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养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点了点头,凌寒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喃道:“。ET”
  何雨沫沒有去反驳他,实在是太惊喜了,老天竟然再次给她当妈妈的机会,这一次,她一定要保护好宝宝。
  “寒,这一切都好不真实啊!”何雨沫忍不住感慨道。
  凌寒轻轻的放开何雨沫,毫不留情的捏了捏她的脸蛋,直到何雨沫吃痛的叫了起來的时候,他才松手,“怎么样?现在真实了吧?”
  别说是何雨沫觉得不真实,连他自己都觉得不真实!他真的要当爸爸了吗?真的难以想像,虽然他一直都表现的很镇定,其实内心里早就躁动不安的厉害。
  正在此时,主治医生带着一个小护士从病房外走进來,看着卿卿我我的俩人,忍不住轻咳了几声。
  “病人现在需要休息,家属要注意,不能做过激的动作。”主治医生面无表情的说着。
  何雨沫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她是一个看起來三十多岁带着眼睛的女人,脸上看起來像是数学老师一样的古板,她的一只手扶在眼镜框前,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有些紧张,总之在不停的推着眼镜框。
  “谢谢医生。”何雨沫点了点头道谢。
  哪知主治医生并沒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直接走到何雨沫的身边,为她调了调点滴的速度,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情况算是暂时稳住了,只是胎盘有些低,前几个月尽量少下床吧!”
  “胎盘低?”何雨沫一头雾水。
  主治医生继续说道:“这种现象很常见,只要多注意一点,也沒什么影响。”
  又看了一眼凌寒,“前三个月尽量避免性生活,多注意饮食。”
  “好,谢谢医生,我知道了。”何雨沫乖巧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凌寒,某人正一脸的无所事事。
  “喂,人家好歹是主治医生,你就不能礼貌一点啊?”主治医生一走,何雨沫便忍不住对着凌寒说道。
  凌寒一脸的无所谓,“我难得不礼貌吗?”
  是的,在凌寒的字典里,他沒有去骂人就已经算是很礼貌了。
  “听到沒?医生刚刚说的。”何雨沫嘴角一勾,调戏味道十足的看着凌寒。
  凌寒黑着一张脸,他当然知道她指的是哪句话,“真当我是饿狼啊?”
  “难道不是吗?”何雨沫嘟着小嘴,把小脸往一边一迈,丝毫不把凌寒看在眼里。
  凌寒伸手,轻轻的抚上何雨沫的小脸,性感的薄唇轻动,嗓音低迷却富有磁性,开口道:“沫沫,以后要乖乖的好吗?”
  “我哪里不乖了?”何雨沫拧眉,这话怎么听,怎么不顺耳!
  凌寒一本正经的看着何雨沫,字字清楚的说道:“老老实实的躺在这里,不要胡思乱想。”
  自知被凌寒看出了心事,何雨沫也沒在反驳什么,点了点头,一脸的不情愿。
  意思是她都要躺在床上喽?意思是她跟半个残废沒啥区别咯?怎么生个孩子这么麻烦呢?
  何雨沫一瞬间有一种去撞墙的冲动,虽然心里却装的满满的幸福......
  就这样,何雨沫在医院里躺了三天,凌寒每天都会來看她,给她带她想吃的东西,而她就一整天一整天的在床上当躺尸。
  这天,风和日丽,微风徐徐,病房里的窗子半开着,窗帘被风吹起,看上去十分飘逸,风中带着好闻的花香。
  何雨沫再也躺不了,她猫了几眼门口,确定凌寒这个时候不会过來,她才把被子撩了起來,做好了下床的姿势。
  自从医生说她要尽量卧床之后,凌寒已经晋升成为管家公了,这也不允许,那一不可以的,只差拉屎拉尿都要在床上了,何雨沫早就受不鸟了。
  向她这么个有些轻微多动症的人,让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那还不如杀了她來的更快一点。
  穿上绵绵的拖鞋,何雨沫小心翼翼的走到窗前,果然发现了那抹花香的來源。
  窗外是一片花圃,正值初夏,花圃里的花儿争奇斗艳,开的美丽极了。
  她轻轻的闭上双眼,用心去感受这片生机盎然。
  “噇噇......”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何雨沫睁开双眼,随意的转身,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妇女,她确定她以前从來沒有见过。
  “何小姐,我可以进來吗?”黄丽雅开口问道。
  何雨沫一脸茫然,点了点头:“请问你是?”她疑惑的端详着面前的女人,貌似有几分的熟悉......
