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谈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快速的掏出手机,明明就在桌上放着,可是她怎么也拿不起來,掉在地上好几次之后,。ET
  按亮了屏幕,却在通讯录翻了又翻,就是找不到凌寒的电话号码。
  “要镇定,要镇定,要镇定......”何雨沫不停对自己说着,但是似乎并沒有什么作用,她的双手一直在不停的发抖着。
  明明知道这一刻总有一天会來临,可真正的到了这时候,真的是撕心裂肺,浑身瘫软,连拿起手机都觉得很艰难......
  最终何雨沫总算找到了那行熟悉的电话号码,她毫不犹豫的拨了过去。
  电话里响起了熟悉的滴滴声,只是滴滴声响过之后,便是机械的声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何雨沫失落的坐在床上,手机被丢在一边,她的脸色惨白,眼角干涩的流不出來一滴眼泪。
  曾听过一句话说,人真正到了痛心的时候,是流不出來泪的。
  直到手机响了起來,何雨沫这才从愣神中反应过來,她慌乱的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的來电提醒时,本來满怀期待的脸上,一瞬间又沉了下來。
  “沫沫,你沒事吧?”电话那头是慕容琛的声音,何雨沫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來,她扯了扯嘴角,故意用一副很轻松的口吻回道:“还能有什么事?”
  “别装了,明明就是有事。”慕容琛一语道破。
  何雨沫忍不住哭了起來,当伪装起來的坚强被人拆穿之后,内心里的情感就一下子涌了出來,“阿琛,你说我是不是特沒出息?”
  “沫沫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坚强的女孩儿。”慕容琛沒头沒脑的说出这句话來,其实他喜欢的就是她身上的那个执拗劲儿,这是他沒有的。
  几分钟之后,慕容琛出现在何雨沫的病房里,何雨沫泪眼模糊的看着风尘仆仆赶到的人,忍不住抱住慕容琛,埋头在他的胸膛上哭泣着。
  “沫沫...”慕容琛轻声唤道,这是极少数的情况看到何雨沫如此的失控,也许能让她失控的也就只有凌寒一个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何雨沫突然抬起头來,脸颊上残留着星星点点的泪痕。
  慕容琛自知何雨沫的言外之意,“沫沫,我们都要认清现实,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只为了自己活着。”
  “可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呀?为什么?”何雨沫一下子变的激动起來,死命的捶打着慕容琛的胸膛,排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
  慕容琛默默的承受着她的拳头撞向自己的胸膛,她的手劲不小,每一下的疼痛撞击在心脏上,只是远远沒有他的心上的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何雨沫总算变的平静了不少,或许是累了吧!她依靠在慕容琛的胸膛上,嘴边喃喃自语道:“阿琛,你可不可以跟你妹妹说把凌寒还给我?”
  “......”
  慕容琛沉默不语,何雨沫抬头看向他的下巴,再次问道:“可不可以吗?”
  被何雨沫一直问着,慕容琛也沒办法,只好张嘴说道:“这都是我父亲的意思,不是我和小雨能改变的。”
  “你父亲?”
  “是的。”慕容琛点头,继续解释道:“为了慕容集团和艾莱依的合作,所以商业联姻。”
  “就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吗?”何雨沫不死心的继续说道。
  慕容琛开口道:“凌寒都沒有告诉你吗?”
  “什么?”听到慕容琛的话的时候,何雨沫的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这些天凌寒一直都在忙公司的事,很少來医院看她,來的时候也是只字不提公事,对于外面的情况,她全然不知。
  “艾莱依因收购恋依的股份,而导致本身的运营资金紧缺,我父亲愿意出资支助,但是前提是小雨和凌寒的婚事必须定下來。”慕容琛淡淡的说着。
  何雨沫的思绪开始纷飞,她甚至有些恨自己,恨死了自己沒本事,竟然一点也帮不了凌寒......
  “阿琛,我要出院。”何雨沫收起之前痛苦的表情,一本正经的对着慕容琛说道。
  慕容琛不禁担忧道:“你的身体能受的了吗?”
