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诱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碧海云天,一个聚集了全汉市上流人物的夜总会,这里有着不夜城之称,还沒有走进到里面去,。ET
  “哎呀,我不想去了。”何雨沫皱着眉左右看了看站在身边的陈涵和慕容琛。
  “都來了,进去看看呗!”陈涵说道。
  “是啊,凌寒可不是每天都会來这里哦!机不可失,失不再來!”慕容琛怂恿道。
  何雨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吧。”
  震耳欲聋的音响,舞池里的人群疯狂的扭动着腰肢,何雨沫跟在慕容琛身后,往人少的地方走去。
  她一边走着,一边四处搜索着凌寒的身影,只是看了老半天,都沒有看到那道熟悉的影子。
  慕容琛似是看出了她的心事儿,笑道:“他不会在这的。”
  “为什么?”何雨沫想也沒想的问出了口。
  慕容琛撇了撇嘴角,悠悠的介绍起來:“凌寒是业界出了名的不好女色,怎么可能会在鱼龙混杂的大厅呢?”
  “你咋知道?”这次是陈涵问的。
  慕容琛无语的看了俩人一眼,解释道:“业内人都知道。”
  “说了跟沒说一样。”陈涵白了他一眼。
  跟在慕容琛的身后,何雨沫來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偏厅,慕容琛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对着身后的二位努了努嘴唇:“喏,在那。”
  何雨沫顺着慕容琛指过去的方向看去,只见凌寒正坐在偏厅的一个角落里,手里摇晃着暗红色的液体,那张脸,还是那么的熟悉而陌生,熟悉的是相同的长相,陌生的是冰一样的表情。
  “去吧!”慕容琛拍了拍双手,一副完成任务的样子。
  何雨沫挺直了腰板,刚往前走了两步,她又缩了回來,“哎呀,我要怎么开始开场白啊?”
  听了何雨沫的话,慕容琛和陈涵立马一副作死状......
  “你怎么越來越笨了?”慕容琛无力道。
  何雨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嘟起嘴:“算了,我有办法了。”
  “加油!”慕容琛对着她竖起了大拇指,陈涵也跟着附和起來。
  何雨沫只好在这俩坑友的注目下,印着头皮往凌寒走去,只是她木有想到,意外这种事儿,在她身上,可真是时常发生......
  看到何雨沫那个样子,陈涵和慕容琛同时捂住了眼,俩人还很默契的逃离了作案现场。
  何雨沫一脸黑线,对着服务员一个劲的道歉道:“不好意思啊!”
  服务员狠狠的瞄了一眼何雨沫,在心里早把这个冒失的女人骂了几百遍了,要知道这杯酒的价格都能抵上她好几个月的工资了,重点是这还是好的了,怕就怕被炒鱿鱼了,毕竟这是经理亲**代她要给凌总裁送过去的。
  “小姐,这杯酒要不我买了吧!实在是不好意思。”看出了服务员那么不友善的眼神,何雨沫只好自告奋勇的说道。
  服务员又是一记大白眼甩给何雨沫,语气不好的说道:“小姐,你可知道这杯酒有多贵吗?是你能赔得起的吗?”
  “不就是一杯酒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是何雨沫脾气不好,实在是服务员说话刺太多,而她又恰巧最讨厌那种狗眼看人低的人了。
  “这是法国拉菲庄园产的82年的拉菲,两年前的市值初报价是二十万,现在的市价少说也三十万。”坐在角落里的凌寒幽幽的开口。
  听到凌寒的声音,何雨沫的身体微僵,思绪开始纷飞......
  “就这样被打败了吗?放弃了?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毅力呢!看來是我高估你了。”
  这句话是三年前,何雨沫流产之后,卧在床上三天沒有合眼的时候,凌寒给她说的一句话。
  和现在的语气一样的冷漠......
  站在一旁的服务员见凌寒说话了,忙端着托盘,小跑到凌寒的面前,弯腰道歉:“凌总裁,实在是不好意思,是这位小姐把您的酒给打翻了,请您不要让经理开除我。”
  凌寒看也沒看服务员一眼,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何雨沫的小脸,低迷的声音划过空气中:“你过來。”
  何雨沫的思绪被拉了回來,忽然反应过來刚刚貌似是听到凌寒说那酒好像...二十万?靠,这是什么酒啊!真是贵的让人自卑啊---
  “我干嘛要那么听你的?”虽然已经心虚的厉害,何雨沫依旧扬起小脸,一脸不服输的样子。
  凌寒微眯着双眸,还沒有人敢违反他的命令,这个女人还是第一次......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的那张执拗的小脸,他的脑海里总会出现一些模糊的画面,可是总是想不起來究竟是什么画面,心里却有似曾相识的赶脚......
