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奋不顾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慢慢的移动着小手,直到她的手伸入到他的掌心里,那里有些干燥却很温暖。倒是何雨沫的手心一下子渗出细细的汗來。
  明明是想去安慰他,到最后反倒是被他的大手温暖了慌乱的心。
  记得她曾说过一句话,有他的地方,就有阳光。
  不管是那个时候,还是现在,亦或者是未來,那句话已经成了数学公式,永远都存在着。
  慕容琛带着慕容雨來到医院长廊的拐角处,他伸手捧起慕容雨的小脸,帮她擦了擦哭的像个泪人的脸,温声说道:“小雨,放手吧!凌寒他根本就不喜欢你。”
  “哥,你也是劝我离开寒哥哥吗?你们都不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他对吗?”慕容雨抽泣的说道。
  慕容琛垂眸,脑海里还是刚刚沫沫把手放进凌寒手中的场景,说实在的他真的是感动了,感动到让他更加坚定了帮他们的念想。
  他心疼的看着自家的妹妹,她怎么就不懂呢?沫沫和凌寒经历了那么多,就算是失忆的凌寒,对沫沫还是有感情的,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
  “小雨,你知道什么是爱吗?”慕容琛认真的看着慕容雨的双眸,那双漂亮的眸子就算被乌黑的眼妆污染了,还是丝毫影响不到她的明亮。
  见慕容雨低着头沒说话,慕容琛又继续说道:“小雨,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婚姻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是要承担责任和懂的付出才可以。”
  慕容雨抽泣着,推开慕容琛的怀抱,大声吼道:“你们都说我是小孩子,我不小了,我今年都二十了。”
  “哥,你难道不知道我都是为了帮你吗?我跟凌寒结婚了,你才和何雨沫有希望啊!我答应过你,要帮助你的。”慕容雨小脸又被眼泪洗了一边,慕容琛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丝巾,走到她的跟前,温柔的帮她擦着脸上的残妆。
  他开口说道:“傻瓜,哥哥不需要你为我做这些,你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的,但能给你真正的幸福的那个人不会是凌寒,哥哥希望你能找到幸福。”
  “哥,可是晚了,就算我不嫁给凌寒,爸爸也不会同意的。”慕容雨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慕容琛说道。
  现在她和凌寒的婚事闹的满城风雨的,要是就此结束的话,肯定会被媒体胡乱的炒作,势必会影响到艾莱依和慕容集团的股票。
  慕容琛伸手抱住了慕容雨,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说道:“放心吧!我去处理。”
  虽然慕容琛是这样说的,但是慕容雨的心里还是充满了不安,一想到老爷子那火爆的脾气,慕容雨忍不住浑身抽搐了一下。
  ......
  何雨沫一直都陪着凌寒站在抢救室的门前,可能是心里过于紧张,凌寒并沒有注意到何雨沫的手在他的掌心已经放了很久。
  他忽然转身,看到何雨沫的时候,脸色微怔,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温度,他微微皱眉,推开了何雨沫的手,显然是一副认错人的表情。
  “你怎么在这里?”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何雨沫嘴角一扯,明明笑的很勉强,“我在这里陪着你,凌老夫人一定会沒事的。”
  “你若是为了说这些沒用的安慰的话,那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我不需要。”凌寒转身,继续看着紧闭着的抢救室。
  何雨沫的心里滑过一抹难受,她知道现在不是使小性子的时候,即使凌寒拒她于千里之外,她也要陪在他的身边。
  其实在无形中,当初刻骨铭心的爱情,在现在更多的是一种亲情,何雨沫早已经把凌寒当作了她最亲的人,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跟她亲的人真的很少了......
  还在何雨沫神游的时候,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凌寒紧张的迎上去,“我奶奶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他一眼,恭敬的说道:“凌总裁,老夫人现在还处于危险之中,我们血库里已经沒了A型血,不知道当场的有沒有人是A型血的?”
  听了医生的话,凌寒皱起眉头,他是B型血,根本沒办法给奶奶输血。
  就在此时,何雨沫走到凌寒的医生的身边,目光坚定的说道:“我來输,我是A型。”
  何雨沫话一说完,凌寒的脸上闪过一抹疑惑,医生直接对着何雨沫说道,“你先进來。”
  何雨沫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凌寒,她好想他能跟自己说一句话,可是,他始终抿着嘴,并沒有说话。
  就在她准备走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凌寒突然叫住了她:“何雨沫,你...”别逞强。
  只是后面的话,他还是沒能说出口。
  潜意识里明明要说出那句话,可是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來。
  何雨沫看了一眼凌寒,嘴角勾了勾,“凌寒,你不用担心我。”
  凌寒把脸往一边迈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乱糟糟的,连他自己都还在郁闷着,怎么会为了一个只有数面之缘的女人而烦心!
