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见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见何雨沫迟迟沒有说话,凌寒反手扣住她的手腕,咄咄逼人的质问道:“你这个小偷!到底接近我是为了什么?”
  “你弄疼我了。”何雨沫皱眉,用另一只手去掰凌寒的大手,只是她的力量实在是太微弱了,凌寒丝毫沒有受到影响。
  何雨沫实在受不了一直这样被凌寒捏着手腕,她狠狠的瞪着他,冷冷的说道:“你觉得我有那个能力去偷吗?”
  听了何雨沫的话,凌寒微微皱眉,“说,你的目的?”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我沒时间跟你在这儿耗。”
  凌寒的每一个字在何雨沫的心里都像是扎进去的针,痛的全身都在颤抖着,她抬眸,对上凌寒那双沒有任何感情的双眸,字字清晰的说道:“凌寒,你答应我的都忘了吗?你就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说着她伸手往领口扯了一把,摊开掌心:“这也忘了吗?”
  凌寒的视线看了过去,白皙的掌心里正躺着一条细细的链子,上面有一个心型的吊坠,吊坠上镶嵌的是一颗珍珠,只是那颗珍珠似乎和别的有些不一样......
  他不由自主的拿起那条项链,在眼前看了看,确实是有些眼熟,可是又沒什么印象,正如眼前的这个女人一样,明明感觉很熟悉,可是却又沒有任何印象。
  就在何雨沫等的都有些枯燥的时候,凌寒突然转身了,伴随着他的转身,那条项链也跟着掉在了地上。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何雨沫的耳边,眼里满满的是凌寒转身时那冷漠的表情。
  “凌寒,你怎么就能如此狠心的忘掉了一切?”何雨沫无力的坐在床边,脸上的烟熏妆已经花了大半,乌黑的液体从眼睛里流出來,那串亮晶晶的项链安静的躺在木质地板上,室内的灯光微暗,照的何雨沫的脸上忽明忽暗......
  出了碧海云天,凌寒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公路上开着车,刚毅的脸上微微渗出血细汗,看似平静的外表上,内心里却是有些激荡。
  脑海里一直是那个女人绝望的表情,以及她竟然那么轻易的激起自己的欲望,他从來沒有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把持不住。
  但是在那个女人面前,他还真是容易干一些违反常理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了?
  奶奶说雨儿是自己的未婚妻,可是他看到她的时候,完全沒有一丁点的感觉,甚至会因为她的过度关心而厌烦。
  不知不觉间,车子在郊外的一套别墅前停下,看着别墅里的灯光,凌寒嘴角轻扬,这意味着有人陪自己喝酒了。
  一进门,一股酒气扑面而來,客厅里的光线很暗,视线扫向吧台那里,一道熟悉的背影印入眼帘,凌寒勾了勾嘴角,往吧台走了过去。ET
  “寒寒,你也來了?”顾宇一转脸,就看到坐在一旁的凌寒,自顾自的倒着酒,他痴笑着打招呼。
  凌寒无奈的摇了摇头,“醉了?”
  “我沒醉!”顾宇打了一个酒咯,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你怎么來这里了?遇到烦心事儿了?”
  这个别墅的位置很偏僻,不适合居住,因为距离上班的地方实在是太远了,倒是适合闲來无事的时候过來喝喝酒,放松放松,反正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挺安静的。
  凌寒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他才缓缓的开口:“雨儿,真的是我的未婚妻吗?”
  “你们下个周都要结婚了,难道不是吗?”顾宇故意这样说的,如果贸贸然的说不是,你喜欢的是另外的一个人,只不过你把她给忘了,以凌寒的性子,肯定会骂他醉后疯言疯语。
  凌寒皱了皱眉,又喝了一杯,“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顾宇对着凌寒举了举杯:“寒,我多么想像你那样,一下子就把一个人忘的一干二净,管他什么的遗憾什么的喜欢,全特么都是屁!”
  凌寒并沒有去深究顾宇的话,跟顾宇碰了杯,目光看着前面的橱窗,脑海里满满的是那个女人的模样,“见鬼的!”
  他一伸手,高脚杯砸向橱窗的一个方格里,玻璃碎裂的声音应声而來。
  顾宇被这刺耳的声音刺激的清醒了不少,朝着凌寒瞪了瞪眼睛:“喂,你干嘛?”
  凌寒身体微僵,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转身,往门口走去......
  ......
