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振作起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寒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脸,良久以后,就在何雨沫以为他认出自己的时候,凌寒却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我不想见到她。ET”
  一句话,让何雨沫的心被寒冰封住了,她摇摇摆摆的后退几步,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痛苦。
  凌寒微微皱眉,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女人这般样子,他的心里竟然会隐隐作疼。
  “沫沫,我先陪你出去好吗?”看到这样的场景,慕容琛只好走到何雨沫的身边,扶起她摇摇欲坠的身体,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何雨沫只是傻傻的盯着凌寒的脸,推开慕容琛的搀扶,她再次跑到凌寒的面前,伸手握住他的手,声嘶力竭的叫道:“你怎么可以不认识我?你怎么就不认识我了?为什么?为什么呀?”
  凌寒厌烦的甩开何雨沫的手,他是有些洁癖的,无法接受女人这样的触碰自己。
  “你这个疯女人,雨儿,叫吴海进來把她赶走。”凌寒满脸的厌烦,看着何雨沫像是看到瘟神了一般。
  真是受不了这样的女人,见到男人就像是饿狼一样,恨不得马上生吞活剥,他可是见的多了。
  听了凌寒的话,慕容雨看了一眼慕容琛,一脸的纠结之色,正踌躇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白月华从外室走了进來,看到屋内的场景,一张脸上立马覆上了怒色。
  她在保姆的搀扶下走到何雨沫的面前,抓住何雨沫的手,一把把她甩开了,趁着何雨沫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她伸手就是一巴掌。
  何雨沫转脸看向白月华,大吼道:“你到底把凌寒怎么样了?”
  这是她第一次在白月华面前这样说话,以前即使是她做的再过分,她也沒有吼过她,毕竟她是长辈,又是那么大的岁数了。
  但是这一次,她真的是要被逼疯了,寒,怎么都不认识她了?
  “滚!”白月华还沒有说话,凌寒先开口了,声音冰冷的让何雨沫觉得陌生。
  “我不想见到你。”最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白月华嘴角一勾:“何小姐,听到了吗?小寒说不想见到你。”
  何雨沫一个不稳,差点跌倒在地上,所幸慕容琛反应快,及时接住了她。
  倒在慕容琛怀里的何雨沫,眼神空洞的看了一眼慕容琛,嘴角勾出一抹弧度,缓慢的闭上了双眼......
  ......
  “凌寒,凌寒......”何雨沫一骨碌坐了起來,额头上布满了汗珠,。ET
  站在窗前的慕容琛赶脚到床上的动静,转身看到何雨沫坐了起來,他立马走上过去,担忧的问道:“沫沫,有沒有感觉好一点?”
  何雨沫机械的点了点头,又突然看向慕容琛,急切的说道:“阿琛,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凌寒不认识我了,还不想再见到我,你说是不是很可笑啊?”
  何雨沫说着说着,嘴角扯出一抹苦笑,眼眶里的泪水又忍不住滴了下來......
  看到何雨沫脸上的痛苦,慕容琛眼里滑过一抹复杂之色,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决定要告诉她这个事实。
  既然发生了,就要勇敢的面对!
  “沫沫,其实...”
  “你别说,我都知道,凌寒不会忘记我的。”何雨沫直接打断了慕容琛的话。
  慕容琛低下头,他知道她是清醒的,只是故意不想去面对......
  其实凌寒是昨天醒过來的,他去探望他的时候,小雨把凌寒的情况都告诉他了。
  医生说凌寒的头部受到碰撞,引起暂时性的失忆,本來还担心他失忆之后,会影响生活。结果他醒來的时候,唯一认识的就是白老夫人,其他的人全都忘了。
  然而白老夫人就借此机会,告诉他小雨是他的未婚妻,于是就有了之前的的那一幕场景......
  ......
  “沫沫,你吃点东西吧!”慕容琛端來特意熬好的鸡汤,走到何雨沫的面前,端起碗就准备喂她。
  只是何雨沫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沫沫,你不吃,孩子也要吃啊!”慕容琛心疼的劝道。
  她已经一整天都沒有吃任何东西了,他真的担心她会受不了,毕竟她是那么的瘦!
  见何雨沫依旧沒有什么反应,慕容琛也实在是沒办法了,只好拨通了陈涵的电话,他想也许朋友來了,会让她重拾一些活下去的希望吧!
  陈涵接到慕容琛的电话时候,本來还在签合同的她,直接丢下合同就往医院赶去......
  “陈小姐,我们的合作.....”
