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只是意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为什么?为什么要去恨他?为什么不敢去面对他?”恰好是个红绿灯,车子停在那里,顾宇转身,目光灼灼的看着何雨沫,一字一句的问道。
  何雨沫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忽然抬起明眸,此时她的眸子里已经稍稍恢复了一下,并沒有像刚刚那样的无神:“顾宇,三年前,我爸妈的车祸是不是跟凌寒的妈妈有关?”
  顾宇的神色有些慌张,眼神躲闪道:“你听谁说的?”
  “你先告诉我是不是?”
  “是。”
  “但是那和寒寒绝对沒有任何关系,我也是后來才知道的。”顾宇忙着解释道。
  何雨沫的嘴边勾出一抹苦笑,“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真是受够了!”
  “沫沫,你先听我说完,你父母的车祸最直接的肇事方是郑世明。”顾宇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何雨沫显然沒有反应过來。
  顾宇点了点头:“是的,是郑世明,那天晚上,开车的人是他,凌寒的妈妈只是坐在车上而已。”
  “可是白老夫人说是寒的妈妈的原因。”何雨沫难以置信的说道。
  顾宇低头,“算是吧!”
  “什么意思?”何雨沫听的云里雾里,爸爸妈妈的车祸到底是谁造成的?
  顾宇叹了一口气:“黄阿姨为了保住郑世明不坐牢,就伪造了他的不在场证明,郑成功通过关系把那场车祸“和谐”成是普通的酒后驾车。”
  “郑世明,郑世明,怎么又是他......”此时的何雨沫,已经忘了是什么感觉,身体里像是穿了千百个窟窿,风呼呼的从她的身体经过。
  原來,一切的一切还是怪自己,要不是执着与郑世明的感情,父母也不会出车祸,所以罪魁祸首是她自己才对!
  “沫沫,你沒事吧?”看到何雨沫一直沉默着,顾宇忍不住问道。
  何雨沫摇了摇头,“我沒事,我...只是有点累......”
  后面的话还沒有说完,她已经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晕倒在了后座上。
  顾宇又跟着叫喊了几声,还是沒人应,情急之下,他只好加快车速,往医院赶去。
  何雨沫醒过來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她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漫无止境的黑夜,她吓的惊恐的坐了起來。
  房间里一下子变的明亮起來,“沫沫,怎么样了?”陈涵看着一脸苍白之色的何雨沫,关切的问道。
  何雨沫转脸看向陈涵,“涵涵?”
  “顾宇跟我打电话,让我过來先照顾你一下,他一个大男人有些不方便。”陈涵扯了扯嘴角。
  何雨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略带歉意的说道:“谢谢你,涵涵。”
  “这里是哪?”何雨沫一下子警惕的看着陈涵问道。
  陈涵伸手握住她的手,这才发现她的手心冰凉一片,却是汗涔涔的,“别担心,这里是市中心医院。”
  “凌寒怎么样了?我要去看他。”何雨沫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的要起來。
  陈涵立马向前制止住了她,“沫沫,你能不能别这么的冲动?知不知道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说你要是还这样不爱惜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迟早......”意识到何雨沫现在还很虚弱,不该对她说这么狠的话,陈涵立马转了语气:“我沒那个意思,你要照顾好自己,才有力气去见总裁是吧?”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何雨沫直勾勾的看着陈涵,一张素白的小脸上,苍白的像是一张未经污染的白纸,眼袋很明显,眼皮看上去也有些浮肿。
  陈涵无奈的吐了一口气,“他还在昏迷中,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真的吗?”何雨沫的眼里闪发着异样的光芒,得到陈涵的承认之后,她才安心了下來,嘴里忍不住嘀咕道:“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我想去看看他。”何雨沫忽然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向陈涵。
  陈涵面带难色:“白老夫人应该不会让你去看的吧!”
  “现在是晚上,她肯定不在。”何雨沫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惊喜。
  陈涵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先帮你去看看。”
  “好。”何雨沫苍白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意,像是一个很久都沒有笑过的人一样,笑起來看的是那么的别扭。
  何雨沫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看着陈涵的背影从病房门口消失,她的一颗心也随之起伏不定......
  沒过多久,陈涵从病房外走了进來,何雨沫眨巴的双眼看向她,她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何雨沫忙急着说道:“我们悄悄的可以吗?”
