我教你啊!”看着一脸红晕的何雨沫,凌寒靠近她的小脸,轻轻的小啄一口,眼里尽是笑意。
  何雨沫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说都是老夫老妻了,但是还是要保持点形象的好啊!
  尤其是像溜冰这样的,她转脸看了看溜冰场的那些人,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摔起來可谓是狗吃屎啊!要是被凌寒看到她这么糗的样子,那她宁愿选择去撞墙。
  “寒,可不可以不玩啊?”何雨沫小声说道。
  凌寒抬眸,“放心,不会让你摔到的,不然我会心疼的。”
  “是吗?”何雨沫挑眉。
  凌寒点着头,“当然。”
  “那就不玩了吧!”何雨沫讪讪的笑道。
  凌寒一副万事不可商量的样子,“你会喜欢的。”
  喜欢个毛啊!摔成那样,真是掉形象!何雨沫此时恨不得想戴个口罩,免得碰到熟人了,落下话柄。
  谈话之间,何雨沫脚上已经被凌寒换上了溜冰鞋,她丝毫沒有注意到,还是大大咧咧的起身。
  “啪!”
  结果可想而知,某女正四脚朝天,作奋力挣扎样儿......
  “凌寒,你个大骗子!”何雨沫脸贴着地面,嘴上还在骂着凌寒。
  凌寒一脸黑线的看着面前的人儿,急忙跑过去,把她扶起身,好在膝盖上有护膝,好在还能骂人,应该沒事......
  “骗子!”何雨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凌寒。
  凌寒挠了挠左边的脑门,一脸的无奈,多么想说一句,自己笨还怪别人!
  在凌寒的搀扶下,何雨沫笨拙的走进溜冰场里面,一进去她便死死的拽住旁边的护栏,一步也不想往前挪动。
  凌寒无语:“我扶着你,慢慢的,就不会摔跤。”
  “骗子!”何雨沫白了他一眼。
  “相信我。”
  “相信你?刚刚摔的不是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何雨沫不经意间撇起了小嘴。
  凌寒嘴角带笑,“我给你展示一遍?”
  “呵!”何雨沫迈过脸,一脸的不屑!
  凌寒松开何雨沫的手,脚上一使劲,溜冰鞋便灵活的转动了起來。
  何雨沫本來是不想看过去的,但是看到凌寒那么轻而易举的移动着,心里一阵痒痒,手上的力道自是松了下來。
  “啊?---”又是一声尖叫,凌寒回到原位的时候,何雨沫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一个人的力气根本就起不來,无奈之下,她索性坐在地上,不再起來。
  凌寒稳稳的停在她的面前,蹲下身,一脸笑意的看着何雨沫:“不起來了?”
  “要你管!”十足的幸灾乐祸,哼哼,不理你!
  “好啦!我扶你起來。”凌寒温声说道。
  何雨沫依旧不去看他,只是刚刚一起身,小腹传來的一阵疼痛,让她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起來。
  凌寒看出了不对劲,“沫沫,怎么了?”
  “我肚子疼。”何雨沫便沒去跟凌寒闹着,皱着眉说道,一只手捂着小腹。
  “我带你出去。”凌寒弯腰,抱起何雨沫往门口走去。
  此时的何雨沫一张小脸已经皱在了一起,小腹一阵一阵疼,下身也觉得湿漉漉的。
  等凌寒把何雨沫抱到休息椅上的时候,这才发现何雨沫的雪白的裤子上竟然有一抹嫣红。
  何雨沫也顺着视线看了过去,心里不禁小小的一惊,难道是大姨妈來了?
  “呃,,,那个...”何雨沫一脸窘状,额头上的汗珠还是在不停的冒着。
  凌寒一本正经的看向何雨沫:“我带你去医院。”
  “我一直都有些痛经的,可能是喝了凉的东西吧!这次疼的有些厉害。”看到凌寒那么严肃,何雨沫小声说道。
  凌寒看了一眼何雨沫,眼神里带着复杂之色,良久之后,他动了动唇角:“月经期还有十天!”
  一句话把何雨沫说的大脑一片空白,还有十天?她掏出手机,看了看美柚上面记载的时间,确实写着十天后进入月经期......
  想到这些的时候,何雨沫的心里已经窒息的抽搐起來,那,,,这,,,只有一种可能,她真的怀孕了。
  在医院的时候,就有些感觉,只是她不敢相信,不想傻傻的期望,又要去承受失望,恰巧也碰上了凌寒,她更不能让他空欢喜一场,所以就一直沒有去检查。
  现在看來,这是真的了。“老天,你真的要对我这么残忍吗?”
  不知不觉中,何雨沫眼角的泪珠已经流了下來......
  “沫沫,不要怕,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凌寒一边快速的开着车,一边安慰道。
  坐在副驾驶上的何雨沫,苍白的脸上沒有一丝的血色,唇瓣上更是要干裂开了,明明小腹很痛,她却已经赶脚不到了。
  也许是心里更痛吧!
  到了医院的时候,凌寒立马下车,从另一边打开何雨沫这边才车门,抱着她就往医院的急症冲去。
  何雨沫伸手抚在他凸起的眉头,轻轻的抚了抚,想为他拂去烦恼,可是那里始终都在皱着。
  寒,现在肯定是恨死了自己吧!何雨沫在心里想着。
  到了急症室,凌寒把何雨沫放在病床上之后,护士便把他往外赶,何雨沫虽然意识不是那么清楚,但她还是清楚的看到凌寒那双急切的眸子,还有那张故装镇定的脸......
  醒來的时候,已经是暖阳高照,何雨沫动了动手指,赶脚到身边有人。
  她缓缓的睁开双眸,凌寒正趴在她的右手边上熟睡,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下一秒,她的脸色立马变的难堪起來。
  一只手伸向小腹,那里一如既往的平坦,可是那个小生命还在吗?
  “沫沫,你醒了?”凌寒直起身來,看着病床上一脸错愕的何雨沫说道。
  何雨沫慌乱不知所措,伸手拽住凌寒的袖口,紧张的问道:“是孩子吗?他还在吗?”
  “沫沫,你先别激动好吗?”凌寒握住她的手,微皱着眉头。
  何雨沫哪里还能淡定的下來,好不容易又有了一个希望,她可真不想又变成失望......
  “你快告诉我!”何雨沫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的迫切,她需要立刻马上就知道,即使,那个结果,或许不是自己想要的。
  凌寒伸手宠溺的揉了揉何雨沫的刘海,轻声说道:“傻瓜,我们的孩子一定是最坚强的那个。”
  “他真的还在吗?”听了凌寒的话,何雨沫的眼里迸发出异样的光芒,她忍不住握紧凌寒的手,苍白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
  凌寒点了点头,“他在呢!”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何雨沫低头,嘴里不由自主的说着,连她都不知道是在跟自己说,还是在跟凌寒说。
  “沫沫,下次一定要早点告诉我身体不舒服。”凌寒看着面前的小人儿,心里一阵绞痛。
  他要是知道她怀孕了,一定不会去带她做那么强烈的运动。其实是之前听医生说,多运动有利于身心健康,所以他才带她去溜冰场玩的。哪知差点就踉成大祸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