  “你可以不听我的,但是先把二十万赔给我。”凌寒抿了抿酒杯里的红酒,由始到终目光一直在高脚杯上,根本就沒有去看何雨沫一眼。
  何雨沫走进,看着那双修长宽大的手掌覆盖在高脚杯上,食指轻挑,看起來迷人至极,“我沒钱!”
  明显已经中气不足了。
  凌寒这时候才舍得把视线转移,看了一眼低着头,像个犯错小孩儿一样的何雨沫,唇角微勾:“沒钱是吧?”
  他起身,在何雨沫还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一只手已经挑起她小巧的下巴,双眼里带着玩味儿的笑意,“那就以身抵债!”
  话一出口,何雨沫的身体微僵,该死的慕容琛!不是说凌寒不近女色吗?分明就是个大色鬼!
  “啊......”还在她在问候慕容琛的祖上的时候,腰间被凌寒狠狠的掐了一把,紧接着她的身体便被凌寒的怀抱包围。
  还是熟悉的温度,可是已经不再是熟悉的人了,何雨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转眼间,凌寒已经把她带到了一个包间里,与其说是一个包间,实际上更像是一个酒店的总统套房。
  何雨沫这下总算反应过來,她开始挣扎着,“凌寒,你要干嘛?”
  “难道你接近我不是为了这个吗?”凌寒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何雨沫眉头轻皱,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沒有。”
  “沒有什么?”凌寒撩起何雨沫的一撮发丝,放在鼻间闻了闻:“沒有勾引我?”
  “少在我面前装清高。”话一出口,何雨沫已经被凌寒丢在了床上,好在她尽量沒有让肚子撞到床边,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真的不是來勾引你的,凌寒,你真的就记不得我了吗?”何雨沫皱着眉,艰难的问道。
  凌寒欺身向前,伸手从背后反扣住她的后脑勺,对上何雨沫的殷桃小嘴就亲了起來。
  他吻的越來越动情,到后面就是在撕咬着何雨沫的嘴唇,何雨沫总是受不了凌寒这般的欺辱,她使劲推开他,伸手就扇了他一巴掌。
  “凌寒,你流氓!”何雨沫大骂道。
  凌寒摸了摸嘴唇上溢出來的血腥,一双血眸像是一头即将发威的狮子,他沒有说话,只是慢慢的接近何雨沫。
  何雨沫吓到往床头后退着,大喊道:“阿琛,涵涵,快來救我。”
  “闭嘴!这里根本就沒有其他人。”凌寒阴冷的声音从头顶飘过。
  何雨沫更加惊慌失措起來,浑身也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着,老天,真的要跟她开这么大的玩笑吗?
  不行,她一定要保护好孩子。
  “凌总裁,要不我们玩个游戏吧?”何雨沫嘴角一勾,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不是那么的惊慌。
  毕竟对于凌寒來说,她越是害怕,越是容易激怒他。
  听了何雨沫的话,凌寒扬了扬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何雨沫清了清嗓子,“这样直接來多沒情趣啊!要不我们先喝一杯?”
  看到凌寒有些犹豫的表情,何雨沫继续说道:“其实我想跟凌总讲个故事。”
  “你觉得我的时间有那么的廉价吗?可以挥霍在听你讲故事上面。”凌寒说道。
  何雨沫微微垂眸,不由自主的咬住了下唇,这细微的举动被凌寒看在了眼里,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会莫名的心疼起一个陌生的女人了。
  “说。”他的嘴边吐出这个字來。
  何雨沫猛然抬起头,直视着凌寒,眸光里带着异样的光芒,她轻声说道:“不知道凌总喜不喜欢漫画,我这里有一个朋友给我的漫画,我很喜欢。”
  听了何雨沫的话,凌寒的瞳孔一紧,何雨沫缓缓的起身,站在凌寒的面前,从手提包里掏出那几本一直带在身边的漫画。
  凌寒疑惑的接过,翻起漫画,看了起來。
  “小雪说,沈小白,等我长大了,我就嫁给你好吗?沈小白说,好吧,那我就当手收养了一条流浪猫。小雪说,小白,你竟然欺负我!沈小白说,我可是什么都沒说......”何雨沫轻声说着,记忆如海水般涌來,她轻轻的捂住胸口,那里窒息的难受。
  凌寒的脸色有些难堪,他抬眸,目光犀利的盯着何雨沫低下去的小脸,良久之后,他低声道:“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