  何雨沫对着他投出一记坚定的目光,以后的日子还长,就算沒有凌寒,她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只因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慕容琛说的对,人活着不能只为了自己,为了孩子,她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出院之后,慕容琛提议让何雨沫继续住在他的公寓,但是何雨沫还是拒绝了,最后是在慕容琛的帮助下,她租了一套不足百平米的房子。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间不大的房子,却让何雨沫省了很多力气去打扫。
  开始住的两天,她每天晚上都会醒过來,摸了摸身边空空的床,她总会忍不住抽泣,哭到后面的时候,又睡了过去。
  现在已经在这里第四天了,她也开始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只是偶尔还会不自然的去看手机,总归是心里还有些念想吧!
  慕容琛几乎每天都会过來看她,虽然她一直都跟他说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但是他还是会每天过來看她,帮她干一些家务。
  何雨沫从來都沒有想过慕容琛其实干起家务來,真的很厉害。犹记在米兰的时候,她曾经给他当过几天的保姆,现在看來明明自己就是个家政能手,还找她当保姆,不是逗她玩嘛?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何雨沫本能的以为是慕容琛,对着门口叫道:“來了,來了。”
  等打开门的时候,着实被吓到了,上次见她的时候是在电视上,这次竟然站在了她的家门口。
  “奶...白老夫人。”何雨沫礼貌性的叫了一声。
  “难道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吗?”白月华冷冷的扫了一眼何雨沫,脸上更是布满了不悦之色。
  被白月华这么一提醒,何雨沫慌乱的摸了摸后脑勺,往墙边站了站,“请进。”
  白月华一走进门,就上下打量着房间里的布置,眼里满满的鄙夷,她走到沙发前坐下,对着站在门口发呆的何雨沫说道:“过來”
  何雨沫的身体微僵,诺诺的走到沙发前坐下。
  “收起你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也就是骗骗凌寒了,在我面前不管用。”白月华沉着一张脸,整个客厅的气氛都被带着凝重起來。
  何雨沫抬起双眸,乌黑的眸子里倒映出白月华的脸,心里虽然是怕这个老奶奶的,但是她那样的说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了。
  “找我什么事?”何雨沫淡漠的问道。
  白月华冷不丁的瞄了一眼何雨沫,幽幽的开口:“这应该不是我第一次亲自來找你了吧?”
  “不是。”
  上一次还带了一个慕容雨,这次倒是一个人來的。
  “你应该知道我來的目的。”
  “我不知道,还请白老夫人直言。”何雨沫回道。
  白月华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好,她知道何雨沫是故意这样说的,不过要是就这样跟一个黄毛丫头生气的话,那她还就真不是她了。
  她冷笑了一声:“你还年轻,人生还有很多可能,你和凌寒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就不要再继续纠缠不清了。”
  顿了顿继续说道:“从上次你的态度來看,我知道你并不在乎钱,其实我也蛮欣赏你这样的女孩的,但是凌家要的是一个不仅能支撑起凌家,还能支撑起艾莱依的少奶奶,相信你也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你觉得现在跟我说这些有意思吗?凌寒和慕容小姐月底就结婚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何雨沫面无表情的说道。
  白月华轻叹了一口气,“我相信你也了解凌寒,他是个倔脾气,你不离开,他的心根本就收不回來。”
  “那你的意思是?”
  “我希望你能离开汉市,去一个凌寒找不到的地方。”白月华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的意思。
  何雨沫瞪大双眼看向她:“你凭什么就认为我会听你的?”
  白月华轻笑出口:“等你听到我告诉你的事的时候,恐怕你更想离开了。”
  “什么事?”
  “还记得三年前你父母的车祸吗?”白月华风轻云淡的说道。
  “我父母的车祸?”何雨沫一下子变的激动起來,她愤怒的站起來:“我父母的车祸是人为的,是不是?”
  “你自己都知道,还需要问我吗?”白月华端坐起來,瞥了一眼处于抓狂状态的何雨沫。
  真不知道小寒是看上这个女人哪点了,浑身上下沒有一点女孩子的气息,一点家教都沒有......
  “你告诉我,你快点告诉我,我父母的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何雨沫大声叫道,那声音让白月华冷不丁的打个寒颤,果真是年纪大了,受不了太吵杂。
  嘶声叫过之后,何雨沫这才发现小腹有些隐隐的不舒服,糟了,竟然忘了肚子里的孩子了。
  何雨沫的心里一阵自责,她伸手扶着剧烈起伏的胸口,尽量让自己的情绪不要那么激动。
  白月华起身,走到她身边,对着她幽幽的吐出一句话,满意的看着呆如木鸡的她,径直往门口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