  “改日再说。”陈涵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话。
  火急火燎的冲到医院,又是快速的往病房跑着,却不料撞在了一个人的怀抱里,她忍不住拧眉,头顶却传來一道声音:“陈涵?”
  陈涵抬头,看到顾宇那张惊讶的脸时,微微一怔,又立马恢复如常:“你让开!”
  “我有话跟你说。”顾宇微微颦眉,一本正经的看着陈涵。
  陈涵斜瞄了他一眼,“我有事,你让开!”
  “五分钟,五分钟就好。”顾宇的语气里带着祈求。
  陈涵看也沒看他,直接转身,从一边饶了过去:“我不想听你说话。”
  “喂!”顾宇的叫声被陈涵甩在后面,他烦躁的对着墙壁锤了一拳,谩骂了一句脏话。
  刚赶到何雨沫的病房门口,慕容琛就迎了上來,着急的说道:“涵涵,你快劝劝沫沫吧!她都一天沒吃东西了。”
  “哦,,,好。”陈涵说起话來有些不通顺,因为她的脑子里面满满的都是顾宇那张无辜却又认真的脸......
  永远都不可能了,还在想什么呢!她在心里不停的告诫着自己。
  慕容琛出了病房门,顺便把门也带上了。
  陈涵看着呆坐在病床上的何雨沫,轻皱起眉头,本來沫沫是她们三个之中最幸运的一个,现在却成了最不幸的一个。
  也许真是应了那句话,得到的多,同样也会失去的很多......
  可是她都还沒有完全得到,却一下子从幸福的边缘跌入了万丈深渊,这种痛,沒有经历过的人,又怎么会懂?
  她轻手轻脚的走到病床边坐下,伸手握住何雨沫放在被子上的手,看向何雨沫说道:“沫沫,还记得以前你答应我的吗?”
  陈涵的话一说完,何雨沫便痴呆的转脸,愣愣的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的疑虑。
  陈涵知道她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又接着说道:“在米兰的时候,你答应过我,要让我做宝宝的干妈。可是老天实在是太喜欢那个宝宝了,所以他又把它收回去了。”
  “但是,沫沫,这次老天变的大方了,它又给了你做妈妈我做干妈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好好的珍惜呢?我们活着是为了追求心中更好的,但是若不能把握眼前的,又怎么抓得住那些离我们很远的幸福呢?”陈涵伸手抚了抚何雨沫额前垂下來的碎发,这才发现她的眼睛红肿的看起來很狰狞,想必是长时间沒有得到良好的睡眠导致的。
  “沫沫,我知道我说再多,什么事都还得你自己去想清楚。”陈涵开口道。
  何雨沫忽然转脸看向陈涵,嘴角轻动:“你觉得可能吗?”
  “如果你努力了,还不可能的话,那我会坦然的告诉你,放弃吧!真的沒机会了。但是你如果还沒有去尝试,就去臆测不可能,那就真的不可能了。”陈涵答道。
  “我不想就这样放弃,我舍不得他。”何雨沫说着又开始流泪了。
  陈涵给何雨沫递过去一张纸巾:“去追寻你想要的吧!”
  何雨沫低下头,想了很久之后,她忽然抬起头,对着陈涵嫣然一笑,正在陈涵愣神的时候,她突然说道:“我饿了,我要吃东西,我不能让宝贝跟我一起挨饿。”
  听了何雨沫的话,陈涵的脸上闪过惊喜之色,她兴匆匆的走到门口,一打开门,就看到慕容琛正斜靠在墙边,嘴里有意无意的吐着烟圈。
  她伸手捅了捅他的肩膀,小声说道:“沫沫要吃东西了。”
  “真的吗?”慕容琛一个激动,烟头一不小心摁在自己的手背上,他又立马抖着手上的烟灰,白净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个小红点,他却丝毫沒去在意,“等着,我马上去准备。”
  话一说完,人已经跑了一截路,陈涵看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慕容琛却突然转身,对着陈涵回眸一笑:“果真是大将出马,一个顶俩!谢--”
  结果是话还沒有说完,他已经被身边的一个护士训斥了:“医院,请保持肃静!”
  慕容琛立马低着头,不停的道歉,活像是一个犯了错被老师惩罚的小孩子。
  陈涵见到这个场景,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从來沒有想过慕容琛也有这么逗比的时候!
  哈哈,真是太搞笑了!
  “涵涵,你在笑什么?”何雨沫看到陈涵笑的前仰后附的,忍不住开口问道。
  陈涵转脸,一边笑着,一边对着何雨沫摆了摆手:“沒什么,沒什么,哈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