  “门口有两个看守的人,到是沒看到白老夫人的踪影,应该是回去了吧!白天的时候也是够呛的。”陈涵淡淡的说道。
  “那怎么办啊?”何雨沫低着头,一张小脸又皱成了一团。
  陈涵微微皱眉,又爽朗一笑,何雨沫看的有些微微发呆,已经忘了什么时候,看到过陈涵这么率真的笑容了。
  “跟我來,不过我有个小要求哦!”
  “好。”何雨沫的脑袋像小鸡啄米般点着。
  陈涵小心翼翼的把她从病床上扶下來,两人鬼鬼祟祟的从病房里走了出去......
  老远就看到重症监护室的门前正站着两个身高马大的男人,何雨沫看的心里一阵抽搐,这么壮实的男人,拎起她们俩还不像拎起小猫小狗一样。
  不过一想到是为了见凌寒,她就觉得什么都值得!
  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陈涵竟然想出了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只见陈涵把衣服往外面扯了扯,对着何雨沫使了使眼神,让她站在后面不要出來,自己则一边把衣服往外扯,一边妖娆的走着猫步,缓缓的往那两个男人的身边走去。
  何雨沫离的远,看的不是很真切,只看陈涵离那二人还不到三米的地方,那二人已经伸出胳膊挡住了她。
  紧接着她被那二个壮硕的男人架了过來,嘴里还不停的骂着:“你们放开我,小心我告你们非礼!”
  不过那二个人似乎完全沒有把她的话放在眼里,继续不顾她的反抗的架着她,直到离重症监护室有十來米的地方,这才把她丢在那里。
  “涵涵,你沒事吧?”何雨沫走到她的身边问道。
  陈涵白了她一眼:“托你的福,还好。”
  何雨沫突然笑了起來,陈涵一脸茫然:“死丫头,还不是为了你。”
  “好了,我们一起去求求那两个大哥吧!”何雨沫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
  只是她从來都沒有想过,这一晚和陈涵在一起的时光,将是她许多年之后,回想起來最美好的时光......
  陈涵点了点头,这下是和何雨沫一起并排,光明正大的大步往前走。
  果然,这次又是沒走到三米以内,那二人便拦住了她们的去路,何雨沫故意拉低了声音,娇弱弱的说道:“二位大哥,我们只是想去看一眼凌总裁,我们都是她的粉丝,我现在患了不治之症,也活不了多久了,生前唯一愿望就是能够见到凌总裁一眼,你们就行行好吧?”
  何雨沫话说一半的时候,陈涵就扯了扯她的袖口,靠近她的耳边,小声说道:“哪有你这样诅咒自己的!”
  何雨沫不以为然,现在对于她來说,只要能见到凌寒,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看到那二位大哥的表情稍稍有些变化,何雨沫又继续说道:“大哥啊,你们就做做好事,行行好吧!好人一生平安啊!”
  两个彪壮大汉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其中一个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看一眼就走。”
  何雨沫立马感激的点了点头,迫不及待的冲到探视病人的那个玻璃窗前,依稀能看到病房里面的场景。
  此时的凌寒只露出了半张脸,额头上缠着的是厚厚的纱布,鼻子和嘴都被氧气罩盖着,完全沒有一丁点儿的生机,何雨沫的心里像是被挖开了,痛的无法呼吸,实在是忍不住眼泪又啪啦啪啦的流了出來。
  “好了,该走了。”彪壮大汉冷声说道。
  陈涵忙走上前,扶住何雨沫的胳膊,安慰道:“沫沫,别太伤心了,一切都会好起來的。”
  何雨沫被她搀扶着往自己的病房走去,沒走几步,她都会往后面看几眼......
  一走进病房,何雨沫便趴在床上大声的哭了起來,嘴里还不停的自责道:“都怪我!要不是我,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涵涵,我真的就是扫把星,把我爸妈害死了,现在又把凌寒害成这个样子。”
  看到这个样子的何雨沫,陈涵平静的外面下,心里还有些震惊的,即使是在米兰的时候,失明的她的,都沒有这么的自暴自弃过,然而现在却失控到这个程度,她忍不住开始心疼起她來。
  “沫沫,他也是因为爱你,这跟你沒有关系,这都是意外。”陈涵拍了拍何雨沫的肩膀。
  何雨沫猛然抬起头,一张脸上已经哭的不成样子:“我不想离开他,我真的很不想离开他,可是我必须离开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