  慕容琛和慕容雨赶來的时候,何雨沫刚进了手术室,因此也沒能见到她一面。
  “沫沫呢?”慕容琛看到周围沒有何雨沫,对着凌寒问道。
  凌寒紧抿的双唇动了动:“奶奶需要输血,只有她的血型适合,她进去输血了。”
  “凌寒。”慕容琛激动的抓住凌寒的衣领,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她怀孕了,身体本來就虚,怎么能输血呢?”
  “你说什么?”凌寒显然也有些吃惊,“她真的怀孕了?”
  记得之前的时候,她跟自己说过她是个孕妇,但是凌寒并不相信,因为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说着奇怪的话,总是莫名其妙的接近他,所以自然对于她嘴里的话,也就当是假话了。
  不过真沒想到她竟然真的是孕妇,最重要的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帮助自己?怎么也看不出來她是装出來的,难道她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凌寒开始质疑了起來。
  “哥,寒哥哥,你先松开,你们在这里吵也沒办法啊!何雨沫不是已经进去了吗?我们就先等着吧!”慕容雨使劲的拽开两个大男人,转脸对着慕容琛说道:“哥,你先别担心,要是何雨沫的身体受不了的话,医生也不会强行让她输血的。”
  听了慕容雨的话,慕容琛松了凌寒的衣领,两个大男人就那样僵直的站在抢救室的门口,目光刷刷的看着抢救室的门......
  抢救室里,何雨沫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身边就是正在罩着氧气罩的白月华,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真的老了,脸上有好多的皱纹,耳朵周围还有一些老人斑,一时间何雨沫竟然开始心疼起这个老人來。
  虽然她对她一直都不是很好,甚至还有些过分,在她的心中,她就是一个古板,刻薄,嫌贫爱富的老奶奶,但是现在她的样子,竟然让人心生起同情起來了。
  何雨沫虚弱的看着输液管里红色的液体,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伟大了,总之她一定要救她,只因为她是凌寒唯一的亲人......
  护士过來用皮管捆住她的胳膊,又蘸着酒精的棉球在她的血管上擦了擦,然后娴熟的把那根银色的针头扎了进去。
  何雨沫倒吸了一口凉气,输血的针头比吊瓶的枕头要粗很多,自然也会很疼。
  不知过了多久,手臂上针扎进去时的疼痛已经变的麻木了,何雨沫虚弱的看了一眼输血管,那里面的红色那么的刺眼,刺的她睁不开双眼,疲惫感席卷全身,她只好妥协,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模糊中她听到了护士的尖叫声,接着是一阵慌乱急促的脚步声,再后來,她好像听到了一道男声,那声音是那么的温柔,温柔的融化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何雨沫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看到凌寒对着她笑,她走近的时候,他并沒有那么陌生,她紧张的抱住他,就怕下一秒他又变成了冰冷的凌寒。
  她清楚的记得,她抱住凌寒在他的怀里说道:“凌寒你总算记得我了。”
  可是那人却沒有任何反应,这让她又开始害怕起來,她抬起头,怔怔的盯着他的双眸。
  良久之后,凌寒突然开口说道:“沫沫,我一直都沒有忘记你,只是你把我给忘了。”
  我忘了他?我忘了他?何雨沫一直重复着最后几个字。
  可是凌寒的话里面是什么意思,她琢磨了半天都还是沒能理解到他那句话的含义,最后脑袋里面像是装进了一颗炸弹,而炸弹就在那一瞬间爆炸了,她头疼欲裂,一下子直起身來,呆呆的坐在那里,目光涣散的看着前方。
  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这个她最讨厌的地方......
  她伸手抱住想要抱住自己发疼的脑袋,这才发现手背上传來一抹温度,她转脸看了过去,病床边正趴着一个人,他睡着的样子是那么的安静,让何雨沫忍不住伸手抚摸了几下他的头发。
  阳光下,他的头发闪着金黄色的光,看上去像是一个大男孩......

章节目录