  “涵涵,我好累啊!”何雨沫半靠在床上,手里拿着陈涵递给她的热牛奶,眼神疲倦的看了她一眼,开口说道。
  陈涵坐在床边,抿了抿嘴,沒有说话,而是紧紧的抱住何雨沫,在她的耳边说道:“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说了好多以前的话,给他看了我们的纪念,可是他始终都记不起,还让我觉得越來越陌生。”何雨沫抽泣道。
  陈涵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我相信你会做到的,因为你是何雨沫。”
  “你上來,我们睡一起吧!”何雨沫推开陈涵的怀抱,努力扯了扯嘴角说道。
  陈涵笑着点了点头,拖了鞋子,半躺在何雨沫的身边。
  “涵涵,这段时间怎么沒听你提杨刚?你们怎么样了?”何雨沫突然换了话題。
  她真的好自私,从來都是关心着自己的感情,都沒有去问问涵涵生活的怎么样。
  陈涵脸色一滞,勉强着笑道:“还好吧。”
  “那你这段时间都在陪我,他不会吃醋啊?”何雨沫继续问道。
  陈涵笑了笑,“沒有。”
  ......
  第二天,阳光明媚,何雨沫醒來的时候,伸手摸了摸旁边,那里已经空空的了。
  她睁开双眼,把卧室内都看了一遍,始终沒有看到陈涵的影子。
  起身穿鞋的时候,无意中的一瞥,看到床头桌上放着的一张纸条,她伸手拿了起來。
  沫沫,我有事先走了,你起來了记得要吃早餐。。。陈涵。
  何雨沫不由自主的勾了勾嘴角,起身换了一身衣服,走到餐厅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桌上放着的面包切片和牛奶,不过她早上实在是沒有什么食欲,随意的喝了几口牛奶,她便匆匆的出门了。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略带苍白的脸上,眼底投射出一抹阴暗。
  突然,手提包里的手机响了起來,她拉开拉链取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我们见见。”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淡漠,但是何雨沫还是很容易就识别出來,那是凌寒的声音。
  “时间地点。”何雨沫努力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情绪,平静的回道。
  他主动找自己,说明他的心里应该还是有它的地位的......
  “你在哪?”
  何雨沫看了看四周,最终找到了一个标志,“大洋百货前面的马路。”
  话一出口,那边便挂断了,何雨沫失神的把手机放进包里,一颗小心脏紧张的跳个不停。
  沒几分钟,凌寒的车停在了何雨沫的面前,继而从车里走出一道挺拔的身姿,何雨沫从休息椅上站了起來,努力扯了扯嘴角:“嗨!”
  “......”
  凌寒沒说话,站在她的面前,双眸紧紧的盯着他,许久之后,他幽幽的说道:“你说我们以前认识?”
  何雨沫被凌寒盯的脸上像是烧起了火苗,她点了点头,不由不住的咬住下唇。
  “前面有加咖啡馆,我们去坐坐。”凌寒话一说完,已经走在了前面。
  何雨沫在心里骂着这个男人真是霸道,令人琢磨不透,不过还是小跑着跟了上去......
  凌寒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去,何雨沫跟在身后灰头灰脑的坐了下去,服务员立马识趣的走了过來:“先生,小姐,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一杯拿铁......”
  “三分糖,七分奶。”何雨沫打断凌寒的话说道。
  凌寒冷冷的瞄了她一眼,完全忽视了她的话,对着服务员说道:“不要加糖和奶。”
  “你以前都是三分糖七分奶的啊?”听到凌寒的话,何雨沫疑惑的问道。
  凌寒淡淡的说道:“我一直都不加糖和奶。”
  “小姐你呢?”服务员笑着问道。
  何雨沫努了努嘴:“和他一样。”
  “好的,你们先等一下,马上就好。”服务员转身离开。
  何雨沫低下头,不是说人的习惯是不会改变的吗?怎么凌寒失忆了,连习惯都跟着改变了?
  “说吧。”还在她沉思的时候,凌寒敲了敲桌子,提醒道。
  何雨沫看了他一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重要吗?”
  被何雨沫这么一问,凌寒微怔,明明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意无意的想去接近她,真是见鬼了!
  “听说你下周结婚?”何雨沫笑了笑,只是那笑容里明明装满了苦涩。
  这是她昨天从陈涵那里知道的,本來是上个月月底的婚礼,因为凌寒的住院推迟到了下周末。
  “嗯。”凌寒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字來。
  “不好意思,我不会祝你幸福的。”何雨沫的嘴边荡起了一抹笑容,起身,准备离开。
  “何雨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