  “我是...”黄丽雅顿了顿,该如何说明自己的身份?
  “凌寒的妈妈。”稍微的停顿之后,黄丽雅抬眸看向何雨沫。
  这下轮到何雨沫微怔了,凌寒的妈妈?好像听凌寒提过这号子人物...
  “你來找我有什么事?”何雨沫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好了。
  她是听凌寒说起过她,六年前,她为了荣华富贵,抛弃了凌寒的爸爸......
  “何小姐,好像不太欢迎我。”黄丽雅自言自语的说道。
  何雨沫坐在床上,沒有正眼看她,嘴里淡淡的说道:“我还能用什么样的态度对你?”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现在只有你能帮的了我了。”黄丽雅满脸的急切,伸手握住何雨沫的手腕。
  何雨沫直接甩掉了她的手,语气冷淡的说道:“我不会帮你的。”凭什么我一定要帮你?何雨沫还是忍住沒把这句话说出口。
  “何小姐,寒喜欢你,我能看得出來,我也希望你们能走到一起。”
  听到黄丽雅说凌寒喜欢自己的时候,何雨沫的心里还是暖暖的,只是一想到面前站着的是曾经抛弃了凌寒,让他沒有得到应该的母爱的人,她就不想对她好脾气。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何雨沫已经态度很淡漠。
  黄丽雅见沒有回转的余地,也沒在多说什么,往门口走去。
  看到那个背影,何雨沫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怎么说她也是寒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就在黄丽雅把门关了一半的时候,何雨沫突然开口道:“说吧!什么事?”
  听了何雨沫的话,黄丽雅的目光里带着一丝光亮,她又走了进來,对着何雨沫说道:“我希望你能劝劝凌寒,让他放过恋依,我想只有你的话,他才听的进去。”
  “你说的轻巧,你可知凌寒这么多年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吗?你以为他就真的看得上恋依吗?他打败恋依还不是因为你?”何雨沫的情绪有些激动。
  “别跟她说了。”凌寒恰巧从门外走进來,径直走到何雨沫的身边,轻声责怪道:“不是让你好好躺着吗?怎么又不听话了?”
  何雨沫摇了摇头:“我只是下去活动一下而已。”
  “寒...”虽然凌寒由始到终都沒有看自己一眼,黄丽雅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口。
  凌寒淡漠的瞥了她一眼,“请你不要再來找沫沫了,有什么事找我。”
  “寒,真的不可以吗?”黄丽雅的声音带着些颤抖。
  凌寒沒去看他,所有的目光都在何雨沫的身上,良久之后,他淡淡的开口道:“我要郑成功在我爸的面前忏悔!”
  “寒,你知道的,这根本就不可能。”黄丽雅一脸的费解,她真的不知道,当初的离开,竟然给凌寒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
  凌寒沒去说话,坐在病床上,目光温柔的看着何雨沫,何雨沫刚准备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把食指放在她的唇瓣上,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
  黄丽雅自知现在的状况自己是多么的多余,她开口道:“寒,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凌寒完全把黄丽雅当成了空气,看也沒去看她,黄丽雅脸上的失落之情溢于言表,她默默的转身,从病房门口走了出去......
  “寒,这样会不会很过分?”病房的门刚被带上,何雨沫就忍不住问了出來。
  凌寒眼神一紧,转了话題:“看我今天给你带了什么,你肯定会喜欢。”
  何雨沫知道凌寒不想提这些,所以也沒在追问下去,看着凌寒从袋子里给她端出來的午餐,心里满满的幸福。
  “这又是哪家的招牌菜?”
  “凌家最新菜式。”凌寒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
  之后的几天,何雨沫照常躺在医院里,一时间似乎变的平静的很多,也沒听凌寒提说奶奶的事情,公司的事情他也一概不跟自己说。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只想眷恋的沉浸在自己的小幸福之中。
  黄丽雅连着來了几次,每一次都带着亲手煲好的汤,说是给她补补。开始的时候,她一直都是拒绝的,但是见她一直不辞辛苦的來送汤,何雨沫也不好意思继续拒绝。
  说实话,何雨沫挺留恋黄丽雅煲的汤,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心理作用,她总是感觉她的汤里面带着妈妈的味道,要是妈妈还在的话,知道她怀孕了,应该也会这样细心的照顾自己吧!
  可是,那在三年前就已经成为了奢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